收起左侧

不晒我的灰暗像一片远空(组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17 19:56: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老天的脸

一夜春雨,不,冬雨。
但已完全是春雨的阵势,叮叮咚咚吵夜,像发烧后患上百日咳的孩子;淅淅沥沥,淋漓个没完。总之,我没有好词汇,好的词汇,我留给真正的春雨。
早晨起床,拉开窗帘,见天光放晴,吃惊不小,如吃了兴奋剂,顿时提起了精神。
心头闪过一念,大寒第三日,总觉得哪儿不对劲。想到前两天在公交车上,一老人说今年还没有见白,如醍醐灌顶:老天给我们一个笑脸,暂且珍惜。
和睦的友好,笑靥的温馨,是人与人,也是人与自然,难得的情谊。
等到老天变脸,飞雨,飞霜,飞雪……再怀念它的温和、灿烂、善解人意,未免不是一种幸福。
飞雨,飞霜,飞雪……包括总是阴沉着,都是它的真面目,老天的脸有时比翻书还快。早已习惯老天的脸,看不够老天的脸,爱不尽老天的脸,哪怕它瞬息万变。
老天大发雷霆的脸,让我心里一颤一颤的,但我还是好奇地偷看;老天发火的样子,震怒的样子,就像普通人,甚至像个泼妇,它已完全忘记了它是老天。
矜持、威严、高尚、斯文……统统抛到了一边。

那个拐点卡着我

那个拐点仿佛也是记忆的拐点,拐过去,我便走向了遥远。
可我很难拐过去,常常走到那又折回。拐点这边是我熟悉的世界,有我全部的记忆,爱的人,恨的事,漠视的时空……
一旦拐过去,我不再是我。我可以毫无顾忌,为所欲为。旧我已被摧毁,新我尚未诞生。一边也已割断、隔绝,一边还没有连接、沟通……孤立无援,旷世孤独。
我大可以做野兽,可我压根儿也做不了野兽。
那个拐点卡着我。拐过,化蝶;或扔下蜕皮,让新我游走;或留下肉身,让灵魂涅槃成鲲鹏……

正合了佛的心愿

躲进一尊大石头里,以为今生就可以高枕无忧,可以安宁终生。
不想,被一高僧发现,且一语道破天机。又被一位石匠,花了七七四十九天,将佛请出来。
从此,佛再也无法藏身,只得落户一座庙宇。
佛便站在那里,接受众人朝拜。祈福,祈健康,祈平安,祈团圆,祈心想事成……佛一言不发,庙宇里香火不断。
也不知过了多少世纪,庙宇坍塌,佛滚落到路旁。趴在地上,睡着了。
这一睡又是多年,荒草湮没了佛的胸,佛的脸,只露着脊背,被人当成了石凳。
过往的人累了,就在石凳上坐一会;砍柴的人,挑粮的人路过,在此歇息、打肩……
总算实实在在帮助了尘世之人,佛心里想着,轻叹了一声,睡在地上一动不动,深怕再被人发现。
被抬举到庙堂,高高在上,受朝拜的岁月,让佛每天心如熬煎;给世人当凳子,正合了佛的心愿。


雪是雪最恰如其分的悼词


期待已久的大雪终于来了!
并没有预想中的欣喜、兴奋和冲动,仿佛渴盼的爱轻易到来,瞬间失去了兴致。
雪很冷静,我更冷静。雪雪白的胴体,裸露、横陈,没有一点褐红的乳晕和私密的暗黑。通透的肉体和肌肤塞满我的眼帘。
接受我的抚摸和碾压,发出咯吱咯吱的呻吟、冷笑、诅咒和抗议……无边无际的白,有着超越一切白的积淀。飞扬,曼舞,从零星、涣散到团结成一个整体;从动到静,这白的精灵!飞、飘、旋、落、挂、堆、填……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到人间栖居,白白走一遭,却惹起无数赞美。
有诗为证。有一帧帧美好的照片为证。
都不如孩子的手对你的追捧,雪人是雪另一种造型的坟墓和祭奠。
雪是雪最恰如其分的悼词,纷纷扬扬的念完,充塞于天地。
一朵雪哭无声,一万朵雪哭还是无声。只有趴在别人屋檐和窗台上的雪,对着太阳吧嗒吧嗒流泪……


一场天地间的义务大献雪

一场雪,尤其是一场大雪,轻飘飘就下了。
谁发的函,谁签的证?给尘世增加了多少压力和负担,没有谁评估、核算,也无法评估和核算。
一棵棵老树,中年的、青年的、少年的,都低头弯腰。夜半,我听见竹子骨折之痛,工棚坍塌之哭。
鸟儿饥寒交迫,无处觅食,不得不将命运交给死神。
交通堵塞,多少人撂在荒郊野外。车站、机场,顿时成为蚁穴,蜂巢……
谁在朗笑,谁在咔嚓咔嚓,谁在举杯豪饮、豪吟……雪地上闹腾的孩子,少不更事,我无法谴责。
七分阳春白雪,三分雪中送炭,我想调整这个比例。不是雪让我茫然,而是早在雪来之前我已茫然。现在我茫然行走在茫茫然的雪国,我比雪更茫然。
一场天地间的义务大献雪,真金白银,兑换在秋后的麦子和稻米的账单里;现在要了几只苍蝇和虫子的小命
不足挂齿,皆大欢喜,视而不见。


这满世界白花花的雪银

这满世界白花花的雪银,要不了几天就会化为乌有的雪银,我实在用不着,就下楼去踩几脚,听听雪银发出清脆的响声。
视金钱如粪土的感觉涌上心头,我忘了寒冷,踩得更加卖力。雪银上留下我的足迹——仿佛我盖下的印章,签发的支票,审批的合同书……拿走吧,都拿走吧!
大地将雪银抱在怀中,一动不动,看着我渐行渐远,消失在茫茫天地间。
然后,才放心大胆,抱着这白花花的雪银,在光天化日之下,花雪银成流水。
装满江河的腰包。好在江河豁达,也懂得施舍,更知道何时何地,该对哪些庄稼慷慨解囊……


不晒我的灰暗像一片远空


梅花开了,又遇白雪掩映。
咔嚓,一小伙抢了梅花的风头。咔嚓,一半老徐娘抢了梅花的彩头。咔嚓,一豆蔻年华又抢了梅花的镜头……咔嚓,咔嚓,咔嚓,每一次拍照,梅花都是陪衬,都是背景。
最后,我掏出手机,咔嚓,雪是画面的主角,梅是镜头里的明星。
梅雪偎依,晒在我的朋友圈里,被来来往往的路过点赞。
我在幕后当推手,晒梅之红、雪之白,晒在寒冬里邂逅、互相砥砺的梅雪情侣。就是不晒我的灰暗,像一片远空……


雪练就了一身轻功

这雪,像极了武林高手,练就了一身轻功。
从高处跳下,轻飘飘的坠落,伴着旋转,腾挪。
仿佛消除了惯性和动能。
树枝上可栖,感觉不出重量,只微微一颤。屋檐上可栖,听不见任何响动。即便落在水里,也波澜不惊。
……着地的一刹那,避重就轻,不需要打滚,就站稳了脚跟。
冷静地杀来,带着梅花刀,梅花枪,梅花拳。
看花了眼,也没看出它的套路,领悟到其中的奥妙。
晶莹剔透的秘笈,发于水,借助风,苦练三九后淬就。
来自天国的武林高手,恍若举行一场武林大会。
比降落之快,比降落之慢,比降落之轻,更比选择的落点。
落点分明,高下立判。
博得喝彩,博得孩子们追捧。这雪,你哪里逃,请接我一招,看谁能逃过谁的掌心!

发表于 2018-3-18 21:15:5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大可以做野兽,可我压根儿也做不了野兽。
那个拐点卡着我。拐过,化蝶;或扔下蜕皮,让新我游走;或留下肉身,让灵魂涅槃成鲲鹏……
发表于 2018-3-28 12:19:06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佳作!问安!
发表于 2018-3-30 10:40:07 | 显示全部楼层
再品。问候潘老师。
发表于 2018-5-10 15:37:41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扬拜读,学习潘老师内涵深刻的一组,夏安……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