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阳光叽叽喳喳的欢叫(组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17 19:58: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给一头老牛让路

回乡的土路上,我遇到一头老牛。我的第一反应是准备给老牛让路。
不是怕遭遇相持的尴尬,更不是怕老牛用角抵我。我知道,如果我径直走过去,老牛会很儒雅、很有风度的给我让路,让我人模人样地从它身边通过。
为避免这一幕发生,我提前让到路的一边,干脆下到麦田里,让出全部的路面。
这是在土地上一生默默耕耘的老牛。从不居功,从不埋怨牢骚半句,把劳碌草一样咽下,在夜间千百次反刍,津津有味地活一辈子的老牛。
老了,不能继续耕耘时将被宰杀,肉烧锅子被人下酒,皮做成一双双皮鞋在我们脚上锃亮生风,头骨挂在墙上坐装饰成为一门艺术……
想到这些,我的心微微颤抖……等老牛走过,我再回到路上,在它身后我行了一个长长的注目礼。
不是我有菩萨心肠,不是我有绅士风度,也不是我突然良心发现,而是我找不出任何理由和藉口
不给一头老牛让路。


雪就将远去


雪就将远去,我去送送它。
到野外田地里,河堤边,草垛旁,或一切朝阳的山坡……
雪无言。许是有千言万语卡在喉咙,或不屑于言说,或还没找到合适的言辞,或已根本不需要对我言说,但愿是后者。
雪很平静。平静的苍白,是一种智慧,雪独有的智慧。
雪也很冷静。从来的那一刻,一直保持着固有的生命的温度;提升,只能加速其逃遁。
雪明白:让人狂喜亢奋日子已逝,厌弃产生,它被铲除到路边,被人反复践踏,被一次次泼脏水,雪悔不当初;现在最明智的选择,就是尽快离去。
雪一天天消瘦。消瘦也不改其白,不失其白。即便死去,也清清白白。
质本洁来还洁去。那些强加给它的玷污,此刻已经澄清、分离、沉淀,归向了污浊。
滴滴答答的,是它流淌的欢笑。可意会不可言传,意中意,诗中诗,经得起揣摩。
随溪流淙淙奔腾的,是它的血脉,给大地输液,给江河补血。
雪的灵魂遁于无形又无处不在。
雪就将远去,我必须送送它。长城外,古道边,雪地有多辽阔,我送它的心,就有多辽阔……


我闻到岁月久窖的芳菲

冬的坚守者,一转眼成为春的代言和形象大使。
扎雪头巾的香樟,绿发钻出来,如心中燃烧的火焰,灼烫着我的目光。
穿雪婚纱的女贞子,多么拉风、拉眼球。
系雪围兜的矮树,我叫不出她的姓名。
到处都是冷酷的风度,到处都美丽动人……季节的主题充分彰显。无处不在的T型台,让每一个人走秀。
近看不如远观,你的婀娜多姿,咔嚓在我心灵的底片。
这一张,这一张,这一张……都各具魅力和神韵。
动辄分享,动辄晒,已成为这个时代浮躁浅薄的通病。我只爱珍藏,当一帧昔日的旧照,略显斑驳和发黄,我闻到岁月久窖的芳菲
在指尖,在鼻息,拂过,旋舞……


一棵老树

比较来,比较去,我还是觉得这一棵老树最值得信任和依赖。
当阳光雨泼下,它为我举起一把绿伞,迎我来,送我往,无怨无悔。伞一直撑在它手里,深怕我不期而至,伞不能及时打开……
风中歌唱,雨中也歌唱,只为消解我的落寞。
偶尔放飞一叶,旋舞着单翅,不是鸟,却有鸟的轻盈,自由落体的弧线,荡出一道虹……别人无所谓,我在心里一遍遍描绘。
触地的一刹那,我感觉到振颤和轰鸣,不绝于耳。
在水里,造一叶轻舟,划过鱼儿的头顶,每一尾鱼梦里都荡漾着彩色的涟漪。
在你的青丝,插一枚发卡,那一份自然的美,你要懂得珍惜。
当我疲惫的身子倚着老树的躯干,我的灵魂浪迹在千里之外。倚而不依,依而不倚,一棵老树在我精神的沃土挺拔
它早已不在的雄姿。飒飒西风,每天前来索要我的清泪……不给,就使劲吹,吹翻我的五味瓶。


顶风,但不作案

当风一味顺从季节的召唤,与我的心相悖,在我的归途大唱反调。
我必须顶风。
我非歹徒,祖宗三代都没有作案的基因。
但我仍需顶风,且不遗余力。
我不能顺从风的指令,为了前行的目标,就让风多抽我几个耳光;相对于我的肚子,我的脸面没那么重要。
顶风而行,不掖不藏,就让风将我揭发出来,蓬头垢脸,一身疲惫。
让雨讨伐,让雪揪斗。
让鸟雀高高在上,看我的笑话。
我,一芥凡夫,粗糙的皮肉,全都拜风霜雨雪所赐。
阳光镀金老了火。
放在泥土上,与泥土一色。
……黑夜的孪生兄弟。当灯光迎面扑来,我悉数奉还。
顶风,风是我阔大的裙裾,拖拽在茫茫大野……


一朵蘑菇置顶,雨水啃得正欢

今天是雨水。
宜祈福、求嗣、斋蘸、纳彩、嫁娶,可这些都与我无关。
忌置产、造屋、合脊、开光、探病,想了又想,也都与我毫无牵连。
我只静坐于窗棂,看雨水长途跋涉,到人间来做客。
拿土地来招待它,土地默无声息。
拿光秃秃的树来招待它,树一身汗水。
拿甲壳虫来招待它,一只只跑得飞快。
最后,我走出去招待它,一朵蘑菇置顶,雨水啃得正欢。
至宛溪路时,两旁的梅树捧出一树树梅花,雨水伸手来接,梅花顿时羞红了脸;雨水一缩手,跌倒在大街上,骨碌碌乱滚……
雨水,是春天最尊贵的客人。
大家都急于做客、赴宴,将雨水一再冷落。
自己喝一壶吧,我看见雨水和雨水碰杯,溅起的水花,让大街沉醉。
我愿意听雨水碰杯的声音,醉了,再听雨水自言自语……


阳光叽叽喳喳的欢叫

一千多年前,那只被孟浩然五绝的鸟,就在窗外,一声声地搅扰着我的春眠。
不觉晓,那是假的。我只是贪恋假期最后几天,贵如珍珠玛瑙的闲暇时光。
全身放松,感觉一阵风吹来,我就飘荡起来,浪迹天南地北。
将自己铺成“一”,铺成“人”,铺成“大”,铺成“天”,铺成“子”……笔画翻新,无比惬意。
不听,不听,不听!任凭鸟声搅扰,我都沉溺于春梦。春梦一刻值千金。
不起,不起,不起!春雨淅淅沥沥,仔细一听,是人在放小鞭,恰如稀饭开锅,咕咕嘟嘟……
新春再出发,趁这最后的闲暇,我要养精蓄锐。
听,听,听!那鸟声里充满戏谑和暧昧,有一声正好砸疼我的关键。
起,起,起,一跃而起。拉开窗帘,晃眼,虚听,阳光叽叽喳喳的欢叫,一万只金色的鸟儿在碧蓝篮的天空里飞;暖暖、柔柔的翅,拍打着我的鼻息,一股奇妙的味,一瞬间唤醒我的冲动。
对春天的冲动,对尘世浓浓的爱意和热烈的拥吻……


仓庚鸣

博黍。黄袍。金衣公子……各有各的称呼,每一个都亲昵,都美丽,都动听。
仓庚鸣,一声桃花始,二声杏花萌,三声蔷薇绽:春天的三姊妹,在烟雨里出落得楚楚动人。
桃,灼灼其华,谁说她红颜薄命?!
杏,在枝头调动千万只蜜蜂,嘤嘤嗡嗡,演一曲春天的交响。
蔷薇,早就准备好了利剑,捍卫自己的尊严和爱情。
仓庚鸣,万物出乎震。
鹰化为鸠,鸠复化为鹰,隐秘的链条,用想象焊接,天衣无缝,无人置疑。
二十四番花信风。风劲吹,软了柳腰,酥了春魂。
……蘑菇世界。
采蘑菇的人,布满熙熙攘攘的大街。
雨中攒动的诗情,一发而不可收。
轰动的场面。闪光的时刻。颤栗的心扉。
不及掩耳,顷刻而至——
我期待已久的恩赐,那一场无休无止的酣畅淋漓!

发表于 2018-3-18 10:19:36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的文字,来欣赏学习,问好。
发表于 2018-3-18 20:40:23 | 显示全部楼层
再品。好情致。问好潘老师。
发表于 2018-3-19 15:14:53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潘老师,清扬拜读学习!
发表于 2018-3-28 12:23:54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华章!春安!
发表于 2018-3-28 22:37:53 | 显示全部楼层
极富个性,亮读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