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老屋顶上瓦楞花 (外一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22 18:0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苏宝大 于 2018-4-1 10:02 编辑

老屋顶上瓦楞花(外一篇)

  文●苏宝大

  朋友说,不远的邻村一户破旧的老屋顶上有瓦楞花,我记住了。一个秋风飒爽礼拜天的午后,我驱车去了。按朋友指点的路线,我边走边问,在一处临河长有几颗高大的槐树下,找到了那幢矮矮破旧的青砖小瓦老屋。老屋四周,破败荒凉,萋草茂密。屋顶月弯儿的灰色小瓦片,层层叠放。有几处小瓦,历经凄风苦雨,有些凌乱,并可能渗雨。
  屋面东南侧,真有几株宝塔状的瓦楞花开了,周围还有几株蒿子草长着。我拿起相机,从不同角度咔擦、咔擦拍了几张。看到这久违了的瓦楞花,一下子勾起了我童年的许多往事。
  小时候因淘气,时常玩耍不小心,磕破头皮、手皮。见流血,我会虚张声势大哭。父亲急了,准会跑到村上万姓人家瓦屋前,摞起凳子,爬上屋檐,匆忙拔几株瓦楞花回来。随让我的母亲在碗里捣碎,再一点点涂抹在我的伤口上,片刻儿工夫,不再流血了。后来,我就开始敬佩起这种长在屋顶上的瓦楞花。
  瓦楞花,我的记忆中,它总是长在村里极少数人家的灰色瓦屋顶上。在那一行行一片片整齐的瓦垄间,长着浅红色、淡黄色抑或灰棕色宝塔状形的好看的叶片。初秋,陆续开出细碎的粉红色或白色的瓦楞花来。在我看来,瓦楞花它就是富贵之花。因瓦楞花唯有灰色的瓦屋顶上才有的产物,也只有瓦屋顶上才是瓦楞花的真正归属之地。它给曾经贫瘠单调乏味的乡村,增添了一些生机。
  瓦楞花,它就长在凹凸相间瓦垄里那绿溜溜的苔藓上,用它那瘦弱的根须,牢牢扎根于瓦垄间的缝隙。冬去春来,寒来暑往,年复一年,承大自然雨露,蔓延瓦屋之上,挺立瓦垄之间。瓦楞花,冬不怕寒冷,夏不怕炎热,蓬勃生长,顽强传承着它的基因。
  我至今觉得蹊跷,大地万顷,而瓦楞花为什么偏偏就选择长在了逼仄的屋顶上生根、开花、结果?我不知道瓦楞花从何而来,我也不知道那个长在瓦屋顶上的瓦楞花,后来为何又在我的家乡屋顶上悄然消失了……
  鲁迅在他的《呐喊•故乡》里,有这么几个文字:“瓦楞上许多枯草的断茎当风抖着……”我无法想象鲁迅写的那些在寒风中“抖着”的枯草里,是否也有那瓦垄里的瓦楞花呢。
  在部队当兵时,一天,我偶从《辞海》里翻阅到了一种宝塔状圆形植物,叫“瓦松”。参照图片实物,再看文字介绍它生长的习性:长在屋瓦缝隙间或墙头或深山石缝中,它耐寒耐旱,二年生草本植物,可药用。八九月开花,九十月结果。我就断定“瓦松”就是我小时候见得多的瓦屋顶上的瓦楞花。也就是从那一天起,我才知道瓦楞花真正的学名叫“瓦松”。
  民间历朝历代诗人写“瓦松”的诗句真不少。我最熟悉最喜欢的莫过于现代民间诗人陈村顽的一首《七绝•瓦松》,他是这样来描写抒发“瓦松”平凡与伟大:“瓦缝立身何畏艰?玉躯也敢傲霜寒……”
  我站在这破旧得摇摇欲坠的老屋前,凝视饱经风霜经久不败的老屋顶上的瓦楞花,它在这薄薄的秋色里,独守旧时的光阴。猛然,我不禁想起了远古宋代诗人陆游《题僧庵》的“细路穿云坞,危桥渡野塘。人稀土花碧,屋老瓦松长。”值得庆幸的,虽然人去、屋空,但瓦楞花依旧……

  土墼墙上“牛屎饼”

  打小记事,家家均是土墼墙,茅草房。最刻骨铭心的,缺粮、缺钱、缺柴火,日子虽经父母的精打细算,年年岁岁却过得紧巴巴。
  现在的年轻人,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根本不知道那时候前辈们的日子是怎样过来的。更无人知晓曾经土墼墙上的“牛屎饼”到底是个啥玩意儿。我还在穿开裆裤的时候,无论夏天或秋天,农家灰蒙蒙的土墼墙上,几乎都曾留有过大大小小、一排排、一块块黑褐色的“牛屎饼”贴过的痕迹,形成了那个年代独特的乡村风景。
  当然,在我家灰色的土墼墙上也不另外。曾听我父亲说过,牛粪制做“牛屎饼”也有好与差之别。因老牛夏天和秋天吃的是嫩草,没有冬天里老牛吃的枯穰草拉出来的粪便粗糙,相对而言,只有冬天的牛粪制做成的“牛屎饼”燃烧起来火力才带劲。在那个年代,粮草可是老百姓的命根子。但那时老牛只是生产队里饲养,牛粪都是村民们无论冬夏利用空闲去田间地头,或生产队场头的牛棚里,都当宝贝似的一趟趟挑回家。
  等聚集到一定的数量,便开始制做“牛屎饼”了,那可是既脏又累的活儿。为了能使“牛屎饼”做成后更好地充分燃烧尽,还要在腐臭的牛粪里,掺和进平时在灶膛里不容易燃烧的稻草或麦秸的草屑和碎末。
  制做“牛屎饼”时,我喜欢蹲一旁观看。父亲脱掉鞋,挽起裤管,双脚不停地踩踏腐烂的牛粪;母亲在一旁更忙。双手不停地端来畚箕里满满的草屑碎末,抖散在父亲脚下踩踏着的牛粪里。然后,母亲捋起袖子,用手将烂乎乎的牛粪做成那一块块圆形的如面盆大小的形状。父亲用双手托着母亲刚刚制做出来的那个特殊“产品”,在房前屋后的土墼墙上,年年岁岁贴了一遍再贴一遍。咋一看,满墙贴着的犹如一块块黑红色的大“烧饼”,所以就成了所谓的“牛屎饼”了。那些大大小小一块一块的“牛屎饼”,在土墼墙上经数日风干后,一块块从墙体上扒下来,再当宝贝似的摞放到雨水淋不着的地方收藏。
  风干的“牛屎饼”燃烧时,先在灶膛里用一些软草作引火,再用双手将整块坚硬的“牛屎饼”掰成一小块一小块慢慢送进到灶膛里,不停地拉风箱,一会儿火苗猛烈的舔舐着锅底。“牛屎饼”一旦燃烧起来,要比穰草或麦秸草的火苗要旺。“牛屎饼”燃烧时,散发出的气味,也不像夏天贴在土墼墙上风干时,满村满巷弥漫着腐臭味儿,还招来讨厌的苍蝇。而一旦进了灶膛燃烧起来,整个厨房里弥漫的是一种淡淡的枯草味。有了这一块块的“牛屎饼”,全家人就能安安稳稳度过了整个大冬天,并能享受到热茶热饭带来的温暖。
  我印象最深的,村里有个万姓孤寡老人,她年年辛辛苦苦孤独一人,天天奔波于田间地头捡拾着牛粪,回家后,独自蹲在门前毒辣的阳光底下,做着一批又一批的“牛屎饼”,贴满了她家低矮的丁头府的土墼墙上。由于她的辛劳,她年年制做成的“牛屎饼”在全村每年最多。但她也从不吝惜,我时常见到在寒风凛冽的大雪天里,有邻居从田间忙碌归来,见灶膛后无柴火,总会急匆匆奔去老人家丁头府的舍子里,拿着一块块的“牛屎饼”回家,一会儿热乎乎的饭菜就捧到了手上。
  一日三餐,屋顶炊烟再起,成了那个年代人们心目中最简单、最温暖、最满足的奢求。曾经酸涩的往事难忘,土墼墙上那一块块面盆大小的“牛屎饼”,它给贫瘠的乡村带来过希望,它也无法从我的记忆中抹去。


通联:江苏省 兴化市永丰供电所   邮编:225744    QQ:351538346




发表于 2018-3-25 00:48: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学到知识了
发表于 2018-3-26 13:33:28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再丰满一下就更好了。
发表于 2018-3-27 20: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精彩的文字,拜读学习
发表于 2018-3-31 21: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根本不知道那时候前辈们的日子是怎样度日如年过来的。
-------------------------------------------------------------------------
“度日如年”可以删掉
 楼主| 发表于 2018-4-1 10:00:5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朋友的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8-4-1 10:01:19 | 显示全部楼层
宋小铭 发表于 2018-3-26 13:33
如果再丰满一下就更好了。

谢谢老师指教!
 楼主| 发表于 2018-4-1 10:01:37 | 显示全部楼层
洛阳愚土 发表于 2018-3-27 20:18
很精彩的文字,拜读学习

感谢朋友的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8-4-1 10:03:07 | 显示全部楼层
情系平民 发表于 2018-3-31 21:10
根本不知道那时候前辈们的日子是怎样度日如年过来的。
------------------------------------------------ ...

删掉了。感谢老师提醒。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