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暮 春(外三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28 12:30: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暮 春(外三章)

文/特爹


僻乡。寂夜。老黄牛和老农夫,在牛棚里像一部线装的古书。
老黄牛慢慢反刍着白日里囫囵吞下的草香与光阴,向老农夫投去同情和无奈的眼神......
老农夫瘫坐草堆上犯困,在反刍声里自言自语,鼾燃入梦......
一觉醒来,太阳已晒过田地、庄稼、和草木,晒暖了老农夫撅出牛棚的屁股。
老黄牛满目深情,默默盯着老农夫慢慢苏醒。

老农夫已记不起自己昨夜怎就睡在了牛棚里,也记不起梦里发生的事情。
犁地的时候,老黄牛使了性子,照常挨了鞭子。
老农夫扬起鞭子时候,显然想起过什么,有过瞬间的迟疑。
但望着那块板结的土地,想到那些急切的种子,最后还是将鞭子狠狠地抽在了老黄牛的身上。
老黄牛和老农夫眼里都噙满了泪。这一幕,天和地都应该看得很清。

这天耕种下来。老农夫先给老黄牛割了很多青草,像是安慰和犒劳。
然后给自己煮来一大钵面,在牛棚里陪老黄牛一起共进晚餐。
老农夫呼啦啦吃完,随地放下碗。先摸摸自己的肚皮,然后又摸摸老黄牛的肚皮......
缓缓舒了一口气,卷起一支烟......
老农夫靠着棚栏看月亮的时候,老黄牛打起了鼾......


我是有靠山的


我来自秦岭根脚,身后是有脸有面的大巴山。黄河,长江,都靠着边边站。
所以我有底气昂头挺胸走出来,对世界满口方言。
我没有什么惧怕的,才狼虎豹都见过,更莫说什么偷偷摸摸。
你敢绊痛我的脚,我就会踢断你的腿,半斤八两一杯拿下。
但我也是有教养的。遇事不怕事,绝不会无端生事。这是我的祖训,山里的一草一木都世代遵循。
即便有如此强大的靠山,我也从不胡作非为。一直保持谦逊质朴的本性,为人待事讲究礼数和原则。你若让我三寸,我必敬你六尺。知恩知育都是水土的教益。
也有很多事情我始终弄不明白,比如生死,乾坤,利益......
草木没那么多讲究。一岁一枯荣,自在春夏秋冬。
七情六欲是免不了的,尽管不求大鱼大肉,但绝不只是吃素。
说来说去,就是想告诉你:我是有靠山的。并没有什么其他目的。


小滩桥


摊在濑溪河上,有如摊开的时光。
几百年来,走过红军,走过红卫兵,走过无数的官人和布衣。
如今走过的,只有寥寥无几的寻根者和钓鱼人。

濑溪河上,桥来桥去,车水马龙。
小滩桥低矮,扁窄。在潮起潮落中佝偻如孤独的老者,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石条子的桥身,已被重重叠叠的脚印烙下了大大小小的坑,可还是硬朗地扛着岁月;
同样是石条子的桥墩,仿佛在河水里盘扎下了根,而苔藓和鱼群就成了根的守护神。
岁岁年年,小滩桥一直沉浮在濑溪河面。

有垂钓者安营扎寨,或以桥为伴,交心流年;或视渔为命,晃竿舞线。
有寻根人匍匐虔诚,在桥头搭屋供佛,以果盘香蜡袅燃心愿。
小滩桥默默无语,顾自担待。
河流。风雨。路人。迎来送往,一如寻常。

小滩桥是关于濑溪河的一本书,记载着荣昌的水文地理。
小滩桥是一部关于荣昌的历史,呈现着湖广填来的四川。


铁定的声音


也许正因为有铁,声音才如此笃定。时过境迁,清脆依然。
咣!咣!咣!有金属的韵味,有历史的韵味。韵中有形,韵中含情。
车站码头,大街小巷,休闲公园,繁忙市井......古往今来,闻其声,便能见其形。
这是一种铁定的声音。铁与铁的敲击,铮铮亮亮的,清清脆脆的,甜甜蜜蜜的......从听觉到味觉,跨越时空的穿透和占有。
声音中的人,仿佛也经年不变。无论男女,多为中壮年;仿佛才够阅历,才懂轻重,才能担当这漫长岁月里声音的搬运工。
这声音像是一种传承,又好像是一种重任。牵引着我们,在记忆里穿行......
我们在这声音里找回了童心,找到了乡情,寻得了历经沧桑的慰籍。
如今。这声音传达的已不再是麻糖的香甜,而是一些生活的历练。
恍若一曲天籁,刺激着我们的灵魂和神经。
发表于 2018-3-28 19:48:49 | 显示全部楼层
精致的文字,来欣赏学习。
发表于 2018-3-28 22:32:37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黄牛慢慢反刍着白日里囫囵吞下的草香与光阴,向老农夫投去同情和无奈的眼神......
老农夫瘫坐草堆上犯困,在反刍声里自言自语,鼾燃入梦......

这样的对比,有意义
发表于 2018-3-28 22:34: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觉醒来,太阳已晒过田地、庄稼、和草木,晒暖了老农夫撅出牛棚的屁股。

而这样的描述却破坏了散文诗的美感
仅为个见
发表于 2018-3-30 09:14:04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学习,清扬问好!
发表于 2018-3-30 10:34:54 | 显示全部楼层
细腻。深沉。浓浓的生活气息。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