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黑罂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30 23:10: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走过云烟 于 2018-3-30 23:21 编辑

                                                                                  黑罂粟
                                                                                    一、
       夜色如漆,整个夜空被全部涂黑,只有那微黄的灯光在顽强穿透,散发出一丝暖意。
      看了看那熟睡于摇篮里的孩儿,唐风的心里翻滚着万顷波涛。孩子那均匀的酣息,一声一声,显得温柔恬雅,脸上那两朵绯红的轻云,透露出勃勃生机。妻子李萍坐在火炉旁,一边烤着火,一边納着鞋垫。那红色的丝线在她的指尖迅舞蹈,鞋垫上就徐徐呈现出美丽的图案来。唐风看了看年轻的妻子李萍,到嘴巴边上的话又不自觉咽下去了。

       唐风的心里宛如刀割。而事已如此,但真正那样做又有何意义呢?只是他看着妻子那熟悉的脸庞,又透露出陌生来,那种刻骨铭心的陌生。眼前的灯光,昏黄,像极了已逝去的梦中父亲的脸。

        唐风不自觉地想起了他的父亲。这不,一个月以前,他梦见他父亲了。他父亲依旧在下着象棋,一边用手挪动着棋子,一边狠命地抽着烟。烟幕下一张沟壑纵横的脸,被烟熏黄的手指甲,指甲缝里积累了黑黑的污垢。看来,父亲还是那样不修边幅。

      然而,画面又突地一转,像电影里的场景的转换。唐风的父亲嘴里流出了大口大口的白色泡沫来,鼻子和眼睛里流出了深红色的血来。

       是的,唐风已经很久没有梦到父亲了,梦见父亲那副模样,那晚唐风吓得一身冷汗,当时,他一翻身坐了起来,扯亮了电灯。发现屋里并没有什么,窗户上掩映着散乱的树影,身旁是妻子的均匀的酣息。

       父亲的死果真是那样?唐风一面再一次拆解着梦境,一面回顾着坊间隐隐约约流传的关于他父亲的死因。

       莫非是一个更大的阴谋?唐风这样巅三倒四地想着,坊间为什么要流传出关于父亲的死因呢?是不是因为岳父的原因。因为坊间也是由不少毒舌组成的,他们一面描述事实,一面又虚假事实,唯恐天下不乱,一旦撬动暗藏的机关,然后就拍手称快。

       不错,岳父是只有两个女儿,姐姐李惠已经远嫁四川,自己算得是倒插门,负责岳父的生养死葬。岳父家因为征收了田地,所以就重新修了一幢大房子。在村子里,也算得是极有脸面的。是不是什么人,又打起了岳父的房产方面的问题了呢?

      唉,总之就是事多,这三个月以来,唐风就这样纠结着,而一旦证实了那件事之后,他却又陷入了巨大的宛如漩涡的包围之中。因为翌日,他要为死去的父亲挣回一点尊严。
                                                                                         二、
       唐风父亲去世那年,他刚好十五岁。他记得,那是五月的一天,那几日,天刚狠狠地下过几天雨就突然放晴。父亲和村里的王一笑下了一上午棋,刚罢手。而中午时,父亲吃了一碗面条之后,下午就突然发病,暴毙而亡。

       父亲意外而亡,令唐风很是伤感。他觉得现实只不过是一张易碎的纸,昨日父亲还那样谈笑风生,棋语惊人,而今日竟天人永诀。他有些佩服父亲,因为父亲说过,世事如棋,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到底是父亲输了。唐风喃喃自语。那时父亲不在了,倒有现在的老婆李萍,与他正处于热恋之中。有她的安慰,他的心情自然也渐渐放得开来。李萍也为唐风的父亲意外辞世感到悲愤。她说,可惜人死不能复生。逝者已矣,生者尚需继续前行。自然,李萍不仅用那些温软的话语来抚慰唐风心灵的伤痛,而且用行动来帮助唐风,因为李萍知道毕竟唐风的父亲不是自己的父亲,作为旁观者,心情就不同了。她帮唐风煮饭,帮唐风洗衣,和唐风一起上山砍柴,放牛,陪唐风一起赶场,散步,使唐风尽可能接受这个悲惨的现实,慢慢地从阴影中走出来。

       说实在话,唐风打心里感谢李萍。感谢李萍的不离不弃。因为唐风的父亲意外辞世后,他母亲也陷入了巨大的悲伤之中。况且唐风的哥哥唐亮也没有娶媳妇。种种事实交互在一起,这个家就像一只背负着沉沉重壳的蜗牛在艰难爬行。

      要是能和李萍成就了婚事,也不就减轻了母亲吴华的心理压力吗?唐风这样简单地想着向李萍表达出意向的时候,李萍竟也没有说过多的话,只是讲了这一切还得听他父亲李顺天的安排,自己是没什么意见的。唐风和李萍打小就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其实,李萍也是一个苦命的孩子。五岁时,因为李顺天的残暴,因为李萍的母亲没有为李顺天生下带把的,所以就被赶将出门。同时,李顺天自己也做不了主,他的母亲也极力撺掇着,竟傻傻地把自己的老婆赶走了。事实上,李顺天也不想想,有了两个女儿还能咋样。从未想到有老婆比没有老婆要好的事实,一旦没有了老婆,自己拉扯两个女儿也不容易,更何况一直单着更是煎熬。其实,人也是动物,有生理需求。赶走了老婆,那么多年,就东一榔头西一棒,最终还是未能再娶一个女人回家。

       当李萍把这些略带着抽泣说给唐风听的时候,他就把她挽在臂弯,一面任她哭泣,一面拿出手绢替她擦干伤心的泪水。他们喜欢坐在山岗上,相偎着,听松涛,吹温煦的风,看夕阳慢慢染红天际。

       那段日子,就像一条线段那样延长着,直到走向李顺天同意他们的婚事的时间节点。未来,也不再黑暗,就像穿过隧道见到美好的光明那样。
                                                                                                    三、
      只是,坊间从不放弃对可疑事实的探究。唐风的父亲唐世明去世以后,坊间就一直传言他并非突发恶疾,暴病而亡,而是死于吞食黑罂粟所致。

       其实,坊间爆炸性新闻的发布,是在一次唐氏家族的族内操办喜事的时候。正好,唐风也听说过。他们说,当晚在市人民医院,主治医生说是中毒,事发三个小时,时间太迟,已经回天乏术了。据说其中的一个人就问医生,那是什么中毒,主治医生看当下无人,附耳说,是黑货。医生一说黑货,那个人就知道指的是罂粟。当时,唐风打死都不相信,他的哥哥唐亮还当场和他们吵了起来。唐亮知道,那时谁有罂粟呢? 那不过是他们的假设,是他们在搬弄是非。

       唐亮曾经跟唐风说过,当时,他说要不惜代价救治父亲。其实想想就可悲。一个山村的毛头小伙,什么叫不惜代价。唐风刚好不在家,出门了一趟,噩耗就传来。什么叫阴阳两隔,生死就像翻书一样简单。他绝对不相信,他的父亲是死于黑货。而当时,有人建议报案,让公安局来查这件事,因为必要还可以开棺验尸。

       唐风兄弟俩跟母亲传达了族里的意见。兄弟俩和母亲一道商议,觉得反正人已经死了,再翻弄出来,也于事无补。尚且,也不知道究竟如他们所说的那样?如果说是那样,那究竟又是谁干的呢?还是算了吧。不要和往事纠缠不清。记得当时唐风的母亲就是一边抹着泪眼,一边这样说的。

       很多时候,唐风翻弄着坊间的传说。回想着过往,那个时段的人事仿佛骤然复活。

      十多年的时间,还有人不断释放信息,不断翻晒着陈年旧账。关于那件事,他决定问问一下他的婶娘。当他问及当年的那件事时。婶娘是这样说给他听的:那件事有还是没有,我也不敢肯定,但有一个重要的情节。不知你察觉到没有。李顺天不是经常性到你家串门吗?

      说到李顺天,自然他是清楚的。因为他和李顺天的女儿李萍往来,是李顺天默许的。那时候,哥哥唐亮在家里养着鸡,李顺天常常到家里来,说是为了取养鸡的经。那有何不可?何况,为了表示对李顺天默许的认可,母亲吴华在一定的范围内关注一下李顺天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唐风知道,母亲和他也曾一起到李顺天家里玩过。母亲顺便帮他补补衣服,做点小家务,正是投之以桃。唐风是理解的。毕竟李顺天也一直单着。虽然有女儿,也不可能事事关心啊。所以,唐风也见怪不怪,父亲唐世明也表示理解。

                                                                                                               四、
       然而,坊间就像被神明掌控着,在提醒着他不要忘记过去。唐风也一直这样想着,要是父亲是他杀,他一定要为父亲报仇。

       说来也怪,就这样梦见了父亲。但是梦境里的父亲除了死相比较难看以外,却没有其他令人震惊的话语。比如说,儿啊,死得冤枉啊,一定要报仇啊,这样一些类似的话语。

       唐风还是找不到事实真相的突破口。他的思维一直比较愚钝。同时,他比较信任他的婶娘。他的婶娘,已经年届七十了。所以他再一次找到了他的婶娘。当他找到她的时候,婶娘叹了一口气,说你还是不要探究的好。毕竟这件事已经过去十多年了。但是,唐风很执著,他决定了的事九头牛也拉不回来。他的婶娘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说难道你不知道你母亲为什么要嫁给李顺天吗?

       唐风默不作声。因为就母亲嫁给李顺天的这件事,唐亮和唐风就竭力反对过。他们曾对母亲说,兄弟俩还是可以养活母亲的。何必要在四十多岁的时候再嫁呢?又何况嫁的对象竟是一个村里的人。

       母亲当时就一脸狐疑地说过,风儿,你难道不想娶李萍了吗?吴华对唐风说,李顺天说过,只要她能嫁给他,他就成全他和李萍的事。

       那时候,他在丧父之后,李萍能悉心地陪着他,都是李顺天默许了的。甚至对于他们之间的亲昵并不干预,只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难道这就是李萍说的他父亲默许的理由。她说过,只要父亲默许,她没什么怨言。因为她喜欢他。

       看唐风不做声。婶娘继续说着那些看似无关的细节:有一天早上,天刚刚亮,我看见你的母亲,慌慌张张地从李顺天家里出来……所以,那件事也不好说。听到婶娘这样说,唐风使劲地掰了一下手指,发出嚓嚓的声响来。然后狠狠地拍了一下大腿,站起来,愤然地走了。

      他去了李顺天家,刚好李顺天不在家。他找到他的母亲,劈头盖脸地说,你,你竟然干得出那样的事?他的母亲有些摸不着头脑,但看唐风气急败坏的样子,也就说,我,我做了怎样的事?

       唐风压低了声音,说父亲的死,当年是不是你干的。唐风的这句话仿佛是一把尖刀,插在了她的心脏上。她的母亲脸色苍白,眼角里泪水有如泉涌。

       不,不是我干的。是他逼我干的。你是知道的,李顺天说要把女儿嫁给你,除非我嫁给她。他这样说的时候,我死活不同意。但他说,他的女儿已经被你污染了清白,将来又如何嫁人呢?要不,就要告你强奸罪,送你进班房。

       那些天,我一直留泪,思考这件事该怎么做。而你父亲却整天和王一笑下棋,根本不理这些事,我看着你父亲就心烦。李顺天说给我三天时间。时间一天天逼近,我不想你进监狱啊。还有我也不想眼见煮熟的鸭子飞了。所以就那样做了。那东西是那老东西给我的……唐风的母亲吴华一面说着,一面嘤嘤地哭泣了起来。

       唐风听母亲这样说着,心里的悲伤,像喷泉一样向上喷涌。其实,母亲转述着关于父亲的话,他是知道的,父亲的身体确实不好,喜欢抽烟,老是咳嗽,而母亲又那么年轻……

        事后,我曾多次梦见你的父亲。其实,我心里也很难过。这么多年,我一直叩问自己,不该那么做。而李顺天却说,重要的是你儿子做错了事。没想到,后来就这样了。你也是知道的,你父亲去世以后,我一直初一十五烧香,拜菩萨,减轻我的罪孽,也祈祷菩萨普渡你的父亲。为了你和李萍的婚事,半年以后,我就嫁给了他。你也是知道的,三年以后,李顺天并不违背诺言,李萍也就嫁给你了。

       一切似乎是一场交易。听母亲这样说,唐风竟生不出什么巨大的仇恨来。因为整个事件,父亲,母亲,他,李萍,不过是一枚彼此利用的棋子。

       只是,那个梦境又飘了过来,像一块幕布遮住了晴空。悬疑终于明了,不过他很纠结。狠狠地纠结了一晚,唐风最终决定,还是要教训一下李顺天,才对得起死去的父亲。

       第二天早上,他衣服里藏着刀,守候在李顺天的家里。看到李顺天放马回来一透头,就凑上去厉声喝道,李顺天为什么要那样算计我父亲。

       李顺天平静地说,唐风你说什么我不清楚。

      什么,你不清楚,我爹是怎样死的?唐风狠狠地说到。

      李顺天以为一切已经过去,何况自己也算对得起唐世明,把女儿嫁给了他。于是,李顺天就振振有词地说,唐风还不是因为你那无用的爹,还有你那这蠢驴。虽然李顺天已经年届六十,但威风不减当年,说话依然中气十足。

      唐风一听气昏了头,抽出藏在衣服里的刀,一气之下砍向了李顺天。所幸的是,李顺天没有砍死。只是脸上和手上被砍了三刀。
                                                                                                        五、
      如果唐风不是被他母亲扯住,唐风就会刹不了车。李萍也闻讯赶来,看着血泊里的李顺天。李萍赶紧拨打了120。半小时后,120赶到。

      大伙把李顺天送往里医院之后。警察也到了,不知是谁报的警。吴华正在小声地哭泣。唐风被带走之后。警察询问笔录时,问你为什么要砍你岳父。唐风变得有些冷静,所以就没有说出内里隐藏的事实。毕竟那件事已经过去很多年了。只是说和李顺天因为小事起了争执一时火起,就砍了他几刀。

      而李顺天呢?也默然不语,并不想旧事重提。毕竟是自己鸠占鹊巢,还葬送了唐世明的命。今日被唐世明的儿子唐风砍几刀,也算是最有应得,是报应。

       所以,李顺天也没有深究的意思。当警察询问笔录时,他也就没有过多责怪唐风,只是说唐风是误伤,恳求警察不要过分严厉地处置唐风。这一切,李顺天知道所有的事被一股脑揪出来之后,对他,对整个唐李两个家庭来说,都不利。毕竟是自己亲自把那一两生罂粟交给唐世明的老婆吴华的。
虽然李顺天没有深究,但是唐风也因为故意伤害罪蹲了一年大牢。在服刑的日子里,唐风反反复复上上下下想了很多。毕竟那事已经过去了很多年。就算把李顺天扳倒,自己的母亲也难逃法网,自己的老婆也可能因此而分道扬镳,可怜的是自己2岁的儿子也将无人看管。可能也是梦境里的父亲没有托梦报仇的原因。唉,还是放下仇恨吧。何况自己也爱老婆。

       对于这件事的发生,李萍也感到很意外。她如此挚爱的丈夫竟然将刀砍向了自己的父亲。对于唐风,她心里充满了恨意。她甚至想,她和唐风过不下去了,等他一出狱就跟他离婚。而在父亲出院后的与她的一次谈话就彻底改变了她的想法。

       那是一个阳光温煦的春日。脸上带着蜈蚣那样瘢痕的李顺天,坐在家中的庭院里,正语重心长地和女儿李萍正在促膝谈心。

      李顺天看着女儿,眼角有些湿润,许久才说出话来,唐风出来后,还是和他好好生活吧。

      李萍听了父亲说的话,满腔怒火,说,不,我要和他离婚,凭什么他要砍你?

      经过被唐风砍的事后,他变得有些慈弱起来。唉,那都是我自找的。李顺天淡淡地说着。当着女儿,他竟把当年的包藏祸心,毫不隐瞒地说给了女儿。

      听父亲这样说着,李萍感到心惊肉跳,脊背一阵一阵发冷。想不到我那父亲竟是魔鬼。她的心情有些复杂,突然,她竟有一种父亲被教训之后的快意恩仇的感觉,她僵硬的脸上竟浮出一丝苦笑。我也只不过是父亲的一枚棋子。想到这,她重重地叹了口气。

       唐风回来之前的那些时日,李萍常常辗转反侧。想着自己该如何面对唐风。想不到她与唐风的结合,竟是父亲的一次阴谋与胁迫。虽然唐风砍了她父亲李顺天,而这一刻,她却恨不起来。她竟然同情起唐风来。她看着窗外灿烂的星空,思绪万千。唉,也只有这样了,算是我们李家欠他们唐家的债,父亲的那笔血债让我做牛做马替父亲来还吧。

       一年的时光,很快就要到了。唐风出狱了。出狱的时间是五月二日,也刚好是唐风的父亲去世的日子。那天,李萍和唐风的母亲前去迎接。李顺天没有去。李顺天不是没有脸面去,而是他最近在镇上发廊里鬼混的时候,染上了梅毒。为了诊病,他已经暗暗花去了五六千,但还是没有好转的迹象。

       他很恐惧,这一生,算是众叛亲离了。两个姐姐也不大往来。孩子呢,也显得不冷不热的。李顺天感到很无助,强大的他第一次感到了无助。

       屋里空空的。虽然吴华和他住在一起了,但是也偶尔看到她抹泪。也许她在年岁逐增以后,内心再一次让位于柔软,或许这也是一种向上天赎罪的方式吧。

       李顺天仿佛一下子感到了自己的罪恶,恍惚之中,他觉得无形中像有一根绳索在勒住了自己。于是,他决定以结束唐世明的方法来结束自己的生命。他找到了藏在墙缝里包了三层的罂粟,吞服了一两。然后把剩下的罂粟烧掉了。李顺天自我了断前,还不忘写了一封信给女儿和唐风。大意是,他对不住唐家,是自己鬼迷心窍。他死后希望唐风对她的女儿好点。另外,家里的房子也赠予唐风……

       三天以后,李顺天安静在山岗之后,坊间倒是又有了新的说法:所谓人在做,天在看,天不藏奸。而李萍在整理李顺天的遗物时发现了那张关于李顺天患有梅毒阳性的化验报告单,只是,她硬是把这个事咽进肚子里了,连唐风也没说。

       不过,李顺天死后,有人见得唐风的伯父和婶娘,在他父亲的坟前哭泣:兄弟啊,你可以安息了,大仇终于得报了。


发表于 2018-3-31 15:40:43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读老师佳作,问候老师。
发表于 2018-3-31 15:46:1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吸引人读下去。最后结尾的转折,让人遐想,给读者留下想象的空间。
如果说有不足之处,那就是语言不够简练,情节还可以更紧凑一些。
个见,不当之处望老师海涵。
发表于 2018-4-2 20:00:58 | 显示全部楼层
诚如暗香老师所言,语言不够简练,许多地方是可以简写或者略写的。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