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春日三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8 07:55: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宋庆法 于 2018-4-8 08:00 编辑

                                                                                                     杏花依旧笑春风
       周末在家窝了一天,晚饭后也别无他事,忽而想去野外看夕阳,一边更衣一边想着该去哪儿,北山埠子距厂矿区太近,虽说现在噪声粉尘已大大降低,林立的厂房也会遮挡视线,还是去南山埠子,那里有个杜牧读书亭,背后山峰下是漫山柏树林,前面的树木也无碍视线,是理想中的最佳去处。
       小区中央是一个偌大的绿化带,中间有体育场和只有夏季才开启的音乐喷泉,沿路没走多远,抬眼看见绿化带里繁花似锦,别说是初春,就是盛夏也没见过这般枝繁叶茂,惊讶的思绪随着脚步一点点靠近,才看清楚这个“迷魂阵”设的套,是商贩们在树木间扯了一道道绳子,挂上大大小小各种颜色的风筝在兜售,只怪自己眼神不好,人家李广错把石头当老虎,我倒好,能将树叶当鱼捞。
       责怪了一番眼神,又责备其大脑来,不是进了水也是一滩浆糊,清明之前风向稳,风速均匀,是放风筝的黄金时节,人们一直非常喜爱放风筝活动,老少皆宜,它不仅能健身养目,还能陶冶情操。怎得这种事也反应不过来呢!
       出小区,一空闲地段成了放风筝的专用场地,有扯了线昂头专注自己风筝动态的,有老的教小的放飞的,人人都忙着同一件事,好一个“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有个穿花衣的小女孩在前牵着线,爷爷模样的在后托着风筝,那风筝东摇西晃就是飞不起来,爷爷喊她跑几步,小女孩手里牵着线,眼睛盯着风筝,没跑几步被绊倒了;爷爷见孙女绊倒,扔下风筝,想疾奔过去扶起孙女,不想自己也被绊倒了,引起现场一片哄笑声。
       驻足一阵子,差点把看夕阳的事忘了,遂舍过这一场景前行,谁曾想,这边风景独好。杏树园里花期正盛,在茫茫花韵的衬景下,有一红衣女子站在那里,不像等人的样子,看她那身态和不时朝天空瞅一眼的动作,明白了她也是躲在这里放风筝,再看看她放出去的风筝,高高挂在空中,到达稳风区域了,目测了一下手中线到风筝的距离,估摸足有一公里远,她远离嘈杂,独自在这僻静处放飞梦想,谁能猜得透她的梦想有多高多远。
       目的地那个杜牧读书亭,今天走来感觉路途远了许多,亭内的步梯上起来也比较吃力,好在夕阳还笑盈盈等着,一副不见不散的样子在云中穿梭,像是舞绸的富态女王,举动颦笑美如斯,能醉得人忘却回归节点。
       再怎么憧憬留恋,也挽留不住红日下落。独立亭中,傍晚的春气夹带丝丝凉意,似乎在督促什么,西望亭下林里的树梢,影子已经渐渐模糊起来,朦朦胧胧的夕阳余辉里,满满展开一幕天书。回程路过杏园,树上杏花依旧,放风筝的女子已不在,杏花深处空留倩影。
       归来码字,不觉敲出“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的句子。回想起路途上的偶然一遇,明日,或者明日的明日,天依然,风景依然,看夕阳依然。转而,一袭念虑翩翩生出,希望依然,是自己的一厢臆测,若他日再去,遇不上放风筝女子,可能她放飞的梦想已经实现了。
       倘是如此,能补缺憾事的方法,只有将崔护的句子改为“杏花依旧笑春风”。


                                                                                                 春色方盈野
       早上路过杏园,远望过去没有一片叶子,干枝不负春光,撑起一树树粉白,花儿像是对镜梳妆好了,黏在枝上一动不动,一黄一黑两只猫在林间蹦上跳下,玩着它们那千年不变的游戏。        
      边走边想,这些杏树想必也有不少年头了,黑黑的枝干不亚于太上老君的烧火棍,枝上的花儿不出几天也就次第凋零了,遇场风雨浣溪掉浓妆粉脂,残萼托着娇嫩婴杏,一天天越长越大,长成青杏后,嘴馋尝鲜的,伸手从枝上摘下一枚,放手心里一揉搓,认为擦干净了,张开嘴,闭上眼咬一口,溜酸水不请自来,咽进肚囊后多半时,嘴里的汗珠还会欲禁不绝;若等杏儿成熟以后,酸涩淡去许多,掰开软软的杏肉,黄黄的颜色一如两片琥珀般,左看右瞧,填进嘴里也不忍心将它嚼嚼咽了。
      把杏儿的事想了一遭,进办公室,打开电脑是既定的程序。看新闻,一则漫画特有意思,美国总统特朗普打开报纸,上面写着:今年春天来得比较早,每个人都很开心。特朗普喃喃自语:我要怎么搅黄它呢?原来中美要开贸易战。美国的“霸凌政策”,全世界习以为常,按说轮不到草民百姓忐忑,国家的反应是“一不会怕,二不会躲。”
      盯着桌上的电脑屏幕翻腾上半天,也觉是个苦差事,腰酸膀子疼不说,两眼涩涩不舒服,站起走动一会舒缓一下紧绷的神经,还得继续点鼠标、敲键盘,想想倒不如去田间劳作省心。虽说“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确实疲累,既能活动筋骨,强健体魄,还可无拘无束亲近自然,一草一木的曳姿,一山一水的灵秀,一鸟一虫的鸣诱,是“黑板上种庄稼、教室里开机器”不可比拟的。
      推开窗户,室外习习暖风窜入,多么美好的季节,囚在室内无法享受上天的恩赐,倍感徐徐伤憾,心已化作一只小鸟,扑扇着灵巧翅膀,一会儿俯冲地面,一会儿冲向空中,遨游飞瞰北国之春骚动的花事。
      其实,单位的绿化区就是一处百花园,想必此时,那些早春开放的植株,孕育的也是时候了。眼瞅着日头要往树丛里藏,趁着黄昏前没有了炫目光线,漫步迈进曲径,小道本来就很窄,奈何花木强行占道,走在上边还需提防那些带刺的枝叶。立定一处宽敞位置,把准方位,径往繁花盛处。接近体育场地方,有一片黄黄的小花海,走到跟前细细揣摩花的姿态,六个花瓣,长在绿枝条如弓背上的是迎春,枝条一蓬一蓬的,像美女们拉直的头发插上的鲜花,这样想来身边也是美女如云了;四个花瓣,花朵垂挂在直立枝条上的是连翘,它们怯生生的样子,也如含蓄内向的大家闺秀。
     绿化区里,有花事的地儿不止这一处,其它植株也已躁动不安。最值得称赞的是玉兰花,都说好花要有绿叶扶持,用在玉兰花树上可不贴切,花朵儿等不及叶子的追捧,独自出来晾晒姿色,有玉脂般洁白的,有羞得满面红晕的,一朵朵争相占据鳌头,把个不堪重负的细枝,压得弓腰驼背,真是个“有人欢喜有人愁”。
      天色不留人,脚步却没有要离开的半点意思。忽而想起曾看到园护工们,修理池塘旁柳树的事,被园护工们锯过的柳树,只剩了树干上的肩骨部分,沿着池塘一字儿排列着,看过去似古代列阵军士作战的武器,正要转过去看看,空中传来连续不断“笃笃笃”声,是谁在拿钝钉子敲击朽木?搜寻过去看,是一只啄木鸟在园护工锯过的柳树上凿洞找虫吃,原来是个“园护工助理”,危害柳树的钻木虫,遇到啄木鸟是无路可逃了。为了不让啄木鸟受到惊吓,吃饱了今夜睡个安稳觉,我原地站着不动,它还是瞄到我了,飕地一下飞走了。
      这时,眼前又出现了前边提到的那幅漫画,只得说一声对不起,啄木鸟,是我把你的美餐搅黄了。

                                                                                                     春雨浇开枝上花
       前几日在绿化林里栽种下的那株株樱花树,不指望它们今春天枝头有多少怒放的花蕾,担心的是成活率,栽树时水罐车拉来了水,每棵树坑里都浇了一桶,“杯水车薪”,春天风干物燥,一桶水能让饥渴的树木们支撑几天?
       龙门已开启,往后该是降雨日多,可“春雨贵如油”,龙王吝啬,不属人间支配,山林还得靠天吃饭,适时降下一场喜雨,兴许就能多成活几棵,善莫大矣。心想偏偏事不成,东北不吃西南的气,急急的风儿,把云朵吹去了天涯海角避难,没有半点兴雨举动。都说“有渰萋萋,兴雨祈祈。雨我公田,遂及我私。”现在只剩下耐心了。
       夜里为草就小文,入睡已近子时,更何况“春眠不觉晓”,枕上醒来天已大亮,趁着早上脑袋清醒,先是匆匆登录“灯塔在线”每日答题,心急火燎进完早餐,头也不回往班上赶,推开楼道门,路径上满是渍水,起初以为是洒水车的杰作,待仰头看天,愁云尚未散尽,方悟出是后半夜细雨无声。古诗里那首“春分雨脚落声微,柳岸斜风带客归。时令北方偏向晚,可知早有绿腰肥。”今天得到了完美印证。
       伏案处理公务,望一眼台历,节令昼夜平分,该是户外踏青的节气,奈何当差不由己,只好空想出一幅画面:一群人正在扯着线放风筝,风筝上写满祝福语,希冀天神也能看到;熙熙攘攘野外挑野菜者,穿着艳丽服装,给山野带来春的活力;雅兴十足的人士,三五成群围坐在一起簪花喝酒,或诗词唱和。这等美妙景致,羡煞人也。
       独坐室内,忽而闪出一个别念,自寻乐子,有同事今天恰好买来一兜鸡蛋,据说这时日能将鸡蛋竖立起来,说法有没有科学道理且不管它,找来一枚,把桌面清场,尝试着能否成功,屡试几次不得要领,一不小心,那颗蛋呲溜一下逃出手指掌控,“叭”,应声落地,鸡未飞,蛋已打。也是同事大度,乐呵呵说:“今日个我赌上这兜子鸡蛋,看你能竖住几个。”
      话虽那样说,全给人家打破了,未免生出尴尬场。究竟存在哪些玄机,不得不求助度娘。南北半球昼夜都一样长的日子,地球地轴与地球绕太阳公转的轨道平面,处于一种力的相对平衡状态,有利于竖蛋。问题的关键是鸡蛋的表面高低不平,有个三角形重心线,找准了还要心态平和,能竖立起鸡蛋来不是奇怪的事。嗨,一语惊醒梦中人。
       别了,这等的游戏。《偷生木兰花》里的描述,“天将小雨交春半,谁见枝头花历乱。纵目天涯,浅黛春山处处纱。焦人不过轻寒恼,问卜怕听情未了。许是今生,误把前生草踏青。”
       八小时之外,紧箍咒能奈我何。干脆放弃代步工具,步履丈量着,去往时时挂念着的樱树林。一场夜春雨,树盘内裂隙合拢了不少,那是夜雨的功劳。近观被雨淋过的樱树枝杈芽叶,看出有萌动迹象,过不了几天时光,相信会有奇迹般蜕变。对于朦胧是什么样,说不上来,来日朦胧中的景象,可以预期。涩涩吟咏一回古人诗句,“南园春半踏青时,风和闻马嘶,青梅如豆柳如眉,日长蝴蝶飞。”
      今年雨脚落声虽微,点缀在路边那肥肥的玉兰花上,也恰比贵妃出浴。“轻风细雨,惜花天气”,“风送窗前九畹香”。每念至此,想一想,哪一刻,无不被春的清香拂醉。


通联:山东淄博临淄凤凰北金15号中单202室   
邮编:255419   
电话:13953357059  
邮箱:1209554127@qq.com
发表于 2018-4-11 11:22:25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将小雨交春半,谁见枝头花历乱。纵目天涯,浅黛春山处处纱。焦人不过轻寒恼,问卜怕听情未了。许是今生,误把前生草踏青。
发表于 2018-4-11 11: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优美的语言,款款叙说,深情而柔美。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