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漾濞,诗意始终在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8 14:46: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漾濞,诗意始终在场

                         李智红

    怀抱五种以上花色十种以上靓丽。杜鹃,又开始一年一度的燃烧。
    一年一度的红肥绿瘦。
    她们灿烂,她们风情万种。

    这个消息,是小南风告诉我的。
    这缕小南风,来自漾濞,来自苍山西坡,来自西坡万亩杜鹃花海。它带来了百花的请柬,春天的问候,更带来了大美漾濞最诗意的召唤与牵引。
    仿佛黑麦草,云龙桥头一岁一枯荣,我的牵挂再次萌芽;恍若野杨梅,官房坪一年酸甜一回,我的情绪兴奋无比。

    作为大理的后花园,一年四季,漾濞诗意始终在场。
    漾濞的山,是静态的诗。
    漾濞的水,是动态的画。
    漾濞的万千性灵芸芸众生,是生机盎然的大美。

    诗意始终在场,在灵息吹拂的微风里,在润物无声的细雨里,在滋长万物的黑土里,在涵养生命的好水里。
    天开石门,是道法自然的大诗;地生嘉禾,是四季轮回的真诗;驿道蜿蜒,是历史文明的古诗;村歌寨舞,是众生太平的美诗。飘逸的云霓,让沉默如金的石门,也诗心萌动;朦胧的烟柳,让安之若素的漾江,也诗情奔涌;多彩的民俗,让朴实无华的山寨,也诗兴勃发;清凉的鸟语,让苍茫浩瀚的林海,也诗意盎然。
    云上的村庄,我曾目睹一树树以“光明”标注的核桃,以累垂的硕果,把诗意的笑容装饰得荞麦花一样纯净。幽深的河谷,我曾感受一个个以“家园”命名的寨子,以亘古的和美,把诗意的生活打理得水起风生。雪山河畔,半杯陈酿的荞酒,便泥醉了一个大诗人的前世今生。安南农家,一盏平素的清茶,便淡泊了一个名利客的勾心斗角。一棵核桃树的浓荫下,很多人学会了把一生的爱恨情仇,诗意地安放。一朵杜鹃花诗意的落红里,很多人找到了灵魂的钥匙,解开了生锈的心结。

    诗意的在场,让古老的漾濞,一天天返老还童。
    在场的诗意,让年轻的漾濞,一岁岁精神焕发。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BC0cw 禁闻视频 t.cn/RJ7ga9F 以前上小学的时候,老师总是告诫我们: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受苦人。那时候就信了,等长大了才看到,这些受苦人都在自己身边呢。  发表于 2018-4-11 05:51
 楼主| 发表于 2018-4-8 15:00:49 | 显示全部楼层
  漾濞,诗意始终在场

                             李智红

        怀抱五种以上花色十种以上靓丽。杜鹃,又开始一年一度的燃烧。
        一年一度的红肥绿瘦。
        她们灿烂,她们风情万种。

        这个消息,是小南风告诉我的。
        这缕小南风,来自漾濞,来自苍山西坡,来自西坡万亩杜鹃花海。它带来了百花的请柬,春天的问候,更带来了大美漾濞最诗意的召唤与牵引。
        仿佛黑麦草,云龙桥头一岁一枯荣,我的牵挂再次萌芽;恍若野杨梅,官房坪一年酸甜一回,我的情绪兴奋无比。

        作为大理的后花园,一年四季,漾濞诗意始终在场。
        漾濞的山,是静态的诗。
        漾濞的水,是动态的画。
        漾濞的万千性灵芸芸众生,是生机盎然的大美。

        诗意始终在场,在灵息吹拂的微风里,在润物无声的细雨里,在滋长万物的黑土里,在涵养生命的好水里。
        天开石门,是道法自然的大诗;地生嘉禾,是四季轮回的真诗;驿道蜿蜒,是历史文明的古诗;村歌寨舞,是众生太平的美诗。飘逸的云霓,让沉默如金的石门,也诗心萌动;朦胧的烟柳,让安之若素的漾江,也诗情奔涌;多彩的民俗,让朴实无华的山寨,也诗兴勃发;清凉的鸟语,让苍茫浩瀚的林海,也诗意盎然。
        云上的村庄,我曾目睹一树树以“光明”标注的核桃,以累垂的硕果,把诗意的笑容装饰得荞麦花一样纯净。幽深的河谷,我曾感受一个个以“家园”命名的寨子,以亘古的和美,把诗意的生活打理得水起风生。雪山河畔,半杯陈酿的荞酒,便泥醉了一个大诗人的前世今生。安南农家,一盏平素的清茶,便淡泊了一个名利客的勾心斗角;一棵核桃树的浓荫下,很多人学会了把一生的爱恨情仇,诗意地安放。
        一朵杜鹃花诗意的落红里,很多人找到了灵魂的钥匙,解开了生锈的心结。

        诗意的在场,让古老的漾濞,一天天返老还童。
        在场的诗意,让年轻的漾濞,一岁岁精神焕发
发表于 2018-4-8 15:05:17 | 显示全部楼层
漾濞,诗意始终在场

李智红

这是个令人心情舒畅的好消息,在一年一度的阳春三月,一缕翻越过苍山洗马潭,吹拂过下关西洱河的小南风告诉我的。
《核桃源》要做一期诗歌专号,这缕来自漾濞的小南风,来自苍山西坡的小南风,
来自西坡万亩杜鹃花海的小南风,带来了百花的请柬,
带来了韶光的邀约,带来了春天的问候,更带来了大美漾濞最诗意的召唤与牵引。
来自漾濞的诗意魅惑,让我魂牵梦绕,心花怒放。

在我深刻的记忆里,漾濞作为大理的后花园,一年四季,诗意始终在场。
漾濞的山,是静态的诗。
漾濞的水,是动态的诗。
漾濞的万千性灵,是生机盎然的诗。
漾濞的芸芸众生,是美美与共的诗。

在灵息吹拂的风里,在润物细无声的雨里,在滋长万物的黑土里,在涵养生命的好水里。
在一棵核桃树的浓荫下,很多人学会了把一生的爱恨情仇,诗意地安放。
在一朵杜鹃花诗意的落红里,很多人找到了灵魂的钥匙。

诗意的在场,让古老的漾濞,一天天返老还童。
在场的诗意,让年轻的漾濞,一岁岁精神焕发。






 楼主| 发表于 2018-4-8 15:14:19 | 显示全部楼层
兄弟改得好 作者同意这样·了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