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穿水而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9 10:25: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飞非 于 2018-4-18 22:42 编辑

穿水而来(原创首发)

    安徽/飞非

      1
      一滴水,
      你承受它的恩泽也要承受它的蹂躏。
      2
      穿水而来。
      走,是一个痛词,但别无选择。
      人,也是。
      在流水中赶路,被一条河流到远方。
      水被水淹没,时间被时间淹没,生命被生命淹没。
      3
      山,高到哪里。水,就陪到哪里。
      海,低到哪里,水,就追到哪里。
      水,淹没了海。水,淹没了山。
      大地的伤口过多,怎么能缝得过来。
      4
      如果在水中央,有一株出水的芙蓉,不,是一块出
水的石头。
      或圆、或方,或大、或小,
      面平,能够放下一具肉身,我静坐或躺在那里,让风
围绕,让水围绕,波涛拥我,浪花拥我。
      我在水之外,又在水中央,
      亲爱的,你,来?
      不来?
      5
      我不会说出来,一个涉水的人,
      心中有岸,
      他还能回头么?
      6
      我已掏出了半个世纪的风雨和我的半壁江山,
      依然是一滴失足的水,
      是我走错了门,还是推错了窗。
      我是窗外碰在一扇峭壁上的那朵浮云么?
      而我碰的壁,正是水的捷径。
      7
      那是飞翔的水,壁立的水,弯曲的水,前赴后继的水。
不做断肠人。即便是一节盲肠,也要和痛连着。
      行走,生的和死的,都在路上。
      行走。仿佛要将这世间的坎坷路一一颠簸。
      仿佛要把这尘世的苦一一炼化。
       8
      炼水成冰,体内的寒掏出来,水就有了骨头。
      炼水成泪,泪就有温柔的暴力,烽火戏诸侯是一滴
冷泪,长城是一滴心酸泪。
      青藏高原有两滴奔腾的热泪,一滴是黄河,一滴是
长江,只有它用泪歌唱,用泪刻碑。
      只有它用泪洗泪。
      每到绝望时,总有一滴峰回路转的泪流向大海。
      9
      一滴泪,一滴冷泪,一滴热泪,一滴苦泪,一滴激动泪。
      一滴泪。每一滴,都蕴含着生活的酸甜苦辣咸。
      每一滴,都不忘初心。
      10
      那流汗不流泪的人,那流血不流泪的人,
      需要多少年坚守才能酿造一滴泪珠,一滴泪珠要在眼
眶里存放多少年才能哗变成一条河流,凿开命运的出口。
      泄出来。
      泻出来。
      卸出来。
      11
      流到树上,就是果;洒在田里,就是饭;裹住云彩,
就是衣。
      它滋养自己的田园乡村,恬静的绿,妖娆的红;它
也抚育自己的城市,让高楼抓云,让桥搭虹。
      而它却没有自己的颜色。
      因为懂得,所以不相忘。
      12
      懂得静水流深,就懂得彭拜汹涌。
      懂得高山仰止,就懂得朗月星稀。
      13
      天空为何一无所有, 因为懂得有空乃容;
      生命为何苍凉如水, 因为懂得有水才有孕育。
      一滴宁静的水,
      总把山河揣在怀里。



*月光下的竹   

月在山坳上,悬浮着,像一个泻着白光的银盘,
仿佛一根竹竿就可以捅落下来。在房里做一盏灯。
半山坡的一片竹林,影影绰绰,犹如一幅淡淡的泼墨。
黑山白水。
致远时的静。

月光泻满整个竹林,多余的便洒在小河里。于是,影子们穿梭起来,河水泛着粼光。
竹林的末梢,像苍茫的尽头,月上竹梢头。没有阳光的时候,
月光便是阳光,也暖。

月亮挂在月光之上,像是珠露挂在竹叶之上,去年的今夜也是,还有笑声,在竹林里哗啦啦响。
当笑声枕着月光的时候,竹子们自己笑起来,它自己便是自己的欢乐。
先是一片竹,接着是整个竹林,再溢出至旷野,弥漫。隐约。
像萧,清冷。
像笛,清瘦。
像简,旧梦的足痕。

灯光挂在窗上,像竹篮子提水。
竹筏漂在水面,载着一轮空月。《星星*散文诗》2016.12期


*故乡

            一
    提起行囊,就是过客,放下行囊,就是故乡。
    水走,故乡也在走,没有一朵云不是动的,它从不在一个地点流
连。你看小河里的鱼儿,游过来又游过去,一晃晃没了,像故乡一样,
一走就变了模样。
    一夕之间,如同未央宫的落日。
            二
    与河流一样。路只是客串了媒人的角色。
    像这个尘世形形色色的人流,匆忙的脚步,被生活追赶,看到的都
是背影,每一个都是我,每一个都不是我。打马而过的人,穷困潦倒的
人,衣锦还乡的人。
    青山可以埋骨,青水也可以埋骨。
            三
    树挪死,一棵树,只能站一生;  
    人挪活,一个人,只能走一生。生命的过程就是一场长途跋涉的过
程。从自己哭着出世到别人哭着入殓。两边都是黑。那个为你举哀的人
又去了何方?
    身安处,即家园;心安处,即故乡。
            四
    只要一小片天空,能看清阴晴圆缺;
    只要一小块泥土,能种下乡土的顽劣与愚钝,阳光路过时,吵吵闹
闹的孩子就长大了,他乡便是故乡。
    只是浓浓的乡音还在原地打转,没有转过湾来。《安庆日报*副刊》


*河流

    那些水说,带走的乡愁是你的一部分,
    而滞留在滩涂上的泥沙,松软亲切,踏上,才是故乡的感觉。

    一条河,脉络比草茎还细。
    风和雨,是你交替前行的脚步。
    岁月的迷津,常常让你只在一个漩涡里打转,
    那溃了又溃的堤坝,总想还原你原始的模样,于是你一次次俯冲于岸,
你说,无岸的河流才是自由的。
    一波一波洪峰之后,我仍低伏在原地,留守一个家园梦,让一个个远
徙的人成为家乡的酒客。

    那沉在水里的鹅卵石,只有鸡蛋大小,被我砌进家的墙基,遮风挡雨,
我不相信,它也经过千百年的磨砺,和一条河同宗同源,甚至比我祖宗的
年岁还长。
    直到有一次我在江边听到沉沉的江,
    流着泪喊你:父亲。《安庆日报*副刊》
发表于 2018-4-9 16:52:31 | 显示全部楼层
想象丰富的散章,旨意纷呈的晓畅。很有感触。拜读,问好。
发表于 2018-4-9 21:30:30 | 显示全部楼层
几组力作。先亮起,容后慢读。问候兄。
发表于 2018-4-12 22:04:09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扬拜读诗友力作,问好诗友!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穿水而来:厚重,深情,苍茫,痛感十足。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