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短篇小说 】意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5 20:14: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意 外
  文/李志林

  许晴冷不丁地大笑了起来,以至于席梦思床随着她身体的剧烈起伏而颤动。秦凯因最近事多忙碌有些身心疲惫,闭上眼不久便恍恍惚惚地进入了半睡眠的朦胧状态,被突如其来动静惊醒,掀被子坐起来,睁大眼睛,直愣愣地注视着妻子。你没事吧?笑得花枝乱颤的,这是怎么了?发奖金啦,还是有高富帅喜欢上你了?大半夜的犯哪门子神经病?说完,又直挺挺地把自己摔在了床上,不耐烦地拉上被子侧过身子闭上眼,想继续睡觉。
  许晴仍然抑制不住笑意,咳嗽着说:老公,今天上午你在医院里体检,那个秃顶的中年大夫,戴着橡胶手套把你的小弟弟包皮翻上去,一想到这个情节,我眼前就出现你当时那种滑稽的表情。
  秦凯一只手像轰苍蝇一样挥了挥,没搭理许晴。
  许晴的好奇心没有得到预期的满足,见丈夫不搭茬,说了句,不讲一点儿生活情趣,就悻悻地关灯躺下了。
  这事还要从头说起。
  一个月前,秦凯所在的公司微信群和QQ群里转贴了来自市外经委官方网站的一则公司中层干部竞聘启事——
  为了加强公司干部队伍的建设,使优秀人才脱颖而出,实现公司人才的优化组合,结合本公司实际,原则上从本公司在职员工内(社会外系统特别优秀者可放宽条件)选拔竞聘以下几个部门的主管经理……
  秦凯不禁眼前一亮,自己条件都符合,心想这可是一次机会,自己进公司5年了,这样的好事可是前所未有,没准自己今年就时来运转,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加上机遇成为公司部门经理,那样就会真正地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了。
  秦凯所在的企划部办公室里的同事们纷纷说,秦凯,这次你可要好好把握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你是外经贸大学的高材生,窝在咱们部门做一个经理助理,整天就是送材料,跑跑腿,有点“炮弹打蚊子——大材小用”啦!听说咱们的刘经理高升到总公司的决策层任职了,这个座位空出来,你坐那把椅子最合适不过了。
  秦凯觉得同事们这样说,顺情说好话,念喜歌的成分不大,基本是实打实的,因为自己进公司这五年来,能力是有目共睹的。
  一次,香港一家公司的大老板要来公司考察合作投资事宜,公司老总指示企划部做一个详细可行的公司远景规划方案,要求必须以此吸引香港大老板的眼球,让他将大把的钞票砸给本公司。企划部立即布置人手做了文案交上去,老总过目后立马枪毙。企划部经理刘明宇急了眼,调集了部门的精英全力以赴,又做了一个文案,他看了几遍,觉得还算可行,就在周五傍晚下班前递送给了老总。但老总看完文案后把文件夹直接扔在地上,大骂刘明宇领导的企划部都是一群吃干饭的废物,并限定下周三傍晚下班前不交上让他满意的文案,就让刘明宇卷铺盖卷滚蛋。
  刘明宇顿时傻了,感觉有点懵圈。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叫来那几个写文案的人从头到脚地臭骂了一通儿,把公司老总冲他发得火加倍转给了几名属下。可是发火归发火,事还是要做的。他一筹莫展,以至下班了都没心情回家。他心里想起明天还是他的宝贝女儿莎莎12岁的生日,莎莎早就和爸爸妈妈商量好了,自己童年的最后一个生日一定要好好庆祝一下,要求父母带着她去欢乐谷疯狂玩上一把,然后再约上几个小朋友到主题餐厅举行一个告别童年的晚宴。莎莎的生日是家庭大事,企划的文案过更是大事——这关乎着自己的饭碗和前途。他的大脑飞快不停地转动,想谁能胜任文案的创意写作,一个个的提出,又一个个的被自己否定排除。他想来想去,想得头痛欲裂。独自站立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看着窗外渐次亮起的街灯,眨着眼睛的过往车辆,无奈地摇了摇头,一切都了无头绪。这时候,他听到隔壁写字间有动静,他过去一看,原来是秦凯,就问:你怎么还没回家?
  秦凯说,我把一份报告落在办公室了,特地回来取,马上就走,刘经理,您怎么还不回家?
  刘明宇突然眼前一亮,说了句:嘿,有了,你跟我来!
  秦凯被刘明宇着头不着尾的问话搞糊涂了。您找我有事?
  你来我办公室一趟。刘明宇答着。
  秦凯跟着刘明宇来到经理室。
  刘明宇示意秦凯坐下。披头就问:你对港商与我们公司合作的事情,有什么看法?
  秦凯就把自己的看法简明扼要地说了,刘明宇听后,一拍大腿。兴奋地说:就是你了!
  刘明宇拍了拍秦凯的肩膀,充满信任地说:公司知道你是外经贸大学的高材生,这份文案你做最合适,希望你不要让领导失望噢。
  谢谢经理的信任,我一定努力做好。秦凯爽快地答道。
  三天后,秦凯将做好的文案交给刘明宇,刘明宇看后暗自高兴,心里说秦凯做的文案真是不同凡响,不愧是外经贸大学的高材生,顺嘴在口头上对秦凯进行了表扬,说回头向公司老总请示,有机会一定提拔秦凯,做到物尽其才。然后马不停蹄地将这份文案送到老总的案头,这次老总看完后,满意地点了点头,问是你部下哪位高人做的?刘明宇如实回答。老总说,你先把秦凯调到你身边当经理助理,他以后还有出色的表现,就委以重任。刘明宇答应着,心想这次是秦凯解了自己的燃眉之急,巩固了自己在公司的地位,理应好好回报一下秦凯。
  秦凯在以后的工作也多有上好的表现,但也只是得到一些经济上的奖励,在人事上并没有如其所说那样顺理成章地得到提拔,这次公司竞聘中层干部,他天真地想也许就是领导释放出的某种信号呢。于是,秦凯亲自去了趟新华书店,挑选了四大本厚厚的公务员考试的书籍,花掉了200多块钱。
  许晴见秦凯把几本比砖头还厚的书抱到家里,摸了摸秦凯的额头,说你没发烧吧,这是唱的哪出戏啊?结婚三年半了,也没见你翻过书,别是受啥刺激了吧。
  秦凯就把他公司竞聘中层干部的事儿说给了许晴。
  许晴说这都是领导玩的套路,我看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要不然好几年了也没见重用你这位高材生,这次没准是哪路的“皇亲国戚”家的官二代富二代想上个班,过把管理瘾,你们公司才搞了中层干部竞聘的游戏,你却不上路子,拿着鸡毛当令箭,瞎掺和,到头来你还不是“陪太子读书”嘛!把200多块钱打水漂,还不如吃几顿排骨更实惠呢。
  秦凯说我名都报了,范进不是说“自古没有场外举人”嘛?再说书都买来了,索性就试一试呗,没准就寸劲地一脚踢出一个响屁来呢。
  从报名到考试仅仅二十几天时间,据说笔试的内容是模仿公务员考试的内容,所以重点要看《行政能力测试》和《专业课程》,秦凯在学校就是个“临时抱佛脚”的高手。
  可是有的时候现实和理想总拧巴着,想冰下雹子的事儿不多。偏偏这个节骨眼许晴的父亲被车撞了,肇事者逃逸,还好人没有生命危险,但一条腿骨折,需要住院治疗。虽然许晴的母亲在医院护理,还有许晴的哥嫂常去医院送饭协助护理,但做为女婿,秦凯觉得自己也有义不容辞的责任,因此他常常挤时间去医院看望岳父,有时晚上还和许晴一起去医院,把做好的饭菜和汤顺便带过去给两位老人,周末歇班就一整天在医院护理。
  丈母娘疼女婿,是实打实的。看到最近的秦凯瘦了,许晴的母亲就对女儿女婿说,医院有食堂,订饭也方便,你们上了一天的班怪累的,不用往医院来回的跑了。小晴,做点顺口的饭菜,别老瞎凑合,你看最近秦凯都瘦了一圈。有事我会给你们打电话。 
  许晴和秦凯答应着。
  一晃,两周的时间过去了,秦凯的那四本书还平平整整地放在写字台上。秦凯不由得暗自着急起来,每天晚上开始加班加点的复习,想利用最后一周时间拼一下。
  由于前面十几天的忙碌劳累,加上心理上的紧张着急,晚上秦凯看着看着书,眼前就出现了躺在病床上表情痛苦的岳丈,一会儿又是医院里那个漂亮的女护士,朝他甜甜地嫣然一笑;继而是耳边响起了妻子许晴喋喋不休的唠叨埋怨声……这些竟然让秦凯无法安心看书复习,即使是睡觉的时候,他也常常是精神恍惚,睡不踏实。
  时间过的真快,难怪歌里都唱道:“时间都去哪儿了?”一星期的时间眨眼就到了,考试前天晚上,许晴打开热水器烧了热水,俩人都洗了热水澡,叫秦凯早点上床休息,示意他要温存一下,毕竟是少年夫妻,最近的忙碌让他们的浪漫功课都荒疏了,秦凯以保存体力努力复习,做最后的冲刺为由婉拒了妻子的请求,这以往总是秦凯主动,二十几天时间一直陀螺般的忙着,许晴有点耐不住了,丈夫的推脱,许晴一脸的不高兴,撅着嘴,嘟嘟囔囔地表达着不满。
  考场安排在了一所中学的实验楼,参加考试的人还真不少,4个考场,大约有一百多人,正如人们所预料的那样,参加考试的并不全是本系统内的人,有相当一部分是系统外的人。也难怪会出现这种情况,本来秦凯他们公司就是市属国企,经济效益好,各种待遇在行业中处于领先位置,很多人都削尖脑袋要往里钻呢,这次竞聘不限制是否为本系统人员,所以很多系统外的人也报名参加。
  秦凯提前一小时就到考场周边熟悉环境,和认识的人互相打着招呼。考试的紧张程度不次于公务员考试,上午考《管理学》,题出的很活泛,秦凯把试卷都写得满满的,感觉自己的答案似是而非的,没有把握。中午回到家里,见许晴做了几个清淡的菜摆在饭桌上。许晴热情地打招呼,亲爱的老公回来啦!考得很好吧?
  马马虎虎吧。秦凯答应着。整整16页试卷,别说还要思考,就是光写字就写得人手抽筋,真累啊! 
  俩人吃完午饭,许晴让秦凯好好睡个午觉,到点叫他。
  下午2点考的是《专业课程》,按理说这方面的内容是秦凯擅长的,但出题人好像专门剑走偏锋,提出的问题刁钻古怪,秦凯觉得自己被搞得一头雾水,感觉试卷答得乱七八糟的,一点章法没有。3点半结束,组织者让考生们休息了十五分钟,紧接着考得是《能力测试》,只有两张试卷,试题有点像脑筋急转弯的抢答题,嘿,还别说,还挺合秦凯的口味,秦凯头脑灵活,思维敏捷,这份试卷答起来感觉很是得心应手。 
  散场回到家,妻子许晴正在厨房做红烧排骨,砂锅上炖着老鸡参汤,桌子还摆着一瓶红酒,以及一桌子丰盛可口的菜肴,不用说是许晴慰劳秦凯最近二十几天的辛劳。
  热烈欢迎大经理凯旋归来!许晴开着善意的玩笑。
  秦凯放下手里的包,一双手不老实地扣向妻子丰满的双峰上。
  你个饿狼,窗户都开着,不怕让人看到,快放手。许晴羞涩地说。 
  我自己的老婆咋还摸不得了?娶来的媳妇,买来的马,任我骑来任我……秦凯调皮地用手做了个很是暧昧的动作。
  挺大个人没正行。许晴娇嗔地说。
  昨天的夜里我失礼了,这不是想向夫人赔罪补偿吗?说着就向许晴的脸吻了过来。
  许晴急忙躲闪,转身将窗户关上。对秦凯说赶紧洗手吃饭。
  常言道:小夫妻没有隔夜的仇。昨晚小夫妻还有点不愉快,到这时都已经烟消云散了。吃完晚饭,秦凯争着收拾桌子上的碗筷要洗,许晴马上抢过来,让丈夫放下。半认真半戏谑地说,你好好休息去吧,忙了二十几天,人都瘦成了“大师兄”了。
  我老婆就是懂得疼人。秦凯涎笑着说。
  你知道就好,以后必须要好好的对待我。说着话许晴的脸又红了。其实,许晴也挺感激秦凯的,父亲的腿被车撞断了,秦凯除了上班还要复习看书,早中晚抽空骑车子去医院送汤送饭,父亲拍片子换药,秦凯都是主动把老人抱上推车,推着上楼下楼的跑,帮老人接大小便不嫌脏不怕累,同病房的人都以为是儿子呢,都夸孝顺。许晴心里暖暖的,感觉特温馨幸福。
  在许晴洗碗筷收拾厨房的时候,躺在床上的秦凯已经响起了轻轻的鼾声。
  许晴冲了个澡,换上一件粉红色的睡衣,又喷了一点香水,一个风姿绰约的少妇形象出现在镜子前。
  懒虫,也不洗漱换睡衣就睡啦!许晴边娇声地说,边解秦凯衬衣的扣子。这时床上躺着的秦凯一个猛翻身把许晴压在了身下,席梦思床开始剧烈地颤动……
  起初,秦凯心里还不时地想竞聘考试的结果,可是两周过去了也没有笔试的结果,三周过去了还没有结果,直至一个月过了仍然没有任何消息。于是,他就像祥林嫂一样嘴里总是唠叨着同样的一句话:考试该出结果了吧!许晴听的遍数多了,不胜其烦,而又不可奈何,开导他别着急,是金子总会发光的。秦凯也觉得没劲,索性在心理上渐渐地放下了,心想爱咋咋地呗。
  然而就在几天后,秦凯却意外地收到总公司中层干部竞聘入围通知书,他举着通知书的双手不禁有些颤抖,仿佛这张纸的重量让他承受得很吃力,他揉了揉眼,又仔细地读通知书上电脑打印的文字,上面赫然写着——
  秦凯先生:
  祝贺你在XX公司中层干部竞聘笔试中取得入围参加复试资格,兹定于x月x日下午三点半在市外经委招待所会议厅进行面试,望做好准备。因故不能参加面试或自动放弃面试资格的,实行后位递补。
  XX市外经委人事处、XX公司人事部
  X年X月X日
  临近面试,秦凯倒比笔试时心情紧张了很多,因为他从小学到大学一直是学霸,“久经沙场”的他应对何种试题都不是事儿,而面试中,考官问什么,怎样答,他一点谱儿都没有。于是,专门去市图书馆泡了两天,翻阅了大量的公关类的书刊,尽量做到心中有数吧。面试那天的上午,秦凯去了长春道一家非常有名的韩国专业男子理发店——新层次理容做了次形象设计。他喜欢“新层次”这个名字,可能会喻示着自己从今开始进入了一个人生新的层次。
  包装一新的秦凯回到家里,许晴就捂着嘴笑出了声:帅哥,约会吗?
  对呀!今天下午我和几个姐姐妹妹在市外经委招待所约会。秦凯笑着回答。
  面试干嘛把自己打扮的这么帅啊?主考官都是些老头老太太,你的美男计恐怕对他们不太好用。许晴开玩笑说。
  秦凯用手抻抻白衬衣,甩甩头,摆了一个帅帅的pose(姿势),面带自信地说:我是考生里的第一大帅哥,是男女老少所有人的偶像,不信他们不着我的道,哼!
  帅哥就是有办法!来,鼓励一下,祝老公马到成功!许晴拉起秦凯的手,踮起脚就在他的嘴唇上给了个响吻。
  秦凯骚动的心又被妻子的行动激发起来了,立马就去搂许晴的腰,许晴一闪身躲开了他的手,说你还是老实会儿吧,下午就要去面试了。
  市外经委是一幢5层古香古色的小洋楼,才下午二点半过了,参加面试的人就陆续地来到院子里,太阳努着劲地散发出光热,仿佛要把柏油马路烤化了一样,院子里的槐树上的鸣虫也狠命地嘶鸣着,让这个七月的下午显得异常躁动。
  人们大多聚在院里的老槐树树荫下,见面点点头,就算是打招呼了,今天来参加面试的都是竞争对手,胜出者肯定是要踩在落败者的肩膀才能获得成功的,这也是人类社会残酷的竞争法则。
  秦凯听说一共有20人入围参加面试,分两组进行,上午面试了10人,下午再面试10人,每组要淘汰一半,最后剩10人。
  面试是按抽签顺序进行的,秦凯抽到的六号,他心里不禁一喜,六六大顺,没准寓示着自己今日的成功。
  一切都按照程序进行,面试共有四关,每一关设有一个问题,五个评委分别打分,最后汇总。第一个问题秦凯想起自己曾在一本公关类杂志看到过类似的内容,于是就滔滔不绝地做了回答,自我感觉良好,以至于后面的三个问题他就放松了紧绷的神经,回答的很是酣畅淋漓。
  出场后回到家,许晴已经在厨房忙活饭菜了,见秦凯脸上淌着汗,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可乐在杯子里加上冰块倒满递了过去。秦凯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下去,随后把自己身上的衣裤扒了个精光,只剩下一条短裤。许晴又拿来温水毛巾给他擦身上,不知道是故意还是偶然,许晴的手几次碰到他的小弟弟,那玩意儿居然恹恹地没有强烈的反应,搁在以往早就骄傲地竖成了旗杆。也许是天太热的缘故吧。
  秦凯表现的倒是很兴奋,他心里觉得今天的面试很成功,“非我莫属”,好像他的屁股已经坐到了企划部经理的椅子边。他整个晚上和妻子许晴几次三番地磨叨,我做了公司企划部经理后,我的待遇就与现在大不一样了,年终公司给的红包就有几万呢,还有车补、油补、房补,以及各种福利补贴,还会定期外派出国考察。到时候我们就换一套带车库的跃层小洋楼,你不知道呢,当了领导后的各种待遇是现在所无法相比的,好处真的是大大的。
  说得次数多了,许晴都听腻了,就说什么好处大大的小小的,只要我们平平安安和和美美地过日子就知足了,我们两人又不缺吃少钱花,反正现在的工资足够养活我们两人,就是将来有了小孩也不成问题。我们都老大不小的了,结婚都快四年了,年龄也三张挂零奔四去了,还是抓紧要个孩子吧!
  秦凯说我们今年一定努力,争取明年升级为爸爸妈妈。
  以后的日子,秦凯脑子里老想面试的事情,对办公桌上的电话铃特别敏感,电话铃一响,他就冲了过去接电话,当听到电话里讲的是别的事情,原来眸子里充满憧憬的希望火苗就黯淡了下去,答应着,然后悻悻地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发呆。如果电话铃长时间不响,他就会觉得很不自在,在椅子上坐一会儿就莫名地站来,一会儿又漫不经心地坐下,真有点“二八女儿坐绣楼,一阵喜来一阵忧”那种状态。
  在面试后的第二十一天的上午,办公室墙上电子表的指针都过了十一点半,再过会儿就要下班了,电话铃响了。秦凯正坐在椅子上发愣,电话机旁的同事顺手接了电话,随即喊秦凯,你的电话。秦凯立马奔过来接听,电话是市外经委人事处打来的,通知说秦凯顺利通过面试,明天上午去市第四医院体检,一再强调要空腹,不要饮食。秦凯知道体检合格后就是最后的政审环节了,没有大问题,自己的这次中层干部竞聘就成功了。心里这么想着,手头拿着的文件内容是啥全然不知。
  离下班短短的二十几分钟,秦凯觉得时间是如此的漫长,好容易熬到下班,像踩着风火轮似得急匆匆地回到家。见妻子许晴在厨房忙活着做花鲢两吃,他不由分说上前就是一记热吻,并一路向下。许晴连忙用还沾有鱼血的手遮挡。锅还开着火呢,别烫到。
  老婆,祝贺我吧,我面试成功了,部门经理的职位基本定下来了,明天上午体检合格就是最后的政审阶段,估计这也就是走走过场。秦凯抑制不住喜悦之情。
  真的啊!我的老公就是棒棒哒!许晴也不顾身上的油腥,扑到秦凯怀里。
  哎呀!锅里的花鲢烧焦了,哈哈哈……许晴急忙往锅里放水。
  从晚饭到上床两个人一直都沉浸在兴奋喜悦中,当晚,小两口犹如新婚小别,长久地温存了一番。
  第二天早上,秦凯按时到指定的市第四医院进行体检,先是量血压,那位年轻女大夫看完测量仪的数据后,问秦凯平时血压正常吗?秦凯说一直很正常,大夫说你先到外边坐会,过半个小时再进来量,秦凯心想自己血压从没有高过低过的,今天怎么了?可能是自己最近心情太激动的缘故吧,于是长长的呼吸几口气,稳定了一下情绪,半小时后再次测量,这次的结果仍然是高压达到了180,这让秦凯心里很是担心,大夫说,你有家族高压病史吧,以后要多注意控制自己的情绪。
  我身体一向很好,血压从没有高过,你再好好给我量量。秦凯几乎是吼出来的。
  年轻的女大夫抬眼看看秦凯,说和我闹有什么用?去进行下个项目的检查吧。
  秦凯只好去做心电图,大夫是位六十岁左右的男大夫,看完数据后对秦凯说,建议你有空再重新做心脏病的排查。秦凯心里暗自叫苦,对大夫道,不会吧,我历来血压心脏都很正常,我在学校还是运动员呢,今天是怎么了,也许是我最近几天没休息好吧。大夫说,这都不好说,你还是抽空再做细致的检查吧。
  后面的检查秦凯的心总是揪揪着,唯恐还会出什么问题,还好后面几项检查还都顺利。
  体检的项目还挺全,和当兵体检差不多,到了最后一项竟然是检查生殖器。检查的大夫是一位秃顶的中年人,大夫让秦凯脱裤子,秦凯竟然不知所措,不好意思起来。中年大夫又重复了一遍让秦凯脱裤子掏出生殖器,那玩意好像怕见生人似的,缩成了一小点儿,中年大夫又指令秦凯,把包皮翻上来,秦凯翻了几次才成功,脸一阵红一阵白,好在体检室里的光线不强,大夫认真检查也没有注意他的表情。大夫戴着橡胶手套检查了一下这儿,又捏捏卵蛋,然后说好了!秦凯心想竞聘中层干部咋还比婚前检查都细致了。
  体检完了,秦凯长长地出了口大气。看看手表才10:20,原来他还想径直去单位上班呢,现在他临时改变主意,决定逛逛街放松一下。他在街上乱逛了一阵儿,觉得没劲,就来到一家千兆网吧,要了一杯冰镇可乐,叫了一份外卖,在网上约了几个伙伴疯狂地打LOL(英雄联盟)游戏,一直到了傍晚5点半才拖着疲倦的身子回了家。
  秦凯告诉了许晴体检的全部过程。今天的体检我有种恶心的感觉。秦凯愤恨地说。
  晚上在床上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夜里,秦凯翻来覆去睡不着,许晴知道丈夫有心事,就劝他说,别担心,体检也就作为参考,不起决定作用。黑暗中,秦凯苦笑了一下。
  第二天,秦凯就感觉脑袋昏沉沉的,血压升高,胸部憋闷,气不够喘的。他现在有点后悔报名参加这次的中层干部竞聘了。
  后面一连几天,秦凯都是这种状态,上班也无精打采的。在办公室听人们议论说,三天后外经贸的官方网站公示政审合格的最后的录用名单。秦凯听着这些话就烦,他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使自己觉得与这件事没有什么关联似的,但心里还是有股五味杂陈的感觉,其中的滋味无法言说。
  晚饭后,妻子许晴陪着他在街上遛弯聊天。睡觉时,秦凯让许晴给自己挠挠后背再揉揉心脏的部位,许晴温柔地给弄着,手不禁伸向了秦凯的下面。可这家伙一反常态,怎么都高兴不起来,秦凯着急了,越着急越不给力,这一夜有了不欢而散的感觉。
  这些征兆,都让秦凯感觉事情不妙。他的身体一向棒棒的,他坚持了多年的健身锻炼,几年都不曾吃过一片药。可是这次血压心脏却出现了严重的问题,是自己精神紧张导致的还是另有其他原因,他百思不解其中的缘由。然而不论哪种情况,最近他的精神状态都不怎么好,不思茶饭,食不甘味,就连几次夫妻生活也不成功,令他沮丧。
  随着时间的推移,竞聘的事像秦凯心里的伤口愈合后结成的痂,每当经意或不经意地触碰它时,就会是一阵疼痛,但这也许只是秦凯人生道路上的一个小坎小坑。
  时光也像无声无息的流水,带走了岁月的沧桑,也带走了生活中的欢乐和忧伤。时间更是医治心理伤痛的良药,日子像翻日历牌似得把往事一件件掀了过去。儿就像船桨在水面上划出的一道水痕,不久就归于了平静,渐渐地也淡出办公室人们的话题,没人再提这件事了。秦凯被打乱的生活,又慢慢地恢复到以前的模式,周末仍然去健身房去健身锻炼,晚上常常陪妻子许晴遛弯或去看望在家里静养的岳父,小俩口的日子,又重新充满了温馨。
  一天晚上,躺在床上,许晴在枕边悄悄地对秦凯说,亲爱的,我们有小宝宝了。秦凯吃惊地问:真的啊!然后温柔地用手抚摸着妻子的肚子,把耳朵贴在上面聆听胎动。结婚三年半了,听到这个意外的消息他能不高兴嘛,反手攥成双拳激动地使劲挥动着喊道:我要当爸爸啦!

  作者简介:
  李志林,笔名一树菩提,1970年出生。天津市作家协会会员,天津音乐文学学会会员。作品散见于《诗潮》《中国诗影响》《作家报》《齐鲁文学》《精短小说》《长江诗歌》《天津工人报》《荒原诗刊》《语文报》等多家报刊和文学选本,亦有部分作品获奖。主编、参编《阅卷老师教你写作文》等多册学生写作教辅类书籍。
  作者通联:301500天津市宁河区芦台宁福花园1-4-302 李志林 电话:13820273659  email:tjlzl2008@163.com  微信名:一树菩提(手机号可加)


发表于 2018-4-16 17:07:1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篇由竞聘引发的故事,让老师写的一波三折,引诱读者一路读下去。
发表于 2018-4-16 17:07:2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小说,推荐高亮。
 楼主| 发表于 2018-4-17 08:54:0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老师的鼓励!敬茶
 楼主| 发表于 2018-4-17 10:32:25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8-4-16 17:07
好小说,推荐高亮。

谢谢老师的鼓励
发表于 2018-4-18 21:46:19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说还有稍显不足之处的话,感觉情节有点不够简洁,不过,瑕不掩瑜,依旧是一篇不错的小说!
 楼主| 发表于 2018-4-19 08:36:41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老师指点!
发表于 2018-7-29 20:21:13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韵味超然,温馨入韵!祝创作愉快!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