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一山素花为姑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20 07:35: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宋庆法 于 2018-4-25 07:46 编辑

                                                             一山素花为姑放
       流苏盛开的季节,青州雀山岙,天女散落一树树洁白,似雪,比雪要温存,似絮,比絮更沉稳,聚在枝头莞尔灿笑,犹如古代仕女服饰之流苏,因而得名。往细里瞧,放大了看,枝头聚拢的白色小花,倒是少了些自然之状味,衬托在绿叶之中的花蘖,莫非经过了仙女们巧手剪裁,芊芊细细一身素裹,洁白里透出莹莹无华。
       附近的百姓,每年这个季节习惯了景致的存在,方圆以外的人们却是大惊小呼,约上三五玩伴,或是带动成群驴友,汇聚到这里。
      当地人也许始料未及,会有这多游客蜂拥,车一辆接一辆憋在大街小巷动弹不得,勾画一幅出立体版的道路拥挤图,汽笛声马达声、吆喝声,沸沸喧喧掺和在一起,进山的出山的、上上下下搅成一窝粥。临时开辟的停车场,乱石尚未清除。叫卖山里特产的商贩,不外乎是些村嫂,把山中挖的、地里长的、家里养的就地一摆,向游客兜售,喊卖讨价之声充盈耳际。为了将车驶进停车场,有位小伙子怕砾石伤及轮胎,下车飞起一脚将石子踢开,那石子像长了眼,不偏不斜一头撞向那兜鹅蛋,以石击卵,瞬间化作一滩蛋液。
       此情此景,被卖鹅蛋的大嫂逮了个正着,说:“你看看,你看看,把俺这兜鹅蛋敲烂了,你要全买了。”
       青年知自己惹了祸,羞得一脸尴尬红,连忙很知趣凑到跟前说:“行,我买,我买了。”闪过这一幕活剧,随着人流往山上蹭。当地人介绍这里的流苏树龄有些在百年以上,这多流苏树聚在一起,很是壮观,被称之为我国北方最大的流苏林,流苏花期约为短暂一周,正是因为这匆匆来去的流苏花,惹得游客如约纷沓,与花同镜,来一番近距离亲密。
       山间飘飘忽忽的黑云,谁都能猜得出藏着雨露,行在半道,濛濛落粘,顶发镶满珍珠,回望流苏林,已然披上朦胧,亦仙亦凡梦幻一般。跃上一段石阶,顺风传来嘈杂人声,那是一个叫白云洞的去处。白云洞在一处陡崖上,洞分三层,亦称三元洞。洞门对联两副:山门无锁白云封,石径有尘红雨洗;屏障者四面青山,画图也一带绿林。
       迎面见亭中石碑,碑上画像是一位女儿身,慈眉善目,发髻高挽,原以为是纪念白莲教在此领兵作战的唐赛儿,可把碑文读到一半,感觉怪怪的,碑上说,白云洞处曾经为炉神姑李娥建立过牌坊。霎时,脑子按了一下回车键。这个春秋战国时期炉神姑传说,源于淄博境内的黑铁山,前些年正式入选山东省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怎得突兀跑到这地方来了?无独有偶,两处的文字传说经过大体相同,只是将黑铁山变成了黑石山,就连死法都一模一样。
       炉神姑李娥是怎样死的呢?
       说,不知从哪处跑来一铁牛精,不是给村民送福纳祥,而是无恶不作,恁啥办法也对付不了它。地方县令召集全县的炉匠、铁匠造了一只大火炉,将铁牛缚至炉中熔之,可就是熔不化。
       有一老炉匠被召去烧铁牛常年不回,妻子便打发女儿炉姑前去探望。女儿来到烧牛的大火炉旁,只见炉旁众铁匠累得精疲力竭,看到累病了的老爹,不由得放声痛哭,却不小心将一只耳环掉入炉内,只见炉中烈火顿旺,瞬间便熔化了铁牛的一只角。姑娘便摘下另一只耳环也投入炉中,只见铁牛的另一只角又被熔化。众铁匠惊喜万分,姑娘心中豁然明朗。她眼含热泪望了望爹爹和众乡亲,俯身拜了三拜,纵身跳入炉中。只听得铁牛精长哞一声即刻熔掉。
       难道这漫山的洁白流苏花,是为炉神姑李娥而开放?“花间一壶酒”,“醉后各分散”。山中归来,静夜思忖,无意间思绪去了趟苏州,把干将的妻子莫邪请了进来。
       干将夫妇奉命为吴王阖闾铸剑,采五山之铁精,六合之金英,候天伺地,阴阳同光,百神临观,天气下降,于是开炉冶炼。炼了许久,却总不见金属熔化,而规定的三月期限将到,干将大愁。莫邪说:“老公啊,我听说神物的成就,都需要人的奉献。我们是不是奉献还不够啊?”干将妻乃断发剪爪投于炉中,见有些效果,然后纵身投进炉中,轰轰烈烈地死了。干将一边恸哭,一边紧使童女童男三百人鼓橐装炭,遂以成剑。
       神秘惊悚的故事何以相似,现代科技解释是,黑铁山铁匠和干将遇到的是同一个技术难题,李娥和莫邪投炉,实质是往炉内加入了磷,起了催化的作用。
       一方残碑记载:“青郡城西四十里,刁庄东,雀山白云洞,是任道庵修仙处。”任道庵是北宋杨继业手下的一员猛将。当年杨家将遭难后,他与另一叫阎龙的将军来到这里隐居修行,任道庵住白云洞,阎龙住南山另一处。两人闲来无事经常相约坐在山顶上下棋。有一次,山下一农夫上山砍柴,看到他俩在山上下得正不分胜败。农夫被他俩的精湛棋艺所吸引,便站在一边观看。只见两人一边下棋,一边不时地俯身在旁边的一块大青石上用舌头舔一下。农夫感到很奇怪,也去用舌头舔了一下,顿时感到腹内不饥,口中不渴,浑身有劲,精神大振。  
       这一盘棋杀了有多久不知道,农夫只看到脚下的青草一会儿变黄,一会儿变青,头顶上的群雁一会儿向南飞,一会儿向北去。直到这盘棋下完了农夫才想起该回家了。回到村中不觉一楞,村中大变样了,连自己的家院也面目全非。进入家门,家里人出来相问:“你是何方人士?”
       农夫说:“我就住这里啊。”
       家人中一老者顿然醒悟说:“听父亲说过,俺家老辈中有一人当年上山砍柴失踪了,莫非是你?”
       农夫一听,吃惊不小,明白自己在山上遇到的是仙人,看完那一盘棋已是已百年过去了。便回身往雀山而去,从此再也没回来。
       这丝丝连连,是在讴歌女同胞舍身精神,还带有神话味道。纳了闷了,为何那个消失了的男同胞不去投进炉中试试,自己能否起到催化的作用呢?倘若有的话,说不定这一山的流苏,会同时并开一红一白两种颜色的花,红的像火一样赤诚,白的如玉那般温馨,当是流苏花的最佳搭配。


通联:山东淄博临淄凤凰北金15号中单202室   
邮编:255419   
电话:13953357059  
邮箱:1209554127@qq.com
发表于 2018-4-24 11:14:03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这类游记,有情有景有故事,读来余韵悠长。
 楼主| 发表于 2018-4-26 15:45:01 | 显示全部楼层
宋小铭 发表于 2018-4-24 11:14
喜欢这类游记,有情有景有故事,读来余韵悠长。

本是一次无意插柳,偶然得来的故事情节,只是记下来聊以自娱。谢本家版主点评。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