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原创小小说《村东有棵老槐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24 08:23: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生生不息 于 2018-4-24 08:25 编辑

村东有棵老槐树
       锡匠沟成立学校了!
老师是王宝成。他是村里唯一的高小生。这几天,他每夜都兴奋得失眠,风吹日晒变红的脸上满是惊喜的微笑。还得读书啊!在父母兄弟姐妹满炕的鼾声中,他深有感触地想。
       社员们迎着太阳下地干活,在王宝成的身后“啧啧”赞叹,看着他身穿洗得发白的绿上衣拐进木栅栏门。村子最东边的院子里有两间土房,一间是村部,一间做了学校。土房的后边,就是几丈高的黄土坎,杂草横着钻出来,折过身艰难地向上面长。遇到雨水勤的年景,长得会好些,也被四周的秃山压迫得十分渺小。
       王老师的脚上穿双新布鞋,迈进有点变形的木头门,里面有些阴暗。村长垮着腰坐在头排的长凳子上抽烟。
       “好好整!”村长说。
       “是,好好整!”王宝成答,挺挺有力的腰板。
       学生陆续来了,空着手,总共七八个,清一色的黑脸蛋儿,最大的即将上山种地。看着熟悉的娃子们,王宝成知道他们的新关系。第一课讲点啥?带着学生栽树。银匠沟山多树少,荒山秃岭散落几株槐树,显得孤苦伶仃。王老师带学生用了半天时间挖了一棵,栽到院子里,居然长得很茁壮。几年的工夫长成了一株大树。
       上课也有了课本,一人三、四本,需要学生自己花钱买。上课了,王老师挺胸抬头给大家轮流讲课本。他伸出右手食指,在那只旧碗中蘸一下水,扭身在裂缝的木板上用指肚工工整整写字。写一个,赶紧回头看着学生照着写,亮亮的目光在每个孩子的身上跳跃。大家学习累了就下课玩一会,玩冒汗了就再上课。一天天忙忙碌碌热热闹闹,村长很满意。
       学生毕业了,就下地干活。只有偶尔写封信,才感觉到读书还是有点儿用处。很少有学生到几十里地以外的公社去读中学,儿子是第一个。村里依旧羡慕王老师的活计,看着干净体面省劲,但工分不比好劳动力多。公社似乎很少过问这所学校的事情,一学期,王老师才去公社的大学校三两趟,去一趟来回得两天时间。这只怨银匠沟没有通外边的宽敞路,翻山越岭的,全靠两只脚。
       有人看着王老师的工作馋得直咧嘴,好几次背地里鼓捣他回家种地,但上级考核来考核去,谁也没有王老师文化高,正规师范毕业生又派不进来。王老师就始终当民师。
       挣了几十年的工分,终于转正开工资。村里人更加羡慕,也愿意配合村里翻盖新校舍,整整两间大正房,一间当教室,一间当办公室和宿舍。铁匠沟的孩子来读书只能住校。村人希望自己的孩子靠读书走出大山,从此不再回来!没有出去的,也新头脑新思想地种地、栽树、搞养殖……村人对王老师愈发尊敬。
       学校焕然一新,槐树依旧那副模样:树干得两个壮汉合抱,灰黢黢的老皮各种斜向地绽裂,如年轻人发达的肌肉。树冠差不多遮盖了整个校园,远远的山坡上,都能望见村东的大槐树。初夏,槐树花涨满了枝头,把叶子挤得无地自容。淡淡的幽香在山谷间游走,招引得马蜂乐不思蜀。
       槐树老了,王老师也老了。两鬓和脑后的头发全白了,只有脑顶还有几根淡淡的黑发,深秋的茅草挂着几根马尾样地很扎眼。脸色很苍白,挤满的皱纹让人想起过年揭的豆腐皮。他上月到乡里中心校开会,校长通知他办理退休手续。
       “谁接着干?”王老师语气里夹杂着不安和留恋。
       “县里和乡里正千方百计想办法……”校长明显没有底气。
       谁愿意到偏僻的山沟里工作呢?城里的孩子指望不上,乡下的孩子好不容易走出了大山,再返回来,也根本不可能。继续招聘民师吗?国家早没有了这政策。
       本村的孩子们趟着尘土回家了,留宿的生炉子做饭。王老师蹲在“吱扭扭”乱响的木椅上,满头白头发压得他更瘦小。目光从门框中踉跄地望过去,槐树花绽放得银银白白,满校园飘荡着花的香甜。靠南侧的黄土地上,一株小槐树在初夏的暖风中冒出了尺巴高,西沉的阳光照得它活蹦乱跳。王老师知道该下班了,永久的道别,心中空空的,如难咽的野菜卡在喉结。
       王老师决定回家去吃饭,明天交接也不迟。对围着方桌吃饭的孩子们反复叮嘱得放心,艰难地扭身,塌着腰缓慢地走出去。拐出院门,山顶上的阳光平射进他凹陷的眼睛,身影瘦长的一条映到槐树上。一个高大壮实的身影赶过来,是风尘仆仆的儿子……


辽宁省锦州市凌河区南京路六段兴大都小区946姜宏生
邮编:121000     邮箱:jzafjhs@126.com

 楼主| 发表于 2018-4-24 08:26:20 | 显示全部楼层
请版主老师和各位文友不吝赐教。
发表于 2018-4-27 18:02: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篇感人至深的小说,一位把毕生精力奉献给教育事业的老教师,临近暮年总算盼来了接班的老师,却原来是他的走出大山的儿子。
发表于 2018-4-27 18:04:42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细节描写很到位,特别有味道。只是整体感觉散文化比较明显,小说味道有点淡了。个见,勿怪哈!
发表于 2018-4-27 18:07:46 | 显示全部楼层
但总体来说仍不失为一篇好小说,点赞!
发表于 2018-4-28 17:20:5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确实是有些散文化倾向了,毕竟叙事散文的重点在于抒情,而小说的则是以情节为核心,我感觉可以再把情节增加一些,少一些抒情内容。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