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老疙瘩》(1926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26 11:03: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老疙瘩》(1926字)

                       李仕彪

      他这人守旧,像个榆木老疙瘩。
  他说,这老疙瘩好。老疙瘩的根在乡下。乡下有地种。
  老疙瘩的土地里有金黄的稻谷,洁白的棉花,火红的高梁,也有闪着太阳光茫的麦穗。他住在乡下,乡下老屋浮家泛宅,瓦格上耸立烟囱。晚烟总是在竹林上空袅袅,荡过村庄的梨园,荡过清水微波的鱼塘。夜色之中的庄稼是活跃的,月光下像一个一个调皮不愿安睡的孩子,生长着。他坐在地边那把锄头的木把上,他喜欢看着每株禾苗拔节的样子。
  老疙瘩抽旱烟。那种有辛辣味的叶子烟。他抽,从早到晚,在锄禾的间歇,在屋檐下的石阶上,一根竹筒烟管插入胡子拉碴的嘴角,日子绵长而悠远。他也会喝杯小酒,桌上摆一碟青菜,几粒花生,他很满意。他会在木窗下坐得很久,猪卧了糟,鸡上了木架没了动静,惟有房前屋后唧唧歪歪的虫鸣,听得嗑睡,然后,上了床,做了梦,满是那长着个头的苞谷棒子。
  老疙瘩在一个春天离开了乡下,离开了祖坟埋葬的山坡。先是从村口坐中巴车,然后坐上火车就走的很远了。那天他背着篾背篼,是他用河边上的竹子亲手编的,装得满满当当的,很沉重。村子里有几个人为他送行,都是满头白发的人。他要跟儿子进城生活了,他走了——那么多土地的村落,竞然没有了劳动力。
  老疙瘩进了城,满眼尽是高楼大厦。他在大街上,生怕被车撞上。他到了儿子家,像是从山角爬上了山顶。他坐了下来,屁股下的沙发,就像是稀泥土让他身子往下陷。到处都是声响 ;这是城市的喧闹。窗户打开来,他不知道空气还有这种味道。
  从此老疙瘩就住在城市了。好在他能吃到大米、麦面、苞谷和辣椒,它们在菜市场能买到。这本来是乡下的粮食。乡下的粮食是从那片土地里生长的,他曾经是乡下种地的能手。
  离开乡下了,老疙瘩是一个住进城里的农民。他穿着儿子买来的皮鞋,上了油,光鲜铮亮。他穿洁白的衬衣和品牌的服装,那条裤子的轮角被电斗烫印得线条分明。他走在大街上,和城里人没啥两样。只是他那双手沧桑的像枯竭的树皮,老茧厚实得就是一块晒干的泥巴。他走到那儿都不自在,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他看着车辆、行人和高楼,红绿灯不停地变换。他站立成一根树桩,就像那坡坎上的树桩 ;枯叶随风摆动,每一片却又要归根泥土的样子。
  老疙瘩住在城市的高楼,像笼中一只鸟。当然可以活动,在那百多平方米的空间走来走去,像稻田里的秧鸡。有时他会走到楼梯,可以步行或乘电梯下去,脑子里就有了车辆、行人和高楼。然后,他又回到了那百多平方米的空间,开始看电视。遥控频道,寻找乡下的节目。尽是城里的那些事,又换一个频道。再换,还是城里的那些事。再换频道,再重复城里的那些事。突然他扔了遥控器,看墙壁上的光影。他开始长久地发呆,手木了,身子木了,眼光木了,整个人就木在那儿了。
  儿子说,爸,出去走走,不要整天坐在那儿呀。老疙瘩说,不用了。儿子说,城里有很多好耍的地方,去看看。他点点头。裹着烟卷儿,闻泥土的芬芳。烟叶子展现在眼前,眼眶红肿了,像是太阳光的反映。烟灰抖落在地板上,他不停地煽动嘴唇,眼前是一团迷糊的烟雾。
  老疙瘩在某一天忙碌起来了。他感觉他的手足,和在乡下时一样灵活。他端着一个纸盒,乘着电梯下楼了。他在小区的草坪上,就发现了那里有许多泥土。他带上了纸盒,往里面装满了土。他手法娴熟,好像天生就是跟泥土打交道的人。他把能弄到的土,都装进纸盒里。用纸盒,装满土回到楼上。他把土倒在阳台上、窗台上、花盆里、水桶里、瓷灌里,厚实的可以种上庄稼。他高兴的合不拢嘴来,自己终于又拥有了一片土地。田野绿油油,他眼前又出现稻穗成熟的景象。
  老疙瘩还是失去了土地。从第一天离开乡下开始,他就注定了失去了土地。他只能坐在那里垂头丧气,他看到儿子们把那些土又搬到楼下去;居委会的人不愿意,只有用这些土去恢复那片草坪。土没有了,他晓得,庄稼也就没有了。他掏出竹筒烟管,他想抽烟,那种携带泥土辛辣的旱烟。他的手抖动着伸进烟袋,停住了;再摸索了一阵,再停住了。他的手颤巍巍从烟袋里抽出来,手上还沾染旱烟的气味。从乡下带来的旱烟已经抽完,只剩下一个空空的烟袋。他站起来,回到卧室。他躺在床上,手心里攥着那杆竹筒烟管。
  病了大半年,第二年开春老疙瘩死了。儿子把他火化了,送回乡下。同村的老伙伴来看他,就一个木匣子。他们说他不该死,在乡下活得好好的。一个人心里没有了着落,一个人整天愁眉苦脸,愁肠成疾,自然就会死去。就像一棵老树,连根挖断,换一个地方,栽不活就得死。
  老疙瘩回来了。他成长和出生在这里,一句话:乡下是他的家。
  老人们说,老疙瘩是太想家了,放不下土地,像榆木老疙瘩脑子不开巧。
  只有死去的人,才会回家安息。
  因为,乡下好,老疙瘩没啥忧愁惦记的了,永远和他的土地在一起了。

(637213)四川西充县凤鸣镇五显庙村4组 李仕彪
电话:17189122393
  
发表于 2018-4-27 18:24:43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老师,拜读佳作。
喜欢老师文章的开头几段,景物描写很细致,让人有画面感。
发表于 2018-4-27 18:28:02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疙瘩的根在农村,离开土地,老疙瘩变得木讷,郁闷,变得无所适从,不知所措。小说最后让老疙瘩离世,把老疙瘩对土地的眷恋升华到一个新的高度。一篇佳作,点赞
 楼主| 发表于 2018-4-27 19:03:08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8-4-27 18:24
问候老师,拜读佳作。
喜欢老师文章的开头几段,景物描写很细致,让人有画面感。

问候,多指点。
发表于 2018-4-28 17:24:24 | 显示全部楼层
读罢让人有一种忧伤,既是为老人,也是为土地情结。
发表于 2018-4-28 17:24:38 | 显示全部楼层
高亮推荐大家共赏!!
 楼主| 发表于 2018-4-28 20:45:42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8-4-28 17:24
高亮推荐大家共赏!!

问候老师,辛苦!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