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短篇小说 嘟噜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26 16:25: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短篇小说  5000字
嘟噜子
                                   李彩华
花朵和同事小丁下企业调研,遇到了一个醉鬼。
他们路过一家水果店,花朵买了箱草莓,出来刚坐到车里,小丁就按喇叭,又摇下车窗,探出头,嗌,嗌地喊了两声。花朵透过玻璃窗,看到前面站着三个人正在说话,听到喇叭声,转过头,其中一个跑过来,一头钻进车里,坐到副驾座上,说赶紧地把我送回家,让你后面那人给我把车开回去。一股股酒味在车里散开来,花朵一手捂着鼻子,一手玩着手机。小丁说,她不会开车,你快说把你拉到哪里,我们要去调研,早约好的。那人对花朵说,你不会开车,谁信?
小丁说,她真不会开车,我们真的要去调研。
那晚上回来我请你们吃饭,吃大螃蟹。
好好,下午四点半给打电话。
一言为定,说好了,不许反悔。
纠缠了一会儿,把他拉在一茶店门口,那人下去,还在说请他们吃螃蟹。花朵把手机往座位上一扔,终于走了,谁呀?这是,最讨厌喝多酒的,不讲理。
小丁说,他是个小老板,做咸菜生意,大概听说过几天要去他厂查环保,说了几次请吃饭,我没去。他姓花,叫花如燕,好请人吃螃蟹。
花如燕?花朵说,不会是我们村的花如燕吧,不知道他是哪个村的?小丁说,只知道是弥河东的一个村。
这一下子引出了花朵二十年前的回忆。虽然他人长得高壮,身量有他小时候的三倍不止,细处是有点花如燕小时的影子,尤其那招风圆耳朵,特明显。还有那张脸,那张让酒精冲红的脸,堆着的笑,温顺愉快。刚刚在车上,那人歪着身子扭着头,花朵只一瞥,就忍不住想起小时候花如燕家的羊脸。
上小学的时候因为两个小嘟噜子,几个嘟噜子脚,和他恼大了。
花朵记得清楚,那天中午放学一回家,娘就说赶紧哄孩子。
花朵娘正在蒸窝窝头,老二花海正抱着她的腿,老三花蕾一阵紧着一阵咳嗽,小脸憋得通红,搂着娘的脖子,哼哼叽叽地哭。
花朵上前拉住花海说,走走,上道玩去了。
娘说,先领着他去拔点草,喂喂猪。
大黑猪是一头老母猪,长得很俊,短嘴巴,大耳朵,皱鼻子小眯缝眼。
它好像知道花朵放学了,在圈里扯着喉咙嗷嗷叫,两只前腿搭在栏门上,像人一样直立着,两只小眼睛看着花朵,花朵拉着花海的手,拿着筐子和镰刀,对黑猪说,等会,等会给你好吃的。黑猪就把两条腿从栏门拿下来了。花朵说,看咱家的猪,好像听懂了似的。花海抬起手抹了下鼻子,花海也就是会抹鼻子,他的鼻子让他抹得红殷殷的,别人看着都替他难受。他一抬手抹鼻子,花朵就打他的手。再抹还打,两个人一个打一个抹,走出了胡同。
出了胡同右拐,就是湾的北崖头,周围很多蹲拔草。蹲拔草结实,用手拔,就是把手勒破了,也难拔出来。她拿镰刀砍,不砍整棵,挑选着那嫩的一根根砍下来,猪和兔子都喜欢吃,他们也喜欢吃,选根嫩草芯提出来,给花海一个,自己再提一个,把白嫩的那头放嘴里,用牙一点点铲着吃,甜丝丝的,满嘴清香。
刺猬,你们在干啥?花朵看到刺猬家的羊了,他娘生病,吃不下饭,只喝羊奶,这羊,是他娘的粮缸,每天放学,他就牵着他家的羊出来吃草。
羊嘴里嚼着草,嘴角边沾着白沫,像用胰子洗衣服时泛起的泡泡。
羊拖着一截绳,抬着有胡须的下巴,摆动着短尾,眼睛里露着温顺,看起来心情不错。
他说,别叫刺猬,再叫,俺要恼了。
花朵说叫习惯了,一时改不了口。
他叫花如燕,原是有哥哥的,可惜他哥哥生下来不长时间就死了,有了他后,他父亲说,狗都不敢吃刺猬,就起小名叫了刺猬。
我们在看卖嘟噜子的。刺猬鼓着他的鸡胸回道。
崖边的路上,有个男人推着辆自行车,后座放着一个大跨篓,里面的小嘟噜子,密匝匝的,一股子海腥味。卖嘟噜子的人推着车,慢慢往村里走,他大声说,嘟噜子,咸嘟噜子,回家拿钱买,没钱粮食换。
嘟噜子是一种小螃蟹,花朵后来才知道这嘟噜子还有个学名叫螃蜞,身子如一块包着青褐色玻璃纸的方寸糖块,腌咸的嘟噜子,膏黄是黑色的,挑玉米粒大小的一块,抹在窝窝头上,一口下去,腥咸中带甜味,好吃又下饭。
刺猬可能忘了他家的羊,跟着卖嘟噜子的走,就为了捡人家掉在地上的嘟噜子脚。
跟在卖嘟噜子人身后的不只刺猬一个,是一群孩子,包括花朵和花海,呼啦啦跟着,有谁家买的时候,掉地上的嘟噜子脚,他们就抢,抢着的还比谁的大,谁的小,还互相交换,比如拿两个小的嘟噜子脚换一个大的,比如平时关系好的,可以白送个。
卖嘟噜子,咸嘟噜子。那男人吆喝着,走进他们的胡同。
花朵跑回家,对她娘说,要买咸嘟噜子。
她娘说给你钱,少买些,买一斤吧。花海花蕾在后面跟着跑。
买一斤,花朵隔着篓子对那人说。那人随手一抓,往称盘里一放,称杆一撅,说一斤,称高高的。又攥着称杆给她看,花朵不识称,看到那人粗短的手指,指甲凹凸不平,塞满厚污垢,几乎碰到她的脸。花朵不耐地举高碗,递给他钱。小嘟噜子一落到碗里,花朵就拿了个,揪一根脚给花海,再揪一根脚给花蕾,又揪一根自个放嘴里,三个人嗍着嘟噜子脚,十分愉快。
咬下尖尖的那段,带着细毛,不好吃,吐了地上。再揪,再揪,忽然发现刺猬在拾她扔了的尖尖。刺猬的手背踆的黑乎乎的,好像偷软枣的手。
这孩子真馋。说这话的是村里的花寿桐,他端着一个带花的铁碗,正称了一碗嘟噜子,他自己常割肉吃,用手托着从街上走,却说刺猬他爹买块豆腐给刺猬娘吃是不过日子。
花朵觉得心颤颤,好似被那嘟噜子脚尖尖挠了下,她挑了两个嘟噜子三根嘟噜子脚给了刺猬。嘟噜子都是八条脚,带两个大钳的。花朵看见刺猬的脸,如同他家的羊脸,温顺愉快。
平时,花朵拿个红糖豆到学校给刺猬,捎块玉米饼子给放学后在北崖上放羊的刺猬。刺猬呢,从家里拿几粒黄豆,不知从哪儿找了个酒瓶子盖,上晚自习的时候,课间十分钟的时间,放在煤油灯上炒豆吃,那豆“咯嘣”一声,再“咯嘣”一声,豆香飘出来,先分一个给花朵。还有一次,花朵捉了只刚会飞的小麻雀,被雨淋得贴着屋墙连飞带跳,没舍得给弟弟,给了刺猬,后来那麻雀飞走了,花朵也没怪他。


若不是因为那支铅笔,花朵不知道与刺猬的友谊会延长到什么时候。
花朵在班里考试考了第一名,奖品就是一只铅笔,一头带着橡皮,她宝贝的很,好长时间舍不得用,终于拿出来,用薄薄的小刀削,慢慢地,轻轻地,铅头还是断了,让她心疼半天。有一天,花朵发现铅笔不见了,到处找,课桌上的书和本子包括刺猬的,全抖了个遍,没找到,把家里做作业的桌子,翻了个底朝天,怕是掉了炕上,把炕上的席,都揭了,也没找到那只铅笔。却没想到刺猬拿出一只铅笔,对她说,看,同你的铅笔一模一样,一样香,一样带橡皮。说着在本子上写了几笔,接着把铅笔倒过头擦掉。花朵拿过来看,越看越像她的那只,连上面的图案都是龟兔赛跑。刺猬家那么穷,哪里有钱买这样贵的铅笔?
第二天,花朵进教室一坐下,就看到刺猬拿小刀子在桌子上刻着什么,也不说话。再看,桌子中间划了一条线,他正在刻那线。花朵心说刻吧刻吧,让你割着手,果然,刺猬的手留血了。这天,谁也不理谁。又过了一天,花朵发现刺猬没来上学,一天没来。接着老师把花朵叫到办公室,说刺猬说那只铅笔就是他的,说你冤枉了他,他现在在家绝食,不吃饭了,你去给他道个歉吧。老师说,那是他姑家的表哥买给他的。村里人都知道,他姑很小的时候,让他奶奶送了人,养父母对她很好,家庭又好,供她上学,成了城里人,他姑长大了后,回来认了亲。
刺猬三顿没吃饭,让他爹拽着胳膊拿着鞋底呼了屁股几下,小孩子家家的,多大的事,还不吃饭,哪有那些毛病,看惯的。几下呼得刺猬不绝食了。
花朵没有去道歉。
刺猬又找到她家里,对她父母说,花朵冤枉了人,俺没拿,俺真的没拿她的铅笔,这是俺自个的,他举着他的铅笔。
花朵母亲说,我相信你,那铅笔是你自己的。
花朵说,那俺的铅笔咋不见了?花朵生气,一生气,就提了,你还吃俺的嘟噜子,她不知道为什么说这话,一说出来痛快了,就后悔了。
刺猬一听,胀红着脸,俺不稀罕,是你硬给俺的,俺说不要来,你硬给的。
花朵比刺猬还刺猬,你还俺嘟噜子。
刺猬说我最讨厌告老师,更讨厌告老师的人。花朵大喊道,我没有,我没有告老师,你冤枉好人。
刺猬说,你才冤枉好人,再说一次,我没拿就是没拿,告老师也没拿你的铅笔。
两个斗着嘴,走进教室。
花朵说不过刺猬,气得喊啊――,像戏台上的角,一个“啊”下来憋得她脸通红。刺猬也啊的喊,叫得比要捉去卖的小猪崽还要惨烈。
前桌回过头来说,我说是我告的老师,你们相信吗?不相信。花朵和刺猬同时说,前桌是从北京来的,他父母在北京工作,让他跟着他爷爷奶奶在老家上学。
同桌的两人,第一次在桌子上划了一条线,谁也不让过界,以前别人划,还笑话人家,现在也划了。过了几天,花朵弟弟花海抹着鼻子说,铅笔是他拿的。在哪里?花海从袖筒里伸出手,手里攥着铅笔,哪还有原来的样子,好像让狗咬了,又吐出来。橡皮没了,只有那个橡皮圈还在上面,铅笔头也折了,铅笔的身上也是咬的牙痕。花朵问,橡皮呢?花海再抹一下鼻子,吃了。花朵照着花海的屁股就是一脚,你个馋鬼,赔我的铅笔,说着哭了。
刺猬的爹捉着刺猬到花朵家,对花朵母亲说,老师这孩子老实,他没拿花朵的铅笔。花朵母亲很抱歉,他没拿,是我家花海拿的,早该让花朵去说的。临走,花朵母亲拿了双婆窝给刺猬,这是孩子舅舅编的,拿去给孩子穿吧。又把花朵小舅舅的一件小袄给了刺猬。刺猬爹嘴里说着怎么好意思呢,真是不好意思,两只手伸出来,接过那婆窝和小袄,抱在怀里。
花朵穿上父亲的小大衣,围上母亲的围巾,天篮色的绒毛,在下着雪的天气里,又好看又暖和。站在院门口,看着刺猬和他爹踏着雪往回走,他们没有回头。
花朵很想对花如燕说声对不起,看到他扭着身子不理她,也恼了,也不理他,后来虽然说了话,也不是以前那样了。

花朵和同事小丁遇到醉酒的花如燕后,不到一星期,他组织了一次小学同学聚会。
花朵一进屋,就听同学们起哄,快,这边,人家花如燕特别给你留了座位,主宾位。花朵看到坐在主位上的人,果然是那天见的那个人,花如燕。他看花朵在犹豫,说我要亲自去拉你了。花朵只好走过去,坐下。花如燕说,上菜。很快菜就上来了,两大盘子螃蟹先放在大圆桌上,红红的壳,张扬着脚。花如燕说先乱吃五分钟。伸手拿了一个放在花朵面前的盘子里,桌面自动转了一圈,他又拿了一个,给花朵。花朵不好意思,拎着给花如燕,你也吃。花如燕连盘子一块端到花朵的面前,这螃蟹肥,黄多,好吃的很,多吃点。
餐桌上,每个人面前都放着一瓶咸嘟噜子,花如燕说,这是他厂子制做的特吃,卖得相当火,送给同学们尝尝,不多,就一小瓶。看着那玻璃瓶里的嘟噜子,花朵感到心又被嘟噜子脚尖尖挠着。再看花如燕的脸,仍如当年他家的羊脸,温顺愉快。
饭后,花如燕带着同学们去了他的厂,一进厂,入眼是满院子的大缸,密密地排着,有几百个,好不壮观。站到缸边,缸沿直到人腰处,直径估摸着有一米多,每个缸边还支着一顶大尖草帽子。花如燕说,这咸菜得让太阳猛晒,最怕见雨水,一沾雨水咸菜就烂,下雨下雪同人一样得给缸们戴上草帽子。他接着说,你们来的不是时候,春节后清明前来,你们就会看到小山一样的嘟噜子,工人们日夜加工,清洗,腌制,分装,忙得很。那时候的嘟噜子,休眠了一冬天,肚子里的杂物排没了,是最肥最好吃的时候。你们知道吗?嘟噜子第一次运来的时候,装在大网兜里,堆在那儿,个个瞪着眼,吐着口水,每条脚都在乱爬,那声音在我听来就像春天的雨一样金贵。晚上我喝了个大醉,我老婆说我像狼一样嗷嗷了半宿。
同学们都听傻了,没想到你个花如燕还挺煽情。
那是自然,不是吹,咱这咸嘟噜子才是“咸而不咸”。
什么咸而不咸?快说说,怎么腌的,回去我们也试试。
就是盐卤度24正好,小了这个数,嘟噜子会鼓了盖,没人要,大了这个数,就过咸,咸得齁人。
花如燕你上学的时候化学学得不咋地吧?
全还给老师了,现在是凭着自个捉摸。
行啊,你个花如燕,是个人物了,啊!
再看这院子,周围种了不少的树,核桃树,柿子树,枣树,无花果树,葡萄树,同学们都说,等这些树上结得果熟了的时候,拿麻袋来装。
没问题。花如燕说不来的是小狗。
好好,不来的是小狗。
他站在花朵身边,笑着对她说,想当年……想当年,不说想当年了,嘿嘿,我可记得花朵你给我的两个咸嘟噜子。
花朵看了眼那张笑脸,转回头,继续看缸和树,再次觉得心被嘟噜子的尖尖脚挠了,她的眼前,一片模糊。

后来,隔一段时间,花如燕就请同学们聚聚。花朵有时去,有时不去。点一桌子菜,大盘小碟的,他不吃,只看同学们吃,也不喝洒,看着同学们喝。坐在主陪的位上,一手托着腮,一手端着水杯,只管笑。同学们说些酸话,挤兑他,他也不恼,照常请客。当然,每次宴请,先上螃蟹。

地址:山东寿光商务小区5号楼a座329室  
姓名:李彩华
电话:13864610060 
邮编:262700
电子信箱:sdsglch@163.com
发表于 2018-4-27 18:42:45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味道的小说,点赞!
发表于 2018-4-28 17:35:21 | 显示全部楼层
语言很有味道,如果说问题的话,我感觉是在情节上,不够新颖,是不是再加工一下。
 楼主| 发表于 2018-4-29 21:46:35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8-4-28 17:35
语言很有味道,如果说问题的话,我感觉是在情节上,不够新颖,是不是再加工一下。

好的,谢谢啊!
 楼主| 发表于 2018-4-29 21:47:06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8-4-27 18:42
很有味道的小说,点赞!

谢谢啊!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编辑老师好,看了老师说《嘟噜子》在情节上不够新颖,捉摸了好几天,一直没想到好的,能否请老师给提点一二?很感谢!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