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18-4-26 17:08: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内讧
  
  春暖花开的非洲大草原,处处碧绿,小草挺直脊梁,树叶也像刚张开翅膀。
  欢腾的小河岸边,黑压压一大片黑野牛,好像在议论着什么。哞——一声悠长而又颇有气势的叫,压住嘈杂的声音,所有的牛朝叫声望去。只见面朝南的老牛王,意味深长地舔着嘴唇,半睁着眼,藐视着对面比自己略高略壮刚成年的野牛,就连鼻腔里呼出的气,都带着瞧不起。再看后面跟着它助威的愣头青们,正不知天高地厚地兴奋着,似乎胜利一定属于它们。老牛王一摆弯月般锋利的犄角,斜视了它们一眼,意思是说:“等收拾完你们这个狂傲的主子,再慢慢一个一个地收拾你们这些墙头草。”
  年轻的挑战者,扬着高傲的头颅,鄙视着老牛王,早以胜利者自居了。它恨老牛王太保守,不配做带头大哥,从不主动带领牛群去进攻狮群,总是被动地等狮子来猎杀同伴时,才被迫组织防御。如果狮群势大,则选择逃跑,只有少数情况下,才进行反击,也只是刚刚救出同伴就停止,从不严惩原凶或带领牛群去攻击狮子的幼崽儿。至于什么角马了羚羊了,就是在跟前被扑倒,也会视而不见,一副莫管他人瓦上霜的架势。殊不知养肥了狮子,将来受难的当然还会是牛群。特别是冬季,没有草啃,角马斑马一个个全都迁徙去了远方,狮子就会变得穷凶极恶,变着法屠宰同伴。尽管每次救同伴,老牛王都是第一个冲上去。
  这是思想与路线问题。平常应和角马、斑马们沟通,最好打成一片,彼此照应,共同抵御狮子入侵。每次狮群悄然围扑它们这些在边缘吃草的年轻牛群时,附近的无论角马斑马之类,只要有提前发现的,都会出声示警;相反角马斑马被狮子扑倒,它们在附近的话,也会全力以赴。另外它正在跟人家的头领商谈,准备跟着去远方迁徙,磨练磨练意志,再陶冶陶冶性情。
  年轻的随从们都希望走出大草原,去外面看个究竟,不愿意终老深山,撒着欢支持年轻的挑战者。
  挑战者在随从们的簇拥下和哞哞助威声中,后坐半步,首先发难,四只强劲的蹄子踏翻起脚下的石块和尘土,低倾着头颅,一溜烟撞向老牛王。
  老牛王不慌不忙,同样也后坐半步,尾巴使劲往左臀一甩,啪的一声,随即哞地一声长鸣,扬起四蹄,低倾着头,迎了上去。
  嘭的一声,掩盖住呐喊声,两家伙同时被震退好几步。
  老牛王轻晃了晃脖子,哼了声,也不过如此!
  哟嗬!挑战者用前蹄子蹬蹬犄角,好大的气力!好硬的头角!!
  当它重新审视老牛王时,老牛王已叫着冲撞过来,只好抛却杂念,钻心迎战,一切都得到靠实力说话。
  嘭嘭嘭,一连又相撞了五六下,挑战者被震退两步,脑袋里嗡嗡做响,眼目前金星银星乱转,不由倒吸口凉气。再看老牛王,下巴上翘,又哞地一声长嘶,声音里饱含着得意与霸气,似在向众牛群宣告,自己牛王的宝座,不是谁都可以挑战的。
  它曾跟父母去过远方迁徙,知道来来回回走多遥远的路,累死多少牛犊子!光过那个湍急的河流,就葬送鳄鱼口里多少无辜的生命!自从它当上牛王以后,就停止迁徙,宁愿在家忍饥挨冻,也胜过那些无谓的牺牲。不能光看着人家光鲜的成功,人家成功的背后,付出的可不仅仅是鲜血!唉,你们年轻的后生,咋就不明白我的苦衷!
  此刻,挑战者已没有退路,硬起头皮,从侧面去挑刺老牛王的脖颈。老牛王更有经验和策略,别住挑战者的角,使足了气力,想摔倒对方。俩家伙就这样你别我摔,缠在一处。突然,一声脆响,挑战者把老牛王的角给别断了。挑战者为之一振,顿时士气大增,不顾一切使出凌厉的攻势,想一鼓作气,挑杀老牛王。
  老牛王知道战败的后果,那就是被驱逐出牛群。自己单独生存恐怕一天都没过去,就被狮群吞噬了。此刻,它并不气馁,忍着痛,沉着应战。不一会儿,转被动为主动,连连挑刺挑战者脖颈关键的动脉处。血染红了老牛王的独犄角,也顺着挑战者脖颈子的毛,往下嘀嗒。挑战者胆怯了,转身就往随从群里逃。
  众随从眼见挑战者别断老牛王犄角时,热血沸腾,心潮澎湃理想转眼就要实现;待眼见着挑战者不敌受伤时,信念立马跟着动摇,果断地开始谋算退路。先停止助威,当真见到挑战者逃回阵营,一个个却争先抢夺立功赎罪的机会,越是曾最亲近的,越是趁机痛下杀手。
  一切太意外了!年轻的挑战者在失去方向地逃窜中,接连受到随从致命的攻击,脑袋翁的一下变得空白,像掉进冰窖里。它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呆了一呆,即刻有角不停地撞击或挑刺在身上头上。它东倒西歪,踉踉跄跄,顿时被撞醒。它顾不得疼痛,猛一甩头,转了一个圈,哞地一声长嚎,声音凄厉而又悲怆,愤怒而又决绝。众随从吓得愣住了。接着只见挑战者发疯一样左挑右刺,一副拼命的架势。随从哪个还敢争功!挑战者拼尽全身气力才从随从群里冲出,慌乱地逃上一个山坡。回望骚乱的牛群,像似在梦里。
  它大口大口吐着粗气,嘴角嘀嗒着涎沫,浑身的骨头都快散了架,一到安全地带,一下子跌卧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尽管又累又渴,坡下不远就有哗哗流淌的小河,嘴边就是绿油油的嫩草,可它不想吃,也没心情喝,倦倦添着屁股上被铁杆随从刺挑得深可见骨的伤口。
  它的泪无声地滚落,不是为了身上的伤,是觉得憋屈、窝火。自己好心好意带领团队去实现理想,最终却闹了个众叛亲离,它不甘心,也不服气,咬着牙,想冲下坡去,把它们全部踏死。
  可话又说回来,如果自己是随从的话,又将何去何从呢?它不知道,也回答不出,这样想着,心里似乎平静了些,慢慢地迷糊过去。
  夕阳悄悄溜下山去,晚风轻轻地拂来。睡梦中,众野牛继续追撵它,它跑着跑着,前面的高山挡住了去路。它只能折回身,大笑着冲野牛群撞去。轰隆,它被脚下的石头绊了个大马趴,下巴子重重地触在地上。尘土四起,刹那间,牛蹄子雨点一样落在身上……
  突然,“失败者”的耳朵被狠揪了一下,它本能地头一摆从梦中惊醒,一阵钻心的刺痛痛得它直摆头。眨眨眼一看,眼前一头满嘴血污的母狮,正津津有味地嚼着它的半边耳朵,周围五六头狮子,其中两头高大的公狮,张着大嘴正要撕咬它。
  来吧!反正心已经破碎,已经悲凉得不能再悲凉了。失败,对于它来说还可以勉强面对;众叛亲离,让它孤零零产生厌世的味道!这世上,一个朋友一个亲人也没有了,哪里还有什么知己!活着也是行尸走肉。它疲惫地闭上眼睛,伸出头去,听任其宰割。
  狮子们讨了个没趣,满以为会有一场大战!所有的狮子一生中,也没遇到过这样的好事,都难以置信,以为它得了瘟疫,被牛清理出群。
  一时,都停止了撕咬,怔怔地观察了半天,个大点的公狮咬住牛的后腿,将它掀翻。它四蹄朝天,也一动不动,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突然,窜过来一头个头稍大的母狮,逮着野牛软绵绵的阴囊就咬。旁边一头母狮不干了,心里骂道:“妈的,每次都是等我们扑倒猎物,你就出来抢食,我们个个都伤痕累累,而你连毛都没伤过一根,还竟捡好的吃!”于是,呜呜冲上去阻止。
  可是,竟几下子被抢食者摁咬在身下。其它母狮赶紧扑过去帮忙,撕咬声此起彼伏,你翻它滚,乱作一团。两头公狮也看不下去了,也冲上去撕咬。
  半天,野牛纳闷地翻过身,慢慢爬起,惊讶地看狮子离自己越来越远,心道:“好险!”晃晃脖子,伸伸腿,赶紧加快脚步,一溜烟消失在茫茫草原。
  
  
  
发表于 2018-4-27 18:3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清风老师佳作。问候
发表于 2018-4-27 18:35:58 | 显示全部楼层
篇动物大战,被清风老师写的如此惊心动魄,如此跌宕起伏!佩服。
动物的世界和人的世界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处处充满着争权夺势的斗争,一旦其中一方失败,众叛亲离是一定的,不落井下石那就是有情有义的人了。
发表于 2018-4-27 18:36:1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篇佳作,推荐高亮。
 楼主| 发表于 2018-4-27 21:41: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8-4-27 18:30
拜读清风老师佳作。问候

谢谢老乡,辛苦了老乡。
 楼主| 发表于 2018-4-27 21:43: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8-4-27 18:35
篇动物大战,被清风老师写的如此惊心动魄,如此跌宕起伏!佩服。
动物的世界和人的世界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 ...

谢谢老乡细腻的解读,给老乡上一杯香茶。
 楼主| 发表于 2018-4-27 21:43: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8-4-27 18:36
一篇佳作,推荐高亮。

谢谢老乡支持。
发表于 2018-4-28 17:25:29 | 显示全部楼层
以物喻人,高亮共赏!!
发表于 2018-4-28 17:26:0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记得清风老师就喜欢这样的写作风格
 楼主| 发表于 2018-4-28 19:29: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8-4-28 17:25
以物喻人,高亮共赏!!

谢谢波澜老师鼓励。
 楼主| 发表于 2018-4-28 19:32: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8-4-28 17:26
我记得清风老师就喜欢这样的写作风格

早写的光看着视频,现在写的是看了狼王梦和雄狮去流浪等等。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