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孤家未必是寡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26 20:23: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秋水时至 于 2018-4-26 20:26 编辑

   
      
孤家未必是寡人
      
      文/程玉恩
      
      吴运老师悄无声息地走了,可他那一斩齐的小平头,他那深邃的目光,他那浓密的胡须,他那一身似乎常年不换的银灰色的中山装,还是时不时地浮现在我的脑际中。
      
      “快点起来,汤圆煮好了,再不吃就化了。”
      
      “催什么催?你吃你饱,你上你班是了。我已经请了假,休息一下,恢复恢复元气。汤圆,汤圆,汤圆有什么吃头,网上说那个什么名牌子的汤圆都吃出创可贴来了,你就不怕再吃出一个来?”
      
      “创可贴又没有毒。我看你的脑子是不是跟电脑一样中了毒了。不跟你说了,我上班了。”
      
       随着“呯”的一声门响,老婆带着怨气上班去了,这下我可以清静清静了。可是,我的脑袋还是昏沉沉的,耳朵里时不时地莫名其妙地响起手机的嘟嘟声。难道真被老婆说中了,脑子中毒了?要杀毒,抑或要格式化了?可人脑哪像电脑那么简单,如果能像电脑那样格式化,将脑子里多余的东西及时清理删除掉,那该多好!
      
      坦率地说,吴运老师的悄然离世,我多多少少是有点的责任。我要是——可能——唉,现在怎么说也于事无补了。这些天来,我的愧疚,懊恼,郁闷和疲惫都是由此引起的。然而,为了自己工作和生活,我得和他作个永久的告别。我打开了手机,我想,该将吴运老师的手机号码从我手机上删除掉了。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将我脑子里与他相关的所有东西一股脑儿地尽快地删除掉呢?
      
      吴运老师的手机号码保存到我的手机上,大约有八九年时间了。那时,他已经退休五六年了。有一天,也记不得是哪一天了,吴运老师打了我家的电话,告诉我他买了手机,并让我记下了他的号码。从此,吴运老师的号码就扎根到了我的手机上了。尽管我的手机一换再换,但他的名号却一直占据我电话薄的首位。因为我的电话薄前五位是在打得较多的人的名字或称谓前面输入1、2、3、4、5保存建立起来的,目的当然是为了拨打的方便,现在删除起来自然也方便了。当然,那时,我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和吴运老师能有这么长时间的独特的交往。
      
      删除了吴运老师的手机号码,可他发给我第一条短信却在我的脑子里清晰的浮现了出来:“乐鱼先生,金华火腿制作时喷敌敌畏驱赶苍蝇,有毒,要远离你的食谱。另外,本人有一不情之请,那就是望你每天起身之后,能拨一下我的手机号码。当然,我会及时按下拒听键,不会让你破费的。恳请你答应,你是我最信赖的人!”
      
       短信是在吴运老师打电话告诉我手机号码的第二天晚上发来的,我几乎未加思索便作了回复:“谢谢提醒,好的,感谢您的信任!”尽管有关毒火腿的消息我也听说过,但由于我们一年也吃不上一两次,所以并未在意,对吴运老师的提醒也只是一笑了之。虽然那时我还不明白他让我每天拨他手机的意思。但对吴运老师所托之事倒是认真照办了。一来,别人需要又被人信赖总是一件快乐的事,更不要说是最信赖你了。二来,那时虽然有了手机,但由于双向收费,所以没有急事,大家也多是发发短信交往,拨通电话不接听,不花钱能做点事倒也是一乐。
      
       我每天早上通常是六点半起身,洗漱早饭大约半小时,七点左右开始下楼跟班车上班。每天给吴运老师的电话,便安排在下楼时拨通,嘟了几声之后,就会传来非常客气的提醒:“您拨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这时,我的承诺便算是兑现了。
      
       也许是对我提供服务的回报吧,一星期之后,吴运老师又给我发来一条短信:“谢谢乐鱼先生!我刚刚才知道,菜场里的海参、鱿鱼、牛百叶、竹笋等水发食品,有的卖家是放在甲醛里浸泡过的,为的是有个好卖相,也能增加斤两多卖点钱。可是人体摄入甲醛,就会影响代谢功能,破坏中枢神经系统,还会导致胃痛、呕吐,危害肝肾功能,甚至能引起细胞畸变,导致癌症的发生。望谨食!”看了这条消息,我的心跳一下子加快起来。因为老婆喜欢吃杂烩,也许是为了省事吧,她时常到菜场去买些发好了的海参、鱿鱼、牛百叶、竹笋之类的东西。莫非自己的胃子时常不太舒服与此有关?
      
       当我把吴运老师发来的短信告诉老婆之后,老婆嘴上虽说不信,但她再买那些东西的次数明显减少,以至于发好的海参、鱿鱼、牛百叶、竹笋之类东西最终从我们家的菜谱中消失了。可老婆对吴运老师却怀有一股无名的怨气,愤愤地指责我和吴运老师的交往。老婆说,什么“你是我最信赖的人!”我看你可能是他唯一信赖的人了,你庆幸了,你光荣了,你也快要变成一个和他一样无人搭理的孤家寡人了。
      
      是啊,我是怎么成为吴运老师最信赖,甚至照老婆说的是他唯一信赖的人的呢,被他信赖又怎么样呢?这些倒是我没有思量过的。
      
      在我的记忆中,我所做的事能被吴运老师夸奖的不多,值得一说的一件,要算是我帮他养了一个月(准确的说是二十八天)的鹅了。这事大概有二十多年了。那时,我们还住在学院教工宿舍的两栋平房里。我们家住在东边一栋的西头,他住在西边一栋的东头,算是隔着一条中心路的邻居。那年寒假,吴运老师说他要到广州去探亲过年,偏偏他养的那只鹅正生蛋,又舍不得杀掉。他在我面前委婉的提了两次,当我明白了他想请我帮他喂养一下的意思时,我便不好意思不承担起这事了。吴运老师买了一些小麦玉米放在一起搅拌好,认认真真地用小称分成三十份,装在纸袋里交给了我,让我每天喂一小袋子。还告诉我什么时间放食,什么时间给水,言之切切,仿佛不可更动似的。那时侯,我还不太习惯机械刻板地做事,按照吴运老师的要求投食放水喂养了两天后,我便将喂食时间改在了我们的饭后,将我们家的剩饭剩菜和鹅食一股脑儿地倒进他家的鹅食盆。寒假快结束,吴运老师刚回来时,我还有点心颤颤的,生怕他批评我没按照他的要求去做呢。可当我将十只鹅蛋和剩下的两份鹅食送给他时,他那满是皱纹又显得十分疲惫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些许笑容。道谢之后,他便连声夸我很了不起,说他估计一个寒假鹅能生六七只蛋就不错了,没想到能生这么多的蛋。为答谢我,吴运老师送给了我一块据说价格是十八块钱的电子手表。这可是一份十分厚重的礼物,那时电子手表刚开始流行,还很时髦,况且,那时的十八块钱,还算是钱的。当然,我不是说那块电子手表有多名贵,但毕竟人家心里能想着你,起码算是千里送鹅毛礼轻人意重了。当时,就连老婆也为此高兴了一番,还不无遗憾地说,早知道请他代买一块女式的就好了。不过,老婆还是正告我,钱一定要给他,说这人连老婆来看他时,他也只提供一个星期的伙食费,一个星期以后,就各人自己掏钱吃食堂了。但我一直怀疑此事的真实性,我估计他这么做可能是自己有时下课迟不忍心老婆等他吃冷饭,因为那时老师和学生一起吃食堂,食堂开饭早,上午第四节课有课的老师收拾好讲义,送回办公室或带回宿舍再去吃饭,食堂的饭就冷了。也可能是他和老婆南北分处时间长了,口味不同,各人吃各人的也好自己选择罢了。不管怎么说,后来我还是将电子表钱给了他,这样我心里也踏实了一些。我喜爱那块电子表,并不是为赶时髦,也不是因为它的款式新颖,而是由于它显示时间的直观而且精准。因为,对一个站讲台的人来说,准时自然是第一重要的事。
      
      也正由于吴运老师给我买的电子表的精准,才使得我和分管人事工作的贾院长之间发生了一件很不愉快的事,而吴运老师又将事情演绎到了高潮。
      
      就在吴运老师回来的第三天,新学期开学的第一天,我第一次戴上吴运老师给我买的电子手表,高高兴兴去上课了。当我快走到教室门口的时候,上课的铃声开始响了,偏偏凑巧,就在这当儿遇上了检查教学的贾院长。那天正好是元宵节,过了这一天,才算过完年,大家见面也就不要再互致新年问候了。就在我还犹豫着是不是要叫一声贾院长新年好的时候,贾院长绷着个脸抢先大声训斥了起来:“开学第一堂课就迟到,还不快进教室上课!”这一下可把我气坏了,贾院长的性格暴躁我也早有所闻,但没想到此时此刻竟会亲自感受一番。我看了一下表,才七点三十二分,就是说离上课还有八分钟,再望望路上,还有其他老师和学生陆陆续续地往教室走,我便理直气壮地顶了贾院长一句:“学校铃声比北京时间提早了八分钟,是你们领导成心要师生们迟到,还是你们的开学工作没准备好?”这可把贾院长惹火了,他立刻瞪大了两眼,打着官腔指责道:“学校号令以铃声为准,能以你的时间为准,难道只有你的手表准?”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吴运老师那深邃目光,他从隔壁教室里走出来,冲着贾院长大声说:“贾院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第一,你不应该当着学生的面训斥老师。第二,学校的铃声确实响得太早了。第三,乐鱼老师的手表可能不是最好的,但我可以肯定他的手表是最准的,他的手表是我几天前在广州买的最新潮的电子表,我们和电视校对了两三天了,如果说和北京时间有误差,最多也就有个光速传播的误差。学校的开学工作没有做好,作为领导,应该向师生们道歉,而不该反过来批评我们老师!”这时候,走在路上的老师和学生纷纷围拢了上来,贾院长气愤愤地挥挥手说:“上课去!上课去!”便转身走掉了。
      
       吴运老师帮我出了气,解了围,我很是感激他。然而,从此学院里的一些人似乎有意无意地将我们看成另类了,而大家却从中受益了。因为,从此以后,无论是预备上课,还是上课下课,再不需要在自己的手表显示的时间上进行加减七八分钟运算了,学校的铃声响得准时了。
      
       我想,这件事大概也是后来老婆责怪我快要变成和吴运老师一样无人搭理的孤家寡人的一个重要原因了。不过,那时我倒是觉得像我们这些所谓另类多一些,也许是有益于工作,有益于社会进步的。可是,让我没有想到,可能连其他人也不会想到的是,那年,我居然被学院评为的先进工作者,据说还是贾院长提的名。虽然我的工作也很努力,但这事还使我大为感慨,有些人虽然性格暴躁,但他的心地却是善良实诚的,有些人的性格看似非常儒雅,他的心路却可能九曲回肠啊。后来,当我和吴运老师一起小酌一下,表示我的感谢,分享我的喜悦,再度提到贾院长的时候,吴运老师只是笑了笑。尽管我当时多喝了两杯,但我还能看出他的笑既没有讽刺之意,也不是故意显示一位年长者的老成,而似乎能给人一种悲凉的感觉的时候,我便一下子严肃了起来,非常小心的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吴运老师头一仰一口喝下了杯中的酒,再次笑了笑说:“现在能有什么事,我和妻子女儿诀别都快一年了。”我的心一颤,虽然他和妻子女儿感情不那么好也早有所闻,但“诀别”是什么意思?我忙问:“她们都不在了?”“不,不,”吴运老师说,“你别忘了,她们那里可是改革开放的前沿,一切为金钱而活,她们活得滋润着呢,滋润到了眼里早没有了我,生活也不需要我了,连女儿成家也没有告诉我。当然,我也没办法去履行做丈夫的义务和当父亲的责任,路途那么远,寒假不请上几天假,大半时间就在路上过了。年年暑假学生要实习又请不到假。怎么办呢?只好签字让他们自由了。”“唉,”我叹了口气说,“怪不得你去年寒假提早两天回来了呢。”吴运老师说:“你哪里知道,我要不是绕道四川去拜谒乐山大佛,可能还要提前两天到校呢,可惜的是那么远的一段路白跑了,现在依然是我心无佛,佛心无我啊。”
      
      “我心无佛,佛心无我”,我反复念叨着,吴运老师的感叹像幽灵一样在我心中徘徊了许久许久。直到今天,我也没弄清究竟什么是佛,到底多少人心中有佛,佛的心中又能有多少人呢?当然,我也没有多少心思去探究这些问题。然而,我非常清楚的是,我和吴运老师同事期间算是比较直接的交往大概也就那么几次,因为老婆是非常忌讳我和一个离了婚的人交往的,那时侯和一个离了婚的人交往,还真有点人言可畏的呢,哪像现在,有些人离婚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不管老婆怎样看待,我依然坚持每天按时拨一次吴运老师的电话,吴运老师也常有些有关有毒食品的短信发来。手机一直将我们连接着。一天,吴运老师又发来一条短信:“最近,有人用已经严重发霉变质的大米,经过打磨、抛光、染色投放市场,这种大米含有大量的黄曲霉毒素,食用后,会出现恶心等现象,长期食用还可能致癌。望买米时,不要贪便宜,重感观。”这个时候,有毒食品已经开始逐步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这样不能买,那样不能吃,什么“毛发水”勾兑毒酱油,硫磺熏白银耳,工业酒精勾兑的白酒,“黑心”月饼,“瘦肉精”增瘦的猪肉,掺“吊白块”的粉丝等等等等,有毒食品成了街谈巷议的话题,人神共愤的对象。睁眼毒豆浆毒油条,闭眼黑心棉,一时间,人们似乎感到自己整天生活在黑毒之中,生活在焦虑恐惧之中。就连我那一向平和的老婆竟也发出了惊人之语:“真是金钱猛于虎啊!”谁说不是呢,人们痴痴迷恋的东西往往不正是无情噬食自己的猛虎吗?不过,猛虎只能噬食人的肉体,而金钱却能将人的肉体连同灵魂一起噬食掉的啊。如果人们特别是那些掌握了一些技术号称专家精英的人都向腐败官员看齐了,背离起码的良知道义去恣意攫取,我们的社会将成为什么样的社会,它还能维系吗?
      
      老婆提醒我说:“既然你和吴运老师还有联系,你就应该去看看他,一个孤独的老人,经常发这些短信,是不是得了恐惧症了。”老婆的话,也许是并不经意的一说,但却使我感到愧疚不已。虽然每次吴运发短信来我是必回的,虽然每天早上从没间断的按照我们的约定给他拨通电话,但这么长时间话没说一句,面也没照一次,这算个什么事呢?
      
      当我敲开吴运老师家门,见到吴运的时候,我吃了一惊。几年不见,吴运老师比以前瘦多了,苍老多了。虽然还是小平头,但已经没有几根黑发了,两眼的眼角上都堆上了大块云翳,目光也比以前幽暗了许多,脸色也有点发黄,或许是他身材不高的缘故吧,腰板还算挺直的。吴运老师见到我似乎也显出吃惊的样子问:“你怎么来啦?”我说:“您搬到市区来住,我还没来看过您呢,打听了几个人才找到您的家,怎么,不欢迎?”“欢迎,欢迎,当然欢迎,”吴运老师笑着边将我让进屋,边说,“我这个家很少有人来,所以乱得很。给你泡杯茶?”我说:“您不要客气,我看看就走,下晚还有个会合。”吴运老师说 :“不瞒你说,我这家真的实在没有什么好看的,我搬到这里来,只添置了彩电、冰箱、洗衣机,其它的东西你大多见过。你看这客厅里桌子、藤椅、木椅、柳条编扎的书架,这些东西都是学院配的办公用品后来折价卖给我的。”吴运老师边说边将我引进卧室,“你看,我这这床还是用木架子搁的铺板床。”我问:“您怎么把卧室放在这北边?”吴运老师连忙笑起来说:“唉,做了一辈子园艺老师,就是舍不得自己养的那几盆花,住上楼没有了院子,想来想去,只好把它们放在朝阳的房间和阳台上,轮换着养。怎么样,要进去看看?”我说:“不,不,今天就不看了,下次吧。”吴运老师养的那些花,我见过也不止一次,无非是什么君子兰、杜鹃、瓜叶菊之类的,虽然有很多我也叫不出名字,但我知道它们都是比较普通的品种。就是他经常夸耀的那两盆据说是一个当了副厅长的学生送他的兰花,虽然他还特地买了口水缸专门积聚天落水来浇它,但根据我的判断,也不过是普普通通的春兰罢了。为岔开话题,我连忙随手拿起他放在被子上的校庆五十周年纪念册问道:“吴老师,校庆六十周年纪念日都快到了,您还把它放在床上干什么呢?”吴运老师笑了笑,略显羞涩地说:“实不瞒你,有时候,我睡不着觉时,就翻开它,当我找到上过课的班级学生名录的时候,一张张生动的面孔便慢慢地浮现在我的眼前,我就开始逐一回想起和他们栽花种草的情景。脑子里便开始回放起这个学生拔了一根草插到那个学生的口袋,那个学生掐了一朵花戴到这个学生的头上的镜头。多少次,我便在他们的断断续续打打闹闹的嬉笑声里入睡了。可以说,这本纪念册成了我的催眠药了。”
      
      我感叹,我愕然了。我真弄不明白,吴运老师在人们的心目中为什么会那么怪异?然而,他的诸如此类的做法,在常人眼里如果不怪的话,那也许真的奇怪了。听了吴运老师的解释,我赶紧宽慰他说:“您的学生现在都混得很不错了,我看您趁身体还行,不如去走访走访他们,那也许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呢!”吴运老师慢慢地摇摇头说:“唉,我的身体现在是每况愈下,经受不了颠簸了。我也不愿意去打扰别人生活,影响别人工作。再说,我手头还有些事没做完呢。”
      
      我淡淡一笑,心想,你现在还有什么事称得上是事呢,于是便随口问道:“什么事让您现在还忙着?”吴运老师转身领我回到客厅,从放在大桌上的那只他提了几十年的装讲义的布袋里抽出几张打印材料递给我说:“你看,这就是我最近所做的事,我把自己搜集整理的东西打印了万把份,抽空发到一些住宅小区、农贸市场,给大家提提醒,也算是做做好事吧!”我接过一看,原来是一份“有毒食品一览表”,上面列出了好几十种有毒食品的名称、特点、危害和简易辨别方法。我说:“吴老师,您真是费心了,现在电视、网络、报纸几乎所有的媒体都在曝光这事,政府有关部门也在行动,您何苦还为此操心呢?”“唉,”吴运老师叹了口气说,“你可能还不知道有多少人由于忙于生计而没有功夫去看电视翻报纸呢,就是偶尔看到了或者听说了,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大多数人往往一说一撂,不会上心的。所以,买龙眼的不知道‘硫磺龙眼’,买荔枝的不知道荔枝可能用硫酸溶液浸泡过,还大有人在。至于你说的有关部门,不要说互相扯皮了,就那些浮光掠影不痛不痒的行动,大致也就是‘3.15’那几天有点影响,所谓的一些专项整治,也不过是打打土围子,打掉这个,还会冒出那个。只有消费者把自己当回事,或许才会有转机。”我说:“您说得很好,可我们这城市很小,国家那么大,您的材料怎么散得过来?况且,照您说的,现在说不定又有什么新的名堂冒出来了,真是防不胜防啊。我看只有人人不做鬼事,每个人都把人当人,事情可能才会有转机,可惜的是,当下也不知有多少人根本就不把自己当个人了。不过,您也不要把它当成瘟疫一样可怕,毕竟现在被有毒食品毒死的人还不那么多。而且,随着有毒食品的增多,我们人体的抗毒能力也许会不断提高的,甚至会产生毒品免疫力也未可知。前两天,我就听人讲过一件事,说有个人在水稻田的排水沟捉了一只二斤多重的甲鱼,中午回家炖了一盆汤,两口子高高兴兴大吃大喝了一顿。女人好心好意将他们吃剩的骨头和盆底的那一点汤倒给了心爱的小猫去舔嚼。没想到,再等他们准备出去干活的时候,那只小猫已经死了。两口子一下子吓慌了,活也不干了,赶紧去看医生。医生却慢悠悠的对他们说,不要着急,没事的。你们天天打农药,年年吃打药水的稻米,早有抗药性了,有的人甚至连喝农药都死不了了,你们怕什么?只可惜了你们家的小猫,娇生惯养的,要是早喂它些什么喷过敌敌畏的鱼干之类的东西,它或许不至于被毒死的。吴老师,不管这事是真是假,但我想也还是有些道理的。所以,您也不能把大家搞得太压抑,即便神精不出问题,但这样不能买,那样不能吃,没被毒死反而可能被饿死,那结果岂不是更糟?所以,我劝您还是把心放宽些。反正现在再接到您的短信,怎么说呢,我也能泰然处之了。”
      
     当我看到吴运老师那十分冷清的目光时,我便不再说什么了,我已经感到,自己说得似乎有点过头了。但是,我的拳拳之心他应该是会理解的。如果说此次造访有什么目的的话,我想或许已经达到了。好在在我告辞的时候,吴运老师的脸上又露出了少有的笑容,接连几声谢我来看望他的话也说得十分亲切。临走时,我们握了握手,之前,我们还没有握过手呢!
      
      我跟吴运老师说下晚有个会合,只是为早点告辞打个底。其实,也不过就是应校友孙才之约,晚上小聚一下。走进福满楼包间,才知道孙才还带了来两个同学,并给我送来几箱有机米,说他们生产的有机米的品牌已经打造得小有名气了,要我顺便帮他们宣传宣传做做广告,这倒弄得我不知怎么办才好。他们那里我去过不止一次,那里的化工厂这家连着那家,如果是雾天、阴天或是雨天,我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只要你的鼻子舌头还灵,包你是闻也化工味,吃也化工味,喝也化工味。这种地方,居然能生产出品牌的有机米,上帝不笑我也要笑了。当然了,说归说,听归听,笑归笑,谢归谢,喝酒自然也是归喝酒了。
      
      杯光交筹之间,我们无意中提到了吴运老师,孙才带头打开了话夹子。孙才说,在我们学生眼里,吴运老师是一个很特别的人,让我们记忆犹新的是他把春天诠释得极具意味。在吴运老师眼里,春,不是草,不是花,不是风,不是雨,而是狗的嬉戏,蝴蝶的飞舞。什么时候是春天?当狗儿在院子里结伴,在路上,在田野,在它们高兴的任一地方追逐嬉戏的时候,春天就不可阻挡的来了。而这个时候,也正是狗很容易被捕捉或猎杀的时候。当一只飞转的蝴蝶,将舞动着的翅膀翘起来慢慢贴近翅膀微微下伏的那只蝴蝶时,那便是春意最浓的时节了。我们捕捉蝴蝶,制作蝴蝶标本,当然也最好选择这个时候。因为,这个时候,它们感情专注,目标单一,也可以叫利令智昏,情令智昏了。所以啊,热恋中的情人智商也是最低的。所以,商家为了更好赚钱,就会拼命的打造渲染情人节。所以,情人节也往往成了失足日,骗人节。孙才说,正因为吴运老师的如此诠释,我们这些听过他课的人,后来谈恋爱甚至和女同事相处都提心吊胆的,再后来,我们同学聚会,看到没有听过吴运老师的课,没有跟他捉过蝴蝶的班级同学一个个和小蜜牵手而来的时候,大家虽然喝着酒,心里那滋味怎么说呢?真叫“别有幽愁暗恨生”哪。甚至有人开玩笑说,我们的大好青春都被没有谈过恋爱的吴运老师坑掉了。我问孙才,你说什么吴运老师没谈过恋爱,你们是怎么知道的?孙才对我说,乐鱼老师,你到现在,怎么连这件事都不知道?孙才哦了一声说,也难怪呢,我是后来听我们市农业局的老局长说的,当时,你们学院贾院长去协调吴运当老师的时候还要求保密的。说起来也简单,据说,那年我们市农业局分到了一个右派指标,大家排来排去,只有农大毕业的技术员吴运,在食堂吃饭时夸过他在上海买的一把美国不锈钢勺子,说还是美国货漂亮精致。于是,他就被充了个数,下派到了农村。听说你们贾院长把他从农村接到你们学院的时候,还给他介绍了个对象,不久,两人为小孩早产的事一闹,以后就再也没有多少往来了。听到这里,我长长叹了口气。孙才一看气氛不对,连忙说,喝酒,喝酒,我也不过是听说而已,就此打住。
      
      吴运老师的电话,我还是每天按时拨着,而吴运老师却再没有什么有毒食品之类的短信发来了,我们的短信联系也中断了很长时间。我知道是我那次去看望他时说的话让他生气,甚至于让他失望了。我也曾多次想跟他好好解释一下,然而,世界上不是所有的事都能解释清楚的,我怕会越描越黑,所以,最终还是放弃了。直到春节晚会上,几个主持人兴奋不已的带领演员们数着龙年到来倒计时时,我才给吴运老师发去了新年祝福的短信。可是,到了晚会结束,也没收到他的回音,好在欢乐的时候,谁也不会将这点小事当回事的。大年初一,当我在一阵阵祝福的鞭炮中睁开眼睛时,都快八点钟了,我赶紧拨了吴运老师的电话,电话也很快嘟嘟的通了,可他一直未按拒听键,也一直没有接听,直到电话里传来“您拨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我才把电话放下。我当是他睡晚了还没有醒来。新年忙着拜年,我都忘了给吴运老师拨电话,直到大年初五,我才再次拨通了吴运老师的电话,可他仍然一直没有接听。他只身一人,现在有什么事可忙,怎么一反常规的不按拒听键也不接电话呢?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莫非吴运老师他······?
      
      当我和办公室及工会的领导一起,破门进入吴运老师家的时候,发现他坐在藤椅上,头侧歪着,左手压着椅背,右手插在口袋里,呼吸早已停止了。桌子上放着一张纸,上面好像是早已写好的几句话:“乐鱼先生,和你几年前的约定,目的就是为了你今天的发现。由于你忠于你的承诺,才不至于因为我的麻烦,而影响四邻生活。谢谢你,也替邻居们谢谢你!我的积余不多,好在房贷已经还完。望你协助学院领导将房子卖掉,连同工资卡(密码是学院的邮政编码)里的一点钱一并转给食品加工系为食品安全检测实验室增添些设备。务请不要为我难过,任何人的离世都不会影响地球的运行,任何星球的消失都不会妨碍宇宙的存在。感谢你,感谢同事们,感谢生活!”处理吴运老师遗物的时候,我十分惊讶地发现,他家里竟没有一粒余粮,冰箱里只有几瓶矿泉水。
      
      “吱”的一声,老婆推门回来了,“还躺在床上,仰望什么呢?你不是身体累,是脑子累,脑子越躺就越会累。起来,起来,做做事,烧烧饭,大吃一顿,马上就好的。”
      
      “唉”,我像是叹了口气,又像是应答。也许老婆说得对,我想,我何苦再为自己只满足于履行承诺而自责伤神呢,趁现在还有精力,就应该抓紧时间吃饭,做事。(9660字)
   
   
发表于 2018-4-27 18:44: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篇反应老年人孤独终老的佳作。看后让人唏嘘感叹!
发表于 2018-4-27 18:45:45 | 显示全部楼层
建议语言可以再精炼一些,也许效果会更好。
发表于 2018-4-27 18:45:49 | 显示全部楼层
建议语言可以再精炼一些,也许效果会更好。
 楼主| 发表于 2018-4-28 10:28:30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8-4-27 18:45
建议语言可以再精炼一些,也许效果会更好。

谢谢版主,还请多多指点!
发表于 2018-4-28 17:3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感觉可能是作者为了把情节写得更细致,所以加入了许多细节描写,并且做了很多相关情节的交代,不过这些内容确实会让人感觉不够简练,可以适当减少一些。
 楼主| 发表于 2018-4-29 09:34:32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8-4-28 17:31
我感觉可能是作者为了把情节写得更细致,所以加入了许多细节描写,并且做了很多相关情节的交代,不过这些内 ...

谢谢张老师指点!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