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小说《爱情保证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1 08:10: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爱情保证书(短篇小说)
开庭的日子一天天临近,童桦几次拿起电话想告诉陆山根,自己从来都没想过要离开他,如果陆山根同意,她拿到毕业证就嫁给他,死心塌地做他的新娘。但既是为了赌气也带有一点恶作剧,谁让他陆山根把自己告上了法庭呢?她甚至设想过在法庭上当众宣布除了陆山根她谁也不嫁。陆山根、法官还有听众,一定会把耳朵揪下来看看到底是不是自己的。所以最终她还是放下了电话。
更可气的是,陆山根居然把他们的事捅到了报纸上,闹得满城风雨,在学校里她更是一夜成名。这篇报道的通栏标题是:《铁匠爱上大学生 痴情小伙梦难圆》,稿子发了一整版。“女陈世美”,这是她最近获得的“雅号”。那篇报道发表在市晚报上,是童桦的室友看到后告诉她的,很快各个网站大肆转发,微博微信竞相传播。她被彻底气晕了,可是又觉得好笑,真是哭也不得笑也不是。不等她向陆山根解释,她就收到了法院的传票,陆山根把她告上了法庭,要求赔偿经济损失。
童桦知道陆山根把自己告上法庭,完全是一场误会。临近毕业,童桦给陆山根发过一条短信,告诉他自己到了最后的冲刺阶段,因为在剩下的3个月里,她要写毕业论文,准备答辩,要应付毕业考试,还要找工作,不少同学都已经与用人单位签了合同,可她的工作八字还没一撇。因此她要陆山根这几个月不要给她打电话,不要给她发短信,更不要到学校来找她,她要全力以赴,做最后的冲刺,争取打一个漂亮的胜仗。
童桦没找到工作并不是她比谁差,童桦不仅是学校一个社团的负责人,在大学里属活跃分子,她学习成绩也很优异,年年拿的都是班里最高的奖学金。听说她急着找工作,老师和同学都替她惋惜,劝她考研究生,在国内上也可以出国上。本科毕业,学校又不是名校,能找到什么像样的工作呢?童桦对老师和同学们的好意表示了感谢,却没接受他们的建议,因为鞋合不合适只有脚知道。童桦的父母都是农民,常年在外打工,她还有一个上学的弟弟和一个上学的妹妹,她希望早日为父母减轻点负担,把自己供到大学毕业,父母已是心力交瘁。再一个就是她要兑现对陆山根的承诺:一毕业就嫁给他。随着她毕业的临近,她明显感觉到陆山根的情绪越来越不正常,他没心思种果树了,也没心思打铁了,三天两头坐上火车往她读书的学校跑。陆山根甚至开始酗酒,每次来学校找她陆山根都喝得醉醺醺的。童桦知道陆山根担心自己远走高飞甩了他,随着自己毕业的临近,这种担心正不断加剧,所以才焦灼不安,才惶惶不可终日。童桦想,只有自己早一天嫁给他,陆山根的情绪才能稳定下来,不然他会变成一个酒鬼,甚至会毁了一生。
陆山根却没听童桦的话,电话打得更频繁了,短信更是一个接一个。开始童桦还耐心向他解释,可陆山根根本不听,更不相信,说童桦就是变心了,看不上他了,要甩他,在电话里大骂童桦没良心,走着瞧,他不会放过她。童桦耗不起时间,她已经连续一个月连头都没顾上洗了,后来渐渐失去了耐心,陆山根打电话不接,发短信不回,再后来干脆关了手机。她打算忙过这一阵子,再给陆山根解释,而行动是最好的解释。不料,陆山根到学校来找她,在宿舍没找到人,陆山根又不知道去哪里找,就在宿舍楼下等。那天童桦为写毕业论文在图书馆查找资料,夜里10点多回宿舍,路上遇到一位男性同学,他们住一栋宿舍楼,就肩并肩一路说着话走了回来。陆山根突然从一棵大树下钻出来,一把将童桦拉过来用手指着那位男同学说,这人是谁?童桦先是吓了一跳,认出是陆山根,知道他误会了,说干什么你?这是我同学。陆山根说,被我逮个正着还嘴硬?因为陆山根多次来过学校,因此童桦的同学都知道陆山根,那位男同学忙解释说,别,别,你别误会,我们是偶然碰到一起的。陆山根放过那个男生,让童桦要不去附近的旅馆与他一起开房,要不跟他去火车站买票回家。不然就说明童桦不爱他了,变心了。童桦当然不从,陆山根大吵大闹,睡觉和没睡觉的同学都被吸引过来围观。童桦气得眼泪直冒,有几个男同学甚至想教训教训陆山根,被童桦拦住了。童桦怕把事情闹大,打电话叫来了学校保卫科的人,连劝带吓唬,好不容易才把陆山根弄走。
童桦与陆山根邻村,读初一的时候成了同学,童桦是学习尖子,陆山根相反学习跟不上趟。为了帮助陆山根,老师把童桦和陆山根调整为同桌。童桦的父母在外打工,她和弟弟妹妹跟爷爷奶奶一起生活,爷爷有病常年卧床,奶奶照顾他们的生活还要种地,日子过得紧巴巴的。陆山根是独生子,他家承包了几亩苹果园,陆山根的爹还会打铁,是附近闻名的陆铁匠,果园里没活了就打些农具到市场上卖,因此经济上比较宽裕。那时候童桦和陆山根住校,一个星期才回家一趟。学生都是贫穷的农村娃,伙食费收多了学生交不起,学校食堂的饭菜可想而知。每个星期从家里回来,陆山根都会带上满满一饭盒红烧肉,那只饭盒还是特大号的,每次去食堂打饭,陆山根都主动叫上童桦一起去,打了菜,他把红烧肉拨进自己碗里一些,拨进童桦碗里一些。有了这些红烧肉,本来清汤寡水的菜好吃了许多,也营养了许多。当然开始的时候童桦不好意思接受,后来慢慢习惯了,再后来竟成了一种期待。接触多了,两个人慢慢有了感情。陆山根除了学习不行外,大方,义气,爷们,这都是童桦欣赏他的地方。
高中毕业,童桦考上大学,陆山根名落孙山,回家跟他爹种苹果也学打铁,村里人都叫他小铁匠。童桦考上大学,父母自然开心,本打算回来为她送行的,但因为路途遥远,又不想把钱花在路上就没回,只给她寄来了学费。给爷爷奶奶和弟弟妹妹留下生活费,留下弟弟妹妹的学费,还有爷爷看病的钱,童桦怎么算学费也不够。就在她为难之际,陆山根来给她送行,还给她带来3000块钱,这3000块钱可是雪中送碳。童桦把钱收了下来,随手给陆山根写了张借条,陆山根“谦虚”了几下,还要把借条撕掉,被童桦拦住,陆山根这才把借条装了起来。
陆山根说出去走走,两个人就出了村来到田野上。夏天已经接近尾声,天蓝地黄,云薄风轻,地里的庄稼快成熟了,这里一片白,那里一片黄,这里一片青,那里一片红,空气中飘荡着即将成熟的庄稼的香甜味,平时做梦都想离开的地方,这时候看起来倒让童桦留恋起来。有人在地里翻地瓜秧,有人在给棉花打药,他们走进一片玉米林,沿着田间小道往前走。
童桦。
恩。
从初中到高中,谢谢你这几年对我的帮助,可惜我太不争气,辜负了你,没考上大学。
在家种苹果也不错。还有你打铁的手艺学得怎么样了?
说那些干啥,说到底还不是个农民?
当农民不丢人。再说你与一般的农民还是不一样,苹果种好了能成为园艺师,铁打好了说不定能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呢!
你别安慰我了。
我说的是真的。
你上了大学会不会忘了我?
这几年你也没少帮助我,怎么说忘就忘了呢?还有你借给我的那3000块钱帮了我大忙,大恩不言谢,不过我还得说声谢谢你。
什么借不借的,我可没把你当外人,就怕往后我们差距越来越大,你看不起我把我忘了。如果这样,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不会。你觉得我是那样的人吗?别把我看扁了。
那叫我亲亲你。
胡说,地里这么多人。
玉米这么稠,这么高,没人能看见我们。
那,你亲吧……
两个人分别了,虽然相距不远,百多公里,但童桦没有电话,百多公里对他们来说就是天涯。童桦很快就投入到了紧张的学习生活,适应陌生的环境,适应老师和同学,虽然也会时常想起陆山根,但新的生活很快就填充了没有陆山根留下的空白。陆山根却不同,干着活经常走神,尤其打铁的时候,他爹拿的是小锤,他抡的是大锤,大锤要听小锤的指挥,砸在什么地方,砸几下,该轻该重,小锤的敲打声就是命令,可陆山根一走神小锤的指挥就失灵了,该轻砸的地方他砸得太重,该重的地方他落锤太轻。陆铁匠知道儿子的心思,他把一根烧得通红的铁丢进水里,说儿子,没有梧桐树引不来金风凰,你一个抡大锤种庄稼的泥腿子,能把大学生娶进门?别做梦啦!陆山根没吭气,继续想他的心思。
过了些日子,陆山根提出来要打些城里人种花种菜用的工具,小镢头、小铲子、铁钯子什么的,他要拿到城市去卖。让陆山根没想到的是,陆铁匠答应了他的要求。两个人忙活了几天,陆山根就背着他们的成果坐上火车向童桦上学的城市进发了。
陆山根的生意做得很顺利,东西三天就卖光了。他去商场精心挑选了一部手机,然后来到童桦读书的学校,童桦给他写过两封信,因此他很快就找到了童桦的宿舍,他请童桦在外面吃了饭,然后把手机送给童桦。看到手机,童桦喜出望外,现在同学大都有手机,看新闻啦,发微信啦,QQ聊天啦,玩游戏啦,看电影,看小说,拍照片,拍视频,让童桦羡慕得不得了,她做梦都想有一部手机,想不到竟梦想成真了。接过手机的一刹那,童桦激动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把玩了一番后,童桦问陆山根买手机花了多少钱,以后她会还的。还有之前陆山根借给她的那3000块钱,她都会还的。陆山根生气了,说还还还,就知道你没把我当自家人。童桦说,我知道你的意思,但那是将来的事,那一天不是还没到来吗?陆山根告诉童桦这部手机花了1080,童桦说这么贵?陆山根说这还不算是好的呢,好的更贵。吃完饭,陆山根吭吭吃吃半天不知道要说啥,童桦嫌他黏糊,陆山根这才说想和童桦去开房,但被童桦拒绝了。童桦说,我现在还上学,你急啥?我早晚是你的媳妇。陆山根就没勉强。
虽说最后的目的没达到,但陆山根还是很开心,一路上唱着“幸福的花儿心中开放,爱情的歌儿随风飘荡”,很幸福的回来了。见儿子空着手回来,陆铁匠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你会后悔的儿子。
陆山根等着挨爹的骂,甚至让爹打一顿,但是爹就这么轻描淡写地让他过了关,陆山根暗自庆幸。
童桦有了手机,两个人联络起来方便多了,微信是每天必不可少的,三五天还会通个电话。陆山根告诉童桦,话费不用她操心,没有了他会给童桦的手机里充钱。自此,他们不再咫尺天涯。
一年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第二年暑假前,陆山根收到童桦一条微信,说她暑假不打算回村了,她想在城市打工,现在同学都有电脑了,她没有,学习起来很不方便,她想打工挣钱买台笔记本电脑。等了半年,眼看就要见面了,童桦却说她不回来了,这让陆山根很抓狂,陆山根立即回微信说,你无论如何要回来,我都想死你了,买电脑的钱我想办法。童桦回复说,我怎么能老用你的钱呢?老用你的钱我有压力,心里会感到不安的。无论陆山根说什么,童桦就是不答应回来。陆山根想去看望童桦,可他手里没钱,买台笔记本电脑可不是千八百块能解决问题的,再者他家苹果园里发生了大面积病虫害,他们正忙着给苹果树打药,一家三口齐上阵还忙不过来呢,这时候要去看童桦,他爹肯定不同意,他也张不开嘴给他爹说。
经过一家人没白没黑的忙活,病虫害总算治住了,可这时候暑假也快过去了。陆山根给他爹说想去看望童桦。陆铁匠虽然觉得这个未来的儿媳不靠谱,但也抱着一丝希望,如果儿子能娶回个大学生,他脸上当然有面子,大学生生的儿子也肯定更有质量。于是说你去呗。陆山根说童桦说她的同学都有电脑她没有影响学习,我想给她买台电脑。他爹说买台电脑得多少钱?陆山根说怎么也得几千块。陆铁匠说,这么多钱我可舍不得打水漂,要去你就去,要钱我没有。任陆山根怎么央求他爹都不答应。后来,还是陆山根的娘偷偷给了他钱,才实现了他给童桦买电脑的愿望。这个暑假童桦找了份家教,把挣的钱给爷爷奶奶一些,剩下的给陆山根的爹娘分别买了礼物,这些都是让陆山根捎回村的。
这年春节,童桦回村了,童桦的父母也回来了。在家陪了几天父母,到了年根,童桦说她想去陆山根家住几天,这样她心里才安稳。童桦的父母回来后,童桦就把她与陆山根的事给父母做了汇报,开始童桦的父母说啥也不同意,他们觉得大学生女儿肯定能给他们找个更好的女婿,童桦说了一大堆陆山根对她的好,他们才勉强同意她和陆山根继续交往着看,那意思是遇到更好的就转身,但到陆山根家去住,他们坚决不同意。
去陆山根家过年是陆山根的主意,他说给童桦买电脑的事他爹知道了,已经给他娘吵了好几回,因为他爹根本不相信童桦会成为他家的儿媳妇,如果童桦能去他家过个年,他爹就放心了,也不会再与他娘吵了,所以童桦才有了这样的想法。
不同意归不同意,父母还是没阻挡住童桦。童桦在陆山根家住了三个晚上,夜里给陆山根的娘睡一张床,白天帮着陆山根的娘洗衣服做饭,打扫家里的卫生,很得陆山根的娘喜欢。年三十,陆山根的娘从村里的代销店给童桦买了件毛衣。村里人听说陆山根找了个大学生媳妇,纷纷上门来看,一边一看一边夸,因为童桦又有学问又勤快,长得也不差。陆山根的爹一高兴,初一一大早给了童桦1500块钱,说是压岁钱。童桦不好意思要,陆铁匠豪爽地说,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往后日子长着呢,只要你把这里当成家,我和山根还有他娘都不会亏待你。
因为从来也没想过要与陆山根分手,所以童桦看了法院的传票生气归生气,气过了该干啥还干啥,根本没放在心上,所以她连律师也没请。大学的四年不是没有男孩子追她,也不是她没遇到心仪的男孩子,但她始终将情感的大门关得紧紧的,同宿舍的女生都说她“波澜势不起,妾心枯井水”,所以心里坦然。到了开庭的时候,她毕业论文答辩通过了,毕业考试通过了,工作也有了着落,所以她一身轻松上了法庭。
法庭上,陆山根的代理律师在起诉书中说,陆山根与童桦自由恋爱达八年之久,这期间陆山根不仅为童桦付出了全部情感,还付出了大量金钱,详细列表如下:
2011年8月29日,给童桦3000块钱缴了学费。
2011年11月6日,给童桦买围巾一条,花费105块。
2012年3月10日,给童桦买手机一部,花费1080块。
2012年9月23日,给童话买笔记本电脑一台,花费4500块,买毛衣一件花费450块,
2013年春节,给童桦1500块钱压岁钱。
在童桦上大学的四年中,陆山根共请童桦吃饭13次,花费1050块。
四年中为了看望童桦购买往返火车票18张,共计1460块。
每年给童桦的手机充话费约500块,四年约2000块。
各项费用相加共计15145块。
除了陆山根的爹给童桦那1500块钱外,所有的账都有借条和发票或票据,陆山根的代理律师出示了这些借条和发票或票据,并交给了法官。
随着一笔笔账目公布出来,童桦由吃惊到羞辱,她不敢相信这就是她一向认为大方的陆山根,很爷们的陆山根,也是她一心爱着的陆山根。
陆山根的代理律师说:
陆山根之所以肯为童桦花这么多钱,不是陆山根对童桦有多么痴情,而是童桦对陆山根有过一个承诺。2012年9月23日,童桦曾给陆山根写过一封“爱情保证书”,白纸黑字,铁证如山:我与陆山根自由恋爱,大学毕业后,无论陆山根是富是穷,事业有成还是无成,我都会嫁给他,如果反悔我愿赔给他100000块钱。空口无凭,特立此字据。
                                                      童桦
                                                 2012年9月23日
陆山根的代理律师接着说,现在陆山根给童桦打电话她不接,发微信她不回,去学校找她,她竟打电话让学校保卫科的人把陆山根轰出校门。当然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就是童桦已经有了新的男朋友,童桦与她的新男友深夜从外面回来,被我的当事人也就是陆山根逮个正着。如此种种都充分说明童桦对陆山根的爱从一开始就是假的,是一种欺骗行为,欺骗的不只是陆山根的感情,更是金钱,这也是童桦的主要目的。现在她目的达到,当然要过河拆桥,卸磨杀驴,把我的当事人一脚踢开。人心险恶难测,上天自有公道。为挽回损失,特向童桦索赔人民币共计115145块整(利息另计)。这也是我的当事人陆山根这些年为童桦花费的钱和童桦承诺如果反悔向陆山根赔偿的钱。请法庭主持公道。
童桦完全蒙了。当法官要她答辩的时候,她才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她回忆着陆山根的代理律师刚才说过的话,她当然还清楚地记得陆山根为她花的每一笔钱,她自己也有一本账,她不仅向陆山根承诺过,那些钱她迟早要还,在自己心里她也不止一次对陆山根保证过要还。但是对那份“爱情保证书”,如果不是陆山根的代理律师当庭宣读,童桦几乎已经忘了,现在她想起来了。那是陆山根为她买笔记本电脑的时候,他们一起去的商场,买完电脑他们又一起在校外吃了饭,然后他们回了童桦的宿舍。因为是星期天,宿舍里一个人也没有。陆山根又说起了他的担心,还嚷着要去开房,童桦既是为了安慰陆山根,也是出于一种好玩的心态,才给陆山根写了这份所谓的“爱情保证书”,写完了她也忘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童桦一时不知所以,听众席上有人开始议论,他们说的什么童桦听不清楚,大概是在说自己年纪轻轻就会骗吧,爱情骗子,她想。她顿时觉得脸红耳热,羞愤难当,浑身热汗直冒,她真想有个地缝钻进去。
如果聘请了律师,这时候律师会为她辩护,但她不仅没请律师,法院要给她找个律师也被她谢绝了,因此她只能自己为自己辩护。童桦终于站了起来,她看了一眼陆山根,这个她熟悉不过又突然变得陌生的人,对法官说:
对对方提出的赔偿我没任何异议,我愿意作出赔偿。然后就坐下了。
之后,她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如何休庭的,陆山根是怎么离开的,她都不知道。直到她意识到法庭上只剩下她一个人,她才站起身一步步往外走。
邮编:257000  地址:山东东营胜利日报社   王明新
发表于 2018-5-11 18:37:14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加入核桃源,愿您在这里过得愉快!!
发表于 2018-5-11 20:41:5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的语言不错,但是情节不是很新颖,而且纪实文学的味道很浓,可以再加工一下。
发表于 2018-5-13 12:54:16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老师加入核桃源,希望老师玩的愉快。
发表于 2018-5-13 12:57: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篇故事性很强的作品。只是表现手法上有所欠缺,有点平铺直叙,文似看山不喜平,如果做下修改,相信会是不错的一篇。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