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年 味(外三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6 08:29: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味(外三章)
/王玉中

年味在那一声声的鞭炮里。从零点开始,勤快的人家争做报春的使者,总是率先燃起新年第一挂鞭炮。接着,此起彼伏的炮声就和黎明连在了一起。在淡淡的火药味里,新年的第一缕阳光洒向了大地。
在古老的习俗里。除夕之夜,总有人彻夜不眠。小孩子穿上花衣,等新年的第一声炮响之后,就开始三五结伴的到那些德高望重的人家磕头、拜年,同时讨取一些过年时才有的礼物:核桃,糖果,偶尔还会有两头弯弯的菱角。而祠堂是不许他们此时进去的,那里需要村里的长辈摆放好祭礼,敬上香,母亲还会点燃莲花的灯盏。
年味在淡淡的月光里,我们在月下奔跑,捉迷藏,歌唱童年的歌谣。记忆中,儿时的那条大街永远也跑不到尽头,而我们总是在胡同的拐弯处听见母亲的呼唤。
没有月光的时候,我们会在路口燃起火堆,一群人围着说一些祝福的话:前烤烤,后烤烤,来年挣个大元宝。人们就开始大笑。这时候,庙里的关公总不作声,只露出火红的脸膛。
记忆中,年味就在这一声声响亮的鞭炮里,在问候的乡音里,在明晃晃的月光下,在儿时的游戏里,在新年花衣服的褶皱里,在我们一天好似一天的前程里。


灯是大地上移动的风景,游走在古老的记忆里。这纸包住的火,在漫长的岁月里浸吟着时光、温暖着思春的梦。
月朗风清的夜晚,每一盏灯下都是一个温馨浪漫的故事,而在灯光之外的那个人,掌控着焰火的温度。
上元的灯盏最是讲究。黄昏后,一盏盏彩灯挂满了郜家胡同百年历史的过往,庄严的祠堂在这时也多了一份生动。看灯的人来自各处,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回首,每一颗花树下都是羞涩的春风。
新年的第一个月圆之夜,一种思念开始破土,又被一盏盏纱灯映成砣红。
岁月的岸边,一盏莲花顺着流水走进遥远的《诗经》,在那里,它将邂逅远古的爱情。
透过灯盏,我看到一股婉约缓缓流淌,无数的才子佳人在灯下汇合,等待着一首青词开启春天的懵懂。



一张纸等待出阁,手是伴娘。剪刀出具的证词表明,完整是一种累赘,那被剔除的部分,有一种镂空的美。
在季节的长河里,有多少灵巧的双手都没有留下姓名,她们曾在无数个无聊的冬日,用一把剪刀,修剪着光阴。
当社会万象在一张纸的内部无法脱身,手成了世上最大的英雄。亭台楼榭里暗藏多少故事,富足的人家挂着灯笼。在那双手的努力下,五子登科和连年有余一块被解放。
出神入化的一张纸,炉火纯青的一张纸,薄如命的一张纸,却又是如此跌宕而丰富。
窗花趴在窗上,像企盼新年的孩子趴在除夕的夜晚。那种急切和喜悦,犹如玻璃的反光,照亮一条丰饶的路。
当鞭炮快速的结束了发言,你静静地在窗上;年画在关节处分分合合,你静静地在窗上。静静地,无声无息,数着时光。


一粒芝麻想要漂白自己,它努力寻找着世界的热,而适时来到的节日作了媒人,静静地等待时间的沙漏停留在那个月圆之夜。
当所有的条件都已成熟,一颗心开始了颤抖,为了你的加入,那水有了和火一样的温度。
远方的大街,一年的热情正有序释放,影影绰绰的树后盛放着按捺不住的心事,而一处花灯就是一个春天。更远处的田野,河流开始解冻,在曾经的造物举起白旗之前,那些生灵准备了一场革命。
今夜,元宵成了主角,在蒸腾着热气的视线里,它的形象大过了月亮,和一个温润的碗口相当。
那粒盛装的芝麻热情高涨,一出门就被裹挟进灯火深处。那嵌进灯光的表情,是来自远方的诱惑。
有些人偏要远离中心,他们更钟情于明与暗的交界,那里,所有的热闹尘埃落定,灯火阑珊处氤氲一缕暗香。
呵,这时光的毒,我交出了自己的浑圆和滚烫,我看到了春天的妩媚和不羁。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后三章。亮起,大家心赏。问好兄。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年味在字里行间洋溢,清扬拜读学习,问好诗友!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