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我的男人(短篇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8 20:05: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武如 于 2018-5-18 20:57 编辑

                                                                      我的男人(短篇小说)
                                                             文/武保军

  
  我想离婚,这个想法一直在我内心翻腾。
  离婚的念头是我知道了他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时开始的,那时,我们的孩子刚刚上小学,我忍着没有大吵大闹,就开始了冷战。
  那天晚上,他回来得挺早,要和我亲热,我拒绝了,他有些恼怒,加上喝了酒,骂骂咧咧,我怒了,挥手就给了他一计耳光:“找你的狐狸精去!你不许碰我!”
  他愣住了。大概不知道我已经知道了他的事情,男人有男人的智商,就是爱自作聪明,总以为结了婚的女人忙家务蒙了头,男人在外面的胡作非为不会被女人知道。他没有想到我能把他的丑事揭穿,不过,他的吃惊就是在一瞬间,随后就说:“胡扯什么?哪来的狐狸精?”
  我冷笑一声。
  “你别疑神疑鬼!好吗?”
  “你的女人叫壹壹吧?别以为我不知道。”我怒视着他:“什么时候离婚?我随时奉陪!”
  “离婚?谁说离婚了!”他自知理亏,说完,进卧室倒下睡了。
  我没有再去纠缠,也懒得搭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说句‘我要离婚!’的痛快话,我说不出口,心疼孩子?还是心里对他有丝丝的不舍?坐在沙发上,没有哭泣,也没有大闹的心情。
  我知道他在外面有别的女人已经半个月了,那天,我去给孩子买运动鞋,看到壹壹挎着他,手里提着不少采买的东西。我认识壹壹,她和我老公一个单位,是在公司一起聚餐时认识的,说实话,这个女孩子有几分姿色,当时一口一个嫂子地叫着,挺会说话,嘴上像是抹了蜜,凭女人的直觉,我感觉到她和我的老公关系不错,因为我还看到他们在碰杯时,壹壹的另一只手在下面轻轻地碰了碰我老公的手臂,男人看了她一眼,那眼神带着亲昵,我虽然有些不痛快,但我没有发作,后来我就想,一个单位里谁没有几个说得来的,人缘好是老公的能力。
  我和老公从小学就是同学,一直到高中毕业,这期间有几个年级,我们俩还是同桌,彼此都有好感,后来,他的身子窜得快,到了五年级。我们就没能同桌了。到了初中,我们开始慢慢地成熟着,彼此之间说话有些羞臊了,我故意躲着他,可是,一天下来没能和他说句话,我又像是失去了什么。他每次放学总是等着我一同回家,初中毕业后,我们都考上了重点高中,他学习好,我不想被他拉下,怕见不到他,就拼命用功,一直瞄着他的学习成绩,紧跟慢赶,没有被拉下太多,毕业后,我们都考取了同一座城市的大学,他考的是重点大学,我为了跟随他的脚步,只得进入了一所普通的本科大学。
  高中毕业时的聚会上,他令我欣喜地明确了我们的关系,我二话没有说,就点头了,而且还没出息,掉下了激动的泪水。
  大学毕业后我们同时分到了这座城市,安家立业,开始了平凡的生活。
  我当时没有上前去拆穿他,就是想理智处理这样事情,我和老公青梅竹马,不太相信他会背叛我们母子。
  但是,自从我遇见他和壹壹在一起后,我心里开始膈应他的身体,不和他亲热,就开始了冷战,我在等着他说离婚,可他始终没有说。
  他每天都是挺晚回家,我和孩子已经睡下了。有人说,冷暴力比真正的暴力还要折磨人。
  一年后,我们大吵了一顿,我终于不再维持了,说出了:我要离婚!
  他不同意。
  “为什么不同意?”我说。
  “不为什么。”
  “你吃着锅里占着碗里!你不单对不起我,也对不起壹壹,你这样的狗屁男人,就不是人!”
  他不管我怎样骂,就是不吐口离婚,真不明白这个男人是怎么想的。有一天,壹壹给我打了个电话,说要见个面。
  我说:“我们有什好谈的,你这样一个不知羞耻的女人!”
  “是的!我不该爱上你的男人!”她到大方。
  我说:“你这样的女人也配说爱?真是亵渎了爱情。”
  “你不敢见我吗?”
  没有想到她竟敢这样挑衅我,我说:“我没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不像你,勾三搭四!你说,你说吧!我们在哪见面?”
  “壹壹要请我吃饭。”晚上,我打电话把他叫了回来,告诉他好好看着孩子写作业,随后,我故作深沉,冷静又大胆地告诉了他。他一听,惊讶地把嘴张得老大。我又接着说:“不信吗?你可以给她打个电话,问问是不是,这也许是你们商量好的什么计划,狗男女一定会做出猪狗不如的事情来!”
  我尽量冷静地出了门。
  这是一家不错的酒店,壹壹订好了位子。到了酒店,她已经等在了那里,我没有打招呼就坐了下来,她问我喝点什么,我摇摇头,她便说:“你吃惊我敢于面对你吧?”
  “你有什么不敢的,你都敢公开抢别人的男人,你怕什么?”
  她淡淡地一笑:“我就是想问问你,他为什么不和你离婚,我想知道这里面的究竟!”
  “我不知道!”我冷笑了:“这你该问他,你们是王八看绿豆,对眼,都一个被窝了,啥事都干,连句话就不敢问了?”
  “不和你斗气”她倒是比我还冷静:“我纳闷了,就是想把你叫来,看看你身上的魅力在哪里?”
  “笑话!我有魅力?我有魅力的话,我的男人就不会让别人给抢走了,你是在笑我吗?”
  “他就是不想和我结婚。”壹壹到伤心了,好像我们不是敌人而是闺蜜:“我就是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我想气她,于是就说:“这是他不太爱你,就是把你当个工具。”
  “不,他说他就爱我。”
  “是吗?那他为什么舍不得离开我们这个家,你不看看,多少男人为了自己新爱抛弃旧爱,自古男人重后妇,可他就是不愿和你结婚,不是不爱你又是什么?”
  “你胡说!他爱我,不爱我干嘛和我做爱。”
  我再一次地笑了:“你们也叫爱,狗看一张皮,人看一张脸,你不就是有一张好看的脸蛋儿,他才把你玩玩的嘛,你都老大不小了了,连男人的这点德性都不明白,还在我的面前说你爱他,你们就是狗。”
  看着壹壹痛哭、无助的表情,我更加看不起他们这对狗男女了。这时壹壹的手机响了起来,我听了出来,是他,我出轨的男人在质问他的小女人,为什么这样做,为什么……
  壹壹掉下了眼泪,是无助?还是无耻?
  趁他们打电话的当口,我离开了。
  从此以后,我和他的关系更加恶化,我不但瞧不起壹壹,更瞧不起他的人格。
  又是一年过去了,他终于搬了出去。
  这期间他曾经痛哭流涕地向我忏悔,表示一定和壹壹断了来往。我不相信他,因为他就是想左拥右抱,一个也不能少。我就说:“你辞职,离开壹壹,我就相信你。”
  他却说,好不容易熬到现在。
  我说:“是家庭重要还是你的狗屁女人重要?”
  “不是为了她,我们可是青梅竹马。”
  我笑了:“拉倒吧!别糟蹋这个词了!痛快点离了,你也好找你的小女人去,人家等得都要长醭了!”
  他始终犹豫着。
  我只有把他赶出家门。
  我要离婚,他却不置可否,他只能走,我知道他一定和壹壹住在了一起。多次打他的电话,叫他过来办手续,他总是骂自己混蛋,不提离婚之事。
  两年后,一天晚上,我和儿子正在看电视,突然手机响了起来,孩子接的,孩子就把手机递给了我,对方说:“喂!你是方进的家属吧,他要做手术了,你们是咋搞的,连个人也不来?”
  “他住院了?”
  “明天动手术!得有人签字!”
  “壹壹没在吗?”
  “这我们不知道,是方进让我们打这个电话的!”
  放下电话的那一刻,我却慌了神,也不知咋的,有些害怕,说实话,怕他有个三长两短,急忙带上儿子去了医院。
  在市医院里,他躺在病床上,身旁挂着吊瓶,见我来了,微微地欠欠身子,这时他的眼睛里却淌下了两行泪水,我就是一阵难受:“你那里不舒服?”
  “我活不长了!”他淡淡地说。
  “胡说什么?你的壹壹哩?”
  “她不会来了?”
  我本想骂他:活该!但我看到他脸上的泪水不停地流着,就没有说出口。儿子赶忙上前问候自己的父亲。我离开病室,见到大夫:“他不要紧吧?”
  当我听到大夫说他是骨癌,我的头一下就大了,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后来我才知道,一段时间以来,他感到自己的右腿关节有些不得劲,一开始以为是关节炎,后来开始疼痛,腿上有一处开始发黑,壹壹陪他来到了医院,检查结果出来后,壹壹傻了眼,面对骨癌的结论,她先是哭了,哭了一阵后就明白了,光哭不是个办法,得想法子呀!大夫征求她做手术的意见,最好的办法是截肢,从大腿中间锯断,才有可能延长生命。
  壹壹没有说话。大夫以为她吓得失去了主意,就说要尽快决定下来,手术越早越好。第二天早上,她不辞而别,给她打电话,她不接,过后发来了一条短信:
  方进:
  我没法面对你的残疾,离开你,我也挺痛苦,可我没有办法,我不是你的什么人,你又没和我结婚,我没有义务来面对一个和我没有法律关系上的男人,我们的过去,纯粹是历史的误会,请原谅我的任性!你会好起来的!不要找我了!再见!
  方进看到这样的短信,立时就大笑了起来,随后就是撕心裂肺地大哭。
  他在这个城市没有别的亲属,在家里躺了三天,独自走进了医院。大夫要他找来家属,单位的人签字不行,也没人敢签,他只得把我的电话号码给了大夫,他自己没有脸给我打电话。
  我只有强装笑脸,劝他好好配合治疗,一切有我哩。
  在这个时候了,我还能怎样,放下他不管?我做不来。
  手术后,当他醒过来,知道自己少了一条腿后,他没有激烈的反应,也是在这个时候,他已经心如止水,看得出来,壹壹地离去对他的打击不小。
  术后,他恢复得挺快。
  我悄悄地给壹壹打过电话,想劝劝她回来,她已经换了号,打不通,也就没有其它办法了,我请了假来照顾他,不管怎样说,我们还是法律上的夫妻,说实话,还真得不忍心让他自生自灭。
  一个月后,当我赶到医院接他出院时,他已经离开了,给我留下了一张字条:“谢谢你的陪护,我同意离婚,随时恭候!不要找我,半个月后的今天,我们民政局见。”
  这时的我不知咋了,又哭了。
  一个少一条腿的人能去哪里?我开始疯狂地找他,等他能适应了独腿的生活,我们再谈离婚也不迟呀!
  他已经辞了工作,我又给他的父母打电话,拐弯摸角地问他是不是回去了。
  始终没有找到他。
  只有静等,半个月后,我早早地来到了民政局,闪在一旁,看到他从出租车上艰难地下了车,拄着双拐,小半截大腿吊在半空,艰难地走向民政局的办事大厅,一个不小心,身子侧歪了一下,差一点就摔倒……这一刻,我一阵揪心地疼痛。
  急忙跑了过,一把搀住他:“跟我回家!”
  “我来一趟不容易,还是把婚离了吧!”他说。
  “别犟了,先回家,好吗?”
  “你可怜我?用不着!”
  “不是!咱先回家,离婚有的是时间。”
  “还是先办了吧!”他的态度坚决。
  我想发脾气,但我忍着,就说到:“我要不离呢?”
  “我求你了还不行,我早就不爱你了!”说完,他把双拐一扔,单腿着地,给我跪下了,但是,一条腿没有支撑住他的身子,一下子摔倒在地,他不让我扶,艰难地爬了起来,把自己弄成了一个下跪的姿势,身子稳不住,来回地晃动……
  我哭出了声,一下子抱住了他:“我就不离,就不离!回家!求你了!”
  
  

  
  通联:武保军。河北省衡水市桃城区经济开发区顺兴街1499号恒大城2号楼1303
  电话:13031839460
  邮编:053010
  微信:13031839460
  邮箱:1149368945
          
  
 楼主| 发表于 2018-5-18 20:32:11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大家喜欢!
发表于 2018-5-19 18:33:4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想弘扬一种暖意,但是感觉有点牵强,而且人物得病之后的反应也失之单薄,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就接受这件事。建议这篇小说可以把矛盾冲突放在情与理之间,可能就会更出彩了!
发表于 2018-5-22 17:23:24 | 显示全部楼层
即使青梅竹马,也一样会遭遇婚外恋情。小说描述了一对青梅竹马的夫妻,在婚外恋面前也是那么的纠结,符合现实。一篇佳作,赞一个!
 楼主| 发表于 2018-5-23 09:08:20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8-5-19 18:33
这篇小说想弘扬一种暖意,但是感觉有点牵强,而且人物得病之后的反应也失之单薄,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就接受这 ...

谢谢波澜的评论,同意!问候!
 楼主| 发表于 2018-5-23 09:08:55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8-5-22 17:23
即使青梅竹马,也一样会遭遇婚外恋情。小说描述了一对青梅竹马的夫妻,在婚外恋面前也是那么的纠结,符合现 ...

问候版主,谢谢点评!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