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18-5-19 08: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把夜据为己有,也就得到了黑色的孤独。
站立,躺,甚至趴着,哪种姿势都不能把内心完整的释放或缓解。唯有泪水,更脆弱一些,用不尽的流淌,抗拒过程或细节。
所有的光亮在跳跃。
那种连续的,丝线般的,粘稠的,绵长的,不息的,以亲情命名的。
风或许在,那是美誉。
不是一个单纯的人,违背了初衷。

母亲节

一切为时不晚,即使到了这个日子,想到了母亲,拿起了电话。
几个简单的数字,按出来,又删除,又按出来,还不确定,熟悉的数字变得生疏,音容笑貌,近了远了。
通了,也不敢开口说话。那头母亲嘶哑的声音传过来,才大胆地喊出。
“娘”。
多重啊,如电击一般,让我的心痉挛。
母亲太能唠叨了。十分钟,也不会让我说上两三句。
我在听,一句句,要牢记在心。
说不好什么时候,母亲就会把电话打过来,把曾经说过的话,抽查一遍。

雨后

雨后,天晴了,太阳出来了,阴暗暗的天变亮了。
心情也好了些。即使踩到水里,也是那种说不出的舒服。
闲不住的农人,又下地了。他们去地里看看自己的庄稼,倒了没有,伤了没有,如果雨水太大,会不会涝,会不会冲垮?
而我在城市的大街上,自拍一张,雨后的城市水灵灵,很精神。
空中有鸟在飞,飞远了,看不见了,成了诗歌。
三五成群的人在小酒馆里喝酒,划着拳,用一些晦涩的词语发泄。
发表于 2018-5-19 20:38:50 | 显示全部楼层
母亲节

一切为时不晚,即使到了这个日子,想到了母亲,拿起了电话。
几个简单的数字,按出来,又删除,又按出来,还不确定,熟悉的数字变得生疏,音容笑貌,近了远了。
通了,也不敢开口说话。那头母亲嘶哑的声音传过来,才大胆地喊出。
“娘”。
多重啊,如电击一般,让我的心痉挛。
母亲太能唠叨了。十分钟,也不会让我说上两三句。
我在听,一句句,要牢记在心。
说不好什么时候,母亲就会把电话打过来,把曾经说过的话,抽查一遍。

带痛感的文字。品读。亮起。
发表于 2018-5-25 21:30:35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扬拜读学习,可风老师的散文诗总是那样耐读。夏安……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