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凉粉汤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0 19:00: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凉粉汤
■齐凤池
去年夏天,我和朋友去了一次蓟县盘山。这座号称冀东第一山的风景旅游区,不仅山高林密,而且景色秀丽迷人。其实,到盘山旅游的目的不在于看山中的景色,重要的是了解盘山的革命历史。在抗日战争时期,李运昌将军带领八路军战士在这一带开展敌后斗争。所以说盘山的价值,不在于它的景色,而在于它的红色历史。如今,盘山已经成为北方的重要名山和革命历史教育基地。
早上八点,我们乘坐的汽车到盘山的大门之后,这里已经有很多的游客了。买了门票,我们沿着盘山的小路向山顶爬去。
石径小路纤细蜿蜒而幽深,路旁的山石嶙峋而奇美,巨大的山石上有各种名人题的字,石上的大字被红色油漆描的苍劲有力而醒目。山上的古树松柏挺拔而高大,茂密的枝叶几乎把一座大山都遮盖住了。我在阴凉的石径上艰难而吃力地往山上走,心情却感觉凉爽而神怡。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们在山的半山腰一处小吃店,各自午餐。我要了一瓶啤酒,两个小吃和一盘山上的天然野菜。饭店的老板向我推荐盘山的特色小吃凉粉。我要了一碗品尝一下。
绛紫色的粗瓷碗里有十几条凉粉,吃起来口感很好,和我小时候吃的凉粉汤味道差不多。唯一的口味,就是香油和花椒油区别。我吃了一碗,没够吃,又要了一碗。
盘山的凉粉清澈而透明,吃起来筋斗而有咬紧,浓浓的蒜味加上老醋的酸香十分诱导人的胃口,我一个人吃着盘山的凉粉,喝着雪花啤酒,忽然想起了我小的时候吃凉粉汤的苦涩的经历和感受。
记得小时候,每年到了夏季三伏天,母亲都就要给我们做几次冰凉爽口开胃的凉粉汤。
那年代我家里没有吃大米水饭的条件,因为,粮店供应每人每年二斤大米。我家七口人,一年的大米都留下来等着到过年才吃。能吃到大米粥只有病了,母亲才给熬一碗稀粥吃。那年代吃大米水饭不易,吃凉面更不现实,因为每月供应的百分之四十的细粮,母亲偶尔蒸几个馒头也是给父亲上班拿干粮。剩下的白面就换粗粮了。母亲为了调剂我们的生活,到了夏天只能做几次凉粉汤改善生活了。
那年代商店里也有卖凉粉的,那年代的凉粉不是用四方盘子做的,凉粉全是用头号大碗扣制的,没碗凉粉五分钱,虽然不算贵,但我们要想吃一顿凉粉汤,起码也得五碗凉粉。母亲为了省下这两毛五分,自己用淀粉在大锅里熬。我记得母亲将淀粉熬成粥后,好像又加了白矾,然后盛在每个碗里。等凉粉撂凉后,再打成小块,放在凉水里。
到吃饭的时候,母亲将大好的凉粉捞出来,放在一个大盆里。母亲叫我给她拿来酱油瓶醋瓶和盐罐子,母亲先抓了把盐粒,用擀面棍把盐粒擀碎,然后洒在盆里,随后又往盆里到了半瓶酱油半瓶醋,又剥了两头大蒜,切成碎末洒在盆里。之后,母亲在小铁勺里倒上油,坐在通红的灶膛里,当油冒烟之后,母亲在油勺里放一把花椒,花椒到了油里,很快就变黑了,而且冒出了很香很香的烟。母亲将油倒进凉粉盆里,只听吱啦一声,在盆里炸了一下,就没声了。母亲将凉粉搅拌均匀后,拎起脚下的大铁壶,将壶里的凉白开水倒进盆里。这样一大盆凉粉汤就做好了。
母亲将一大盆凉粉汤端到桌子中央,又端来一签子玉米面饼子,我们每人盛一碗凉粉汤,就着一面焦黄嘎嘎的玉米面饼子,提了秃噜吃起来,一会工夫,那一盆凉粉汤就盆见底了。
记得那几年夏天母亲都要做几次凉粉汤。后来,大姐参军当了文艺兵,二姐下了乡,家里日子宽松了,母亲就不做凉粉了。我们想吃凉粉汤了,母亲就到商店买两碗凉粉,回家用刀打成均匀的长条,用作料一拌,而且也不放很多凉水了。我和弟弟妹妹吃凉粉汤的时,还有别的炒菜了。
再后来,每年夏天我们就不吃凉粉汤了,每天除了大米水饭就是凉面。大米水饭和凉面几乎就成了夏天的主要饭了。
没有想到,在盘山吃了一碗平常的凉粉汤,却勾起了我的童年记忆。凉粉汤它记载的不仅仅是我童年的生活,它记载的是我生命中的一段岁月的断代史。
在一碗朴素的凉粉汤里,它不仅包含了生活的各种滋味,还包含着母亲的哺育良苦和喂养责任。
我想,今天,没人听说过我小时候吃凉粉汤的经历,也没人品尝吃过我吃过的凉粉汤滋味。
今年夏天,我特意做了一次凉粉汤给家里人尝尝,而且在吃的时候,我说起了小时候吃凉粉汤的经历,在他们在吃凉粉汤的时候,我看着这碗凉粉汤,脑子里又想起的母亲。
发表于 2018-5-21 08:02:55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一碗朴素的凉粉汤里,它不仅包含了生活的各种滋味,还包含着母亲的哺育良苦和喂养责任。
发表于 2018-5-24 12:16: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朴素的篇章,问好齐老师!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