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原创:走甘南(外一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3 15:37: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谢新政 于 2018-5-24 13:48 编辑

走甘南(外一章)


谢新政


出门的那一刻,一场雨从江西赶来,为我送行。
只有甘南,读懂我的心思,用阳光勾兑的青稞酒,逼出我骨头里的寒。
梅里雪山,赠给我一条洁白的哈达。
我学会了第一句藏语:扎西德勒,扎西德勒。
月亮升起来。这高原的月亮,像被雨水洗过,照的见寺庙和诵经的喇嘛。
一面经幡,在我的梦里飘了多年。


我不会诵经,但我有一颗虔诚的心。
一条白龙江,融合了多个民族。
郎木寺像镀了一层黄金。对岸的格尔底寺,升起了炊烟。
泉水清澈,那是从地心里流出来的。
像一面镜子。蓝天、白云,在波纹里晃动。
我相信,有一条隐秘的路是通向天堂的。几只黑色的秃鹫,在天空盘旋,升起又落下。


在玛曲草原,我的心开成一朵金莲花。
从纳摩大峡谷出来,我看清了我的前世今生。
一处世外桃源,暗合着我的起点和终点。那些飞翔的鸟,把我的想象带到了高处。
雪还没有落下来,山昂着头,仰望着天空。
西梅朵合塘像一位藏族少女,穿一身的蓝色长裙。
天是蓝的,从雪山上走下来的黄河,在这里,走出了靓丽的第一弯。


蓝色的尕海湖,是神清澈的眼睛。
抬头三尺有神灵。神在鹰的翅膀上,激荡起一圈一圈的涟漪。
夏季,黑颈鹤、黑鹳、大天鹅、灰鹤、雁鸭,这些远道来的鸟,像我们一样,听从了神的召唤。
山像一头壮实的牦牛,在湖水深处游走。
空气中,没有一丝尘埃。氧分子是甜的,树木呈一种宗教的走势。
在一滴水里,我们洁净得像刚刚出生的婴儿。阳光,轻轻地怕打着我们的后背。


月光下的桑科草原,安详、寂静。
我的爱是一匹狂放不羁的野马,在月光下喘息,被你的花香诱惑。
熊熊燃起的篝火,在狼的目光里颤栗。
糌粑,烤羊肉,青稞酒。那颗远古的星辰,多像狼的眼睛。
我放开缰绳,马奔腾而去。
格桑花开了,河流奔涌。马蹄踏过的地方,星星陨落。


扎尕那,一个原始的村落。半山腰上,木楼层叠。
在海拔3000米的山上,我呼吸困难。一条蛇,缠住了我的脖子。
风吹动着经幡,他们红扑扑的笑脸,为我切除了疼痛。
多少个午夜,我还梦见了她们。水一样的身子,头戴银饰的桂冠。
从贡唐宝塔里出来,走过大夏河上的木桥,拉卜楞寺都在我的眼里。
我敞开心扉,把心里的佛晒了一晒。


在甘南,我看到最多的是寺庙,是插在玛尼堆上的经幡。
大夏河像一部经书,石头圆润,水珠清亮。
一位穿着红衣的喇嘛,赠我一串佛珠。他瘦小的身子,像一面幡在晃动。
我记不清他的脸,是长方形还是椭圆形。
离开甘南,我没有带走什么,也没有留下什么。天空那么蓝。
你是否还在风中,等着我的消息?

春日散章


风有西风,也有北风,它从八个方向吹来。北风败北,就吹东风,吹南风。
一阵风吹走了落叶,吹跑了山岗上的牛羊。那个放牧的人,被暮色遮掩,他的悲伤是一个人的悲伤。
荒芜的田野有了绿意,犁田的人都是上了年纪的汉子。不远处,拖拉机在突突地爬坡,一些机械,开进了大田大地。

山上的农户都移民了,树木荆棘都长到了路边。桃花自个的开着,杏花长出了篱笆墙,也无人搭理。
山上一截老城墙只剩下几块斑驳的石头,我们这些登山的人,站在上面背书。
风从山下吹来,吹到了山上,带来了一场淅沥沥的春雨。

春天的雨是细腻的,粉子一样落在头发上,落在衣衫上。
一些树用树叶当伞,一些树光着头不慌不忙地走在山中。桃花开了,花瓣上有喜泣的泪水,就像我出嫁的妹妹,睫毛上挂着泪珠。
蝴蝶在飞。一只小牛犊,“咩”的一声,撒着欢地向牠的母亲跑去。

豌豆开花了,像蓝色的火苗。母亲的蓝头巾被风吹走了。一缕淡蓝色的炊烟,从一排新建的房屋那边升起来。
得体的水泥路,蜿蜒着跑进新农村。年轻人大多外出打工了,村子里传来孩子的歌声。
我也是从这条山路走出去的,谢家湾的那棵香樟树上,还挂着我的童年。

春风吹,吹绿了河岸。父亲的坟头,野草又长了一寸。
母亲在风里咳嗽,骨头里的痛又回来了。万物生,痛也在生长。
春分,将前一半给了夜晚,后一半给了黎明。雷声滚动,春雷,吹响了号角。

谢新政,男,中学高级教师,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有诗歌散文在《诗选刊》、《中国诗人》、《星星散文诗》、《绿风》、《华语诗刊》、《长江文艺》、《湖北日报》、《散文诗》、《幸福》、《浙江诗人》等百余家报刊杂志发表,有作品多次获全国诗歌大赛奖,有诗歌收入多种选本。出版诗集《像诗一样生活》,主编《故乡风情——闻一多诗歌赏析》(武汉大学出版社出版)。
通讯地址:湖北省浠水县第一中学
邮编:438200

电话:13487043511


发表于 2018-5-23 19:07:29 | 显示全部楼层
淡雅里开放深情的花朵!灵巧传神,点赞
发表于 2018-5-23 20: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用阳光勾兑的青稞酒,逼出我骨头里的寒。
梅里雪山,赠给我一条洁白的哈达。

出彩
发表于 2018-5-23 20:19:0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是从这条山路走出去的,谢家湾的那棵香樟树上,还挂着我的童年。

亮起,荐读
 楼主| 发表于 2018-5-24 13:46:28 | 显示全部楼层
烟雨蒙蒙 发表于 2018-5-23 19:07
淡雅里开放深情的花朵!灵巧传神,点赞

谢谢烟版,祝好
 楼主| 发表于 2018-5-24 13:46:53 | 显示全部楼层
飞非 发表于 2018-5-23 20:19
我也是从这条山路走出去的,谢家湾的那棵香樟树上,还挂着我的童年。

亮起,荐读

谢谢飞版!祝好
发表于 2018-5-25 21: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喜欢走甘南这几章,清扬去过甘南,再读老师的散文诗,那种感觉尤其深刻了,清扬拜读学习,问好谢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18-9-14 10:43:14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扬 发表于 2018-5-25 21:20
很喜欢走甘南这几章,清扬去过甘南,再读老师的散文诗,那种感觉尤其深刻了,清扬拜读学习,问好谢老师!

谢谢清扬老师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