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一往情深(修改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3 15:56: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清风剑 于 2018-5-24 16:30 编辑

  一往情深
         清风剑
  
  按照习俗,他在迎娶我的前一天,和媒人还有几个人陪同,一道来我家相商,明天几点来车接,另外看看还有什么额外的要求没。
  
  邻家比我小很多的小妹,陪我正准备去盘新娘发髻,见他们来,只好从院门口跟着折回来。到门口,没好意思跟进去,停在院落靠窗一个显眼的地方,假装忙乎着。今天是我家的日子,来来往往的贺客很多。搬凳子摆桌子,乱烘烘的都在忙乎着喜筵。我站在院落里,无非就是想多看看他。想看看他,偏没人招乎我进屋。我故意把盘子碗弄得叮当当地响,可他就是没有通过窗往我这看。他依旧是淡漠的眼神,和进大门擦肩时一样。
  
  怎会木然得没一丝喜庆呢?哪怕一个眼神也好啊!我想不通。谁家要结婚的小两口不都你粘着我,我恋着你,说不完的悄悄话,爱不完的甜言蜜语,哪像他?见到我就像见瘟神一样。不但没亲热劲,还流露些许的厌恶。看他的左腮,像被强塞进一个硬核桃。
  
  忽听媒人婶子仍夹带着些许河南方言巴巴地说:“看看你(nen)新姑爷吧,大小事情全靠他一个人张罗,你(nen)老俩口好好瞧瞧,这小脸肿得,可别再出难题了!”
  
  只听母亲接过话茬:“她婶子,即便现在要点,也无非是为了他们小俩口日后打算。再说了谁家有粉不往脸上搽!现在能置办的尽量置办,过后再想置办就难了。”停了停,又听母亲说:“咋上这么大的火?钱不够用吗?吃药了吗?管不管?好像牙周康比较好一些!”
  
  我把头往前探了探,看见他木讷地坐在沙发里,除了摇头点头,就没发出声音。
  
  好半天,见媒人婶子捅了他一下,他一激灵,看了媒人一眼,然后扫视众人。
  
  我的心忽地疼起来,不知是心疼他还是心疼自己!
  
  人说男人一生有两大喜事:“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明显地排在金榜题名的前面,可见洞房花烛比事业还重要哩!可是他,难到是从未喜欢过我?我自认腰细胸高,眼晴大,长发飘,肤如凝脂,常引得一些男孩目不转睛。可他,——自介绍之日起,也有两个多月了吧,面也见过七八回,就没正眼瞧过我!
  
  说他不喜欢我?刚见面那天,客套完之后,我们俩一前一后就去河边了。没说几句话呢,他从后面冷不丁抱紧我,狠命地吮我的唇。他那么粗野、那么慌乱,直到我把舌尖塞进他嘴里,他才安静下来。从举止断定,他肯定是初吻。
  
  那他和丑女生交往这么多年,竟没有……
  
  和他曾是一个林场的。上学的第一天,感谢老师把他和我分在了一起!
  
  我家离林场有三里地,在此之前,我发誓,从没见过他。初次见到他,便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在哪里见过,我认真地想了很久,也没想起来。他眼睛很大,轱辘起来就特有灵气,即使闭上眼睛也能浮现眼前。我时不时地偷眼瞄他,哪怕是在老师讲课的时候。他的神情很专注,从侧面看,很像电影《闪闪的红星》里的潘东子。老师的提问,他总能对答如流。遇到全班同学都回答不了的难题时,他经过思考,也能答出来。
  记得老师出了这么一道难题:“二十里面共有几个十和几个一?”
  
  怪了,怎么一个举手的都没有?老师锁紧眉头,扫视着班里同学。我迅速在心里摆弄着指头,如果有两个十,就没有一了,如果有二十个一,又没有十了,怎样才能又有十又有一呢?
  
  我见他举起了手。
  
  老师偏不叫他,先叫了学习委员。学习委员吞吞吐吐地答:“两个十?”
  
  老师的眉依旧紧锁。
  
  学习委员连忙换答:“二十个一?”
  
  老师的眉稍稍舒了下。
  
  班长站起来回答:“二十个一,两个十。”
  
  老师的眉再次紧锁起来。
  
  接下来的回答五花八门,老师的眉头越锁越紧,最后了,才提问到他。他站起来,不温不响地答:“一个十,十个一。”
  
  听到回答,老师的眉一下子舒展开,随即弯成了月牙儿,在点头赞许的同时:“同学们一定要记住,只有这个答案,才是最标准的。”
  
  我记住了答案,也记住了他的细节!
  
  老师不在的时候,他和别的同学一样说笑,打闹,不过,不是和我,是和邻桌的女生,——一个比我丑十倍的女生。两根红头绳扎着两条细辫子,瘦长的脸,有些腊黄,应该和安徒生笔下那个冻死的卖火柴的小女孩差不多。看到她,立刻让人联想起瑟瑟的寒冬!而我则是大粉红头菱子,在头顶上盘了个大大的蝴蝶结,就像童话里的公主。看见他和丑女生有说有笑,我就想打断,笑眯眯去跟他说话。他要么像没听见,要么就淡淡地摇头,从不回应我,更不主动和我说一句话!
  
  我纳闷儿了。我拿出人见人爱的糖果,分明看见他在咽口水,但也总是遭到他冷冷的拒绝。我就强塞给他,他实在拒绝不了,就不好意思地攥在手里,趁我不注意,却悄悄放进丑女生的衣兜里!
  
  我愤怒地一拍桌子站起,指着他又不知该说什么,只能呼哧呼哧喘粗气。
  
  他和丑女生跟全班同学一样,惊讶地打量我,一会儿,好象根本无须理会我为什么发神经,依旧咭咭咯咯地说笑,天真烂漫的表情,无拘无束的样子,更使我怒火难熄。特别是看到丑女生娇滴滴地努着小嘴,假装生气时,他就立马放下姿态,变幻着各种鬼脸逗她,直到她咯咯咯笑出声为止。
  
  我的怒火再一次升腾,但也只能在心里发作。邻桌男孩讨好般地送来轻声软语,我除了丢下一双白眼,再不就使劲一甩不是很长的小辫子。
  
  我总是关注,为什么他俩玩什么都开心?
  
  丑女生用根红毛线套在手上,织成面条,他翻转到手里变成大马槽,丑女生再翻转到手里则变成菱形块……
  
  这土掉渣的破游戏,与姐姐早就玩得够够的了,可他俩,却好象沉浸在童话世界里。
  
  现在我才明白,热不热闹,不在于游戏的本身,而在于你和谁玩;快不快乐,当然也取决于和谁在一起!
  
  我恨恨地自语:“一条破丝线,怎么就有织不尽的快乐!”
  
  这时,丑女生已织成了红军桥。他拍着手赞叹,好象在欣赏世界上最雄伟的奇观。他本来很大的眼睛,此刻,己变成毛茸茸的一条线。我故意大声惊叫,有意把他文具盒从书桌上推掉。稀里哗啦的声音,几乎没给他俩造成多大的干扰。他依旧笑呵呵地弯腰,丑女生紧随其后,还用手帮他擦拭文具盒沾的尘土。他接过文具盒,把铅笔橡皮之类的放进去,合上,挨着丑女生的文具盒并排放好,接过红丝线,极其柔软地说:“我只会织“老头弯腰”。”当丑女生听他讲解到“捡了八分钱”时,合不拢的嘴竟扯到了耳根子,再看到“买了两土豆”时,早已是前仰后合了。
  
  霍地,我一下站起来,劈手夺过红丝线:“这算啥?我还会织美人鱼呢!”
  
  他俩同时直楞楞地看我,随即他过来抢。我跳上凳子,他跟着刚要跳,被丑女生扯住,耳语一下,就去叠纸鹤了。
  
  我织好美人鱼,就跟他俩显摆,显然,他流露出些许的羡慕,但转瞬即逝。我心里说,只要你多看一眼,我就立马教你!可是他没有,只轻轻地掠过那一眼,就只轻轻地掠过那一眼。丑女生却赞叹:“好美!你可以教我吗?”
  
  “不可以!”我怒不可遏,把红丝线扯成几段,摔在地上,又跺了几脚。
  
  丑女生怔住了。我感觉得到,是他用眼睛告诉丑女生,不要理我。
  
  我向前一把扯住他的衣领子,就拽。他猫着腰被我拽到讲台前,我想一下子把他摔倒,出出心头的恶气。他左转右转,几次险些被我摔倒,“吆喝,臭小子,比我大两岁的姐姐,我都能轻易地撂倒。”我心里想着,一着急,乱了方寸,被他连拉带拽,占据了主动,最后搂着我的腰把我按倒在地上。
  
  我死死抓住他的前衣襟,他呼哧呼哧地挣扎着想从我身上爬起,直到全班同学都哄堂大笑,我才不情愿地放开。他脸胀得通红,指着我,结结巴巴地说:“你……你……干什么?”
  
  我仰面看着他,心里却在笑,仿佛胜利了一样。
  
  经历了这场风波,我仍像往常一样,时而塞给他根冰棍,或是我谁都不给看的小人书。他无论接受亦或是拒绝,都没给过我好脸色。直到上初中,我们分开座,离的远了,可他却一直在我的视线里。毕业后,就更不在一起了,我只好常想着那一幕,并把那一幕深深地根置在心里,怎么都不忍挥去。
  
  后来毕业,随父母进了城,大哥帮找了份理想的工作。我以为我会忘了他那个乡巴佬。处过两个优秀的对象,期间怎么也找不到心里那个感觉。难到他——就是我融化掉的“糖人”?
  
  那么,他心目中的“糖人”又是谁呢?
  
  那天在街上偶尔看见同学——莉,领着三四岁大的女儿在疯抢大减价的甩货。看着她三四岁大的女儿,才想起自己马上要奔三了,就立时又想起了他。也间接听说他一些近况,不知道属不属实。想知道他的究竟,这才走过去拍莉的背。
  
  聊完几个女同学的近况后,我装做很随意地问起他。莉的脸上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惊讶,我敏感地意识到她早己洞穿了我的小秘密。
  
  “他呀!”莉长长地叹了一声。我急忙问:“咋了?”莉狡黠地一笑:“没什么啊。”
  
  我猛然意识到中计,红着脸去挠莉的胳肢窝:“你……坏……真坏!”
  
  安静下来后,莉也有些伤感,她说:“你一毕业,就来城里享福,俺们可惨了。冬天去山里抬木头,能压死;夏天则清林打带,草爬子、蚊子、小咬围着,能把人吃喽。她偏偏长个富贵身子,木头抬不动,大斧抡不起来,还经常咳,哪次感冒发烧都落不下她。可她出落得竟有点像西施,特别蹙着眉头的样子,男生都愿意围着她转。有人替她抬木头,她也感动地哭,有人帮她打一段带,她也感动地哭。唉,她的眼泪打动了多少痴男!光远道提亲的富贵人家就排成了排。你也知道,她有个呆头呆脑的弟弟,肯定娶媳妇儿难啊!于是,她父母决定让她嫁一个富贵人家,多要彩礼,好给呆弟弟预备。”
  
  我着急地打断莉:“那他呢?就没对她……对她表示吗?”
  
  “这个真不知道。只听她说她有病,一般的家庭都拖累不起,何况还要一笔可观的彩礼。唉,那一阵子,光看见她长吁短叹了;他也一直萎靡不振。偶尔遇到他,也没什么话说,我猜,还是她伤着他了。”
  
  “那后来呢?”其实我知道结果,还是不甘心地问。
  
  “她当然远嫁了。不过,目前她有点胖了,只是还没孩子。”
  
  听完莉诉说他和丑女生的一切后,替他伤感了好一阵子,真是有情人难成眷属啊!我郁郁寡欢,不知道该不该向他抛出橄榄枝。
  
  可巧,电视里正播放李若彤版的《神雕侠侣》,黄蓉担心郭襄会痴迷杨过,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于是就劝。
  
  当襄儿听黄蓉讲完穆念慈和杨康的故事后,娇声说道:“妈,她是没法子啊。她既喜欢了杨叔叔,杨叔叔便有千般不是,她也要喜欢到底。”
  
  受郭襄的蛊惑,我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想立刻去找他。第二天,我早早地赶车去林场找莉,莉又婉转地找到媒人婶子。
  
  可是如今,他还楚楚可怜地想着她,正如我想着他是一样一样的吧?现在我突然明白他为什么那么想她,在很大程度上是她在他面前表现出的软弱,是的软弱。宝玉之所以喜欢黛玉,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她的眼泪吸引了宝玉,让宝玉从心里强烈地升起一种保护欲。我对他何止不是这样呢!
  
  可是,又有哪个男人会真正喜欢一个女强人呢?我想没有。他们只是在没有办法时,才折服或臣服吧!
  
  郭襄的话,又在耳边响起:“……纵有千般不是……也要喜欢到底。”是啊,一生能找到自己所爱的,如果他同样也爱自己,固然最好;既然不爱,也会努力让他爱上自己。今后,自己一定在他面前,要做一个娇小的小女人。
  姓名:王善林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高碑店市白沟镇果品工业园区月浩汽车脚垫材料厂
  
  电话:13273233809
  
  QQ:2950124325
  
  邮编:074004
  
  


发表于 2018-5-23 17:37:51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清风剑老师。文章采用倒叙手法,回忆起明天将要结婚的女主和新郎官的故事。情节细腻,委婉,传神地表现出了女主爱而不得的失落感。只是文对女主和丑女最后的结局一笔代过,似乎不明白他们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上下衔接不够自然。如果稍微改动一下,是不是更好呢?
 楼主| 发表于 2018-5-24 04:55: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8-5-23 17:37
问好清风剑老师。文章采用倒叙手法,回忆起明天将要结婚的女主和新郎官的故事。情节细腻,委婉,传神地表现 ...

谢谢老师辛苦阅读,你的意思是加一段他俩之间怎么没走到一起的?应该详写还是略写呢?
发表于 2018-5-24 09:52:51 | 显示全部楼层
清风剑 发表于 2018-5-24 04:55
谢谢老师辛苦阅读,你的意思是加一段他俩之间怎么没走到一起的?应该详写还是略写呢?

我觉得应该稍微交代一下,几句话略过就可。只是个见,如果不对老师见谅哈!
发表于 2018-5-24 10:56:57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8-5-23 17:37
问好清风剑老师。文章采用倒叙手法,回忆起明天将要结婚的女主和新郎官的故事。情节细腻,委婉,传神地表现 ...

我的感觉也是,前后之间的情节有点接续不上,结尾也没有和前面有太多照应,缺少一种水到渠成的感觉,似乎故事还完全没有结束一样。
发表于 2018-5-24 12:47:53 | 显示全部楼层
来看看清风老师,有缘相见啊  很传神的文字,老师又增进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5-24 16:36:24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8-5-24 09:52
我觉得应该稍微交代一下,几句话略过就可。只是个见,如果不对老师见谅哈!

暗香老师,改了,结尾也改了。这样似乎才体现一往情深。
 楼主| 发表于 2018-5-24 16:38:01 | 显示全部楼层
嗯嗯,结尾改了,应该继续才对,嘿嘿。
 楼主| 发表于 2018-5-24 16:40:52 | 显示全部楼层
莹莹子期 发表于 2018-5-24 12:47
来看看清风老师,有缘相见啊  很传神的文字,老师又增进了

嘿嘿,我也觉得虚构的,比写实的好看。现在回看,上学那些,都不知道咋想出来的。也祝子期老师越写越好。
发表于 2018-7-29 20:18:49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凝练,构思新巧,清丽唯美,落墨盈香!赏学佳作,问好!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