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18-5-29 15:31: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清风剑 于 2018-5-29 16:46 编辑

                鬼域

                      清风剑
  
  阎王爷坐在用黄金和白银堆建的酆都城三楼大办公室内,翘着二郎腿,眯着眼估算:“黑白无常肯定得捞几千万,光黄金白银的使用量就不计其数,何况……守财奴的玩意,这辈子也看不见后脑勺!老子继续让你们出苦力,想退休,门儿都没有。老杂毛,慢慢地收拾你们!”他长长地吐了一口烟,睁开眼,扫了下陈列的和氏璧、兰亭序、清明上河图、干将莫邪以及道德经等等,嘿嘿地摇了摇头,把烟蒂摁灭在景德镇唯一出产的一方烟灰缸内。捋了下已飘然过胸的白胡子,叹一声,为何还没成仙?拳头不自觉地擂在桌子上。吓得新来没几天的小秘书一跳,赶紧沏一盏茶,端过来,轻启朱唇,柔声问:“老爷,哪里不舒服?”
  
  阎王爷微微颔首,示意把茶放下,轻轻挥一挥手,小秘书低着头后退几步,转身坐下,复拿起手机,继续逛朋友圈。
  
  阎王爷锁着眉,沉思好一会儿,端起茶,呷了口,尤自愤恨不已。好在仍掌管地狱,大小也是个土皇帝。
  
  阎王爷打小就体会到:“穷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的道理,明知道早该回家享清福了,可一旦放弃官位,手底下不安分的小头小脑还不蹦起来找自己的麻烦?
  
  偏又没儿子,姑爷再好,也隔心那!唉,反正当职也无所事事,只要咳嗽一声,判官立马就把官司了断,自己只管调情就行。嘿嘿,小秘书是小牛头给招来的,很解风情,呵呵,正合“朕……”哦哦,没有外人,哈哈,就称“朕”意。
  
  女秘书放下手机,扭动腰肢,款款地过来,见阎王爷一努嘴,立刻会意,微一转动,大开气的旗袍,露出整条雪白的腿,高跟鞋敲打着如镜子的地面,叮叮咚咚。阎王爷盯着女秘书凸起的臀部,露出淫荡的笑。
  
  女秘书熟练地启动电脑,搜索到阎王爷喜欢看的大片。
  
  阎王爷知道自己年事已高,那玩意不能征战,但鹿茸、人参等一些仙果子,照吃不误。可越补,那玩意越不争气;越不争气,就越发地想;越发地想,就寻找刺激。女秘书已站在他的身后,用细嫩的小手揉捏他的脖颈,随着电脑画面,也跟着发出勾魂的叫声。
  
  当当当,听见敲门声,女秘书脸现厌恶之色,慢吞吞过去,打开门,是小牛头派送来一篮子鲜果,红红绿绿,诱人心脾。女秘书致声谢,关上门,笑吟吟走过来,坐在扶手上,挑一个通红的小果子,塞阎王爷嘴里。阎王爷先是用舌头向上一顶,随即一噤鼻子,闭上眼,两腮瘪进去,嘴唇成O型,深吸一口气,然后,慢慢地蠕动嘴唇,喉结上下滚动,表情再由平静转为赞许。
  
  别小瞧老牛头马面,心眼子比黑白无常多一万个,不但退休多年,拿高工资,还把儿子顶替上去,可谓一举多得。
  
  牛头马面常嘲笑黑白兄弟像橛子,光知道傻干,一点也不灵活,不像自己一心琢磨些稀奇,敬献给阎王爷。
  
  阎王爷最注重能长生不老,见这个似动物非动物的极品,审视了半天,连连地摇头,表示没见过。没见过,就无法估量其价值。牛头马面便神乎其神地说,是南极仙翁在南海一个悬崖峭壁的洞里,采摘后又放在奇花异草里养了千年,听说快赶上唐僧肉有价值了。
  
  阎王爷瞧了又瞧,心领神会,兴奋之余,夸老哥俩会办事,就亲自上天庭去面奏玉帝。玉帝保养得很好,近千年又过去了,还没怎么见老。他怜悯阎王爷大老远地来,跪在那里,遂动了怜爱之心:“爱卿,平身。卿为朕辛苦了大半辈子,如今还在为朕分忧,有什么要求尽管讲来!”
  
  阎王爷哆哆嗦嗦地站立,抱拳打躬磕磕巴巴地上奏:“臣下……牛头马面,劳苦功高,如今……头昏眼花,想回家……养老,让年轻……有为的……儿子顶替……其职,眼下老臣……正缺……年富力强的……帮手,望……玉帝垂怜。”
  
  玉帝听得这个累啊,也没完全听明白,深怕他再磨叽,急忙点头,当即下旨:“准奏!”一挥袍袖:“退朝!”
  
  小牛头顺利沿袭父职,没多久,就掌管投胎转世。他一任上就放出话:上五万块钱的,本该投胎猪狗的,就立即转化成人,无需辛苦劳作;上十万的,转世后便可成达官贵人,花天酒地,随心所欲;不上钱的,不用说,自己想吧;个别倔了吧唧的,投胎后,就变成娼妇。
  
  小马面也相当奸猾,他谋上了专管十八层地狱。他没放话,但自有潜规则。阳间作恶的人越来越多,贪污腐败的、背后下黑手的、拐卖人口的等等。嫖娼包二奶的就不算了,如果算,那地狱还得大规模地扩建。本应该打入十八层地狱,下身冷水浸泡,上身硫磺火烧,如果给五万块,就可以提升五层,避免了浸泡和火烧;如果给十万块,提升十层,免受一切拷打。如果一个子都不给,本该打入第五层,但同样受浸泡和火烧。
  
  在阳间作恶惯了的人,到地狱也不安分,还把钱看得比命还重,宁舍命也不舍财。
  
  恶鬼自有恶鬼磨。
  
  不掏钱,哪怕是立地金刚,几天,就变成软柿子。
  
  小哥俩眼气黑白无常监造酆都城,却暗自嘲笑是天下第一号大傻子,不但原工作一天没耽误,还天天守着整垛的黄金白银,一块都不拿,唉!白白浪费了好差使。看那个黑家伙黑尖尖帽用白字写着“天地”,白尖尖帽用黑字写着“良心”。
  
  小兄弟俩又暗恨自己年青,错过了这一大美差,他俩清楚阎王爷已老,说不定哪天换上来个年轻有为的,万一再是个大公无私的,那还不被打入十八层地狱?他俩害怕,但仍不检点,认为钱能通神,把管重要事的都打点好,弄巧了,自己能当上“阎王爷”也说不定。
  
  他俩上班就是点收钱,一旦进了腰包,决没有退的道理。就是黑白无常有点小事,不给钱,一样不搭理。黑白老兄弟俩,虽然老,可职称远比小哥俩低,愤怒也没辙。
  
  小哥俩常搀着阎王爷去吃大餐,小牛头双手捧着刚上来的燕窝:“干爹,这个,大补!”阎王爷含笑点头,捋了下雪白的胡子,探头喝了一大口,咳咳,喷一桌子,吐着舌头直斯哈。小哥俩一个敲背,一个抚弄前胸,阎王爷抻长脖子,嗷嗷半天,竖起大拇指,小哥俩才停止动作。阎王爷知道自己口齿不清,只能加些动作语言。小马面也不甘落后,夹起一个大海参,吹了又吹,塞阎王爷嘴里:“干爹,这家伙能返老还童,您老可多吃些!”
  
  阎王爷明知道这俩臭小子忽悠自己,但还是说不出的受用,点着头,露出赞许的目光。
  
  黑白兄弟知道小哥俩常宴请阎王爷,官升得快,钱捞得多,而且正事不干,就找阎王爷理论。
  
  阎王爷一板面孔:“你老哥俩咋还争这个?有点觉悟好不?没别的事快退下吧!”
  
  老哥俩憋着一肚子气。
  
  阎王爷听着小哥俩的奉承话,沟沟壑壑的老脸,竟像初春的花蕾。
  
  小哥俩左右搀着阎王爷出了饭店,去对过的KTV了。
  
  阎王爷对小哥俩越来越放任,小哥俩的权利也越来越大,管的范围也越来越宽。
  
  没送礼的来,小牛头则在办公室里欢快地斗地主。欢乐豆光了,还未明过一把牌,气得他拍打键盘啪啪地响,嘴里直骂。那有什么办法,电脑也没法徇私。
  
  小牛头很新潮,在自己的鼻子上,愣是套个明晃晃的大金圈,以此来吸引那些虚荣的少女。
  
  小马面正和美女视频,这小子性格直白,不会对女孩子撒谎,越是付出真心,越是被欺骗。一天,恰巧碰见了月老,月老见他伤得可怜,就有心巴结,捻着胡子胡诌:“这个姻缘嘛?嗯,得讲缘分;嗯,你还是缘分没到,这样吧,帮你算算?”
  
  小马面赶紧躬身点头称谢。月老天马行空白话了些心理学方面的,小马面倒心领神会,从书中很快学会了口是心非、口蜜腹剑。再聊天,得心应手。他发现,越是欺骗,对方就越离不开他,他恨恨地骂:“溅皮子!”
  
  他正口若悬河,下班铃声响起,约好见面的地,急匆匆出了办公室,一蹦一跳随着二三百鬼溜,出了酆都城,上了车。想去哪,车就自动起航,完全由意念掌控。
  
  他急于发泄,车,闪电般地疾跑,陡看见奈何桥上黑白无常倔倔地去抓亡魂。他轻哼一声:“老顽固!
  
  自从孙猴子大闹酆都城,黑白兄弟惭愧武功实在低下,让一个畜生轻易得手!总觉得这些年,白食俸禄了。
  
  哥俩去捉亡魂时,巧遇元始天尊,急上前作揖,恳求教些道术。元始天尊一撩长寿眉,睁开善目,见哥俩心诚,又知道哥俩心意相通,沉思良久,为哥俩量身打造了一套武功。把口诀解释给哥俩听,并再三告诫,必须持之以恒。哥俩感激不尽,躬身相送。
  
  哥俩记熟口诀,开始研练;因资质平庸,悟性愚钝,几十年过去了,毫无进展。哥俩越发上心,以至于忽略了娶妻生子,直到前不久,修炼了近千年,才终于大成,总想找个对手试试。
  
  老哥俩到了指定地点,看看天,刚刚午时,再看看周围的环境:一条南北大街,街上车来车往,两边门庭若市,行人熙熙攘攘。街边一遮阳伞下,案子上堆放着各色水果,一妇人穿着白大褂,在案子里忙应着。一个年轻的母亲领着个三岁大的小姑娘,旁边有三两个人,各挑各的水果。
  
  这么多人,哪一个出车祸?老哥俩越老越像小孩,头一次用法力查看,查半天,竟是卖水果的农妇。端详着农妇,遂起查看她家状况的念头,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农妇的丈夫瘫痪在床,既无兄妹帮衬,里外全靠农妇一人打点,刚上学的儿子也需照顾,还得忙乎水果摊。
  
  兄弟俩想象不出,农妇一旦归西,剩下爷俩咋活命?
  
  兄弟俩头一次萌生救人的想法,且是救一人,活三命。
  
  兄弟俩踌躇着该怎样出手,才不至于抗命,突然,从案子上滚掉下一个苹果,像皮球弹跳着滚至街心。小姑娘追出来,却捡了几下,没捡起来,苹果继续轱辘着。
  
  “哒哒……”喇叭声划破天空,刹车声刺耳,妈妈猛抬头,尖叫一声:“宝——贝!”即刻捂上了眼睛,隐约眼前黑影一闪。
  
  黑白无常不约而同,手牵到了一处,正欲发功施救,只见车紧贴着农妇的屁股停住了,小姑娘在农妇的怀里张望。
  
  黑白无常同时想:难道上苍有好生之德,垂怜这好心人?
  
  小姑娘的妈妈,脸惨白跑过去,流着泪千恩万谢,接过孩子。惊魂未定的司机,走下车来,哆嗦的手从怀里掏出钱:“这五百块钱既算给你压惊,也请你把白大褂脱下来,卖给我?”
  
  农妇一脸愕然,顺从地脱下白大褂,接过钱。司机团吧团吧,把白大褂放后轮子下,然后,钻进小轿车,打着火,鸣声笛,车轮碾压过白大褂,绝尘而去。
  
  黑白无常对视一眼,点点头,佩服司机懂些阴阳。
  
  农妇盯着白大褂,只留有轮胎的印,洗洗,仍可再穿,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突然,农妇腾空而起,一辆黑色轿车冲了过去,停在不远处。农妇怀抱着白大褂,跌落在地,口喷鲜血。
  
  黑白无常惊呆了,不约而同看天,刚好午时三刻,叹道:“真是阎王让你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
  
  黑白无常顿时压抑了,用锁链牵着挣扎的鬼魂,过了奈何桥。乌漆漆的鬼域,忽地窜一股火,照亮黑白无常面无血色的脸,把锁链缠鬼魂身上,左右夹起,飘然直奔小牛头的地域。一忽冒出个青面獠牙,咬住鬼魂的脖子,嘶一口,就哭嚎着消失;鬼魂惊魂稍定,倏又撞过来个没头的,忽冒一股青烟,脑袋随后从脖腔子里长出来,哈哈大笑,啵,吐鬼魂一脸血水,倏地不见;鬼魂擦擦血水,定睛观望,从身子底下先钻出一条腿,越长越长,翻个筋头,变成一个长发耷拉着长舌头鬼,长舌头在鬼魂的脸上,使劲地舔了一下,怪笑着不见。一时,各种鬼嚎,此起彼伏。
  
  总算到了衙门口,左面虎头差,右面狼头差,一举利斧,一拖铁锤,虎吼狼嚎。战战兢兢进到里面,两旁衙役高喊“跪下——”鬼魂低垂着头,跪趴在地上抖个不住。角落里正拷打犯人,随着一股焦臭的烟,烙铁上粘着肉,从嘴里拽出来。
  
  黑白无常上前打躬,交完差,走到门口,正欲离开,只听惊堂木一拍,小牛头喝道:“农妇投胎到穷乡,砍柴,下田,劳作一生。”
  
  之前,衙役耳语鬼魂,鬼魂却嘿嘿冷笑,与其劳作一生,不如拼个你死我活,大怒而起:“颠倒黑白,拿命来!”头撞脚踢,撂倒左右的鬼差,咆哮着一纵跃起,闪电般直扑小牛头。两旁的衙役闲散惯了,哪曾见过敢闹地狱的!等反应过来,已晚了。小牛头慌了,本能地一踹办公桌,像疾驰的轿车,撞向鬼魂,自己坐着带轮的椅子,向后疾退:“快……拿下!”鬼魂不似农妇那么笨拙,手一按桌面,便飞过去,直取小牛头咽喉。小牛头吓得直叫:“救命……”
  
  两旁的衙役往上疯涌,只见黑白无常的龙头拐,龙嘴吐出一条长长的芯子,一下缠住鬼魂的脖子,鬼魂张大嘴巴,如木雕般停住,接着向后拔空而去,啪,摔在地上,挣扎几下,就不动了。
  
  小牛头整理好官帽,正襟危坐,惊堂木猛拍:“左右,将黑白无常拿下。”小牛头总算找到机会。
  
  下面一片寂静,鬼差似乎没听懂号令,都僵立着。
  
  无常兄弟也错愕当场。
  
  小牛头一噤鼻子,惊堂木再拍:“将黑白无常拿下,杀人偿命,难道你们想抗命吗?”
  
  鬼差们懂了:你小牛头何时把鬼魂当“人”看了,也彻底懂小牛头是怎样的鬼了。但仍面面相觑,听命令吧,大伙全上,也不是对手;不上,就是违命,日后追究,肯定得卷铺盖。
  
  “哈哈哈……”无常兄弟冷笑起来,声震屋瓦,然后,整理好大尖尖帽,从容地出了门,倏地不见。
  
  鬼差们这才吐烟的吐烟,喷火的喷火,呼啦朝门口跑去:“抓住黑白无常,别放跑了黑白无常……”
  
  黑白无常心灰意冷,思虑再三,决定去阳间耍耍。因为阳间的人没一个愿意来鬼域;鬼域里的鬼,明知道转世后,做牛当马,也片刻不愿在鬼域停留。阳间真的那么好吗?哥俩在问自己,也好像在问所有的人!
  
姓名:王善林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高碑店市白沟镇果品工业园区月浩汽车脚垫材料厂  
电话:13273233809  QQ:2950124325  
邮编:074004
发表于 2018-5-30 20:21:1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借鬼喻人,很有想象力,缺点我感觉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是有点太过于直白,缺少了点含蓄蕴藉的回味;第二是故事前后有些脱节,像是讲了三个故事,一个是阎王昏庸,一个是牛头马面胡作非为,一个是黑白无常遇到村妇,三个故事的主角各自变换,也就感觉会有点不够清楚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5-31 06:45: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8-5-30 20:21
这篇小说借鬼喻人,很有想象力,缺点我感觉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是有点太过于直白,缺少了点含蓄蕴藉的回味 ...

谢谢波澜老师,敬香茶。
发表于 2018-6-1 09:13: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阴间尚且如此,更何况阳间?只怕黑白无常要大大的失望了。
老师运用荒诞手法,把地狱塑造的更加暗无天日。挺不错。
发表于 2018-6-1 09:15:38 | 显示全部楼层
只是行文到最后,故事情节似乎有点分散了,建议删掉不必要的情节,也许会更好一点。
 楼主| 发表于 2018-6-1 10:46: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8-6-1 09:13
阴间尚且如此,更何况阳间?只怕黑白无常要大大的失望了。
老师运用荒诞手法,把地狱塑造的更加暗无天日。 ...

谢谢老朋友来读,辛苦了,天热,注意休息。
 楼主| 发表于 2018-6-1 10:48: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8-6-1 09:15
只是行文到最后,故事情节似乎有点分散了,建议删掉不必要的情节,也许会更好一点。

谢谢,越想写好,越写不好呢,完了,进山里修炼去。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