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西夏残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31 20:00: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历史上,一个朝代的统治者往往对前一个朝代有着仇恨,但因为仇恨而屠城,杀光都城里所有百姓的却不多见,而成吉思汗对西夏做出了这样极端恐怖的事件。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对这位成吉思汗更不适用,他下达屠灭西夏都城中兴府的命令,恰恰是他临死之前。大部分西夏建筑以此皆被破坏、毁灭。屠城之举最后因蒙古军中做御帐前首千户的察罕力谏而中止,察罕之父,曾在西夏为臣,西夏,也算是察罕的故国。

    成吉思汗的孙子元世祖忽必烈,在至元二十五年,改中兴府为宁夏路,宁夏者,夏地安宁也!此名一直沿用至今。不知是为祖父屠杀了西夏人祈求自己内心安宁,还是替西夏人的冤魂祈求安宁?

    自那之后,统治西北六百余年,民俗勇悍的党项族之名再也不见于史籍记载,几乎完全消亡了。也因此给了本来比党项族弱小的其他外来民族发展的机会,尤其是回鹘族,在西夏之故地繁衍生息,如今多达二百余万,竟成了设立中国五个自治区之一宁夏回族自治区的人口基础。

    党项族,是古羌族的一支,羌族,虽然现在在川贵两省有些许保留,却再也不复历史上的辉煌了。前些时候非常红火的一部电视连续剧《芈月传》,其中的一个人物义渠王以及他统领的义渠国倒是古羌族的分支。义渠与党项活动的区域,大部是重合的,或许他们是古羌族的同一支也未可知。

    我来到银川,回族特色的建筑和人物触目皆是,而西夏时期的遗存,没有可观之物,甚至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西夏陵,破坏严重,全都不能一一对应确认墓主是谁。

    住下的第二天早晨,天一放亮,我就出了宾馆,独自在银川市漫游,门前是进宁南街,看到一座古色古香的高塔,在朦胧的晨曦中也透着傲视周边建筑的赫赫威势,我过去看到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此塔名为承天寺塔,塔院还没有到对游人开放的时间,只能在外面瞻仰。碑记简介,这是宁夏自治区境内唯一有文献记载始建年代的西夏佛塔,当然属于皇家寺院。西夏是非常敬佛的佛教王国,印刷业颇为发达,但大部份印了佛经,仅1189年夏仁宗在大度民寺作大法会,一次就散发夏、汉文《观弥勒上升兜率天经》十万卷,汉文《金刚普贤行诵经》、《观音经》等五万卷。佛经既没有让佛祖庇护国家强盛人民富足,也没有阻止蒙古人高高挥舞的屠刀。佛塔虽高,却没有抵抗住天地之力,在清乾隆年间被地震所毁,如今的古塔是嘉庆年间重建,非西夏旧物。

    带着不能深游其中的遗憾继续漫游,又遇到感兴趣的所在,是一座公园,好在公园此时已经开门纳客,里面栽植许多银川的市树沙枣,沙枣别名桂香柳,叶形似柳而色灰绿,风儿一过,叶背露出银白色光泽,若是不见牌子,我真把它当成一般的柳树了,它是胡颓子科植物,与杨柳科的柳树并不沾亲带故。

    这个公园是为了纪念1929年宁夏省成立而修建,西门琉璃筒瓦,古色古香,因为这里现存一段古城墙。

    只能看到一截夯土垒筑的残垣断壁,被千年风雨不停地侵蚀,早已渍痕斑驳,千疮百孔。

    银川的古城墙比西夏的历史更久远,始建于唐仪凤三年(公元678年),当时的名字是怀远新城,之所以是新城,肯定相对于旧城而言,在北周时曾设立怀远郡、怀远县(与现在的安徽省怀远县无关),因仪凤二年怀远县城遭黄河水淹,城废,才移至此地建了新城。

    宋天宝年间废怀远县为镇,天僖四年党项族首领西平王李德明将其都城由灵州迁至怀远镇,改称兴州,定为都城。明道三年,李德明之子李元昊升兴州为兴庆府。扩建城池,周回一十八里,东西倍于南北。西夏大庆三年(宋宝元元年,公元1038年),李元昊在兴庆府筑坛受册,即皇帝位,建大夏国(史称西夏),兴庆府(也就是今天的银川)为其国都。天安礼定元年(公元1086年)西夏第四位皇帝李乾顺重修城池,更名中兴府。

    蒙古灭夏,城墙废损。元设宁夏路,弃其西半,修筑东偏,城高三丈五尺。

    明立宁夏卫,复筑全城,城制沿袭夏都。

    清置宁夏府,乾隆三年地震城圮,五年重建,墙内缩二十丈,高两丈四尺,底宽两丈五尺,顶宽一丈五尺,城门有六,四立角楼。

    清末至民国,战事频仍,城墙多有损废。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拓城辟路,仅存这一段。

    至于这一段城墙,浸润了唐代民夫的多少汗水,洒落过西夏士卒的多少血泪,阻挡过蒙古铁骑的多少箭镞,留下过明代军勇的多少身影,见识过清代八旗的多少刀光,蚀损过硝烟战火年代的多少弹痕,谁又分得细,谁又数得清?

    古城墙前,惟有一组泛着古铜色的雕塑,一头老牛拉着嵌着铁钉的木头轱辘承载的双轮车,车前坐一位戴着小帽的回族老人,慈祥地回首向后看,后面一个调皮的顽童,趴在车厢板上一手扬起来似乎在召唤爷爷。整组雕塑充满祥和的生活气息,真正体现出了一种天下“安宁”的境界。

    上千年的历史风云,何曾真正有“去家千岁今来归,城郭如故人民非”,不但“人民非”,“城郭”也不“如故”,铁郭金城只是一个形容词罢了。然而发生过的一切重要事情,还会被后人以各种形式铭记,或记载于官方史书,或私录于笔记小说,或流传于民间艺术,或凝结于一段城墙,藏于公园一隅,等待“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的有心人来品读。
       164399  黑龙江省黑河市财政局 运涛  13349461122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