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原创小小说《黄牛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0 09:23: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生生不息 于 2018-6-21 14:23 编辑

黄牛肉

        老韩和黄牛都老了。
       它是他给接的生。母牛细致舔净它浑身的粘膜,他看到它满身湿湿的土黄色,没有一根杂毛,欢喜得合不拢嘴。他接生了多少牛马驴羊,早记不得了。他还是最喜欢这头牛。
       三、四年的工夫,小黄牛长成了大黄牛。村里也由合作社变成了生产队,老韩饲养员工作做得尽心尽力。村子睡着以后,老韩可以清晰听到外间牲畜吃料声。他踩着家做布鞋,瘪嘴唇叼着老旱烟,不点火,从料房端起满满一簸箕料,瘦瘪的肚子顶着簸箕尾部,瘦巴巴的手端着两侧,“嚓嚓”地走到槽前,簸箕口探到槽里,才一抖一抖地望槽里倒料。奸猾的家伙冷不丁抢吃簸箕里的苞米。老韩不大的眼睛瞪一眼,继续望槽里倒。昏暗的灯光下,弥漫着潮湿的牲畜粪便味。黄牛也学会了抢吃,老韩就留给它一个不明显的笑。他知道这些大牲畜干活很累,就用心饲养它们。添好了料,老韩回到住人的屋子,才从灶坑里捏起一根秫秸,举到嘴前点烟,着了,吧嗒吧嗒地抽。下乡青年兴子得到老韩的照顾,悄悄塞给他一盒洋烟,他舍不得抽。
       苦春里人苦、牲畜也苦。不知何故,一天晚上黄牛鼻涕如初夏的雨滴个不停,老韩就特意给它选择黄中泛绿的草料,还加了把苞米。
       第二天仍不放心,踩着带起灰尘的南风下地去看。黄泛泛的田里,黄牛在拉犁杖蹚地,头略略低垂,四蹄一左一右地走,鼻孔喷出一股一股的热气。它身后,跟着一溜扶犁、点种、撒粪、培土、轧磙的社员。看不出黄牛有什么状况。老韩心中不踏实,就靠近了看。扶犁的老任习惯地一手握着犁杖把手,一手举着鞭子。老韩看着心中翻个。黄牛在一扭一扭步子中看见了老韩,微微扭头“哞”地叫一声,鼻孔涌出黏白的鼻涕。老韩听出黄牛声音沙哑,不由鼻子一酸。
       “老韩,咋来了?!”老任问。他身后一溜人好奇地望。
       “……看看墒呢……”老韩声音有些颤抖。
       “正好种呢!保准好年景!”
       听到上秋有好分值,老韩不再言语,弓着腰站在那里看。依旧当好饲养员,晚上细心给干活的牲畜添料,给黄牛找好嚼的草料。
       不知不觉的,老韩有些力不从心,黄牛却依旧壮实得很。生产队长无奈换人。老韩就忍不住背着双手猫着腰,踩着余辉到村口远远望黄牛拉着车回来。敞开的黑布衫大襟被凉风吹得飘来闪去。黄牛依旧认识他,走近时“哞哞”地叫几声,突出的眼睛许久不眨。望见黄牛还是那么结实,毛还是那么密实,叫声还是脆快,老韩放心地转身回去。
       日子一个个不知跑到哪里去,老韩偶尔去遥望社员们收工,黄牛的身影在驾车、拉套、栓在车后的牲畜中消失。它也老了,已经没有力气干活。老韩心中很不是滋味,斜靠在灶墙上想心事。想得最多的,还是喂牲口的事情。给黄牛接生好像就是昨天的事情。
       “三队社员注意了,队里杀牛了,请各家到大坑那领牛肉!”大喇叭忽然传来喊声。三十晚上才吃上一顿饺子的村民听到广播,过年一样欢天喜地去领肉。
       老韩扔了旱烟头,手腿并用,身子在凉炕上拧了几下,蹭到窗台前,把耳朵严严地贴到窗户上,确认了这个消息,心中不由“咯噔”一下,几乎坐得不稳。生产队把老得不中用的牲畜杀掉吃肉,偶尔会发生。屠夫在队长的指挥下,伙同帮忙者连拉带推,把马上没命的牲畜弄到生产队院外的大坑边,满脸馋劲地宰杀、剥皮、开膛……粪便划进粪坑。家家争先恐后地吃一顿。
       走到胡同里,秋风满是凉气地扑在后背上,老韩头更低些,如耕地的梨,摇晃着往前走,“嗒嗒”的脚步声被凉风吞没。裤兜里揣的烟,也凉凉的。
       走到大坑边,那里已经围了许多人,目光聚到一起,兴致勃勃地低头看,旁边沤满粪肥的大坑里汪着不少血水。
       果然是那头最喜欢的老黄牛。皮被胡乱堆在坑边,瘦瘦的身子赤裸裸地呈现淡淡的黄色,已经被刽子手肢解成几块,头随便扔在地上。老韩心一冷,许多的事情炊烟般在眼前飘过。一阵北风从村子里跑来,带起的灰尘落到黄白的牛肉上,也钻进了围观者的脖领。队长看一眼排到的人,指引屠夫砍肉。分到牛肉者欢天喜地回去。
       看看快到自己了,老韩心情很沉重。
       “我要牛头。”老韩门牙已经掉光,黑洞洞的嘴说话带着风声。
       “不要好肉?”队长瞪着黑眼睛追问。
       “要!”老韩打算直直腰,但依旧如受灾的苞米杆。
       牛头是奖励给屠夫的,吃起来费很多周折和力气。老韩用那盒洋烟换来了牛头。屠夫娶媳妇样高兴。
       闻着喷香的牛肉味一直往北走,老韩心中五味翻江倒海。两条瘦腿缓慢地走,牛头抵在塌陷的肚子上,干巴巴的手臂端着牛角,如抱当年的小牛而带着怜惜。
       第二天,人们在韩家祖坟下边的山坡上发现了一座新土堆,土被拍得严严实实,和真正的坟没有丝毫区别……

辽宁省锦州市凌河区南京路六段兴大都小区946姜宏生


 楼主| 发表于 2018-6-20 09:27:00 | 显示全部楼层
贴篇短文,敬请版主及各位文友老师批评指正,
发表于 2018-6-20 15:52:1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抒情味道很浓郁,始终有一丝淡淡的哀伤洋溢在字里行间,语言非常好,相比较来说,情节就有点单薄了,好像老韩对牛的喜爱是因为牛的外表,我提个建议啊,可以增加一些对牛劳作的描写,让老黄牛成为土地或者农民农村的象征,再加入一点农村如今土地撂荒的情况也加进去,把老韩对牛的感情与农民对土地的感情结合起来,我感觉小说的深度也就有了。
发表于 2018-6-20 18:30:17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8-6-20 15:52
这篇小说抒情味道很浓郁,始终有一丝淡淡的哀伤洋溢在字里行间,语言非常好,相比较来说,情节就有点单薄了 ...

附议波澜老师的建议,老师的评论很到位。
 楼主| 发表于 2018-6-21 14:29:34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8-6-20 15:52
这篇小说抒情味道很浓郁,始终有一丝淡淡的哀伤洋溢在字里行间,语言非常好,相比较来说,情节就有点单薄了 ...

感谢波澜老师的细致指点。已经增加了黄牛劳动情节。田地荒芜内容,没有贸然加进,故事发生在六、七十年代,到分田荒芜,是八十年了,按照牛的寿命,不真实了。
发表于 2018-6-23 18:32:34 | 显示全部楼层
生生不息 发表于 2018-6-21 14:29
感谢波澜老师的细致指点。已经增加了黄牛劳动情节。田地荒芜内容,没有贸然加进,故事发生在六、七十年代 ...

如果这样的话,加入土地荒芜的内容确实不符合实际。
发表于 2018-6-23 18:33:4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觉得,如果只把主题设置为老人舍不得牛,就显得有点单薄,要是能和时代背景有所联系的话,小说就显得比较厚重了。
发表于 2018-7-29 20:20:21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韵味超然,温馨入韵!祝创作愉快!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