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素质与劣根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25 17:37: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素质和劣根性  
 齐凤池
        近几年,国企煤矿组织矿处级以上的领导到欧洲去旅行,说是去学习欧洲的先进管理经验和生产技术。他们利用二十多天的时间走访欧洲十几个个国家。就象走马观花地似的能学到什么?有人说这纯粹是免费的国外旅游。
        记得牛群和冯巩说过一个相声段子叫《小偷公司》,小偷公司领导也到国外学习小偷的先进偷盗技术。这些煤矿的领导和《小偷公司》的领导到国外学习偷盗技术有什么区别?有人说,你一个国企煤矿的领导不好好在家抓好安全生产,提高职工收入,每年少死几个工人,你们到欧洲去学习什么?再说,就你们的素质又能学来什么?如果到国外转一圈就改变人的本性,那样我们就可以把劳教的人员犯罪人员都送到国外转一圈。
        这些领导大多数是毕业于党校,他们利用开卷考试拿到了文凭,一说也是大专或大本毕业,这两个没有一点含金量的文凭在他们手里却成了晋级和升官的牛逼资本和条件。
         我们翻开这些人的原始档案,他们的最高学历是高中,大部分是初中毕业生。再翻开他们的家族档案,他们的祖父都是从遥远的地方因饥饿迁徙来到了煤矿。他们的父辈是地地道道的挖煤工人。他们从小受的教育是粗俗的传统的民间管孩子的方法。过去,煤矿工人的生活习惯是:上班,喝酒,打牌,睡觉。工作中的交流语言就是用脏话指挥干活。所以在他们的遗传基因里潜藏着很深很深的劣根性,这些领导开口就骂人,说话带口头令。矿长在调度会上骂区长,女人的生殖器离不开嘴。这些中层领导的祖宗的生殖器都给骂烂了,可一个敢放屁的也没有。
        很多中层领导在述职报告中,谈到自己缺点时,他们都说自己的脾气不好。真不知他们的脾气是怎么养成的,脾气又是怎么来的。我敢肯定,他们在上级领导面前或在情人面前,或在金钱面前肯定没有脾气。当然,在父母和妻子面前就不敢保证脾气了。分析他们的脾气是怎样养成的,不用说,官升脾气长呗。血液里的劣根性呗。
        再说煤矿真正大学毕业的要和钢厂,电厂,石油,铁路毕业的大学生相比,他们在考大学时就不在一个起跑线上,人家是600多分考上的电力,钢铁、石油、交通大学的,而煤矿的大学生是在300到400多分的起跑线考上的大学。
         再说煤矿有几个清华北大的博士生?而钢铁、电力、石油、铁路的研究生有的是。你的含金量和人家比就是不一样。煤矿的 中层干部素质就更低了,他们大部分是凭力气和脾气干出来的。煤矿有个区长在班前会上骂工人:“你们在座的父亲最大的也就是个班长,没有一个是当区长的,你们要是不老实,我整死你们。来白道的黑道的都行”。这就是煤矿区长的素质和水平。
        再说机关的干部,矿上有个宣传部长,在搬家时他家里仅有的几本工具书还是从矿里拿来的。他根本就不读书,看到下属读书就挖苦。你问他帕斯捷尔纳克是谁,德拉克洛瓦是谁,勃拉姆斯是谁,他不知道。他知道李白。中午喝了酒,下午肯定钻到女工的办公室和女工挑逗。荤的素的都端出来,黄段子一段接一段。
在生产管理上,他们仍然用野蛮的谩骂和。 金钱惩罚的管理方法整治工人,在煤矿根本体现不出人性化,文明化。在管理者身上,素质和劣根性暴露的具体充分,从上到下他们都在捞钱,工人挣多少,他们不管,只要自己分够了就行。煤矿的上层领导是承包者,很多人都纳闷,企业是国家的,他们几个矿领导没有入一份股怎么成了承包者了?可他们的承包费一年就是几十万,中层的是年薪制,只要完成上缴利润,工人开多少,那是工人自己的事。
        这几年,煤矿工人进京上访的越来越多,原因就是分配不公平,工人和干部的工资差几倍,工人和中层差十几倍,工人和矿领导差上百倍。据知情人士讲,局领导一天的工资是6000元左右,矿长一天的工资1000左右,区长在500----600元左右。而工人一个月也开不到两千元。 上访的从北京遣送回来后,有的关押在林场,有的关押在一个偏僻的煤矿,这种非法的扣留和拘禁他们很清楚。这些人在企业里我行我素,独揽大权,整治工人,捞政治资本提纯金钱。这些煤矿干部,区科领导到市里买房,矿处级的到北京买房,局级的到国外买房,他们开的汽车是公家的,但每月要领取3000块的汽油和保养费。
过去企业一年要开几次职工大会,矿长书记还讲几句人话,现在他们不敢开会了,再在职工面前唱高调,矿工们会用砖头砸他们的脑袋。
      过去,煤矿评选劳动模范,都是从井下生产一线选拔优秀的工人,现在,矿长,科长都成了劳模。他们不是看中的劳模的荣誉,他们看重的是荣誉里的黄金。其他领导当不上劳模,他们也会想办法,评选岗位的带头人。中层的领导就都成了岗位带头人了。总之,在煤矿好事挨不上工人,要是献血、捐款,工人一个跑不了,要么就在工资里直接扣。自由人权无从谈起。
       如今,这家煤矿企业又兴起了准军事化管理,煤矿的准军事化是个什么概念,工人们一直没搞清。我猜象,就和准新娘一样,办了结婚证没举办婚礼已经做了几次人流。工人们整天稍息,立正,究竟向哪看齐,谁也说不清。煤矿整天杀杀地,有点象美国西点军校也象盖世太保的集中营。工人们天天在狂躁中消耗精力,他们感觉象父亲当年在鬼子刺刀下挣扎。矿里有很多矿警手拿警棍巡视,他们象已经死了多年的洋人骨头,在矿里四处走动。工人的身边安插了很多眼线,那些眼睛比日本狼青,德国黑背的嗅觉还敏感。虽说他们没有挨狗咬,没有挨皮鞭棍棒教育,但他们遭到了奖金的鞭子,工资的棒子,这更叫他们皮不痛心疼。工人早晨上班见到领导还必须敬礼,我们知道字典说,敬礼是向尊敬的人做的一种手势。战士向首长敬礼是对首长的一种尊敬,工人向矿长,区长敬礼不知是哪位说鸟语的定的规矩。他们在煤矿的角落安装了许多摄像头,这些机械眼睛藏得很诡秘,人们吸烟弥漫出的话题,吐痰发泻的口水,脚步跨过了界限,都逃不过贼的一只眼。工人的比喻很形象,摄像就象上个世纪潜伏下来的汉奸,整天盯着我们。每天有很多工友经受着金钱的拷打和工资的酷刑。工人上班进矿靠右,走下班靠左走,比交警规定的还严。早晨工人们排着整齐的队伍缓慢地在白线拦截的小道上低头向前蠕动,又像缓慢爬行。他们沮丧,想哭,步履沉重,感觉是参加遗体告别。灰色的办公大楼,粉刷成了灰色的调子,象殡仪馆和骨灰盒罩着没有眼泪的哭声。矿里很多戴袖标的矿警,拿着数码相机和黑色的警棍在巡视。他们就像治丧人员看护着工人。工人们围着灰色大楼绕一圈,等于瞻仰了某个人的仪容。过去,矿门口写着:“高高兴兴上班,平平安安回家”的标语早就被风雨粉刷成冷色调子,工人们感觉就象他们的父亲,当年在恐怖中挣扎。他们的煤矿,天天就象笼罩着吊唁氛围中。
2018-7-25
发表于 2018-7-28 19:3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好发到散文板块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