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原创小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31 10:00: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生生不息 于 2018-7-31 10:05 编辑

   

      郝梅随着众姐妹走出银白的电动门,中春的阳光撒到身上暖暖的,黑灿灿的脸明显感觉到了肩膀反射回来的温度。即将中午,她打算吃过饭就回去,尽快找到出路。心事重重地走,大家陆续散开,最后只剩她一人走进了繁华区域。
      肚子“咕噜咕噜”地叫,街道两侧店铺五花八门。一个“舒心保洁”的牌子撞进郝梅的视线,她不禁盯着店铺里几秒钟,干涸的黑红嘴唇一咧,微微地笑了。
      购买好用具,除去车费只剩两元钱,买了两个馒头一瓶水作午餐,郝梅边喊边吃。喊第一句有点难为情,喊几句就自如了,她清楚这事情的重要。吃完了那个煎饼果子,喊起来顺当多了,声音也响亮许多。一座座高楼间,枯黄的草坪泛出稀疏的黄绿,不认识的树也开始返青。身边走过的人好奇地看郝梅。
      “喂,打扫卫生的!”空中泻下一声女高音。
      郝梅仰头寻找,家家的窗户都是一个模样。
      “这,这里,十七楼!”
      终于望见,郝梅心中一阵激动。她没有上过这样的高楼,听说鼓捣电梯很费劲。
      总算上了楼。暗红的铁门闪开一道缝,女主人现出半边脸:“擦一遍多少钱?”
      迟疑。一垄地铲到头大约两小时,站在原地擦窗,似乎用不了许多力气。快速盘算,下定决心:“50。”
      主人急忙把门缝推大,示意郝梅进去。轻轻进了房门,郝梅瞥见迎面放着的鞋柜,心不由安静下来,左脚前鞋掌踩着右脚鞋后跟脱鞋。客厅很宽敞,米黄的地板闪闪发亮。角落里的两盆花却无精打采。郝梅脚迈进门时,就盘算怎么开始。她经常做家务,窗外摆个凳子,整扇窗户都够到了。刚才在楼下,望见楼这样高,玻璃的外面怎么擦,心中没有谱。不过,既然来了,就不能半途而废。郝梅赤脚站在铺开的脚踏上,脱下上衣外套放在鞋柜上,贴身的薄衫让主人行动自如。
      “借个水盆。”郝梅说。
      她想起在家时的样子。端着水盆谨慎地走到窗台前,把崭新的毛巾按到水中湿透,折叠成厚厚的一条,把毛巾放到玻璃上滑行,一道隐约亮意的湿痕出现。擦几下,乌印依旧。她不由心慌。听到身后男人小声问多少钱?女人声音更低。郝梅后背一热,湿乎乎的,无论如何,挣到了钱,探好了路。她心中一喜,猛然知道是外边的乌浊。
      “挺熟练啊,干几年了?”女主人站在身后问。
      郝梅感觉那双纹过眼线的大眼睛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但这一句,悬在半空的心放下了:“没多久……”她头没回地笑笑,嘴角有几条皱痕闪过。
       “衣服还这样干净,第一个活?”
      “……啊……是……”
     郝梅做出老练的样子推开窗户,把玻璃刮蘸蘸水,上半身斜伸到外面,一下一下地刮,齐耳的短发在风中散开,露出隐藏的几根白发。擦一扇,缩回身子向外望,一尘不染。郝梅信心陡增。
     赶上最后一趟班车回去,进院子时天彻底黑了。山风依旧不知深浅地扑进村子,干旱的秃山被夜遮挡,居然没有白天那样荒凉。郝梅知道丈夫一定着急了,她更清楚半天的辛苦探路很值得。
      躺在炕上怎么也睡不着,今天的经历不住地在脑子里“过电影”,不断地想怎么才能做得好。
      终于计划好了。郝梅召集村里的妇女开会,村长满脸期望地坐在旁边。
      “乡里下达了脱贫任务,县妇联也开了动员会,我们村的妇女咋样子干呢?”郝梅说。
      女人们叽叽嘎嘎地说,谁也没有一句好主意,有一丁点儿法子,早有人干了。越贫困落后,信息与思路越闭塞。
      郝梅使劲拍手:“好了,好了,大家听我说,想不再受穷的听好了!”
      “啥鬼主意?”
      “就是啊,有这好事?”
      “主任你咋不干啊?”
      ……
      村长生气地站起来,抻着黑红的脖子喊:“看看你们,整天灌着西北风干受穷,老爷们缩头探脑地外出打工,去了吃的喝的也剩不了几个钱,眼下郝主任有了好法子,带大家脱贫,别瞎吵吵,听她说!”
      郝梅嗓子嘶哑地把到县里开脱贫会的事和下午探路的过程说一遍,又强调了必须注意的问题。乱哄哄的女人们大眼瞪小眼,似乎在听《天方夜谭》。
      “哪来的底垫啊?”
      “就是,赔了咋整?”
      “要是被卖了,可咋办?”
      ……
      村长更生气了:“哪有这样好的活?底垫就是买点工具,村里先出钱。你花点力气都不行?村外不远的道上就是通县里和市里的线车,一去一勾统齐十块钱,你长点心,郝主任不是说了吗?擦一户人家玻璃就能挣七十八十的,还有什么瞎吵吵的,你还有更好的法子挣钱脱贫?!”
      女人们眨着黑眼皮想心事,土红的脸渐渐有了笑模样。
      几天后,郝主任带着女人们登上线车,她们的脖子上挂着盖有乡政府红印的“卫嫂卡”,背着统一款式、带着编号的双肩小布包。县城里许多住宅区有瘦小的女人在吆喝“打扫卫生擦玻璃!”
      忙碌了一天回去,女人们叽叽喳喳显摆自己的收入,每张脸都美成了萝卜花。郝主任坐在最前边,疲惫地笑笑,线车刚开上乡路,就踏实地睡着了……

辽宁省锦州市凌河区南京路六段兴大都小区9—46 姜宏生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BC0cw 禁闻视频 t.cn/RJvO78K 正常国家的新闻特点是:“因为没发生,所以不报导。”中国的新闻特点是:“因为不报导,所以没发生。” 看看真实的  发表于 2018-8-5 05:37
 楼主| 发表于 2018-7-31 10:07:3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个小帖子,请版主老师和各位文友批评指正。
发表于 2018-8-1 18:38:18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励志的一篇小说!
发表于 2018-8-1 18:4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感觉这篇小说的问题在于真实性,大部分外出打工的农民工,都是通过亲戚朋友的介绍,我不知道这样组织的是不是可行,所以不敢妄断。提个建议,不知道是不是得当啊,能不能让村委会和市里的工会或者什么组织结合起来,是不是会更有可信度?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