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18-8-6 15:30: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文畦 于 2018-8-10 12:28 编辑

唤  醒
文/文畦


  ——王梓,我是护士,吴妮。一周过去了,你还在睡着。我知道你已经尽最大努力了。你让自己能够自主呼吸了,好样的!不然的话,医生就会切开你的气管,用呼吸机来帮你呼吸,这会增加感染的机会。
  
  护士长派我来做你的特护。其他护士都不愿意来,她们的心思我知道。我开始也不太愿意干,护士长说她会帮助我的,她对我有信心。别看我从护校毕业才一年多,我对自己也有信心,只要我决定做的事,就要做好。我知道你自己也是有信心的。护士长说,人都有求生的本能。你的主治医师说你苏醒的可能性超过一半。我信他们的话。呵呵,我是不是很絮叨?护士长说她护理过的植物状态患者中,有一例是两年半后苏醒的。她还说除了在正常的治疗以外,最重要的就是要不断地和患者说话,这样可以起到唤醒的作用,也可能对维持患者的记忆有帮助。所以,王梓,别嫌我唠叨,其实我平时是一个很内向话少的人,陪着你,我也许要把一辈子的话讲完。这么多天过去了,除了你的老板,没有一个你的熟人或者亲人来看过你。我想你肯定失望、寂寞,我就当你愿意听我说话吧。
  
  你出事的第二天一早,你的老板就来看你了。他为你交了住院押金,表示你的工伤保险能承担的治疗费用以外的所有费用,都由他的公司承担。呵呵,这话够绕嘴的,可是我替你记住了,是想让你别担心没钱治病。老板还说你在车祸中可能还有赔偿责任,他已经委托律师处理了。我不信一个连思维迹象都不明显的病人能承担什么责任!不过,你的老板真是个大好人……
  
  ——王梓,我是吴妮,今天是第九天了。刮了一夜的风,路边的树上都光秃了。天有点冷,我先不给你擦身子了。昨天快下班的时候,你老板请的律师带着两男两女来看你的情况。这四个人骂骂咧咧的,说是他们的父亲是被你开的车撞死的,闹着要你赔偿,还说你开的是公司的车,你们老板也难逃赔偿责任。律师还说那辆撞你的面包车司机穷得没有钱能够赔偿你…………
  
  ——王梓,我是吴妮。刚才了来了两个警察,来查看你的随身物品。他们想找到你家人的联想方式。那个岁数大点的张警官是护士长的老公,我在参加他们儿子的婚礼上认识的。张警官说你的手机没有找到,只是在车祸现场附近发现了手机套和挂坠,估计是被人捡走昧下了。你们老板悬赏一万元要那部手机,它值那么多吗?警察查了你车里的电脑和日记本什么的,找到的都是客户的电话,只是在你的日记本上有一个叫做杨艳华的手机号,从你的日记里能看出她是你的女朋友。可是电话打过去,她绝口否认是你的女友,说只是一般的朋友。哦,他们把你的物品都拿去交给你的老板保管,只有一串钥匙,我忘了给他们,放在你床头柜里了。
  
  张警官说,从离事故现场比较远处的一个摄像头记录来看,当时有一个拾破烂的老头跑到马路中间去捡一个饮料瓶,被一辆黑色轿车撞倒。当时是并排前后过去的两辆轿车,牌照的看不清楚,不知哪一辆是你开的。但是从现场的痕迹看,好像是另一辆黑轿车撞了老头,又剐蹭了你的车,然后逃跑了,但是警察又不能完全确定。他们从摄像头里看见你走回来去看那老头,冷不防被一辆面包车撞倒。那捡破烂的老头有七十多岁了,穿着很脏的旧衣服。他的四个儿女一个个都是衣冠楚楚、珠光宝气的,看来都不是孝顺的人。
  
  哦,今天是第十天了。王梓,你能听见吗?不管你能听见多少,都要记住。我怕你会被他们敲诈……
  
  ——王梓,这是第十一天,我是吴妮。我刚才没来陪你,是因为你的女朋友来了,就是那个叫做杨艳华的。张警官说你的日记里有好多都是写和她热恋的。她可真漂亮!不过,我估计她要是穿着高跟鞋会比你高,嘻嘻。
  
  她说她是你老板的女儿,她爸爸让她来陪伴你,希望她作为你深爱的人,能尽快唤醒你。可是她觉得你醒来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就算活过来恢复到成正常人,也会耗尽她的青春,她不愿意为你这“活死人”舍出自己。我发现门外有个帅哥提着个女包在等她,唉——!
  
  我真感动她爸爸为你做的一切,可是她却悄悄道出了背后的原委。原来你是个才子,你独创的一项专利技术如果交给她爸爸的公司,投产十年内可以盈利至少四亿元。以后如果不断改进的话,这项专利至少能够运用五十年。这项专利早就有很多家公司在争夺,但是她爸爸下手早,她说自己也为这做出了牺牲,与以前的男友分手了,听她爸爸的话来喜欢你。那专利的内容可以在专利局查到,但是专利的关键数据还在你手里没拿出来,因为你找了国家的专门的研究机构,打算进一步完善,主要是考虑解决了环保问题之后再投产,而且你联系的那家研究所也有意聘你当研究员。没想到你就遭遇了车祸,她恨你不珍惜自己。
  
  她爸爸暗地里给了护士长一大笔钱,让护士长想办法唤醒你,好得到你的专利数据。张警官也利用职务之便,在帮着你的老板找你的专利数据。杨艳华刚才偷偷给我一张银行卡,说里面有她的私房钱五万元,让我替她陪伴你,如果能让你醒来,她爸爸还会给我十万。我不要她的钱,她就给我跪下了,我只好先收着这卡。她千恩万谢,给我留下她的手机号,还有她的生日,两项尾数合起来是她银行卡的密码,然后她就挽着那帅哥走了。
  
  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我本来不是特护,护士长还特地安排我来护理你。当然,我弟弟在上大学需要钱,我也想挣这笔不小的特护费……哦,我突然想起来了!你的那串钥匙上挂着一只金属壳的U盘,那很可能就是你的专利数据。不管是不是,我这就把它摘下来,藏到我家里去。它只属于你和你的家人。老天!这个才子不该命绝啊……
  
  ——王梓,已经三十三天了,我是吴妮。警察联系到你的家乡了,是在四川山区很穷的地方,好像离我老家不远。但是你父母带着你妹妹外出打工去了,没法联系上他们。你家的远近亲戚没有一个愿意来管你的…………
  
  ——王梓,七十一天,就要过年了,你爸妈他们总算来了。嗯,对,我是吴妮。你妈妈和妹妹见到你后,哭得死去活来,他们要在这里陪你过年,我也可以休息一下了。我弟弟寒假来和我一起过年,这段时间我还会来看你的。
  
  你的U盘我先替你保管着,你父母不懂得它的价值。如果医生判定你不再醒来,我再把它交给你的父母,请你相信我的人格,王梓。我也没有把杨艳华的那五万元交给你父母,毕竟她已经和你分手了,我也替你维护你的尊严……
  
  ——第一百零九天了,王梓,我是吴妮。外面的雪还没化,寒风冷飕飕的,你爸妈不得不出去打工了,他们想留下你妹妹来照顾你,我和护士长都觉得她不够专业,就劝她和你爸妈一起走了。他们留下了一点钱给我,我会都用到你身上,我自己有工资和护理费。他们还说回乡时会去看望我的父母,我告诉他们我的父母和姐姐早在地震中遇难了。为了照顾在这个城市上大学的弟弟,我毕业后才来这里找的工作。你妈妈听了又掉眼泪,说会把我姐弟当自己的孩子。我让他们放心打工,我会照顾好你的。
  
  我弟弟打开了你的U盘,里面设的密码让我猜到了,也是杨艳华手机号和她的生日的尾数合起来的。弟弟说这确定你的专利数据无疑。他很佩服你的才气,说你人生的使命还没完,而且还有那么多的牵挂,是不会就这样撒手而去的。弟弟还帮我在网上查找关于唤醒植物人的信息,我每天都在读。
  
  弟弟是哲学系的,但他的文才也是我的骄傲。其实我也经常写一点小文章,尤其爱写小说,加在一起有几十篇了吧,弟弟是我的文学指导。我们护士长也经常写散文和小说,发表在省里的杂志上。那个杂志社的主编在我们这里住过院,他看了我的文章悄悄对我说,我写的好几篇都比护士长写的好,有真情,咯咯咯咯,我真开心!不过我还没想发表,弟弟也说我还要多练笔,厚积薄发。你觉得我这几个月和你谈话是不是比较有条理的呢?咯咯咯咯……。同事们都说我话少,其实我在弟弟面前话最多,你是第二个,王梓……
  
  ——我是吴妮,第三百九十四天了,王梓,昨晚下了冬天第一场小雪,太阳一出来,现在已经化得差不多了。主治医师说你的各项生理指征基本正常,肌肉萎缩的程度也比正常的要好。从设备检查的结果来看,你的脑血管的愈合程度也让医生们高兴,笑容都带在他们脸上了。副院长和主治医师正在为这撰写论文。护士长也在起草与你的病情护理有关的护理实务手册,她经常来找我问这问那,我毫无保留地汇报,但她没有让我参与写作。我不在乎那些,我只要你能睁开眼看见我就心满意足了,你知道我长的什么样子吗?
  
  唉,无论怎么看,我都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如果我穿着便装走进人群,是没有人能把我找出来的。要是你醒来时对我的长相失望,请你不要表现出来。其实我长得也不算差,等我拿出镜子……镜子里的我圆脸,白净的脸上没有一点青春痘……对,一白遮三丑,呵呵。只可惜鼻梁周围有雀斑,我数过,有十三颗,你可别告诉别人啊,要不我不就成了十三点了吗?咯咯咯咯,我知道你在心里笑我。我的鼻梁不高,不如你的。我鼻头肉多,像邓婕的鼻子,护士姐妹们说那是“旺夫鼻”。嗯,还有,我的眼睛不算小,双眼皮,嘴也不大。这些精品怎么凑到一起反而倒平庸了呢?咯咯咯咯……
  
  你的长相可以用俊朗来形容,总的来看有陆毅的范儿,肩也宽,就是个头矮点。个儿矮的人脑子都聪明,你有一米七二吗?我弟弟就一米七二。你也够白净的,这房间里没别人,我告诉你,我不喜欢你的胸毛,咯咯咯咯……
  
  你别看我长相一般,也有人追我。妇产科有几个男护士,其中有一个叫做陈之良的,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护士长儿子的婚礼上,后来他就一直有事没事来约我。啊,对了,你被送到医院那天他刚好下班走过急诊部,就搭把手帮着把你抬进来了,直到在ICU把你安顿好才走。他去医学院进修《康复学》有一年了,他本来就是学这个专业的,只是那时他看见妇产科需要有力气的男护士搬移病人,就主动当了大半年的护士。他真是个很好的人,可是我觉得我俩太不般配,他一米八五的个子,五大三粗,长相也英俊,我在他旁边显得太小了,我可不想带着自卑感和他过一辈子……
  
  ——王梓,我是吴妮,今天是第五百一十七天。今年春暖得真早,外面的树枝开始有了点点绿芽。哎,两只麻雀在空调机上亲嘴呢!他们肯定是夫妻。
  
  刚才你的老板来过,他真是执着。晚上护士长要请我们吃饭,她写的护理实务书出版了。等一下医生查房过后,我们要推你去做全身检查。我拉开窗帘吧,把房间里晒一晒……哦,太阳照到你脸上了,别皱眉,我再用窗帘给你挡上一点儿……这样行了吗?呀,呀,哎呀妈耶——你怎么睁眼啦!喂!小胡小胡,你快去叫护士长!我在这里接着喊他。王梓!王梓!你好啦!能看见我吗?哈哈哈哈……
  
后记:

  王梓醒来十几天了,他的各方面功能还在恢复,已经转到了康复科病房。那里的医生包括陈之良已经开始着手对他进行康复治疗。护士长征得领导同意,让吴妮继续陪护他。每天他只要是醒着的,眼珠就会跟着吴妮转,脸上的表情也显得愉快。吴妮不在时,他就显出沉思状,有时候还有点沮丧。有一次吴妮笑着问他:“帅哥,我不在的时候,你深思什么哲学论题呢?是庄周梦蝶、南柯一梦还是烂柯隔世?咯咯咯咯……别光看着我笑,说话啊!”只要吴妮一笑,他脸上就会有明显的笑意。
  
  王梓的家人闻讯赶来看他,他妈妈留下来帮助他恢复记忆和语言等功能,住在了吴妮家。他的老板更是喜不自胜。吴妮把那五万元的卡还给了杨艳华,她毫不客气地收下了。
  
  到了年底,王梓的运动功能康复过程很理想,表情也生动起来了,但是还没说话。这天吴妮看看房间里没有别人,就坐到病床前凑近他,悄悄拿出那只金属壳的U盘给他看。他只是扫了一眼那个东西,抬起手来要摸她的脸,嘴唇撮起来发着一个音:“吴,吴。”
  
  吴妮拿起他的手掌放在自己脸上,眼眶里含着眼泪说:“哎呀!你知道我姓吴呀?我是吴妮,哈哈哈哈......你是在梦里听我说的,还是听见他们叫我吴妮了?哈哈哈哈......我好开心啊!”
  
  “呵呵。”王梓跟着她发出了愉快的笑声。
  
  “来,跟着我说,吴,妮,吴,妮……”
  
  正教着王梓说话,吴妮发现他把目光转向房门,吴妮一回头,发现病房门上的小窗外有一顶白色的护士帽一闪就消失了,那帽子边缘的两条蓝杠印在了眼底,她忙把床边那只亮晶晶的金属壳的U盘收起来。


发表于 2018-8-7 10: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的叙事角度很特别,也是这篇小说的优点,不过问题也出在这里了,因为开头和结尾都是用第三人称,只有中间部分用第二人称,小说因此就出现了一点割裂感。
发表于 2018-8-7 10:19:41 | 显示全部楼层
建议可以做一点修改,或者全篇都用第一人称,通过护士的叙述把事件融合进去,或者就是分成三个部分,这样应该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8-7 11:23:28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8-8-7 10:19
建议可以做一点修改,或者全篇都用第一人称,通过护士的叙述把事件融合进去,或者就是分成三个部分,这样应 ...

呀!老师的提议非常好!我一直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要改。
发表于 2018-8-9 16:43:59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畦 发表于 2018-8-7 11:23
呀!老师的提议非常好!我一直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要改。

人称不断变换的小说本身就不好写,而且又容易出现很多疏漏,你敢这么尝试,先赞一个!!
 楼主| 发表于 2018-8-9 17:25:56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8-8-9 16:43
人称不断变换的小说本身就不好写,而且又容易出现很多疏漏,你敢这么尝试,先赞一个!!

用对话推进情节在网络小说中用得很滥。写这篇时我就有点叛逆,尝试一下自说自话看看行不行,呵呵。
发表于 2018-8-9 17:42:51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畦 发表于 2018-8-9 17:25
用对话推进情节在网络小说中用得很滥。写这篇时我就有点叛逆,尝试一下自说自话看看行不行,呵呵。

干脆全篇都自说自话不行吗?
 楼主| 发表于 2018-8-9 19:36: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8-8-9 17:42
干脆全篇都自说自话不行吗?

呵呵,那就是第一人称小说。
可见完全是人物在说,这种表现方法也是有局限的。
发表于 2018-8-10 08:26:3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畦 发表于 2018-8-9 19:36
呵呵,那就是第一人称小说。
可见完全是人物在说,这种表现方法也是有局限的。

略过第一段来读,也不会有情节不连贯的感觉,我觉得是可以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8-10 12:25:44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8-8-10 08:26
略过第一段来读,也不会有情节不连贯的感觉,我觉得是可以的。

欧,我倒没想过,对哈。
呵呵,这不怪我,老师你见识得多。
改了。
发表于 2018-8-10 21:24:43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畦 发表于 2018-8-10 12:25
欧,我倒没想过,对哈。
呵呵,这不怪我,老师你见识得多。
改了。

作品读过了,这个写法是不可以的,但是文字上还是有可以精简的地方,也有一两个错字,另外一些虚词也用的多了些。比如了字,在叙述上语言多样化一些可能会好些。
 楼主| 发表于 2018-8-10 22:54: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纸本阅读闻书香 发表于 2018-8-10 21:24
作品读过了,这个写法是不可以的,但是文字上还是有可以精简的地方,也有一两个错字,另外一些虚词也用的 ...

这是一个人在叙述,因此语言是不能多样化的。
这是一篇旧作,发在这里一是为了助兴,二是让老师们把把脉。不过,不打算做大的修改,作品一旦发出就属于读者了。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