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老周的布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6 23:04: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鲁氵言
      老周的作品开始占据报刊杂志重要位置,他身边的人却没有几人读过他的作品。老周一年年地写下去,而他所看到的报刊杂志越来越少,电脑上都是明星的丑闻,还有艳情小说,谁会为一首诗留一个位置呢。老周想想就罢了,继续他的事情。        这一年老周去参加一场笔会,每一位到会者都有一份诗刊和一份不菲的礼品,更难得的笔会上不少的人为诗掌声四起数回。有人还带来了孩子。给孩子说,这才是真正的艺术。老周不知道这个门票价值不菲,老周不知道这一场笔会花费数十万,虽然它只是一场活动,但可以地方盛事写入史志的。       老周深一脚浅一脚向住所走。在一个十字路口,他停在了一个书摊前。他扫了一眼,有几本书引起了他的兴趣。老板见有人驻足,就上来搭讪。三语两语之后,老板说,你是聊城人吗?老周点点头。那可是个好地方。老周看看老板说,你倒给我讲讲咋个好法?老板来兴趣说,你们那不但是水浒,金瓶梅的发生地,光岳楼下,海渊阁边几百年前几个私家书坊的书行销海内外。前几年,我还去过那里,古城开发了,多了些老景致,但是最为人注意还是古楼下的小书店。小书店有几十年的历史了,多多少少都成了这个地方的地标了,可是,有多少人认可呢?若是是没有了这个书店没有了海渊阁,单凭这几年新造的景致,与他处相比又算得了什么?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一天会有一个人来拿古楼的高度说事,来做了动作。或是再给他加个高。老板拿出了一本书递给老周。老周正待翻看,老板却在匆忙收拾书籍——城管来了。老周也帮他收拾。老板跑远了,老周才看到手里的书,就大喊,你的书。老板回头一笑,送你啦,这还是缘份。没有城管来,我还真不给你呢。那是一本你们聊城人写聊城名人的书。老周这才看看书名《布衣诗人谢榛》。 员   老周连续两日去那个地方,都没有见到那个老板。旁边的人也没有认识老板的。老周带着不安回到聊城。老周从来没有以这种方式得到书,而现在他竟然得到了本书,一个他不认识的人送的书,而且是他乡,老周认为有种趁火打劫的意思。读吧,也不枉人家的送书之情,从此他开始了他与布衣诗人的相遇之旅。
     谢榛因为一眼之残断了功名路,也让他的浪荡的诗情得到了大激发。他的小曲在楼堂间流转,也让爱惜文名的人看到了希望。苏老头的爱才与举荐让他的诗情之旅 有了一个开端。读至此老周几度想到了自己,但是,他得到了功名,谢榛的诗要四处传抄,而他不过是点点手指而已。这让老周颇有自喜。然而继续读下去,不断有贵人相助的谢榛开始周旋于达官贵人之间,他可以从一地到另一地游历。而他老周却是不能,他甚至是都不敢请一天的假。所有的人知道老周是一个诗人,他们看老周想从老周身体上找到什么,可是他们没有找到。所以他们的眼里老周成了一个怪物,一个天外来客。但是谢榛几乎寸步不离的都要有贵人的资助他才有自己的生活,每有人资助,他就心生不安,久而久之都成了一种煎熬,这多少也让他的轻狂成了一种发泄。写一首诗,我的激情如火,写下一行行的煎熬,我在舞台, 台下掌声四起,所有的泪水,可是没有人与我相拥,我爱的人在一个角落,我爱的在一个角落,可是,我的诗行,在他的微信上,成了一句句微笑,我的话都与他无趣。老周说,他一声轻咳,雨就在这一刻来了。他读到了谢榛在杨一清处,要拒绝那五十两银票,杨一清却说,记住以后与达官贵人交往,他们愿意给你什么,不用推辞!但是你不要忘记了写诗。老周这才理解谢榛的颠狂,那是一种抗议。  
      雨滴轻叩窗棂,偶尔有虫鸣漫来,这一屋的书,有哪一本是他自己的呢?满纸的文字有谁会提及?百年后或是更久自己也是会成为一个无人知道的古人,而生活还会继续下去,没有尽头。老周不由得心生恐惑,悲凉在心,难道这一切就是一场大梦,而自己所做的这一切都没有意义?老周正暗自伤感,一位老者站在他面前。我不是来解决你的生死,也没有本事消解你心中的恐惧。我来就是想和聊聊。比如一棵树,谁做根,谁做枝,谁做干?哪个都想做干,可是树干只是树的一部分,树的百千姿态是因为树枝,树的枝没了树也就没有了百千风格。有一个好干,就可以做一个好家具,有一个好的根这树才会更好,这个好根说不准会在不经意间上了大雅之堂。可是,没有几个树有迷人的风姿,也没有几个根可以不做柴火。即是来了,就来了,总比生不如死的活要好,这才是你的那些诗的意义,也许对天地对于大家没有意义,或是大家从来就从来不曾读,但是那有什么?我一生写了数千首,还有数百首贺寿诗,然而现在能让你们记得的也就是几句而已,还说不准是查我的资料才读的。老周看了眼老者,老先生可是谢榛?老者不语。老周说,我刚刚看过我们本地人武峻岭先生写的《布衣诗人谢榛》。书上说,您是因为断了功名路,才想以诗名闻天下。好在你处处遇到贵人,步步有贵人相助,乡间大儒苏先生使您文才大进,让您见到首辅杨一清大人。从此,您成了王候达官的做上宾。 老者说,你道这座上宾是如此的好?王候达官有的是钱,食客三千,我只是之一,有我如何,无又如何?充其量我不过是他们的一个风雅之好的一个玩物而已。想我后七子,尚还因家境不同,志向不同,而分崩离析,更何况其他?老周依我看各家王爷与地方官对您还是很敬重的,王爷赠您美女,守备陪您游历边关,首辅对于您酒宴的放浪形骸也不计较,你弟谢松对您也是照顾有加,您说他们对您图啥? 老者,老弟你不懂,我后生几百年,我的诗名何来这些贵人相助?一个微信,一声轻咳,也会有粉丝无数。 老周说,您真是有些痴人说梦,现在的公号多为明星丑闻等等无底线的事把持。您的的生活,您的那些边关诗,还不如您与芷兰的事有流量。 老者说,如此,你这个执迷不悟的小子是为何?你的那些作品也公布了,好像都与另外的人无关。 人世如尘埃,我也如尘埃,你来到了,有了光,你还可以有亮。老周说。光岳楼站了600年,还会站下去,再向南海渊阁也有400年的历史了,可是就再也没有600年历史的建筑了,一个一个老街连名字也找不到了。一个一个的老街坊现在都去望湖相居。再也找不到一个地道路的当地人了,数十年后,那些气喘吁吁操外地口音的话反倒成了乡音。 老者看看老周,老周看看老者,他看不出老者脸上的表情。老者张了张嘴,最后还是脱下了他的一件布衣披在老周的身上。有风吹来,老周打个寒颤,刚才是一个梦,老周分明又看到他身上有一件布衣长衫,刚刚的一切,清清晰晰地。《布衣诗人谢榛》一书被雨濡染,再也不打不开了,扉页上的谢榛两个字是手写的没有粘连。老周继续他的诗,他书架上的书尘埃覆盖了一层又一层,也不去管它了。老周的作品写得顺手了,公号上的作品也有了打赏,还有一个人在指点一二,多年以后初见,老周都有些怀疑,他是不是玉峰上人转世。他的文字是那么的妙不可言。 一个有关假疫苗和一个有关走私药品的电影在几天之后,就被明星的丑闻淡化了。每个人都有一个功利心,天上的文章也正因为有了这个功利心才变得有有温度有激情。老周一次次远离他的朋友,他的朋友也一个个淡了出他的空间,直到有一天,那一个微信再也打不开,他才知道自己不是谢榛,不会有一个叫芷兰的姑娘,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是的以后也不会。老周看着人们抱着他的书离去,开心的样子,老周没有一丝的表情,直到房间再也没有书的痕迹,他的心一下子就放了下来。谢榛为了一个点钱,累死在他乡的祝寿诗前,而自己现在轻松了。太阳在西边的湖岸动了下,就沉也下去,西关街的灯光近处还是晃动,再远处就处于一片黑暗之中了。古楼角的书店的条幅在风中动了动,旁边饭店的菜香吸引了无数的食客,没有去在意书店是不是开过门。
        老周下得光岳楼,四处的灯亮了,守楼的向他笑了笑。其实他不知道这个人是老周,也不知道老周的故事。老周,老周,你的孤独在600年前就有了,或是从2000年前或是更久就有了,老周,老周,再过500年你是不是会被人提及?你的这一生,如果有一天,在这个地方志有一两句,那就是你最好的容身之所了。 老周融入到夜色里不见了,四面弥漫了老周的气息,老者在后面看看这光岳楼,他熟悉的,他的出生之地,以及他后来的安阳,没有一处是他的了。他只能和他的那诗和他的芷兰与后七子在故事里了。老者,看看那本《布衣诗人谢榛》,一下子就是融入到封面中轻舟上的老人中了。

发表于 2018-8-7 10:06:1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如果是一个长篇或者中篇的节选的话,是可以的,如果是作为单独成篇的一个小小说,就有点显得琐碎,需要在情节上再加工一下。另外就是感觉议论评价有点多了,毕竟小说是要靠情节来塑造人物的,过多的评论的话,会削弱小说的可读性。一点浅见,希望对您有所帮助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6 23:54: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新人报到,请各位老师指正。
 楼主| 发表于 2018-8-6 23:55: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本人系列作品老周系列中的一篇。
发表于 2018-8-7 09:55:25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来到核桃源,希望您在这里过得开心!!!!
 楼主| 发表于 2018-8-7 12:35: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8-8-7 10:06
这篇小说如果是一个长篇或者中篇的节选的话,是可以的,如果是作为单独成篇的一个小小说,就有点显得琐碎, ...

谢谢,这个作品确实议论多了,情节是小说的要素,但我认为不是唯一的。当前的解构小说,就是把情节碎片或弱化了,我这是一个尝试。
发表于 2018-8-7 14:35:57 | 显示全部楼层
纸本阅读闻书香 发表于 2018-8-7 12:35
谢谢,这个作品确实议论多了,情节是小说的要素,但我认为不是唯一的。当前的解构小说,就是把情节碎片或 ...

把情节碎片或弱化的解构小说,这个有点意思哈。我不太懂,向您请教。
我们写小说(包括做大部分文章),是因为有自己的思想要表达,要让给读者知道。于是我们就确立一个主题,采用小说的方法,比如构思情节,采用各种表现方法,修辞、套路等等,目的仍然是一个,突出主题,让读者在阅读的快感中,与作者产生思想共鸣。
的确,小说的方法不是唯一的,国内外有着很多、很先锋的探索,无论如何探索、尝试,是不是唯其能达到让读者了解、接受作者的思想这个目的的方法才是最优的呢?
 楼主| 发表于 2018-8-7 15:48: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畦 发表于 2018-8-7 14:35
把情节碎片或弱化的解构小说,这个有点意思哈。我不太懂,向您请教。
我们写小说(包括做大部分文章), ...

也许通俗的小说是看重情节,而这类小说就是表达一种情绪。有谁说小说不能表达情绪呢?个人是不是观点。请老师看看我今天贴出来的《蝉殇》是不是另一个味道?谢谢您的探讨
发表于 2018-8-7 16:09: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文畦 于 2018-8-7 16:11 编辑
纸本阅读闻书香 发表于 2018-8-7 15:48
也许通俗的小说是看重情节,而这类小说就是表达一种情绪。有谁说小说不能表达情绪呢?个人是不是观点。请 ...

情绪似乎也是由于内心的思想引起。我内心愤怒的时候,情绪不会是快乐的。宣泄一种情绪去感染别人,未尝不可,关键在于“感染”二字,尤其读者的情绪恰好与作品冲突的时候。
作者对自己的作品,怎么看都是爱,但是从读者的角度,读到第三自然段还没有感觉,超过八成的人就会放下了。从这个方面说,编辑们真是辛苦,什么作品都要读到完。
 楼主| 发表于 2018-8-7 18:23: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明白在快读的时代,人的耐心是有限度的。
发表于 2018-8-7 20:31: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文畦 于 2018-8-7 20:37 编辑
纸本阅读闻书香 发表于 2018-8-7 18:23
我明白在快读的时代,人的耐心是有限度的。


不是的,我想讨论的是小说的方法,不是篇幅。好小说不怕长。
“文不嫌短,只怕短而不精;文不惧长,只恐长而无趣。写长还是写短,不应去赶什么“时尚”,当长则长,该短则短,这样才好。”
 楼主| 发表于 2018-8-7 20:54: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畦 发表于 2018-8-7 20:31
不是的,我想讨论的是小说的方法,不是篇幅。好小说不怕长。
“文不嫌短,只怕短而不精;文不惧长,只 ...

是的,文不怕长,这个作品在情节上弱化了,过多的阐述观点。请老师再看看我今天贴的《蝉殇》一文,可能又是一种感觉。谢啦。
发表于 2018-8-7 21:51: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纸本阅读闻书香 发表于 2018-8-7 20:54
是的,文不怕长,这个作品在情节上弱化了,过多的阐述观点。请老师再看看我今天贴的《蝉殇》一文,可能又 ...

读了一遍。
感觉未经雕琢,至少应该改改错字,和不达意的词,再排排版。
感受呢,先听听高人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8-7 21:57:19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畦 发表于 2018-8-7 21:51
读了一遍。
感觉未经雕琢,至少应该改改错字,和不达意的词,再排排版。
感受呢,先听听高人的。


我是用手机粘的,一上电脑才发现变样了。也不知道可以重新贴吗?
 楼主| 发表于 2018-8-7 22:15:51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畦 发表于 2018-8-7 21:51
读了一遍。
感觉未经雕琢,至少应该改改错字,和不达意的词,再排排版。
感受呢,先听听高人的。

我在电脑上又重排了下,改动了几十处,大约可以了吧。请将第一稿麻烦给删除。谢谢。
发表于 2018-8-9 05: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老师来核桃源发文。
发表于 2018-8-9 05:16:19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老师来核桃源发文。
 楼主| 发表于 2018-8-9 10:56:21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8-8-9 05:16
欢迎老师来核桃源发文。

谢谢,版主的阅读,我一定会把自己满意的作品给核桃源的。
发表于 2018-8-9 16:52:07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畦 发表于 2018-8-7 14:35
把情节碎片或弱化的解构小说,这个有点意思哈。我不太懂,向您请教。
我们写小说(包括做大部分文章), ...

两位的讨论本身就是进步收益的不仅仅是二位,还有旁观的路人
发表于 2018-8-9 16:55:00 | 显示全部楼层
碎片化写作和解构式写作是比较新的写作手法,多年前就有欧美作家在尝试,不过,这种手法可不容易把握,这种写作手法有点像是立体派的画作,或者是印象派画家的作品,从时空到叙事角度都会发生各种变化,加上对人物心理又有特别细腻的阐释,读起来也是有点艰难,我也没有胆量尝试。
发表于 2018-8-9 17:28:48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8-8-9 16:55
碎片化写作和解构式写作是比较新的写作手法,多年前就有欧美作家在尝试,不过,这种手法可不容易把握,这种 ...

我还是觉得把笔力放在主题上要好。
发表于 2018-8-9 17:45:1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畦 发表于 2018-8-9 17:28
我还是觉得把笔力放在主题上要好。

对,王夫之说“意犹帅也”,没有主题或者是不清楚的,他称之为“乌合之众”。
发表于 2018-8-9 19:33: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8-8-9 17:45
对,王夫之说“意犹帅也”,没有主题或者是不清楚的,他称之为“乌合之众”。

我记住这话。
 楼主| 发表于 2018-8-10 09:30:55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任何形式的小说或是其他作品都有主题,只是有的主题很直接,有的可能隐晦,或是有双重或是多重的含义,甚至有些东西作者在写的也没有考虑的,但是读者却读出来了。所以,我认为我的作品并非没有主题。由于这个作品是老周系列的中的一篇,所以,这也是作为底层另类小人物一种生存状态的表达而已,作品没有高大上,甚至是没有多大正能量,其实,这也是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
 楼主| 发表于 2018-8-10 09:33:40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8-8-9 16:52
两位的讨论本身就是进步收益的不仅仅是二位,还有旁观的路人

作为创作作者他采取何种形式是创作者的事,而读者是不是与作者保持一致,这还真是个问题。我不能说这个作品有多优秀,但这也只是我对于传统小说的突破,虽然,最终,不少的作者最终回到了讲故事上来。
发表于 2018-8-10 12:41:22 | 显示全部楼层
纸本阅读闻书香 发表于 2018-8-10 09:30
其实任何形式的小说或是其他作品都有主题,只是有的主题很直接,有的可能隐晦,或是有双重或是多重的含义 ...

读者为什么要读我这篇小说,我能给他什么?
 楼主| 发表于 2018-8-10 13:39: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畦 发表于 2018-8-10 12:41
读者为什么要读我这篇小说,我能给他什么?

作者能给全在文中,读者想要的未必文中有
发表于 2018-8-10 13:51:07 | 显示全部楼层
纸本阅读闻书香 发表于 2018-8-10 13:39
作者能给全在文中,读者想要的未必文中有

呵呵,所以下次就敬而远之了。
只可怜了编辑们。
 楼主| 发表于 2018-8-10 15:18: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畦 发表于 2018-8-10 13:51
呵呵,所以下次就敬而远之了。
只可怜了编辑们。

这也是人民文学主编崔道怡先生的创作谈。一个作品你非要找你的目的,可能就错了,只能是我给的你需要吗,不需要,毙了。需要,发了。很多大家作品也是当代不发收获发,收获不发十月发。
 楼主| 发表于 2018-8-10 15:18: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畦 发表于 2018-8-10 13:51
呵呵,所以下次就敬而远之了。
只可怜了编辑们。

这也是人民文学主编崔道怡先生的创作谈。一个作品你非要找你的目的,可能就错了,只能是我给的你需要吗,不需要,毙了。需要,发了。很多大家作品也是当代不发收获发,收获不发十月发。
 楼主| 发表于 2018-8-10 15:20: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纸本阅读闻书香 发表于 2018-8-10 15:18
这也是人民文学主编崔道怡先生的创作谈。一个作品你非要找你的目的,可能就错了,只能是我给的你需要吗, ...

作者的作品不是定制品,所以,只能是作者表达的与刊物契合了才是皆大欢喜。
 楼主| 发表于 2018-8-10 15:33: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畦 发表于 2018-8-10 13:51
呵呵,所以下次就敬而远之了。
只可怜了编辑们。

老师如果因此而不读我的其他作品,有因噎废食的意思了。文本间的争执很正常。我列举其他大家作品,并非我的作品达到了大师级别,毕竟我写小说才一年,我看过不少作品,因为我对我作品的自信。在行文上也有败笔,叙述上的词不达意,执拗。在以后的探索中会在各位的关注下得到改正的。谢谢,您。请阅读今天贴出的《昨夜芳华》会给您又一个不一样。
发表于 2018-8-10 16:20:11 | 显示全部楼层
纸本阅读闻书香 发表于 2018-8-10 15:33
老师如果因此而不读我的其他作品,有因噎废食的意思了。文本间的争执很正常。我列举其他大家作品,并非我 ...

小说一年能到这个水平,令人刮目,想必是早有积淀,厚积薄发。
 楼主| 发表于 2018-8-10 16:32: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写诗,后来盆友总说我写的没特色,我念想一动,就开始写小说,因此有些小说确乎是不是中规中矩的小说。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