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不觉心染香(散文诗·六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7 10:25: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翔帆 于 2018-8-7 10:29 编辑

    不觉心染香(散文诗·六章)
               李志胜

    滕王阁

    作为诗人,到江西,可以不喝酒,可以不吃赣江鱼,却不能不去拜访滕王阁。
    王勃的序,滕王的阁。阁以人名,阁以文名,有唐文采千秋艳;实地踏访,江南临观。境由时造,境由心造,无尽心潮万众歌。
    越滕阁秋风,识千禧鼎,起凤、腾蛟、压江、挹翠,亭台游廊拱卫“迭废迭兴达28次之多”的天下名楼,瑰伟绝特。
    唐阁,曾“层峦耸翠”、“飞阁流丹”、“宏廊显敞”;宋阁,乃“上下三层”、“堂皇之峻,丹雘之华”;元阁,有“材石坚致”、“楹飞升显”、“檐宇虚敞,丹刻华丽”;明阁,则“比屋连甍,高门纳驷”、“檐牙翚飞,碧窗潇洒,彩槛逶迤”、“宏深伟丽”;清阁,在“崇楼之上,饰以延阁”、“涂髹璀错”……
    步入阁内。驻足九重天藻井,置身朱元璋大宴会旧址,流连在江西历代状元谱前,我为滕王阁的建筑艺术、文化内涵扼腕赞叹;瞩目“天下第一寿”字,心仪五彩百福屏,钟意八大山人仿画、滕王宴乐图、百蝶百花图,我为滕王阁的海纳百川、宽厚包容,胸怀敬重。
    轻轻,靠近滕王阁内的大唐舞乐壁画。左手的“龙墙”充满阳刚之气,右手的“凤墙”洋溢阴柔之美。这美,是载歌之美,舞蹈之美;这美,是音律之美,诗韵之美。
    徐徐,徜徉在滕王阁外的亭、堂、园、轩、台、坊、楼之间。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古渡揽胜,美尽东南。
    滕王阁千年兴废史,一页有一页的辉煌;滕王阁的梁、柱、枋及匾额、楹联、陈设,一处有一处的精彩。
    建筑是有生命的。滕王阁在历史的长河中,浴火涅槃,历久弥新。
    诗文是有营养的。王勃的《滕王阁序》,饱经岁月的洗礼,相偕与滕王阁有关的人、事、物,一次次华丽转身,蜚声海内外!

    汤显祖纪念馆

    走进汤显祖纪念馆,那高耸、肃穆的巨尊塑像,让我的脚步不禁慢了下来。
    一个人。一个与莎士比亚“同出其时”的人,
    一个与莎士比亚同为戏曲呕心沥血、泼洒青春的文艺巨匠;
    一个怀揣“临川四梦”,四百年后仍被共和国的总书记满怀深情、播名海外的东方戏圣!
    丁酉年初冬的小雨未歇,我和朋友踏着寒潮,擎起像火一样明亮的目光,谒见你,寻访你,胸中不乏深深的敬意。
    解说员娓娓讲述,图片、文本、声像、影视详实诠释。《牡丹亭》《紫钗记》《南柯记》《邯郸记》,犹如四块宝玉,历久弥新,煌煌耀世;杜丽娘、霍小玉、淳于棼、卢生等诸多人物,一如院中傲霜的银杏树叶,橙黄亮丽,百般入戏。
    “山也清,水也清,人在山荫道上行,春云处处生;
    官也清,吏也清,村民无事到公庭,农歌三两声。”
    好美的场景!亦书亦实。
    “琴歌积雪讼庭闲”,“市上无喧少斗鸡”。
    升平的昔年,与当今“中国梦”的恢弘愿景,依稀有一脉清韵,柔润相连……
    汤大师,你以情铸梦,鞭挞恶欲;汤先生,你寄情曲艺,传奇励世。
    忆想当年“堂开玉茗,临川终老”的你,我隐约看到一叶扁舟,驮着“虎炳中国,光耀世界”的戏文,咿咿呀呀,袅袅娜娜,驰进了心湖——
    耕读起涟漪,灵异卧清波。
    现实向善,曲坛美哉!

    正定荣国府

    春天,从红楼一梦中醒来。荣国府,成为了春光中一枚明丽的纽扣。
    正定这件美丽的衣衫,就像是陕北的梁家河一样,被新时代的眼瞳瞩目着,瞭望着……
    像纽扣一样别在正定“袖口”的荣国府,撷自书生曹雪芹那鸿篇巨制的庭院,样式典雅,气息若兰。
    清明栽兰于纸,植兰于沃土。兰花般的静谧下,书中的辛酸、荒唐,随一纸流水渐渐消退;昔年的奢糜、豪华,已为一袭素朴和安宁所替代。
    游览。思考。阳光分发给每个人一件御尘的风衣。
    竞相绽放的西府海棠,枝娇梢柔,朵朵洁白如银。高于房檐的,赛过了那振翅的鸟啼;比肩而笑的,簇拥着那温馨的窗棂。
    红墙标新立异,朱门脱胎换骨。荣国府内,一幢院落连着一幢院落,一只无形之手牵着另一只无形之手——
    无形的岁月,无形的蝶影。一切比想象还要轻,还要薄;
    有形的宣传,有形的包装。一份缤纷的精神大餐,奉与旅人,献给游客,饮水思源头,满心流水香。
    正定,让一个人、一本书、一群虔诚踏访者,念念不忘的地方。
    荣国府,一枚诗意的纽扣,借新春之天朗气清,正蜕变成一条花团锦绣的紫藤,一处令人依依不舍的驿站!

    南昌八一大桥

    从南昌西站至滨江宾馆的途中,第一次让我心灵震颤的南昌建筑,无疑是八一大桥了。
    高铁巴士从主桥北端进入,两旁铜铸的狮雕塑巍然屹立,气象雄伟,使我油然想起英雄的子弟兵军队,顿感激奋荡心。
    主桥两侧为不锈钢精工制成的护栏,其间堆成镶嵌着深具民族风格、形态各异的十二生肖汉白玉浮雕,仿佛一位勇士的盔甲护身。
    八一大桥,身披“江西省首座现代化斜拉桥”的美誉,长1040米,主孔跨度160米,塔高103米,桥面最大宽度28米。桥上,可通行55吨的重型车辆;桥下,能通过千吨级的轮船。犹如一道绚丽彩虹,横卧在旖旎的赣江流波上。
    夜幕徐徐降临,灯火交相亮起。来往的车辆,鱼龙曼衍,恍若置身于一幅星月交辉的风景画;如织的行人,信步赏夜,依稀有凉爽江风撩发、拂面,袅袅清音,缓缓过耳……
    自“H”型高塔斜拉下的钢索,密密匝匝,一道道却间隔有度。像一位凯旋的勇士,卸去头盔后那散开的长发。“英雄”守护着家园,看似冷峻却有情,此处无声胜有声!
    及至八一大桥主桥南端,两只由黑花岗石与汉白玉雕成的猫咪,活灵活现,映入眼帘。仿佛一声惊呼,它就会抖动机敏,生擒地鼠;好像一声轻唤,它便能蹿到人前,温顺撒娇……
    公务之余,再乘暇漫步沿江北道,重与八一大桥“遥遥相遇”。那一江两岸、飞阁凌云的桥身,愈发像一位不怒而威的勇士——他镇守在奔腾赣江上,任平安驰过、顺畅流过、惬意走过。
    那桥头地面广植的琪花嘉木,仿建的亭台楼阁,聚祥盈和,收静纳宁,任市民休闲、娱乐,你来、我往。
    物质层面的八一大桥,顺势、应时;精神世界的连心桥呢?当应时、借势!南昌这片英雄的沃土,经济发展,社会和谐,“两翼”并飞,善哉福也。

    抚州文化广场

    薄雨柔指,掸去心尘几许?
    这儿的黎明静悄悄的。静悄悄的,还有灯光掩映的栈桥,迷离朦胧的流水,蜿蜒曲折的游廊,藏于夜色悠悠绽放的花木。
    “桃李苑”的晨练者,音律在心,舒臂展腰,与四周的景物和谐相处;身在异乡为异客的心绪,清清爽爽,漫无目的,在湿漉漉的砖铺道上进进退退。
    硕大有“朋”的笔架雕塑,耸立在东入口处,相伴汤显祖大戏院、抚州博物馆、图书馆,以一份独特的安谧,给来访者一袭惊叹;如剑锥地的巨制大毫,饱蘸亮化了的晨曦、曙色、晓风,凭一管翠竹的高洁,为寻梦人奉上抚州墨宝。
    昨日入住旁边的抚州荣誉国际酒店时,我就猜想:赣之抚州,到底是怎样一颗璀璨的“赣东明珠”呢?
    东道主安排的日程已定。凌晨梦醒,我突发奇想:何不趁静微服私访一下周边环境?这岂不更有可能探得意外、惊喜之曲!
    初冬的江南细雨,仿佛一位看不清面目的丽人,其轻轻挥洒的浪漫情丝,落在身上,不觉;栖于头顶,不知;跳上发皴的脸颊,却有不尽顽皮与惬意,疾捅心头。
    爽。得劲。不赖。
    抚州素有“才子之乡”“文化之邦”的美誉。北宋政治家、思想家王安石,大散文家曾巩,词坛巨臂晏殊、晏几道,哲学家、思想家陆九渊等,一大批名儒巨公,蜚声天下;海西腹地,红色苏区,产业新港,中国戏都,以汤显祖《临川四梦》引领的文化使者,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
    漫步在黎明之际的抚州文化广场,收获良多。望着四处“站立”的银杏树的树冠,那金黄色枝叶,多么像一位位儒雅的智者,护佑着抚州,点化着抚州。

    抚州名人雕塑园

    好一朵冰清玉洁的如意花!
    一见面,你就以清新相拥,雨歇后的英气愈发逼人。
    仿明代风格建筑的五孔汉白玉门楼,偕“五福临门”的寓意映入视野,吉祥大气。“抚州名人雕塑园”七个由不同篆体雕刻的大字,依印章的形式散布于门前,镶刻成趣,“阴”“阳”和谐。
    王安石、汤显祖、曾巩、晏殊、陆九渊、谭纶、乐史、揭喧、舒同、李中泉等66位抚州历代名人,悄然立于花木、净水所酿造的氛围里,与煌煌岁月为伍,被纷至沓来的“仰慕”簇拥。
    音乐喷泉,是一首首诗,水柱曼妙;娱乐码头,像一幅幅画,倩影入心。充溢着“出污泥而不染”韵味的莲花渡,等你,迎你;仿佛牡丹花瓣舒缓绽放的牡丹亲水广场,邀你,约你……
    英烈,状元,院士,才子。群英聚首,群贤毕至。
    东、南、西、北,四面熏风,地方天圆!
    祈愿台上的华光,护佑着你;三元楼中的荣辉激励着你;绿色长廊的悠闲踱步,慰藉着你;水上舞台的手搭凉棚,祝福着你。
    人在花间走,不觉身染香。心随贤者行,他乡即故乡。

    通讯地址:(457000)河南濮阳市人民路112-3号濮阳市粮食局  李志胜
发表于 2018-8-7 15:32:3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组大气厚重的诗章。欣赏学习。问候。
 楼主| 发表于 2018-8-8 17:13:39 | 显示全部楼层
河南棠棣 发表于 2018-8-7 15:32
一组大气厚重的诗章。欣赏学习。问候。

谢谢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