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蝉殇(修改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7 22:13: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冰凝暗香 于 2018-8-8 05:22 编辑

   夏至。
      在这特别长的一天中老周感受到了蝉的波动——那是一种没节律的但是又可以听到的与其说是鸣不如是震动,这种声音一整天在耳边回绕。老周把半年的总结看了又看,这次领导会给个赞吧。老周想着,领导就在喊他了。
       外面的蝉声依然如故。老周翻了下新到的样刊,他的那组《冬的十四行》被放在了头条,老周看了一下外面的树,心里清凉了许多。外面的树如一幅油画。老周拉开窗,蝉鸣一下子就扑了进来,还带了巨大的热浪,老周没有想到这蝉鸣会是这么大。一只蝉,同时跌落在他的眼前,这只蝉几乎一般蝉的两倍大,这只蝉亮得让人有些骇然——它已经死了。这时,蝉的耽噪一下子就停止了,老周把它放在手上看,蝉鸣又起,说不上有什么差别。
       看着这只大蝉,老周想,在这样一个正是蝉鸣的时节,它竟死掉了。外面的蝉鸣变得雄浑起来。老周的身体在这个花开的喜人季节,开始冷冻到了极点,如同他的诗篇在一本又一本刊物上驻留,面对这仰慕,老周认为那不过一场窃窃私语。老周的风光在单位的去留间流逝,在同学会使得他有一种失落,倒是文友间的沙龙还可以让他风光一些。但是这种聚会现在也开始变得的落寞起来。大家也不再谈论诗歌,而是要对方的电话微信,而另一方面大家数年之后还是大家,那些作品是不是更好,老周不说,但是他们却活在一个又一个纸媒体上,老周索性不去看了。老周潜心写自己的东西,然后在一个又一个刊物上与大家见面。比起几个现在还和他一样的文友自己是多么的幸运儿啊。老周把书和奖金摸索出来,家人的目光都却落在了儿子的身体上,儿子以一个勉强的成绩考取一个理想学校。老周坐下来继续他的诗行。
       暗夜。
       老周又一次听到了不舍昼夜的蝉鸣。那一只大蝉还在桌子上,那一对复眼看着他,让老周不安,焦躁。老周拧开灯,那只蝉不在那里。他推开窗,蝉鸣排山倒海一样他听到了儿子的鼾声,轻轻地,他想起了自己的少年时光。但是现在他不会有这样的鼾声了。老周在灯下抽出一本书,这个书的作者在几年前就离世了。他又抽出了一本书,他认识的作者,这个作者也在几年前就不在人间了,老周又抽了一本,又抽了一本,又抽了一本,这一个个作者都与他阴阳两隔。老周抽一本,看一本,心都碎了,泪水流了出来,他抹了下,泪水还是流个不停。有多少年没有流泪了,老周写过的文字让一个又一个人感动,现在他生出了一种荒诞不经的感觉。现在他让他的泪水狂泄而出。昏然中,他听到蝉鸣如潮,他的桌子上却没有几本书的作者已经不在人间,倒是有几个大家经常在电视上露面。他看到有同事在说什么,他向他们热情似火,他们也热烈回应,他在拐角处他听到有人在议论他,但是他没有听清。
       老周坐在办公室里半天没有动。太阳一天天从窗前移到树后的阴影然后湮没无闻。老周在蝉鸣的季节如入冰窖,他感觉冰冷彻骨。蝉鸣里,老周又一次坐了起来,隔壁的说话传来,那是老婆与儿子的。老周听到儿子说,爸都这样了,早晚的事,让他这样吧。然后,他听见老婆叹了口气。儿子又说,大家都是知道的,大家是不说的。老周有困惑,是我要下岗?老周咳了一声,那边也没有了声息。
      蝉鸣的声音这一处与那一处是不同的,比如这一处的高昂,那一处就是轻唱。这边大蝉在高歌,那边小蝉在伴唱。在这一处可以听到,树上的唱,走到另一处,原来的蝉似乎不在唱,而这一处的蝉又开始了。激越的大蝉之声伴着小唱的似有若无的轻吟,真是如沙漠中人口中的一滴水。而那蝉的鸣让他如在暗夜里在胡同里行走,没有边际,却还能看到无处的景物,有一个灯在前方闪闪,直到鸡鸣也没有找到——此夜,我慢慢独行|有一处光亮起|黑暗不再黑暗,光虽然还要等待,有一处光,那么就有一火,我在这夜前面行走,你不来,他不来,你离我而去,我的新朋友,就是我一身的风光,也离我而去,我哭泣着前行,,因为,我有一处光。老周写下这些诗句,流泪如河,他已经在育新街的一处热闹之处了。老周看到了羊汤馆,想起了一件事——老周在酒局结束后走在灯光明灭的大街,凉风一吹,清醒了一些。老周,老周。
       老周回转身子,有个人向他过来,这个人走得很急,却又没有声息。老周看着这个似曾相识的人,老周无论如何也想不起他在哪里见这个人。老周停下来。
       老周。
       这个人笑眯眯地,眼光里却有一点冷淡,或是有些敌视。
       老周,你不是缺钱,你挣钱电话都不给家人打一个。你说因为他们没事身体健康。你生活的那么的辛苦,还是为了挣钱。老周,我给你一个挣钱的机会。你要不要?
      老周与这个人四目相立,老周觉得他的眼光有一种亲切,也有一种不屑。两个人坐了下来。
      那个人拿出了一件羊皮。老周与这张融合在了一起。老周恐惧地大叫,然而,老周却听到了从他口中传出的一声羊叫。老周被绑缚在一边。一只正在待着被屠戮的山羊。老周的眼里露出了恐惧,眼里流出泪水。
       看,看,看,这只羊流泪了。有一个小孩子大叫起来。一时间,有无数的人围了上来。那个人叫他来的人看着他。他看到了父亲走向了他。
      老周听到了自己的内心的碎裂。他看到父亲喝了杯水,杯子掉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碎裂。老周大叫起来,泪水更多了。父亲看了看,怔了下。老板看着老周,说:“这是一只不合群的东西,你杀了他。”
      老周拼命地向后,父亲看着老周,看着他,要放弃。老板看着老周,说给父亲:你杀光一只,我给你一50元,你三天就有300元收入。你的儿子,咋不来看你?也不见一个电话。
      老板把老周吊了起来。
      老周呜咽着,父亲拿起了刀。父亲看一下天,小声说着什么。老周却听到了。不怕,你杀光了他你就有50元了,你的小子就少作50元的难。父亲回过身看到老板拿着三张红红的纸币,父亲笑了。父亲拿起刀。
       父亲,亲爱的父亲笑容可掬,他的刀子在老周的脖子上弄了下,就轻轻一下,血一下子流了下来,流到嘴里,流到眼里。老周的耳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同时他也听到了父亲声音——你太累了,你没有一天的休息,这是理由吗?——50元到手了。儿子,你可以不借50元钱了。又一刀从胸前从老周的胸前画了下来,那个熟悉的声音:你放弃过么?你知道放弃了世界会怎样?你知道你放弃之后,你会得到什么?你知道你走了,你的父亲在晚上做什么?又一刀,一道刺痛袭击而来,老周有些清醒。你就是一个陀螺,哪怕你不旋转了,世界一样会不停止,世界不是你的,你不是世界。老周大呼,不一样,却是出口声音很轻很轻了,不一样。父亲愣了下,似乎听到了。那个声音说,至少你轻松些是吗?可是你轻松了吗?你总是在向前跑,你总是停不来。你的狂热,如同你的支付宝一样,你更加的一无所有,你轻松了吗?假如你放弃了,你会痛,可是在家会温暖。父亲放弃了许多,但是你却给了他一个孤独,让他在晚上打着手电筒找你回家。你给了他一个牵挂。给了他一个空空的希望,给了他一分负担。让他在有病的时候还要为你剥羊皮。刀子扎在老周的心上,老周大叫起来。
       老周大叫起来,这是声自己的大叫。
       老周在路边睡了一个晚上。一块大石头正压在他的胸口。老周坐了一刻,天至微明,老周赶到羊汤馆,一只待杀的羊挂在了铁架上。老板,正一个刀,一刀,一刀,一刀,一刀,一刀地在那只山羊的画,下面已经流了不少的血,那只山羊面色安详,有泪水流了出来。老周看到那只山羊有泪水流了出来,似乎他认为这是他最好的结局。本就如此,是他前世有了今世要做的回报?那只山羊看到老周有些骇然,那面目突然变得有些苍老,如同他的父亲。而自己分明就是屠夫,一个盗贼。山羊的泪水流下来,落在地上,一粒一粒,一粒粒落在地上,轰然有声。
       老板转身看到老周,笑容可掬,片刻后,说,看到了?
       看呀,这只山羊有泪流了出来。有一个孩子叫了起来。有一个孩子还拉住了刀子。大街上多了许多的人。这是一只盗山羊,他从来是不管不顾的,他没有合群时候,他从来只是          吃,吃,吃。老板说。
       老周蹲了下来,他摸着山羊,他发现在山羊的皮肤里竟然还有衣服,他发现了山羊皮肤里的衣服是他老周的。而那个熟悉的声音现在让他觉得他是不是需要忏悔?
       老周,一下子拿过来那把刀,是的,老周一下子拿过来那把刀,那是他无比熟悉的刀子,那刀子有他所有的少年时光。现在他想起那山羊苍白无力的目光,老周想起他在路边那个睡梦的目光,老周拿起了那把刀子。
街上没有一个人,所有喧嚣也突然间没有了踪迹,熟悉的育新街,没有一个人,他一个人在街头,似乎有无数只的山羊从各处涌过来,在不远处,那只倒挂的山羊叫了一声,无数的山羊委屈地消失了。
      老周拿着刀子,立在街头,大街上,空无一人。
     是的,大街上,空无一人。
     老周问羊汤馆的老板,你们这有没有盗羊?老板迟疑了下,你怎么知道这个?老周看见老板拿起了刀子,他旁边的一山羊流下了泪水。老周一下子跑开了。可是老周又跑了回来,他拿起了刀子,割掉了绳子,让那只山羊跑走了。还没有人反应过来,他就扔了刀子跑走了。
       老周一脸的茫然若失,一脸的正义凛然。
        老周在窗前,蝉鸣又起,他又听到了家人的私语。老周在单位也没有觉得异样,老周去文联参加了采风会。大家相见一阵热闹之后,他就成了一个听众,大家或是明或是暗在炫耀自己的成绩。有较为熟识的想把老周引入话题,但是大家又很快叉开了话题。蝉鸣在枝间弥漫,老周发现自己成了一粒尘埃,所谓的成绩,在人海间,几站没有痕迹,让他喘不过气来。他把一根针在手上狠狠地刺了一下,没有痛苦,只有痛快淋漓的兴奋。一声门响,老周恢复了平静。
       漫步在这个四线小城或是连四线也算不上的城市,他发现就是在省城也不过如此。那些代表都市化的高楼在暗夜里,让人失去了方向。所有的霓虹闪烁在街面上涂抹繁华,从远处看就如同一千年后,资源殆尽的废弃的城市。现在的城市正在废弃,在一千年后,城市会有多少被废弃?又会多少的城市出现?街面上打斗,还是打斗,一沓沓的报纸占据头版是地产广告,开业宣传,充斥着假广告,与虚假的故事,唯一的副刊也在报纸从报亭消失后,成为了传说。每一个城市的报纸在做局,再也不会为报纸出现一个好的小说好的诗歌而欢呼雀跃,涕泪横流。老周固执地看每一份报纸的每一个文字,没有报纸可看,几乎要与同事翻脸。老周不得以在收购站里寻那些他没有读过的报纸。
       这每一页文字,是一缕阳光,我看到一缕阳光,文字在这尘埃里锈蚀,空空的口袋,我用我的热血带你走,我看到一缕阳光,我听到每一文字在角落里哭泣。他感到自己离自己越来越远。老周走了很久,他还是没有走出城市,他看到了一个大大的拆,一排排大的拆,这些字如蚂蚁一样在他的视线里晃动。乡下的消息一直没有,直到夏天来临,蝉的合唱拉开大幕,城市里弥漫着尘土的味道,和小偷一样的小贩如老鼠一样,这也让老周捉摸不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蝉鸣让老周数次释然于恍惚中,老周从古玩店淘到了那本书印制精良,与之同时期的的书就没有那么好了。这些如刚刚出版的旧书历经半年纪还是那么新,但是还是留下了岁月的印痕,酥脆的纸张,墨香为尘土味所代。所有的故事就万种风情,也只能是做为一种情怀在过来的人手中的把玩。就世风如何的不济,也没谁会回到从前。冥想之中,有一只蝉过来了,很是惬意,两只的话也不会让人不悦,还没有让老周明白,就数不清的蝉鸣叫着涌过来。老跑过一个小镇,一个镇,又一个小镇,没有一个人,没有一只动物,老周在奔跑,奔跑,直到累了,也没有没有摆脱让这一只只本是美味的碾压。
       蝉在枝间一声一声,从大树间弥漫下来,来吧,来吧,来吧,来吧,来吧,来吧。他循着蝉的叫声向上,老周听着自己的脚步声,有些累,来吧,来吧,来吧。老周又生出了勇气,老周,终于站上了大楼的凉台。他就在边沿坐了下来。他笑了,对于那个用扩音器的人,他生出了恼怒,他看着楼下的人,他笑了。最终,有人不耐烦了,一个人一个人走开了,还有一个人向他挥手。老周如一鸟一样飞了下来,恐惧代替了高兴,还没有明白,就是痛了,他的灵魂一下子也飞出来。他看了自己的痛苦的样子。你倒是下来呀,哥们等的花都落了。老周这才打了个激灵,他还没有明白过来就掉了下去,他落在了下面了阳台上,老周站起来,就这样他坐了下来,太阳落下去,老周还在那里,人们散去,老周还在那里。,老周最终掉了下来,巨大的碎裂声,老周碎了。
       老周摸了下胸,他刚才是做了个梦。
       此夜漫长,我勇敢地把孤独抛弃在原处,所谓青梅竹马,所谓远大抱负,所谓相依相伴,此夜之后,我白了头,故事依然没有结局,纸页酥脆,我身外看我,看我哭泣,看我大笑,是我的那一个大笑。老周看看桌上的单位解散说明,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少年的风气正从他发白的头发上滋生。他推开门,他看到儿子与老婆。老周大步走了出去。他是多想去参加一个聚会或约一群人聚会。老周离开他的朋友太久,不知道,那些聚会的朋友已记不得他了,就是站在面前,也记不得他了。老周大步走在大街上。
       医生 说他所有的一切都很正常,可是他就是一堵墙,一面有历史的墙,哪怕是一丝一毫的打击,他都会倒掉。
       老周,老周!我在后面叫,我在前面叫,老周,老周,老周。老周大步走。这个世界你来过,你看到了一切还在那里,你未来的一切不再有痛。老周,老周,我在前面叫,老周,老周!我在后面喊。老周愉快地走在大街上。你好,朋友,你好我忧郁的朋友。老周说,老周的眼睛清澈如水,我给老周背他写的诗,老周说,你还记得我的诗篇?老周那是属于你的。老周握了握我的手,大步而去。
       家人见到老周时,老周在东昌湖岸一隅睡了。他累了,老周所有的诗篇没有被找到。有关老周的书也没有了去向。
       认识的,不识的,在一场纪念后,各向西东,红尘不断,湖水依然,老周不再被人记起。蝉的声如大水一样漫过来,从夏至之后,长乎,歬于?蝉的鸣唱从那一处来,在这一处停留,伴一个故事,在下一处,蝉鸣如故。

发表于 2018-8-7 23:00: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比起几个现在还和他一样的文友自己是多么的幸运儿啊”——幸运儿,是形容词加儿化音吗?文友二字的后面可以加一个逗号。
“老周与这个人四目相立,老周觉得他的眼光有一种亲切”——一句话里两个主语;眼光是视线或者鉴赏力的意思,好像和亲切不搭配,眼神也许可以亲切;四目相立,这个动作怎么做?是横眉立目的立吗?
个人浅见哈,冒昧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8-8 08:14: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畦 发表于 2018-8-7 23:00
“比起几个现在还和他一样的文友自己是多么的幸运儿啊”——幸运儿,是形容词加儿化音吗?文友二字的后面可 ...

谢谢阅读!可以加逗号,这种四目相立,也有相向之意,一个人作出善意的样子,一个人却又警惕,故而如此。且本身的诡异成分,是为如此。
发表于 2018-8-9 05:19:0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运用意识流写法,情节荒诞离奇,让人赞叹!
 楼主| 发表于 2018-8-9 10:58:39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8-8-9 05:19
小说运用意识流写法,情节荒诞离奇,让人赞叹!

这是老周系列中的一篇,我将会慢上传老周系列的其他部分,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不一样的故事。
发表于 2018-8-9 11:25:34 | 显示全部楼层
纸本阅读闻书香 发表于 2018-8-9 10:58
这是老周系列中的一篇,我将会慢上传老周系列的其他部分,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不一样的故事。

在中财就已经拜读过老师大作
 楼主| 发表于 2018-8-9 16:38: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8-8-9 11:25
在中财就已经拜读过老师大作

这次发给核桃源又作了些文字及语法错误的修正。也不知道是否可上核桃源
 楼主| 发表于 2018-8-9 16:38: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8-8-9 11:25
在中财就已经拜读过老师大作

这次发给核桃源又作了些文字及语法错误的修正。也不知道是否可上核桃源
发表于 2018-8-9 17:14:27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畦 发表于 2018-8-7 23:00
“比起几个现在还和他一样的文友自己是多么的幸运儿啊”——幸运儿,是形容词加儿化音吗?文友二字的后面可 ...

比起几个现在还和他一样的文友自己是多么的幸运儿啊。这句话确实存在语法问题,幸运是个形容词,如果用多么来修饰的话,要去掉“的”;幸运儿是个名词,不能用多么修饰,这里确实需要修改。
发表于 2018-8-9 17:2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提一点建议,拜读过两篇小说之后,我的感觉是,手法和语言确实比较新颖,有不同于其他作品的地方,不过,就我的一点经验来说,现代派的小说作家,是先在思想观念上有了新的看法之后,再从手法上去出新,比如说意识流,是现代心理学深入到一定层次之后,在文学领域引发的新变化,如果没有新思维的出新的话,那么手法的变化可能就成了“为赋新词强说愁”了。
发表于 2018-8-9 17:25: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点浅见,希望对您有所帮助!
发表于 2018-8-9 17:25:47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次感谢赐稿支持,希望多来讨论发文!!
发表于 2018-8-9 17:32:03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8-8-9 17:14
比起几个现在还和他一样的文友自己是多么的幸运儿啊。这句话确实存在语法问题,幸运是个形容词,如果用多 ...

文学基础要扎实,我是这么要求自己的,尽管也有疏漏。
 楼主| 发表于 2018-8-10 09:38:14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8-8-9 17:25
我提一点建议,拜读过两篇小说之后,我的感觉是,手法和语言确实比较新颖,有不同于其他作品的地方,不过, ...

这个作品我认为还是用幸运儿是比较好,也许他不合常规,这种尝试我在另一个小说中也有过,只在这篇我试验的是词句的修饰。小说的创作手法最终都是为了更好的表达式作者的思想,而作者的这种思想也许不是很新,但是用一种不同的形式说了出来,就是一个进步,当下的不少的作品特别是小小说不都是翻版老故事?
 楼主| 发表于 2018-8-10 09:41:50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8-8-9 17:25
一点浅见,希望对您有所帮助!

我写作由来以久,但是写小说,正儿八经写小说却是从2017年开始,所以,有些探索并不一定是成功的,有些也许本身就是不可取的。这我在以后的创作中会自己慢慢修正的。谢谢。各位老师的直言不讳。在这里,我学到了不少的知识。这里有您做版主,相信会有更多的作品在这里走向全国。
发表于 2018-8-12 20:55:19 | 显示全部楼层
纸本阅读闻书香 发表于 2018-8-10 09:41
我写作由来以久,但是写小说,正儿八经写小说却是从2017年开始,所以,有些探索并不一定是成功的,有些也 ...

敢探索本身就值得肯定,哪怕是不成熟的探索,也比固步自封因循守旧要好,对吧?
 楼主| 发表于 2018-8-12 21:22: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8-8-12 20:55
敢探索本身就值得肯定,哪怕是不成熟的探索,也比固步自封因循守旧要好,对吧?

是的,人到中年,还没有写过正经八百的作品,生怕写出与别人一样的故事,从方方面面想不同,所以,又怕别人说模仿,也就有了现在的样子。谢谢。风铃老师。
请指正一下《昨夜芳华》。
发表于 2018-8-12 21:28:21 | 显示全部楼层
纸本阅读闻书香 发表于 2018-8-12 21:22
是的,人到中年,还没有写过正经八百的作品,生怕写出与别人一样的故事,从方方面面想不同,所以,又怕别 ...

我倒,我不是风铃
 楼主| 发表于 2018-8-12 22:03:34 | 显示全部楼层

笔误,电脑打错了。谢谢您的的支持。
 楼主| 发表于 2018-8-12 22:13:03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8-8-9 11:25
在中财就已经拜读过老师大作

请风铃老师再次提读《昨夜芳华》。
发表于 2018-8-12 22:23:36 | 显示全部楼层
纸本阅读闻书香 发表于 2018-8-12 22:13
请风铃老师再次提读《昨夜芳华》。

露馅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8-17 07:28:46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8-8-9 11:25
在中财就已经拜读过老师大作

上核桃源以来,我发现和其他论坛基本一样,一个帖子发后,除了版主有回复外,有文友回复的不是很多。不知道是文章不够精彩,还是真正活动的文友不多。大约是有不少的文友基本上是关注自己的贴,而对于其他人的帖子不在意。这种风气不好。也希望论坛考虑下,如何让论坛活跃起来。
发表于 2018-8-17 11:53:51 | 显示全部楼层
纸本阅读闻书香 发表于 2018-8-17 07:28
上核桃源以来,我发现和其他论坛基本一样,一个帖子发后,除了版主有回复外,有文友回复的不是很多。不知 ...

这个问题,请看常建世老师的专贴《请投稿者互动起来(扔下帖子就走者 杂志概不选用其稿件)》和后面的回复。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