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诗歌] 在下一粒尘埃中等待沙沙的白雪(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9 23:24: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在下一粒尘埃中等待沙沙的白雪(组诗)
三色堇


天地恍惚,众鸟未归
有人在逆风里生活,变得越来越小
有人无词,无语,静声——像肃穆的教堂

我在下一粒尘埃中等待沙沙的白雪
它迟疑而缓慢,坚硬而固执的神情
能否喂养世界仅有的这颗心脏
它只是闪着人性光芒的铁屑
不是生活的悲剧与灰色的疑问

能不能不需要呼唤就可听到大地的雷霆
不需要警觉就能听到火焰的轰鸣
无需驱赶就能征服黑蜘蛛一样的夜晚
不用寻觅就可揭示灯盏的暗语和上帝的哲学


是什么在到来

寒冷的大地,不能入怀的短暂之美
像落日的迷宫不再饱含激情
隐忍的光芒在腐泥和衰草的气息中
纷纷褪去光鲜的睡袍

从秦岭到江南,我用闪电的力度
搀扶起这些楚楚动人的曼舞
不能让这世间之美衰落的比绽放还快
不能让那些满含悲喜的岁月
从大片大片的花朵上掠过

美的事物有时候难以察觉
在风吹的一面,在荡起的晚潮中
我突然遭遇了花朵一场浩大的婚礼

赵州桥


这并不是赵州桥真正的溯源地
在陕西,它是历史的赝品
在清凉寺,它是按响万物灌浆期的指令

不见江船渡,不遇秦岭风
未闻古人雅集,只听湖水潺淙
春晓爬上桥面,那些风云变幻,那些恩怨得失
仿佛都是过眼烟云
不祈重来


时光所给予的

人间烟火  辽阔的山河
它们虚幻而真实的挪动
像一场山火撩拨的不可收拾
昨日的幕布不会在镜中闪耀光泽

常年瞩目的一切
都是通往未知的来世
肉身,信仰,善意,懊恼与焦虑
像一道伤口,各不相让,又被哀伤托起

明月西窗   何堪苍茫


岷山云雾


风,先于露水抵达了这里
苍茫,献词,多声部的合唱已不属于你

远处的观光者亮出他们的青春
大雾过境,植物们的叶子成串颤抖

奇云在身边舞蹈,它们不断的抖动白色的云袍
心中再不能保持高于大海的咸味的雄辩

我听到来自上苍的信号——
神启的山水,正从时间深处向外眺望

穿行在一群诗人之中,穿行在不属于我的仙境
我的灵魂诞生于此,在一次次探向云雾深处

再也无需用隐喻描绘山顶那些闪耀的词汇
风那么清,阳光那么暖,你饮尽所有的赞美

我在葱茏,鲜嫩的野花丛中落脚
岷山的每一处沟壑都弥漫了私奔的欲念


暮色中的洮河

在甘南,能泛起波澜的一定是洮河
我与马驹们一起啜饮着她神性的内核

她躺在那里,像夏天的一束束年幼的光
让我梦见南方的手臂,南方的眼神

南方那令人骚动的嘴唇与肉体的味道
她正在崇山峻岭中弹奏着不同版本的乐章

马蹄一次次踏进河流,清洗着北方的旧事风痕
用不了多久,她就会钻进我的眸子

我必会拥有一个洁净的世界
而雪,无需压在我的屋顶


当归,当归

它在土里等待多年未归的子孙
等待子夜落向谭底的回音

等待尘世中涌溢着血性的酒杯——
这里没有多余的情节与多余的人

是谁改变了小城的故事
岁月在返乡的路上张望至今

夏天的马车载着冬天的雪花
惊愕的表情披挂着雨水

一个内心荒凉的人,用灵魂
抓住了泥土,喊:当归——当-----归

发表于 2018-8-10 08:29:59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诗人三色堇到来,问好。
发表于 2018-8-10 08:31:43 | 显示全部楼层
时光所给予的

人间烟火  辽阔的山河
它们虚幻而真实的挪动
像一场山火撩拨的不可收拾
昨日的幕布不会在镜中闪耀光泽

常年瞩目的一切
都是通往未知的来世
肉身,信仰,善意,懊恼与焦虑
像一道伤口,各不相让,又被哀伤托起

明月西窗   何堪苍茫

——时光给予的,未必消失,时光消失的,未必走远,唯“明月西窗,何堪苍茫。”
发表于 2018-8-12 00:41:5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葱茏,鲜嫩的野花丛中落脚
岷山的每一处沟壑都弥漫了私奔的欲念

诗歌做到了心与意统一,即物象与意象的统一,并从中抽离出有着自己感情色彩的诗意,带给读者心灵上的冲击,支持精华,推荐,欢迎与问候!
发表于 2018-8-20 11:04:5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一组大作,问好三色堇老师!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