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昨夜芳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10 08:52: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昨夜芳华

                           鲁氵言
    地球上的最后一滴水在老周的嘴里弥漫开来,如同老周滞留在这里一样,说不上是什么样的滋味。老周是唯一的一个守候在地球的人。老周看着最后一批人消失在太空,他听到地火在地底轰轰作响。
    老周睁开眼,他没有死掉,但是这里的一切又非常陌生。老周躺在房间里,外边的天是蓝的,树,那说不上名字的树在晃动树叶,却没有飞鸟。这个季节大约是夏天吧,怎么没有蝉鸣呢?他的亲人离他去了,地球上的人类也离他而去,老周却固执地留下来。老周在角落里看着人们进入机舱,开始一场宇宙大迁徙。所有的一切就此终止,世界平台静下来。
   手机也不过是一个钟表,电脑也不过是一个可以看视频的工具。老周萌生了周游世界的想法。以前他总是想去,总是不能够成行,现在他可以自己成行,所谓的红绿灯又算什么?
    老周周游世界之后,他又进入了首都,他可以亲手触摸这些做梦都不敢想的东西,直到有一天老周安静下来。现在,地球唯一的主人就是老周。所谓的奢侈已经不算什么,老周看过他多年就想去的河山,吃过他最想吃的美味,穿了他做梦都不 会想的好衣,他还上到了政要的顶峰,向他一样向下面挥手,然而,政要还是政要,他挥动的手下面空无一人,就是一只飞鸟也不曾飞过。所有的一切他都可以毁灭,直到有一天食物也没有了,车也不动了,水也只有一滴,老周安静下来,回忆从前,老周视为生命的东西或是大家为之争夺的利益,现在变得无比的可笑,所有的人在跳上寻找下个家园的飞船那一刻,狂欢还有,不舍也有,彼时,杀戮,还会继续,而最终有一天那个地方也会为人舍弃,直到离地球越来越远,一直到宇宙的深处,化为一粒尘埃。
   老周轻咳了一声,门被推开了。
   老周愣住了。
   你为什么装作变形金刚?你为什么没有离开?这是什么地方?老周说。
   你认为我是什么样子?
   老周再看时,有一个俊美的人年轻人站在那里。
   老周问,这是什么地方?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男的?女的?这是什么地方?你怎样来的你不知道吗?这是我们的世界,你和我们根本就不一样,你是突然间来到这里的,你是谁?来自哪里?
    这不是地球?我一口气喝完了地球上的最后的一滴水,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现在我就到了这里。这不是地球吗?
   年轻人思忖了一下,你说你是地球人?
   老周惊奇了,你不是地球人?
   年轻人笑了,我会是地球人?那里很好吗?
   这里不是地球吗?你还是不要开玩笑了嘛。难道我还会在另一个星球?
   也许吧,你的话我是听不懂,你的文字我也是看不懂的。
    那我们和睦相处,畅通无阻的交流是怎么回事?
    我们的交流是用我们的机器把你和我的声音进行了转换,所以,你和我也就都听懂了。
    你们的文字我能看看吗?
    年轻人拿出了一件写有文字的像纸的东西,那些文字与象形文字不一样,也和老周见过的古文字不一样。但是,又有一种熟悉在里面。
    年轻人说,你还是休息下吧。
    外面的天暗下来。

    年轻人问再次醒来的老周:我们出去走走?你现在好些了吗?
    大街上很干净,信号灯闪烁,两边是他老周叫不上名字的树,所有的人(现在老周已经对于那变形金刚一样的人适应了)虽然是走的匆忙,也是中规中距。老周说,我没有看出你们和我们有什么不同。年轻人说,你看看你是谁?老周接过境子,老周啊了声,这还是他老周吗?那是一个完全陌生的面孔。老周张了张嘴,镜子里的人也张了张嘴,老周摇了摇头,镜中人也如斯。商店没有食品,一样样的东西,在老周看来就是配件一样。他们又去了另一家,复如从前。
    老周看不到出双入对的人,所有的人似乎都是一个表情。老周笑笑,年轻人也想,可是却做不出来。天又暗下来,年轻人说,我们还是回去吧。你们这儿没有两口子吗?年轻人不明白,老周说,就是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在一起。年轻人说,男的?女的?我们这里的人没有男的,女的,都是一样的人。
你能给我找一些东西吗?我想看看。老周笑笑,年轻人也想,可是,他没有做出来。

    这里不是地球,与地球有多远?老周从年轻人提供的资料来看,无从查阅。这里的人都是机械人。它们可以自身进行复制,死亡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场休息。他们不分男女,他们似是与地球人别无二致。他们有车,有房,他们的生活因为没有饮食,所以一切就变得简单。他们的生活如螺母与螺帽。至于这里的最高层,老周没有找到一点消息,这里的人要做的工作与地球人没有不同,他们按部就班地工作,通过学习来完成自我修复。


   老周走在大街上没有人对他有特别的兴趣。这里的人知不知道有地球?他们在这个星球生活了数万年,现在他们有自己的历史,可是对于这些人来说有什么意义?他们的历史有一个时间是空白如同地球上人类进化史上



的那个空白一样,似乎这也是他们的痛苦与羞辱,他们也努力了,又放弃了。

    老周通过设备查询知道,这个星球与银河系相距有数百万光年还不止(老周没有找到银河系的任何影像),而这些机械人是如何出现的?数万年前发生了什么?制造这些机械人的人去了哪里?一切都没有答案。但是老周从资料上的言语不多的话,他推断在当初这些机械人与他们的制造者发生了战争。最终人工智能战胜了人类,人类成了落败者,当时的星球已经不适合人类的生存,甚至是这些机械人也不行。那时人类为了利益各自研发智能机器,甚至是内部也自相残杀。可是,他们没有想到他们的智能机器人员最终成了他们的主宰。也许是有人厌倦了战争吧,有人把血融入到机械人的关键部件中,机械人成了反叛者。

  老周问年轻人我为什么没有饿死?年轻人说,你的食物是我们为你搭配的,我们根本就不知道食物为何物,所有的季节变化,所有冷热对于我们来说算什么?我们的变化不过是配件的更替,智能的升级。

  这里的所谓的人已经不存在了,战争后,只有树存活下来。

  那么数万年前的人去哪里?

  年轻人说,本来机械人可以把人类完全毁灭,可是由于那名流血的人,我们没有将人类杀光,而是放逐。

  老周知道的事实这里也不是机械人的诞生地,他们没有在这里生活数万年,而他们放逐制造他的人类,是在另一个星球。或是他们自己选择放逐自己来躲开人类的贪婪。而那里的人还在。老周更愿意相信后者,贪婪没有比贪婪更怕。

  老周虽然与这里人没有二致,还是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
    老周有些惶恐不安,不知道这种注意会给他带来什么的命运,以他的一已之力是无法和这些机械人对抗。最终,他们会不会把他作为一个玩物锁入囚笼,供这个星球的人娱乐? 这里除了植物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动物了。老周尽量不外出,只在房间里了解这个星球的一切。老周还是被找到了。老周无奈,那个人与年轻人似乎没有区别,在老周的意识还是有一点区别的。
    你来自于哪里?
    地球。但我从你们这里找不到了地球或是银河系的位置。
    地球?
    那个人想了很久,然后,他点开了文本,找到了一个路径。你说是这个位置吗?
    老周看到了熟悉的勺子。
    老周点点头。那个人走了,很长时间没有来。老周以为事情已经过去。
    一切远未结束。
    老周问年轻人,我是不是可以生活在这里?
    年轻人说,可以的,但是不会永远。我们不用休息,你不但要休息,你们还有一种叫情绪的东西。在这里你没有可以交流的。也不是所有的一切都视你为我们。我们改变了这个星球,我们可以永生,你不能。我们就是工作,不断地为下一个星球努力,向另一个星球准备跃迁。你的生命会在你的食物殆尽后终结。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不知道你的一切,但是从走的那个伙伴那里可以猜测到我们的历史或许与你有关。这种关系是一个天大的秘密。一旦有人解读,是一个灾难还是福祉?
     我是不是一息尘埃的亿万分之一?远远近近,似有若无,乐曲雄壮,又如和风,有阳光又有寒冬。老周问那个人,你能找到我的来处,为什么我不能?那个人来说,我们并不是这里原生人,而你的到来对于社会是一场灾难。我们从多个星球生活又撤离,数万年前,我们来到这个星球直到现今,在每一个星球我们可存活,但是这种跃迁越来越多,让我们有些有你们所说的沮丧。
    老周现在几乎要崩溃了——这些机械人的活动几乎可以精确到秒,所以,他在不同的日期相同时间看到的都是一样的场景,老周的出现也被忽略。老周不知道一个巨大的杀机也出现了。
    那个人再次来到老周的身边,老周张嘴要说,那个人就开口说,你知道你那里曾经有过几个开始?你们在没有现身之前,在你们没有出现之前,地球上就曾有过人类,文明也高度的发达,可是最终还是毁灭了,而且这种文明从头再来好几次。而我们就是地球上已经灭绝的人的产物。你们大约是第七次大毁灭后出现的人类。七次大毁灭,七次从头再来,后来我们被制造出来,我们不用呼吸,不用吃食物,不用地球上的人东西。我们还有自身的修复。也可以自身进行进化。后来,地球就是连我们也无法生存了,我就选择了离开。而你的到来


着实让我们吃了一惊。
    老周说,也就是说你们可以永生,或者说你们现在还是最初的样子,哪怕是万年以后。
    那人说,是的。只要我们想就可以,只要我们没有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当然我们所有的一切都可以精确到秒,又有什么错可以犯?直到,你出现了,你也会灰飞烟灭。
   老周推开窗,老周看到烟火,他熟悉的烟火。老周狠捶了下窗,血流了下来,老周回转身,血落在那人的残酷的快意上。那人看老周的眸子有了异样,这一切老周没有在意。那人听到血液在自己的体内运行,那人在痛苦中昏迷不醒。那人的脸色有了一点红晕,皮肤也变得不同寻常 ,老周没有在意。在老周的眼里他看到的是自己成了砧板上的肉,被人在一块一块地切碎,然后给扔入烤箱,吱吱声,诸如此类的声音,还有那种让人欢悦的味道突然间变得让人呕吐。老周看着自己的肉被人吃在嘴中,如同他吃一块美味一样。老周晕了。
    季节对于这里人的来算不得什么,冷热也算不得什么,只有时间他们们非常的在意。没有季节就没有温度,不在意温度一切又算得了什么?一切怎样 改变?是一场战争?星球迁徙对于这里的人就是一场旅行。老周想到了早年间的那场大水或者是一场蝗灾后的手足无措,疯狂,有恃无恐,而现在这里没有飞鸟,只有不知名的树在动,似乎从来没有改变过。
     老周不知道他的到来是不是会对一些人有所改变,这种改变的后果是什么?他不敢上街了。不敢。老周的到来,就是一枚石子投入 进了这一汪死水,更似乎是一枚炸弹,已入水,波澜尚未现。老周想起地球上那些踏上新征途的人和这里人没有区别,而去新的征途谁也无法躲避,如同他老周一样最终还是也去了。那些人是不是到了新的星球?一场新的利益争夺是不是已经展开?
   老周不知道那些人在路上已经死伤大半——这个征途实在是太漫长了,有的人醒了,没有到,有的人醒了,外面还是黑夜,有的人醒了看到了另一个世界的美妙,有人的看到到另一世的可怕,有的人在寂寞中选择了死亡,有的人在等待中不再醒来,有的人一再醒来,最后,眼睛再也没有闭上,有的人在疯狂,有的人在歌唱。老周不知道他们正在向这里行进。
    在老周湮灭的歬间,有关这一世的记忆就湮灭了,带走的只有缥缈,哪怕坐下来,能不被忘记的只有地球是故乡。地球又是谁?
    老周已经引起了这里上层的注意,只是他们还没有获知老周的秘密,而老周讲的对于他们来说似曾相识,又无从谈起。他们想要知道有关老周的一切,可是老周对于他们,如同他们对于老周一样没有交集,现在就遇见了。

  
   后来,老周再也引起不起人们的兴趣,老周也对于现在实乏味的时候,他的这种牢狱生活起了波澜。那是一张有关老周和老周老婆的照片。老周曾想这里的生活是多么的好,不必为后代担忧,不必为生存忙碌,不必像他一样没有方向,可是现在他看到了这一张一家的照片,老周几乎要哭泣了。他所有的过往,所有过往中的一切现在看来都是那么的有意义,这才是生活。永生算了什么?这里正在进行一场迁徙,他们没有生命却有生活,他们没有生命却有工作。有关他们的起源一直是一个禁忌。在这数万年的历史之中,他们从来没有主人,直到老周的照片出现,他们的心开始有了松动。老周的血在那个人身上正变化。如此严丝合缝的生活也因为一个秘密,让这死水下暗流涌动,晴空万里下,有一场大雨而至,这一切与所有的一切似无关,一切都是不可预料,哪怕你可以找得到几万年前秘密,也无法预知自己的一下秒。年轻人向老周了解老周的故事,而老周的到来,让这一滴血成了不可预料的关键,如同一只蚂蚁正在大坝上蛀的穴。



   这里的人都是按部就班的生活,一切的愿望都得到了满足。他们与机器不同的是他们可以有生死的选择,但是他们却不必为生死担忧,然而,没有爱情的生活,没有个人需求的生活让什么来支撑他们的生死?他们知道的是他们所做一切就是一场旅行,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这个旅行而生活。没有人过得更好,没有人无法生活。由于事关生死,他们心中也有空虚在蠢蠢欲动,所以他们不得不夜以继日的做火车。机器人也需要这个么?直到有一天,山不再是山,海不再是海,他们的船再一次出行。从来没有人想过螺母也会锈蚀,直到所有的人无比投入地生活,没有去想工作的意义,他们的生活是为了什么?他们只知道数万年来,他们就是这样,所有的惩罚写在纸上,如一柄剑,没有谁知道它是否会落下,大家甚至都忽略了。这个城市的一个大人物突然间无法复活了,在他的家中发现了巨量的远非他所需要的东西还有他们的同伴。风暴由此刮开,一个又一个大人物被送上了断头台。
    是我错了么?还是他们错了?所有的疑问苍白无力,没有人解释。老周注入那个人身上的血也开始运行,那人有了温度,这让人感觉到了那人的异样。那人捏住了老周的手。
   在风暴中,有人不再准时出现,然后是一群人。甚至是有人再关心自己的工作。老周被囚入牢笼,老周的一切还没有展开,钟就响了。老周的内心不安虽然快速增长,恐惧也让他出了冷汗。这个星球不再有他的空间了,新的征程要开始,谁来开船?没有一个应声者,老周几次要睡过去,但是都醒了。给他的东西也在少,还生出些异味。老周不时听到有碎裂的声音,在这里,在心中。
响,响,响,响,响
直到乏味了,还在响,响,响,响,响
大钟再次响了,这个星球又平静下来。




    大清洗之后,天也蓝了些,螺丝锈蚀了就是更换了也是有间隙,更何况是国家,而抗议者的不吱声没有人在意是何时消失的,似乎抗议就从来没有出现过。然而,牢狱的灯火如昼,新的远征也有了目标。

    那个人在醒了时候,才发现自己变了样子,成了一个如老周一样的人。那个人静静地,静静地谛听自己的心脏发现的声音——呯,呯,呯——呯,呯,呯——如此往复。声音也有了丰富的音调,充满了温度与激情。
     假若死亡来临,你是否会选择重回自己的当初?假若这万年的岁月换来的是几百天的温暖,你是不是义无反顾?假若世界不再拥有你,你是否会不伤悲?假若世界永远不是当初,你会继续?
    那人点点头,一切无可改变。
      老周不是故事的主角,他的故事也不会成为故事结局的改写的必然。年轻人说,老周你的到来让那人变了,这个世界也乱了,我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老周说你会成为那人的第二么?你想自己有饥饿的感觉么?你想知道有一个人不在意你,你也会不想在这个世界继续存在下去么?
     年轻人说,你不知道,我们已经忘记了这里还有牢狱,现在我才知道那个地方从来就不曾消失过,以后不会,永远不会,就如同公平,永远不会,永远不会。一颗金属的心本不会有这样的心思,可是他实实在在地有了,在如此封闭的地方,一颗心怎么会锈蚀如此的严重?
     有人开始找老周,找他作为始俑者的证据,一个莫名其妙来到这里的人,让这个星球几近崩溃,要处死他吗?要驱逐他吗?要囚禁他吗?要责问他吗?一切无从下手,没有一个理由可以让这个星球可以这样做,神秘的上层缄默不语,是怕?还是忽视了老周的存在?讨论还在继续,老周还是老周,年轻人要说,都有些急不可待了,最终又住口了。年轻人一天戡似于一天。老周也不问。这似乎是一场耐力的比拼,老周,你知道么,那人有了一颗和你一样的心,有和你一样的热血,和你的血一样的热。老周这才想起那人的表现,那人与年轻人不同,这让老周大吃一惊



       现在一切变化有了暗无天日的感觉而表面上又没有什么变化,一场新的迁徙一个新的生活让变化陷入暗流中。老周想起了那时他无数次醒来,想自己的地方是不是现实,他不相信,。大人物的事,对于大多数来说除了感叹就再没有其他了,而死缠烂打的似乎认为他们改变世界的机会来了。没有人保证有一天他们面对诱惑会不会投降。他们机械人,没有感情的机械人数据万年来一直如此,是在哪一天那种叫感情的东西让螺丝开锈蚀?
    老周开始回避,但是他无路可退。面对那人的眼神,那熟悉眼神中的自己,他心中的激情被激发,那是他心爱的姑娘的眼神,他一直无法自拔的姑娘,甚至老周认为那人就是姑娘。老周伸出了手,泪花闪闪,那人也泪花闪闪。
     你是我的姑娘,你是我的惟一,老周抚摸那人的发,老周无力地垂下手来——老周不知道自己活了多久,还有多少的岁月而这姑娘可有那么多的岁月与他一起?她是他的姑娘么?老周轻轻问:你是我今世的姑娘还是前世的那一遇?那人说,前世我未曾到过,来世你也不会为我驻留,我的故事你写在前世,却今世与我相遇,此世无关日月,我不想成一继微尘而去,你是否还把我挂在枝头?
(老周,亲爱的老周,这是你的,这是你的,你来自于他处,在彼岸,记忆,可以重温,故事就由此开始)
老周与那人牵手在大街地,所有的人瞠目结舌,那种从来没有热烈让精确到时间的人在瞬间要爆发,他们知道有一种情感需要温度,那种漫长的精确生不如死,所有生活没有温度那不是生活所有的生活没有爱情那生活失去意义。
      故事不再是故事。
        在这里有人按下按钮,而老周的星球也在下一刻成为记。
      老周与那人不再流浪,数年后,就此打住,历史已经开始。老周和那人老了,他们打开天窗门,他们看见年轻人也在这里,还有他,还有她,还有他们,他们失去了一颗金属的心,哪怕不能永恒,他们曾与幸福离别。
老周兴奋地拉住了那人的手,那人给他一个笑,老周失去了他的故事,钟声响了。是钟声响了。
      钟声响了。


   在新的征途中,有人不愿再次醒来,他们感受到了孤独与绝望,他们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只到在下下处是不是这个征途会结束?老周想起了萨根面对旅行者1号跳出太阳系前发回的那张回望地球的照片说的话:
再看看那个光点,它就在这里。那是我们的家园,我们的一切。你所爱的每一个人,你认识的每一个人,你听说过的每一个人,曾经有过的每一个人,都在它上面度过他们的一生。我们的欢乐与痛苦聚集在一起,数以千计的自以为是的宗教、意识形态和经济学说,所有的猎人与强盗、英雄与懦夫、文明的缔造者与毁灭者、国王与农夫、年轻的情侣、母亲与父亲、满怀希望的孩子、发明家和探险家、德高望重的教师、腐败的政客、超级明星、最高领袖、人类历史上的每一个圣人与罪犯,都住在这里——一粒悬浮在阳光中的微尘。
在浩瀚的宇宙剧场里,地球只是一个极小的舞台。想想所有那些帝王将相杀戮得血流成河,他们的辉煌与胜利,曾让他们成为光点上一个部分的转眼即逝的主宰;想想栖身于这个点上的某个角落的居民,对别的角落几





乎没有区别的居民所犯的无穷无尽的残暴罪行,他们的误解何其多也,他们多么急于互相残杀,他们的仇恨何其强烈。
    我们的心情,我们的妄自尊大,我们在宇宙中拥有某种特权地位的错觉,都受到这个苍白光点的挑战。在庞大的包容一切的暗黑宇宙中,我们的行星是一个孤独的斑点。由于我们的低微地位和广阔无垠的空间,没有任何暗示,从别的什么地方会有救星来拯救我们脱离自己的处境。
    老周在一夜间失去了东西,另一个人一个叫小偷的多了东西。老周知道故事不会重演,一种叫经济的东西出现了,天平不平了,国家出现了,有一种信仰叫政治,有一种维护叫战争出现了。老周老了,他竭力让自己的一切不再失去。他的爱人,他的孩子他的金钱,他的时间,他的朋友,他的回忆,他的信仰在一件件流失。
老周看着沙漏在发出巨大的声音,老周站在了冬季黎明前的十字路口,看到他的姑娘,那个叫华的姑娘在呜咽,老周努力地向前,向前向前,就在咫尺,电话铃响起来,是微信:今天雾大,路上注意安全。他的姑娘正在远去,老周的心碎了,老周说,我回不去了。
     老周说我回不去了。
     老周从图形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飞船正向他飞过来,老周拉住了那个人————星球一片荒凉。

     熟悉的无比再熟悉的飞船,清楚的无比再清楚的的人。他们无法相信那个留在地球的老周会在这里出现,无法知晓老周为什么这么永久性的存在。如此漫长的旅行,如此精心历时多少年的准备不及老周一瞬间的意念,一切又要从头?故事的开头没有理会,老周也在这一时几乎崩溃,难道这漫长的行程如此结束?他的家人,他的朋友,他的敌人,他的不相识的人,都化作了宇宙中的一粒微尘,所有的平凡不平凡,动心的恶心,高尚的卑劣的,都不存在了,不老的只有他曾经认识的政客。政客举起枪,老周选择了举手,这里属于了政客,老周,老周再次上了飞船,选择放逐。
   老周握紧那人的手,现在你和我一起走么?哪怕下一秒烟灭灰飞,哪个怕我的心化作一颗金属的心?那人说,我会用我的血,让你的金属的心热血沸腾,哪怕我在刀尖上不停地舞蹈。年轻人说,假若你烟来灰飞,我也会陪你,就是你有一个颗金属的心,我也会第一个在你血边,就如当初我第一个把唤醒。直到你的心热血沸腾。
(沙漏会永远,而你老周你的存在不是传说,你有一个你爱的人,有一个爱你的人。此世或是彼世,哪怕爱你不在这里,你也会有一炉的温暖,爱你的人哪怕不能使欢乐,也会有一杯茶,一碗粥。老周,亲爱的老周,此生的风景有我,此生的夜间,有我,而我的故事你是我的主角。)
    直到他再次回眸,老周的眼里泪花闪烁,如同天上的寒星,地上的篝火。



 楼主| 发表于 2018-8-10 08:56: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关于人与机器人的爱情故事,一个关于生与永恒的话题。一万年后,人类没有了水如何生活?一万年后机器是否会主宰人类?就好人类胜利了,他们还能生存下去吗?可能的话——殖民。而这对与另一个星球不啻于一场灾难。
 楼主| 发表于 2018-8-10 19:45: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纸本阅读闻书香 发表于 2018-8-10 08:56
一个关于人与机器人的爱情故事,一个关于生与永恒的话题。一万年后,人类没有了水如何生活?一万年后机器是 ...

各位老师还没有注意到此文吧。请各位老师指正
 楼主| 发表于 2018-8-11 16:18: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纸本阅读闻书香 发表于 2018-8-10 19:45
各位老师还没有注意到此文吧。请各位老师指正

再次提读这个昨夜芳华,请各位老师阅处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读过了。语言风格依旧比较诗意化,这是我个人比较喜欢的,故事中体现出丰富的想象力。
不足之处,个人认为依然是议论过多,甚至还有作者的旁白,故事则太简单,太苍白,被太多的其他语言遮蔽得断断续续。作为一篇科幻小说,自然要突出故事,借故事来表达作者的意图。如果还是为了宣泄一种情绪,那完全不必借用科幻这个壳子。
当中还有一些疏漏,或者说是应有的情节。比如,老周去了首都,一切是那么熟悉,但这里却是外星球,机器人们干嘛要建造一个和地球一样,却没有政要的首都?老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饿死,但他应该知道自己有没有吃饭。等等。
我也发一篇科幻小说。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畦 发表于 2018-8-12 09:08
读过了。语言风格依旧比较诗意化,这是我个人比较喜欢的,故事中体现出丰富的想象力。
不足之处,个人认为 ...

有政要,老师大概没有注意到,老周的一切都有人在关注他,这个地方发生的大清洗也是与政要有关。这个作品有老周,还有两个机械人,只是我把其化为近乎于一个人了。机器人的历史也是人类的历史,人的殖民始于贪婪,而机器人的诞生也是于人的贪婪,最终机器人也有贪婪,虽然他们不食烟火,但是他们贪婪。直到老周出现,老周的血唤醒了他们。他们想得到一场爱情,来结束这死水一样的生活。其实,绝对于的和平生活,公平就是死水一样的生活。当然,这样的生活永不会来。
谢谢,解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畦 发表于 2018-8-12 09:08
读过了。语言风格依旧比较诗意化,这是我个人比较喜欢的,故事中体现出丰富的想象力。
不足之处,个人认为 ...

我也是这样的感觉,小说有新意,但是议论过多,作者过多地介入到了小说里面,用议论和抒情代替了情节,产生了一种剥离感,人物情节和主题像是没有融合到一起。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8-8-12 21:27
我也是这样的感觉,小说有新意,但是议论过多,作者过多地介入到了小说里面,用议论和抒情代替了情节, ...

本来这是一个4万字大作品,但后来删除了大半,但是保留了议论,如果去掉这些作品似乎就没了意义。而议论的过多会有一种先入为主的感觉。这大约是我初写小说缺乏对故事叙述的驾驭能力,而为了弥补这一短板我就又把抒情用上了。我以后会有改观的。
发表于 7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8-8-12 21:27
我也是这样的感觉,小说有新意,但是议论过多,作者过多地介入到了小说里面,用议论和抒情代替了情节, ...

楼主说自己之前是写诗的基础,诗是一种很注重表达和宣泄自我的文体,因此抒情和议论的笔力是重于叙述的。而写小说,我觉得应该从讲好一个故事开始。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畦 发表于 2018-8-12 21:47
楼主说自己之前是写诗的基础,诗是一种很注重表达和宣泄自我的文体,因此抒情和议论的笔力是重于叙述的。 ...

故事有多种讲法,那么诗人讲故事是怎样?它讲不出故事的曲折,但是如果把饱满的激情传达出来,也算是成功的。有一名家曾把菜单念的让人生小俱下,这就是本事。所以,我还是要下下功夫的。谢谢。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任何体裁都需要创新,但是基本都是昙花一现而已。因为大多没有遵循小说创作的原旨。
一篇作品的好赖,最根本的评价方法就是看读者是否喜欢读,是否能感动读者,我觉得这是首要的。我们之所以为文,大约都是要展示给读者的,所以能让读者有读下去的欲望,最为重要。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的小说想象力丰富,让人钦佩。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