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爷们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18 20:29: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文畦 于 2018-8-22 16:39 编辑

爷们儿

文/文畦


  自己爱上就使劲往上贴的女人,婚后会幸福吗?我一直替闺蜜阿妃捏着一把汗。
  
  阿妃比我大两岁,她从小就不太聪明,属于漂亮脸蛋没脑子那种绣花枕头。中专毕业后当了描图员。她就适合踏踏实实做这类简单重复,枯燥繁琐没有新意的工作,要不是因为这一点好处,她这样的学历是进不了大企业的。天生丽质,她在化妆和衣服方面花费很少,也特别能攒钱。
  
  我大学毕业时,阿妃及时通知我她工作的单位在招聘人事岗位的人员。我经过严格考核上岗,几年下来,混了个一官半职,而且还走火入魔地交首付给自己买了一套一百平的房子,为的是落实自己“女人经济独立,人格和地位才会独立”的女汉子宣言,没想到后来也毫无悬念地成了剩女。
  
  要说阿妃和司空骏的婚事,还是我给牵的线呢。
  
  司空的业务能力很强,来公司上班不到四年,就升任市场总监,他这个部门是公司的业绩台柱。可是他上任不久就有点魂不守舍,部门的业绩也开始下滑,总经理让我和他谈谈。我考虑他三十岁出头的人还没有结婚,会不会是遇到了感情波折?我约谈他的时候单刀直入,提出了这个问题。
  
  “呃……”他吞吞吐吐,“那个,碧霞姐……”
  
  “别,我比你小四五岁呢。按说过问老大哥的婚姻问题不礼貌,可我们都是为了工作,请你理解,也拿出诚意来。别整天吊儿郎当的把工作当儿戏,其实就是拿自己当儿戏。”我费力做出一本正经的表情。
  
  见我严肃板着脸,他马上打起精神来说:“张、张主任,的确是……像你说的,我妹妹,呃……那是我爸爸老战友的女儿,青梅竹马,又和我正式恋爱了五年……”被我一吓唬,他就把自己的隐私全招了,我差点笑喷。
  
  “五年啊!被我一个铁哥们撬走了,出国了……”这个阳刚俊朗的男人眼圈都红了,我被感染得鼻子发酸。
  
  然后,我把他狠狠鼓励了一番,什么天涯何处无芳草啊,兔子不吃窝边草啊,好马不吃回头草啊……云云,虚头巴脑的,我自己听着都恍恍惚惚找不着北。从来没有被失恋的我,对他很难感同身受,只要别让我以身相许,就想起什么拽什么。天花乱坠之中,我好像还许诺了有好的姑娘就给他介绍什么的,反正,探得了隐私把他打发出门,我就算不辱使命了。
  
  司空前脚刚走,透过办公室的玻璃墙,我无意中看到走廊另一头的洽谈区那边,阿妃独自坐在那儿两手托着下巴,牙齿咬着小拇指甲,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下楼的司空挺拔的背影,一副色眯眯的……嗯,文艺一点说,一副心醉神迷的表情。
  
  “爱妃!爱妃……”我推门走过去,连喊了她好几声,“花痴啊你!”
  
  “啊……啊……陛下,你怎么在这儿?”
  
  我的手指都快戳到她的眼珠了,她才大梦初醒。陛下和爱妃是我俩之间的昵称。
  
  “做什么春秋大梦呢你?”我看了一眼司空那边,“说吧,想怎么着?”
  
  “陛下,我要他!求万岁爷把他赐给嫔妾吧!”一向羞怯的她突然变得那么露骨,色生胆壮啊!
  
  “反了反了!重色轻友的贱人!赤裸裸的背叛!不过......人家刚刚沦落失恋的泥坑。曾经青梅竹马的交情,五年的热恋,现在和刚丧偶只差一步之遥了,会那么快移情别恋吗?而且,他可是海归硕士呢。”
  
  “我暗恋他两年了,三魂七魄都已经附在他身上了。”
  
  “你要想好了啊,趁虚而入,很可能成为他感情轮空期的临时替补。”
  
  “我就是贱,可以吗?哪怕跟他一夜情我也认了!”
  
  “唉——节操啊!不可救药了……我掐算你真是前八世都欠他的。亲手把爱妃推进火坑,朕真要变成暴君了。”
  
  “你、你答应啦?谢陛下隆恩!”
  
  他们真的恋爱了。一年后,阿妃用自己的全部积蓄加上父母的一些赞助,买了一套六十平的房子连装修,而司徒的积蓄只够买家具电器和办婚礼的。我气哼哼地把阿妃叫过来严厉痛斥她的倒贴行径。
  
  “嗯......那个,他职位高,朋友和客户应酬也多,所以没有多少积蓄。”她看着我的脸色小心翼翼地说,“可是你也知道,他这个人特爷们儿,特有人缘儿......”说起他,她两眼放光。
  
  “我不想知道他的劣迹!你是跟他过日子,还是跟他的人缘过?”
  
  “反正我们是要结婚的,我的就是他的,他的......人就是我的。”
  
  “他?你?你是不是被他......你是不是把他......”
  
  “没、没、没有,我......发誓!”
  
  “哼哼,言不由衷!不用给你做妇科检查,我就看穿你了。事已至此,你必须让他郑重其事地向你求婚。告诉他,作为你的家长,我要做订婚见证人,否则不许你们领结婚证!”
  
  “嗯。嘻嘻......”她松了一口气。
  
  不料,第二天出事了,司空的那个“妹妹”回国来找他了。阿妃躲在饭店的卫生间里给我打电话说,司空带着她去机场接回了他的妹妹,路上那女孩暗中用脸色向阿妃发出了挑衅。现在三个人要在饭店一起吃饭。阿妃的声音颤抖,带着哭腔。
  
  “不管司空最后要不要你,你都要以女主人的身份和气势压倒那女孩,你要是缩头我就掐死你!我一会儿就过去声援你。”其实我就在离饭店不远的地方,很快就赶过去,悄悄坐在隐蔽处,透过茂密的绿植缝隙监视他们。
  
  司空坐在中间,左右两边俨然一妻一妾。那女孩哥哥长哥哥短地嗲声叫着,几乎要和司空脸贴脸。阿妃让我调教得还不错,妹妹长妹妹短地给那女孩夹菜,还让司空劝她妹妹多吃点中国菜,回到国外就吃不到这么正宗的了。
  
  “谁说我要回去了?”女孩说,“我这次是衣锦还乡,和心爱的人旧梦重温的。”她说着,把阿妃夹到她碗里的一只鸡腿咬了一大口,剩下的放进司空的碗里。
  
  司空拿起那根口水鸡腿啃了起来。这下阿妃脸上挂不住了,泪珠没出息地在眼眶里溜溜打转,摇摇欲坠。我怒不可遏,正待发作,只见司空吃完鸡腿站起来擦擦手说:“吃饱了,我们去车站吧。”
  
  “哥哥,我们是回司空叔叔家吗?我从国外给他和阿姨带了好多礼品......”女孩站起来挽住他的胳膊。
  
  “不,我送你上火车,你爸妈肯定想你了。”
  
  “哥——!别这样。那件事,我后悔了,跟那个人已经断了......”
  
  “晚了!”他抽出胳膊,拉过阿妃来对女孩说,“这是你嫂子,快叫嫂子!”
  
  “哼!”女孩拉起行李箱磕磕绊绊地往外走。
  
  阿妃靠在司空肩上啜泣,司空推开她,追出去喊着:“你慢点,我给你叫个车......”
  
  我走过去,阿妃又扑进我怀里。我以为她还要继续哭,她却闷在我的怀里发出了笑声:“咯咯咯咯......”
  
  我推开她,没好气地说:“瞧你那点出息!”
  
  “陛下,他这就算是求婚了吧?饶了他吧!”她脸上挂着泪珠对我嬉皮笑脸。
  
  “便宜他了,臭小子!还有你,以后你们家的破事儿少来麻烦我,别拿自己不当外人。”
  
  “嘻嘻,谁让你是我家长呢!”
  
  婚后,他们有了一个女儿暖暖。那孩子漂亮乖巧招人疼爱,我恨不得要过来,让他们自己再生一个。
  
  我总觉得阿妃小两口的恩爱是单方面的。每次看见阿妃向司空提议点什么的时候,比如少喝酒,多陪陪暖暖,他一瞪眼,她就把话憋回去了,一副低眉顺目的样子。我心想,这窝囊的德性,自以为是淑女的做派。
  
  有一次,同事小胡来向我借两万元,我推说正在还房贷,最多只能借他一千。他说一千也行,我马上说那也要等我的一个存款到期才行。他悻悻地,一出门碰见司空小两口一前一后走过,马上陪笑脸说:“司空总,小弟最近手头紧,能不能借我两万救急?我知道这在您来说是九牛一毛,开开恩啦!”
  
  司空想都没想,回头对阿妃说:“哎,我说,你下班取两万给胡哥。“一副老板交代会计的口气,哪里有商量的余地?你当阿妃是取款机啊?
  
  小胡立刻一副谄媚的嘴脸,低头哈腰摇着尾巴跟在司空后面。我实在看不过去了,这个借两万给一千也要的衰人,纯粹是忽悠,何况他在炒股,白拿别人的钱当无息无期贷款去赚钱,要是套牢就血本无归了。

        我“腾”地站起来就往外走,阿妃没囊没气地隔着玻璃墙双手合十,冲我做着拜求的手势,让我别说话,还表情紧张地偷看司空的背影。我恶狠狠地对着那两个狼狈为奸的臭男人后脑挥拳,又咬牙切齿地对阿妃做着掐死她的动作。
  
  唉——!都说红颜薄命。暖暖快五岁时,阿妃被查出癌症晚期,司空瞒着她。我知道消息失魂落魄地跑到医院看她,走到病房门口,看见阿妃背对着我盘腿坐在床上,司空在给她喂饭。几天过去他像变了个人,面容瘦削憔悴,鬓边早生华发。见我抱着大包小包站在门口,他也不理会,轻轻地和他媳妇打趣:“想让我天天陪着,你也不必用这个法子嘛!”
  
  “哈哈……”阿妃开心地笑。
  
  “呵呵呵呵,就会傻笑。好好配合治病,好了回家我好好爱爱你。”他说着在她的屁股上捏了一把。
  
  我愤怒了:“嗨嗨嗨!光天化日,公然肉麻,不仅有伤风化,简直无视我的存在,毒害我纯洁的心灵!“
  
  公休,我抽空去司空家,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带孩子借钱做家务我都没问题。司空去医院了,他爸妈过来看孩子、做饭。他爸爸曾经是领导干部,老两口只有一个独子。聊起司空时,老妈妈直叹气:“大骏要把房子卖了,给媳妇治病。我们劝他,我们的退休金都不低,需要钱可以资助一些,没了房子,将来他和孩子可怎么办哪?唉!没人能劝得动他,和他爹一个脾气。”
  
  公司经理退休了,提名司空接任职位,我深为他高兴,没想到他却递来了辞呈:“我家妃子的治病高于一切。”
  
  我劝他说:“你要补偿妃子可以用别的方式嘛。”
  
  “别替我找借口。”他平静地说,“我要全天候陪着她,活一个月是一个月,每天都是赚的。再说晚期病人也有活过五年的。”
  
  十一个月后,他的妃子还是香消玉殒了。卖房子的六十万元,他给老婆治病花了三十五万,送给岳父母养老十二万,剩下十三万他带着暖暖在偏远的地段租了一间房子,打算重新求职,把孩子养大。
  
  暖暖的学校在我家小区门口,司空新找的工作离这里比较远,跑不赢的时候会打电话来,让我先接孩子回我家。这一天,我接了孩子,做了她爱吃的菜。司空来时,我添了一双筷子,留他一起吃。
  
  经过一年多的疗伤,司空守着女儿,悲伤的心绪渐渐平复。朋友们开始为他张罗续弦。我问他是怎么想的,他说:“我的要求简单,只要对我女儿好,暖暖也喜欢她就行。我自己好办,对方要是看上我,爱情不爱情的,我都会死心塌地的把日子过好。”
  
  “为了女儿找对象?这话能想也不能说呀!你让对方情何以堪?”我又好气又好笑,脱口而出。
  
  “还是双方心明眼亮好。我一个爷们儿,哪能只为自己活着?”
  
  这种爷们儿,表面上是太好面子了,掀开面子,底下全都是情义。人前你给足他面子,人后他能给你当马骑。听了司空的话,我在心里盘算着自己的先期投入和未来收益——识货的女人要是遇到这样事业有潜力,为人有情义的爷们儿,哪怕倒贴也值了!况且阿妃已经试过了,贴过去准会有爱情。怪不得她婚后这些年,那神情一直都像初恋似的,死前虽然饱受病痛折磨,遗容却像甜蜜的睡态一般。
  
  我两只眼睛研究着夹在筷子尖上的虾仁,故作漫不经心地说:“如果……嗯,如果你要是愿意为脚下这套房子支付月供的话,那么,房主倒是可以考虑友情配送你一个孩子妈妈。”
  
  他顿时两眼放光,刚说了两个字:“碧霞……”就干张着嘴说不出话来。他激动地站起来,不留神脚下一绊一个趔趄,单腿跪下了。我笑着忙摆手说:“哈哈哈哈……免礼免礼,爱卿免礼平身!”
  
  暖暖在一旁奶声奶气地喊我:“妈妈!”她看懂了!
  
  “哎——”我受宠若惊地抱起暖暖,把脸埋进她的怀里,不想让他们看见我的眼泪。
  
  好暖暖,你一定是继承了妈妈的美貌和我的智慧。
发表于 2018-8-22 16:19:2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显得轻快了许多,读起来很流畅,有一种轻盈美,不过,我觉得在处理感情上有点浅了,生离死别的痛苦没有能够表现出来,没能吧人物内心深处的情感写出来。
 楼主| 发表于 2018-8-22 16:35:39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8-8-22 16:19
这篇小说显得轻快了许多,读起来很流畅,有一种轻盈美,不过,我觉得在处理感情上有点浅了,生离死别的痛苦 ...

这一篇写了一个北方爷们的情义,用的是间接的手法。
北方的爷们情感深沉不外露,不是那种“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的性格。所以只能把笔端着力在他的言行,以此来反映其内心和品性。
发表于 2018-8-23 05:17:34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文字活泼诙谐,可还是把我给看哭了。为人与人之间的真情。大赞!
发表于 2018-8-23 05:18:1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一直觉得,能感动读者的文字就是好文。
 楼主| 发表于 2018-8-23 10:46: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8-8-23 05:18
我一直觉得,能感动读者的文字就是好文。

文艺需要感性,表现人间真情,感动自己,感动读者。
发表于 2018-8-23 12:38:19 | 显示全部楼层
整个作品优点大家说了,此处略去,在语言还是大有修整的必要。如果把文字控制在2000字内,会是一个较好的作品,大约是作品看网文较多,所以虐心的成分的多了些。
 楼主| 发表于 2018-8-23 14:31: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文畦 于 2018-8-23 14:55 编辑
纸本阅读闻书香 发表于 2018-8-23 12:38
整个作品优点大家说了,此处略去,在语言还是大有修整的必要。如果把文字控制在2000字内,会是一个较好的作 ...

波澜老师说“生离死别的痛苦没有能够表现出来”,您说“虐心的成分的多了些”,哈哈,我应该听谁的?
网文的坏处是情感外露吗?读莫言的小说,感觉很虐心。
发表于 2018-8-23 19:59: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畦 发表于 2018-8-23 14:31
波澜老师说“生离死别的痛苦没有能够表现出来”,您说“虐心的成分的多了些”,哈哈,我应该听谁的?
网 ...

网上小言情的虐就是制造矛盾不相容,这与波澜老师的论断不矛盾,情感表达面上的巧合之虐太明显。
 楼主| 发表于 2018-8-23 20:13: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纸本阅读闻书香 发表于 2018-8-23 19:59
网上小言情的虐就是制造矛盾不相容,这与波澜老师的论断不矛盾,情感表达面上的巧合之虐太明显。

愿闻其详,恳请老师指教。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10:38:22 | 显示全部楼层
纸本阅读闻书香 发表于 2018-8-23 19:59
网上小言情的虐就是制造矛盾不相容,这与波澜老师的论断不矛盾,情感表达面上的巧合之虐太明显。

说点个人意见,不一定对哈。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患难见真情,这些是小说的老生常谈。生活中缺乏戏剧性、巧合等等,通过文艺作品来表现,是其魅力所在。
即将沉没的泰坦尼克号上,怎么会那么巧合地发生一对儿青年男女感天动地的爱情故事?反过来,这场海难使得这个爱情故事异乎寻常地壮美、感恸。矛盾冲突、感情纠葛、天灾人祸是现实中并不鲜见的事情,当然可以反映到作品中去。小说是虚构的艺术,只要符合艺术真实。
当然,我这篇并不完美,可以以此来学习,讨论。
发表于 2018-8-25 10:42:14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次拜读,高亮推荐一下,请大家都来点评讨论!
 楼主| 发表于 2018-8-25 18:15: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8-8-25 10:42
再次拜读,高亮推荐一下,请大家都来点评讨论!

谢谢波澜老师,大家多提意见。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