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18-8-29 16:13: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宋庆法 于 2018-9-1 10:02 编辑

这年头就业像空中布下的那道彩虹,精彩纷呈时,迷人的圆弧把多少人圈进梦中;失业了头顶上就是乌云一片,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小訾身体倍儿棒,红里透着黑的脸庞,辞别学校门走向社会,两手攥空拳跑了东家找西家,想谋个差使也是难。可他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纤云弄巧”不在行,苦活累活不嫌弃,正是因了这一点,被一家炼铁企业相中,做起了炉前工。
在熊熊炉火前,别说夏天,就是三九天也希望铁扇公主陪伴在身旁,多少人对这个岗位的薪酬羡慕不已,却受不了“八卦炉前”的炙烤。小訾长得像个铁疙瘩,高温下像找到了感觉,再说工资待遇不低,在班上干得有声有色,不久被提拔为班长。事事称心如意也难办,老大不小了,心中的那个她始终没有缘,好歹有个提亲的,人家姑娘一听是个炉前工,说声拜拜算好的,有的连见面打算都取消了。爸妈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有劲使不上,挨过今日熬明日,转眼成了大龄困难户。
这还不算,年前又添新愁。谁都喜欢蓝蓝的天上白云飘,随着治理环保力度的加大,他所在的企业生产设备被列入淘汰范围。不用说,该关得管,该停得停,没有商量的余地,嘎嘣一下睁眼合眼间企业没了。小訾铁青着脸,在熄了火的炉前呆呆地坐了好几天,对产生了感情的岗位,说什么也不愿离去。毕竟这是现实,接受也得接受,接受不了也无可奈何。缓和了几日,他还是拿着招工档案去劳服部门办理了失业证。
半路腰依靠的大树倒了,另谋职业没有可巧的头,一天挨一天,一缕一缕的愁绪能挽成簪。炉前那一套活,有能耐的不愿做,没能耐的干不了,眼下别无他长。求职多次,一般是热面孔遭遇冷屁股。踌躇再三,经人指点,他走进了再就业孵化基地。小訾依照字面理解认为,孵化鸡仔也是蛮有乐趣的事。
当他把材料递过去,有个负责再就业培训的张老师,高挑身材,白皙面庞,眼镜片后边有一双大眼睛,说话快言快语,人送雅号“天仙女”。她看了看小訾的材料,推荐说:“你来参加烹饪培训吧。”
小訾阴着脸,对问他的话,听了一半,那一半全屏蔽了。把两只手掌一摊,半玩笑样回答道:“我还没找对象呢,谁家姑娘能看上个大厨?将来想成家立业不就更成了老大难?”。他脑袋里也在转悠,自己从小都是饭来张口,本来是想学点其他手艺,学厨师还用来这里吗,在家跟爹妈学学就成。
一旁的张老师猜出他心中的纠结,说:“学厨师也没什么不好的,将来你可以自己开饭店,挣钱也容易。给人家打工,成天提心吊胆,怕失业吃不上饭。再说,就是失了业的人也要吃饭吧,还愁你学到的烹饪手艺派不上用场?”
一席暖心话,把小訾的心说软了。也罢,既然人家推荐,也不是害咱,看来这辈子离开大炉,又要跟小炉打交道了。回家一说,爸妈也支持。
培训班里学烹饪的大都是些叔叔大爷级,小訾倒成了“小鲜肉”,他虚心学习指导老师传授的技艺,在锅碗瓢盆叮当响中,把色香味调理搭配的恰到好处。孵化中心还有面食班,与厨师班形成两道风景线,面点班主要是大妈级的。无独有偶,面点班里的小顾,长得眉清目秀,一双机灵会说话的大眼睛,很是招人喜欢,她与小訾的情况有些相似之处。
对这两个人的个人信息,张老师从中了解得比较清楚,心里一天天拨打着如意算盘。学习班快要结束了,张老师也跟他们渐渐熟悉起来,那天她对小訾说:“我从花卉市场买了盆鹤望兰要送给朋友,今天我还有点事情,你能否帮我送过去?”
小訾一把扯下厨师帽,憨憨一笑说:“张老师吩咐,这点小事情,不在话下。”
她把地点写在纸条上递给他,望着小訾把鹤望兰搬上车远去,就回到办公室等消息。电话铃声响起,她接起来,传来小訾的声音:“张老师,你是不是把地址搞错了?这是面点班小顾的家。”
“嗨,没错,就是让你把望鹤兰送给她的。”她接完电话,做了不易觉察的鬼脸,显出得意神态。
培训班结束后,学员们四散而去。暑期也来临了,张老师时不时给她的学员们打打电话,了解了解情况。那天她打电话问:“小訾啊,听说你还没找到工作是不是?那正好,你若有空,我约上个同学,咱们去趟沂源玩玩怎么样?啊,好,咱们星期六早上各自从家中出发,在鹊桥广场集合,不见不散。”接着,她又给小顾打电话,重复了一遍同样的内容。
小訾接完电话就纳闷,张老师还约了谁呢?又不好再问。隔日天蒙蒙亮,早起,仓促吃完早饭,去加油站加油,一路上哼着小曲,从笔直路拐进盘山道,“九曲十八弯”,猛然间与一辆下山车相会,差点碰了瓷,下车观察,也无有大碍,继续前行,个把小时工夫就来到了沂河之源。
在牛郎织女传说之乡的巨幅雕像前,他对镜自拍了几张照片,估摸朋友圈里会有跳瘙出现。发完即时播送,讪讪一笑,真好,我今天也化做了传说里的见证者。毕竟那是个传说,现实当中怎么会发生?想到这儿,他找了个僻静处,静等张老师的到来。日头渐渐毒起来,还不见张老师的影子,小訾掏出电话问:“张老师,我已经到了,你到哪儿了?”
“啊,小訾啊,小顾到了没有?哪个小顾?就是面点班的那个啊,奥,你看见她了?那你们俩等我一会儿吧,好,好。”张老师接完电话,故意将车速慢了下来。
广场那边的一个靓影,渐走渐近,隐隐约约,小訾认得出,是小顾撑了把遮阳伞朝这边走过来,迎上前说:“小顾,你也是张老师约来的吧?”
小顾很是惊讶的回答说:“是啊。张老师跟我说到这儿来集合,她到了没?”
“还没呢,她让咱在这里等她会儿。”此时小訾显出一脸宭相,培训班期间早已认识的缘故,两个人虚寒了一阵,你一言我一语对开了话。
倒是姑娘落落大方,问:“小訾,你现在有埝了没?”
小訾左手搓着右手,一双脚都不知如何站立,怯生生说:“上哪找埝啊,等等碰运气吧。你呢?”他反问她。
“嗨,这年头找个挣钱的埝真不容易。端人家饭碗,看人家脸色,还不够窝囊生气的。”说完,她抬起右手捂着樱桃口。
话音刚落下,传来汽车喇叭声,张老师从车上下来,说:“真对不起,让你们俩等久了。”
“张老师,你怎么才到啊,俺都等好一会儿了。”
“心急可吃不得热糊涂啊。”她见到如约而至两位学生,只能摆显出老师的姿态说。
“张老师,这地方我们不熟悉,你是个万事通,咱们先去哪儿呢?”小顾忙不迭地问。
“咱们沿着河走走吧。黄河九曲十八弯,沂河的弯弯水里,流淌着至清至纯的爱情故事。恐怕你们早已听说过吧。”张老师把心事藏起来,不急不躁,领着他俩穿过斜道,徜徉在顺河路上。
在牛郎织女的传说故乡,随着脚踏的碎步,把传说与现实揉进了一体。她看了一眼小訾,又望了一下小顾,说:“你们俩一个学的厨师,一个学的面点,合起伙来开家饭店怎么样?”
“咦,这个主意不错。”小顾像突然看到了希望,喜滋滋回答。
“小訾认为呢?”张老师眼睛紧盯着他问道。
“好是好,到哪里去找经营场所呢?”小子的脸色始终没有转晴。
张老师见火候已到,说:“这个嘛,你们不用担心,扶上马,送一程也是希望你们好。雪宫小学附近有一处门头房,正在对外出租,不如临时你们先开一家快餐店经营着,店名我已经想好了,就叫‘园丁快餐’。如果你们俩认为合适的话,可以试试嘛。”
小訾和小顾没想到张老师想的这么周到,感动得不知说啥好。两人当即答应,回去就立马行动,行不行先试试再说。
中午时分,肚子开始喊饿,小訾问:“张老师,时候不早了,咱们吃点什么,我请客。”
“从燕崖往南,红旗水库那边有个双马山,咱们再去那地方看看吧。”张老师像个导游,又指了个地儿。两人一听随即附和赞同。
驱车来到沐心双马山旅游度假区,先在亿客家购物广场四楼爱必胜吃完饭,然后去看双马山的马,围栏内一红一白两匹马,正悠闲在草地上踏青,小訾和小顾你瞅瞅我,我看看你,似乎也明白了张老师的良苦用心。
山中的天气也是嬗变,白云下边呼呼呼窜出一片乌云,濛濛细雨说下就下,小訾和小顾扬起头瞅了瞅,估摸一时半会雨点停不下,遮阳伞派上了用场,这俩年轻人的距离渐渐靠得越来越近了。
再看看张老师,她独自撑着一把伞,有一搭无一搭悠闲地落在后边。时间不早了,带着收获,结束了一天的行程。张老师心里觉得他俩的事已经八九不离十了,就没再继续掺和。   
立秋那天,她接到小顾的电话,“张老师,你说的那个位置我们已经谈妥了,现正在装修,打算8月17日试营业,到时你一定要来捧场啊。”话音里带着满满的喜悦感。
张老师接完电话,随手翻开桌上的台历显示,那天正好是农历7月7日。潜意识里明白,这俩年青人脱单在即,大功告成一件,她在屋里踱着四方步,高跟鞋发出的“笃笃笃”节拍,与她会意的笑融在一起,紧接着点开手机,静静的室内,音乐播放出一曲树上的鸟儿成双对……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