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18-9-9 16:25: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指间红绿 于 2018-9-11 11:53 编辑


撤稿。









 楼主| 发表于 2018-9-10 09:50:54 | 显示全部楼层
无人喝彩,自己呱唧呱唧
发表于 2018-9-10 10:35: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文畦 于 2018-9-10 11:01 编辑

看得出来作者是熟手,主题是情与法的碰撞——承担违法责任与照顾亡者父母之间,似乎后者才是理智的担当。小说结尾还是回归了法律的正轨。
作者文字基础扎实,小说情景交融。感觉不足在于主题的表现上尚欠火候,应该是篇幅的局限,也影响到了人物形象不够丰满。
语言方面比较集合农村环境,只是开篇首句有点“文”了。
个人看法哈,不对请批评。
 楼主| 发表于 2018-9-10 11:23:14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畦 发表于 2018-9-10 10:35
看得出来作者是熟手,主题是情与法的碰撞——承担违法责任与照顾亡者父母之间,似乎后者才是理智的担当。小 ...

首先,我必须讲这个主题不是情与法的碰撞,而是通过叙述烘托酒驾(违法)对人的伤害。其次,当然,作者本意想反映什么并不重要,因为读者的感念才是最重要的,我们对待文学作品态度从阅读就开始不太正确甚至不太正常,总是抱着一种是非观,功能性来阅读,而不是从文学作品的可读性,渲染力,情感氛围。最后所谓语言比较集合农村环境和开首所谓“文”了,实在让我陷入懵懂!如果说对话符合人物性格和特点倒还容易理解。“文了”是不是非要按照故事的套路来写?!
发表于 2018-9-10 13:38:10 | 显示全部楼层
指间红绿 发表于 2018-9-10 11:23
首先,我必须讲这个主题不是情与法的碰撞,而是通过叙述烘托酒驾(违法)对人的伤害。其次,当然,作者本 ...

很少读小小说,因为“无人喝彩”,才试评了两句。作者很谦虚,表示主题尚未达到情与法纠葛的程度。
小说中爱东在酒驾、肇事、死人的纷乱时刻,依然“理智”地选择了逃避法律责任去赡养死者父母(“起初他担心爱国走了,您二老没人照顾,就慌说是爱国开的车”),这样一系列情节和人物的心理过程,若是直接表现出来应该会更加精彩。即使要“叙述烘托酒驾(违法)对人的伤害”,这个对人的伤害也首先是对死者的伤害,所以车祸过程也是相当必要的。
生活有常识,小说有手法,若称之为“套路”也未尝不可。
呵呵,只是一点点拙见。非常抱歉!喝彩不够。
 楼主| 发表于 2018-9-10 14:25:55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畦 发表于 2018-9-10 13:38
很少读小小说,因为“无人喝彩”,才试评了两句。作者很谦虚,表示主题尚未达到情与法纠葛的程度。
小说 ...

这一读不打紧,我读出了怜悯!和委屈!因为“无人喝彩”,才试评,非常抱歉!喝彩不够。
只是怜悯似乎也没什么,毕竟事实就是无人喝彩吗。竟还有强词夺理,咄咄逼人!
所谓生活有常识,小说有手法。这篇不符合常识之处在哪里?无手法只套路之处又在哪里?分明就是功能化阅读的偏见而已!对于大众来讲,小说读的是味道,是一种文字营造的氛围,然后才是故事,感悟和主题意义。把小说作品当成故事来阅读和理解,不偏差倒也怪了。
我之烘托,意指第一段的两个老人失去儿子那种无言的悲痛和不舍;及最后一段稍有些戏剧化结果衬托的另类悲痛;这种烘托就让人无形中可以领悟酒驾之害。至于情与法的碰撞和纠葛,可能想太多了,那不是我想表达的和揭示的任务。
发表于 2018-9-10 15:30:07 | 显示全部楼层
指间红绿 发表于 2018-9-10 14:25
这一读不打紧,我读出了怜悯!和委屈!因为“无人喝彩”,才试评,非常抱歉!喝彩不够。
只是怜悯似乎也 ...

请教一下哈,“是非观、功能性阅读”,意思是不是说,文章要说教一个道理?
“文以载道”这是儒家在主张,因为古时文以治国,而实际情况也不尽然。至民国帝制垮台,虽然治国仍然需要文化,但文化多元发展。胡适就曾主张,文以载道,也可以怡情。
我赞同胡适的主张,何况,小说主要还是怡情的成分大些,不排除潜移默化的教化功能。
文章都是有主题的,这个主题未必一定是“是非观、功能性”的(在交通肇事后,是逃避还是担当法律责任,这就是是非观问题),比如也可以是娱乐性的。从主题上看贵小说,交通事故对人的伤害是不言而喻的,但您没有肤浅地表现这样一个故事,而是上升到了感情层面,因此我才建议,若是深入揭示法律和人情之间的碰撞会好些。文学是人学,充分暴露人性会成为上乘之作。
至于有点“文”,不是指你通篇的语言,而是指“ 方有些许清亮的屋子里”这一句,顶多是一点点小瑕疵,无伤大雅。
窃以为我的回帖还算诚恳,您若认为其中仍然不恭,在此致歉。原谅不再回复,以免扰您清心。
 楼主| 发表于 2018-9-10 15:57:1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畦 发表于 2018-9-10 15:30
请教一下哈,“是非观、功能性阅读”,意思是不是说,文章要说教一个道理?
“文以载道”这是儒家在主张 ...

功能性阅读就是你带着功能性的观点来阅读是也
至于你说的文以载道啊,文以怡情了,这些我才疏学浅都没整明白。搬出儒家、民国、帝制和不晓得的胡适来,我就更跟不上节奏了。
有点文,我明白了你所指,但却不知道文错在哪里了。所以说功能性阅读往往先误导了阅读者自己嘛!
至于揭示什么更好,那只是一厢情愿罢了,作者有揭示的选择,读者也有自己理解和阅读的选择。
不必回了,好无味。
发表于 2018-9-10 16:39:42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年带高三,事太多,拜读来迟,请见谅!
发表于 2018-9-10 16:47: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心有波澜 于 2018-9-10 16:49 编辑

看两位聊得热闹,我也插一句嘴,这篇小说要写车祸之后对老人的影响,这个定位很不错,套用一句理论性的话,悲剧不是表现悲惨的事儿,而是描写悲剧对生者的打击,所以选择写老人的生活,是很好的角度,不过,我感觉似乎没有写足,感觉应该加强,把老人失去生活目标之后的那种绝望更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可能更有助于表现主题。至于语言的“文”,我个人倒是感觉很好,读起来很流畅,对人物的把握也很到位。
 楼主| 发表于 2018-9-10 16:56: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指间红绿 于 2018-9-10 17:02 编辑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8-9-10 16:47
看两位聊得热闹,我也插一句嘴,这篇小说要写车祸之后对老人的影响,这个定位很不错,套用一句理论性的 ...

孔明来了,马谡快快让开。
首先,您是老师,我也是老师,咱相互道个贺!那么多节日,恐怕也就咱这个节只有相互道贺才有节日的气氛。自从最可爱的人给了大兵,咱就只能当园丁了。大兵是浴血的咱确实该让,园丁就是个浇花浇草的,把咱摆这位置上,还是荣誉,不好理解啊。
回到写的这个东西吧,你不知道我的身份说了一些好话,我先觉得是中肯吧。没高亮,我还是有些忿忿不平还有“没有把那种绝望更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我为什么要写绝望呢?我不写!

发表于 2018-9-11 05:39:24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有事,所以来晚了。看过全文,看过诸位老师的交流,感觉挺好,文学创作,就是在文友们的互相切磋中,才得以进步的。
发表于 2018-9-11 05:45:55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实话,我很喜欢这篇小说,尤其开头的描写,让人心酸。如果再把爱东愧疚和后悔的觉悟过程和心理再详细描述一下,我想本文就该更完美了。
文中的爱东,虽然有行动说帮助老人,要为老人养老送终,终究还是有点轻飘飘的。所以加深他的心理描写是有必要的。
一家之言,如果不对,老师勿怪哈!
 楼主| 发表于 2018-9-11 08:42:22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8-9-11 05:45
说实话,我很喜欢这篇小说,尤其开头的描写,让人心酸。如果再把爱东愧疚和后悔的觉悟过程和心理再详细描述 ...

我倒觉得有些东西该留给读者。读者不是简单地阅读者,而是一个作品的参与者,一个再加工者。凡写作不要求尽,留一些空间,读者会自己去合理地,按照自己的思维方式去补齐。
静等高亮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