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满身云雾见天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10 08:47: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江思恩 于 2018-9-12 14:21 编辑

文/江思恩

长白山天池于我,是一种情结。长白山天池,很多年,经常在我的梦中出现。

在梦中,一汪碧水,宛若仙女的一滴泪,挂在天与地之间,云雾萦绕,若隐若现,让长白山久久地感动,久久地不肯试去,摆在长白山之巅……

而今确实要登天池,偏偏天公不作美,飘起蒙蒙细雨来。在山上,雨是不预约就要落下来的,这会天气还好好的,一瞬间却又乌云遮蔽了苍穹,一阵细雨说来就来了。雨洒在了长白山上,也淋湿了我的心。天是灰的,心是沉的,别提有多失望了。

到达上山越野车等候区,大地之上,浮起一层烟雾,苍茫茫一片。好不容易轮到我们了,雨还在下。“今天,估计是看不到天池了。”导游站在冰凉的雨中,摇着脑袋,遗憾的对我们说,明摆着想制止我们登山。

“为什么看不到?”同行的旅友这样追问。

导游的眼睛盯上他,手慢慢举起来,指着天空,她说:“山下飘雨,山上起雾,视线不好。”她停顿了一下,“要不等明天天晴了再来?”

等天晴?听着这遥遥无期的“等”字,顿时响起了一片叹气声,我自己也是心凉了半截。

既来之,便登之,或许山顶是另一番景象呢。我这样默默安慰着自己。我们继续等着车,更多的人涌了过来,黑压压一片。我看到有人脱离队伍,隔雾遥望,人生对于他们仿佛只是远看。

一辆车划了个漂亮的弧形,缓缓地停在我们跟前。从下车游客的脸上,我看到遗憾的表情,刚才我在进山门的时候,从出景区的游客脸上已经看到了这样的表情。我的心情就像火山休眠后遗留的灰烬,变得和泥土一样冰凉。

我是最后一个上车的,坐在司机后面。上天池的路,可谓九转十八湾,全是发夹路。车以每小时六十公里的速度疾驰,我感觉自己像是被装在瓶子里,然后被人不停的摇晃。车急转弯时的离心力,把众人甩得东倒西歪。

突然,同车的一位女士大声嚷道:“师傅,能不能开慢点,吓死人了。”她的声音使我蓦然产生无比的恐惧。我又一次系紧身上的安全带,恨不得把自己同座椅捆成一体。司机转过头,轻描淡写地回答:“我是车队NO1,你们就放一百个心吧。”说完,他对我们得意的笑了起来,我们也故作镇定地笑了,似笑,又像哭。司机不再说话,他的目光从我们身上移开,望着正在来到的山路。

山,从上到下,从里到外,被烟雾裹得严严实实。是雾是烟,无法辨识。我们的车继续在秋天的山路上奔跑,树叶和树枝在我的眼前一闪一闪地过去了,我看到山上的桦树一层一层地铺展开去,我还看到几棵松树把根扎进石头缝隙里,我看到了高山苔原带,我看到了擦身而过的越野车。越是怕,就越想外看。

越往上,植被越少。走着走着,我又是骄傲,又是担心。骄傲我排了三个小时的队,终于在景区关门前坐上了车,且路已走了一半;担心山顶也是雾蒙蒙一片,竹篮打水一场空。

心还在跳,脚还在抖,车已停在一块空地上。眼前的山,被火山剥削得只剩土色了,浮石遍地,当年奔腾的岩浆清晰可辨,一派苍凉肃杀的架势。我跳下车来,在寒风中向四处张望。我看见众人的身影在通往山顶小路的护送下,很快进入沉沉的雾色,然后才起身登顶。

“太漂亮了!”“简单不可思议!”……听到众人兴奋的呼喊声,我知道,天池就在那里,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悬着的心也终于可以放下了。我三步并作两步,狂奔起来。爬到山顶的那一刻,雨竟然善解人意,收起了先前的铺张,在我到来的时候打住了。有点像两口子吵架拦嘴,来了远方客人马上收敛,笑脸相迎,生怕被人看出端倪,丢了自家颜面。我挤过人群,来到崖边。一汪碧蓝碧蓝的水,仿若一枚椭圆形碧玉,安静地躺在16座山峰的手心,毫无征兆地闯入眼帘。我贪婪的盯住它,眼睛久久没有移开。临山之巅,心沉湖底。天池心扉大敞着,我感觉自己的呼吸正在消失,我的心脏咚咚直跳。

天池好像是害羞的小姑娘,偶尔荡起几缕白云,遮住自己的脸庞。白云飘散,面纱撩开,湖面上倒映着周围的悬崖峭壁、倒映着蓝天,倒映着众人雀跃的心扉。有人说,所有天池一个样。是的,在很多地方,都有这样的天池。然而,世界上没有一汪水是重复的,也没有一处景是可以替代的。

天池边,无奇峰,无亭台楼阁,无草木,只有鼎沸的人声。我沿着崖岩行走,从各个角度欣赏天池的美,好让天池在心底生根。站累了,择一方光滑的岩石,席地而坐。我抚摩了身下的石头,以及穿过指缝的山风,我要告诉它们,我不仅来过,还和它们对话过、亲近过……

我在山顶坐了很久,忘记了时间的流逝。在同伴的再三催促下,我才慢慢起身下山。下山时很不舍,但我还是下山了。下山的车早已在那伫候,我走到汽车旁边,伸出手抚摸了它,它浑身滚烫。它兴奋的趴在那里,我知道自己也是兴奋的。我打开车门钻了进去,那时候又开始下雨了。

汽车挟着细雨,送我到山脚。尽管逛了一天,从早晨里穿过,现在走进了下午的尾声,而且还看到了傍晚的头发,可我一点也不累。

一路无语离开长白山,回程的心沉重了许多。走出天池的端庄俊美,走到现实中来。路旁的桦树有鸟鸣婉转,我抬起头,想,应该是为我而欢唱吧。再回头,就见云雾又隐去了上山的路,隐回了历史的模样。

作者简介:江思恩,男,1984年生,江西高安人,现居陕西西安,陕西省金融作协会员,作品散见于《散文选刊》、《散文百家》、《散文诗》、《延河》、《西安日报》等报刊,有作品入选《2017年江西诗歌年选》等多个选本。
手机:13325386517
微信:13325386517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碑林区南广济街38号
邮编:710002
 楼主| 发表于 2018-9-11 17:59:31 | 显示全部楼层
请各位老师批评指正!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08:40 | 显示全部楼层
江思恩 发表于 2018-9-11 17:59
请各位老师批评指正!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