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诗歌] 另一种光(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8 14:47: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另一种光(组诗)
辰水

冬月,母亲为一根无法点燃的火柴哭过。
童年的雪,
比人到中年的现在,厚了许多。
在积雪里,摸索一盒火柴
这种寻找光源的动作,重复一生。

顺着窗棂的缝隙,射入了一支光。
雪地里反射的光,
带来了寒冷与孤寂。
我为即将升起的一轮红日而祈祷,
它用一种光来消灭另一种光。

为了追赶那些逃跑的光,我劈开一根根的木柴
挖到一颗颗腐朽的心。
这些轻易化为齑粉的物体,
像一个个失去眼睛的父亲。
只有光是新的,
在一场即将到来大雪里,
我仿佛看到了属于自己的另一种光,
藏在复杂的雪花里……


占卜者

乡间的占卜归隐在田野。动物的骨骼
植物的根茎,都是证词
指示着莫名而来的罪行。
每一个轻信者,
他的腹中都寄养着一条蛔虫。

孤独的占卜者,摇晃着古钱币
几个朝代的经济纠结在一起。
响声之后,
谨慎地一字排开,那些命运的符号
对应着六十四种解释。

我默诵着父亲的卦运,抽取一根
稻草的签符,
可并没有米粒滚进白碗里。
正如他的胃,
无法进食。

一具肉体,亦是大地生长的一根蓍草,
举起的枝条,如手臂
占卜别人,也分割自己。


乡间的咳嗽

在乡间,所有的咳嗽几乎都无人过问,
也无法退回。
像秘密,被生硬地咽了回去,
埋伏在腹中,成为守城的惨败士卒。

冬季的三个月,一百多天。
我在一声声的咳嗽中度过,却并没有向
药片和针剂屈服。
胸腔中的火焰,
都被一口口地喷出来,点燃了空气。

如果连山川都无法治愈一个人的顽疾,
都容不下一声咳嗽,
这大半个中国又有何用?

寻父

出走之后的父亲,几乎与豺狼为伴,
与鬼魅同舞。
沿着他走过的路。那些被践踏过的荆棘,再一次
复活。种子在哪里?
我在路上,脚下是满村的风雨。

途中的任意一棵白杨,都会被误任作
另一个变异的父亲。
追逐远去的灵魂,
轻易就会俘虏到逃跑的磷火。
在射线上取点,
无数个我,也只是一个我。

而父亲也是无穷的。
他藏匿在一个钟表里,不肯不来。
我用力拧紧发条,
奢望将他,逼出——

可是,我拧断了弦;可是,我拧断了弦……

边界上的墓碑

我的一生就是为了追求一个墓碑,
和它上面刻下的字。

我将被放逐在一个边界上,一个村庄的边界。
那贫瘠的土地上,
也曾流淌过水和血。

死去的祖宗,在一天天地变矮,
直到成为耕地,
成为茅草,
成为边界上不可撼动的界石。

为了戍守一方疆土,
请刻碑者用阴文写下“诗人”二字。



作者简介:
辰水, 1977 年出生,山东兰陵人。参加第32届青春诗会。曾获第三届红高粱诗歌奖、诗歌月刊奖、明天诗歌奖提名奖等多种奖项,多次入围华文青年文学奖。入选过《星星五十年诗选》《70后诗歌档案》《21世纪诗歌精选》等书及多种年度选本,著有诗集《辰水诗选》《生死阅读》诗合集《我们柒》。  


发表于 2018-10-8 19: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新朋友!问好。
发表于 2018-10-8 19:11:19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多来互动!问好。
发表于 2018-10-8 19:12: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你,更精彩——
发表于 2018-10-8 20:41:56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真好。情真意切,欣赏佳作,问好
发表于 2018-10-8 20:42:34 | 显示全部楼层
冬月,母亲为一根无法点燃的火柴哭过。
童年的雪,
比人到中年的现在,厚了许多。
在积雪里,摸索一盒火柴
这种寻找光源的动作,重复一生。
发表于 2018-10-8 21:50:57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乡间,所有的咳嗽几乎都无人过问,
也无法退回。
发表于 2018-10-8 21:51:22 | 显示全部楼层
童年的雪,
比人到中年的现在,厚了许多。
在积雪里,摸索一盒火柴
这种寻找光源的动作,重复一生。
发表于 2018-10-8 21:51:56 | 显示全部楼层
边界上的墓碑

我的一生就是为了追求一个墓碑,
和它上面刻下的字。

我将被放逐在一个边界上,一个村庄的边界。
那贫瘠的土地上,
也曾流淌过水和血。

死去的祖宗,在一天天地变矮,
直到成为耕地,
成为茅草,
成为边界上不可撼动的界石。

为了戍守一方疆土,
请刻碑者用阴文写下“诗人”二字。

发表于 2018-10-8 21:57: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组诗意境深远。多有生命中的真实感受,诗情浓郁,写的冷峻而空灵。欣赏佳作,问好——
发表于 2018-10-8 21:57: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组诗意境深远。多有生命中的真实感受,诗情浓郁,写的冷峻而空灵。欣赏佳作,问好——
发表于 2018-10-8 21:57:29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新诗友,有你更精彩!
发表于 2018-10-8 21:57:47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高亮,再亮——
发表于 2018-10-8 22:27:11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了戍守一方疆土,
请刻碑者用阴文写下“诗人”二字

诗意唯真。如娟娟清流,从内心深处汩汩而出,涌现纸上,《另一种光》,这光具有生命意义,支持飘红,推荐!
发表于 2018-10-10 23: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组好诗,拜读学习!欢迎新朋友!有您更精彩!
发表于 2018-10-10 23:09: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组好诗,拜读学习!欢迎新朋友!有您更精彩!
发表于 2018-10-11 09:46:24 | 显示全部楼层
边界上的墓碑

我的一生就是为了追求一个墓碑,
和它上面刻下的字。

我将被放逐在一个边界上,一个村庄的边界。
那贫瘠的土地上,
也曾流淌过水和血。

死去的祖宗,在一天天地变矮,
直到成为耕地,
成为茅草,
成为边界上不可撼动的界石。

为了戍守一方疆土,
请刻碑者用阴文写下“诗人”二字。

——这是一个真正的诗人,让来参观的人,摘帽致敬。
发表于 2018-10-11 10:56:40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兄弟大作。学习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