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那些密布的河流(组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8 15:05: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那些密布的河流(组章)
卜寸丹


那是神制造的幻象

黄昏降临。庄严的星辰升起
水的马匹驮着时光。虚幻的世景。顺流而下
黑暗、执念都无法阻止一条河的流淌
它一去不返,像受难的族群,我幼小的母亲,保守着神谕的暗示,历经狭窄、阔广,历经平缓、岩石的落差,泊,或倾泻
她终其一生的流逝,也无法知晓命运的皮毛
水边是多么神秘的岸呵!
兽潜藏在丛林,余生已定
谁能藏住一缕清风?它抱着正待枯萎的荷梗
“爱吧,爱这绚烂与凉薄。”
“该映照的都映照过了。”
星光下,娘说

一株稗草,它是多么寂静

呼喊,咆哮!这尘世只有禾稻生生不息
幼小的母亲用水绿润泽她明月的眼睛,她柔韧、微弱。如灵魂
先祖临水而居。世间万物共享浩瀚的星空
幼小的母亲站在水边,一次的临照,是多么绝望呀。就如一次的生长
天地之大,大不过命
永逝,即是人与一条河流共生的命理
幼小的母亲站在源头,向着无限的盛大,向着虚空的未来。她裹挟万物之始的生气
“呵,你看一株稗草,它是多么寂静。”
娘轻叹道


被围困的岛

青铜的虎符。箭镞疾奔
辽阔的河岸,勇士的头颅,高于命运
“他们为谁征战?”
“如簧毒舌。控制之术。我的孩子将死于非命。”
幼小的母亲用水制造幻景。她不断受孕,繁衍子嗣。她在水中,产下鱼子
大河奔涌,浇灌悲悯的大地,良田万顷,栽种慈悲的食粮
皇天后土,幼小的母亲主宰万物,诗歌中的火焰,人世中的悲怆
一天一天,她用月光涂抹成凝脂,在水边唱起远古的歌谣
“那水中之岛已被围困;那爱,在泛滥。”


第三条河流

泛黄的家谱。咒语。律令条文。灰暗的雨水
一条条河流映现着母亲
端庄的母亲,星月般的明眸,柔滑光泽的肌肤,超群的智慧,这人间尤物!
她顺着水流,随遇而安
郎骑竹马,泅于悲伤之河
会法术的人端起盛满水的瓷碗,划水驱瘴
春水涣涣,漂浮着桃花、自溺者的尸体
一条河流无论何时都是完整的,一层一层的水,无法剥离、断裂。像血脉
黑暗中,它流经大地,它的滋养,从来不求回报
看哪,妖媚的水鬼在寂夜里吟唱。那是河流衍生的镜像
“真正的美,涵养着尊严,令人心生感动。”
娘说


我梦见过一条大河

我梦见自己从危崖纵身跳下。鱼群蜂拥而来。猛兽在崖壁观望
水轻柔地缠绕我的身体,包裹我。那令人窒息的爱呵!
幼小的母亲站在源头
父亲的挖沙船开走了
我睡在河边简易的工棚里。到处都是沙子。吹过河面的风声
我没有玩具。我只有金贵的梦
那个秋天,水鸟翔飞,小小的影子在水面滑行;满河的星星荡漾着,奇幻之象引诱着我,跳入河中。我像星星一样浸在水里
我在梦中的大河里渴望父亲返程
“记住你的养父。记住一条河流表象里所裹藏的阴谋。”
娘告诫妹妹


一条河流居无定所

幼小的母亲听着水声
水涵养着光芒的字符,诗歌的兄弟,水的中心席卷的风暴
青铜在生长
古老的族群冶炼着自身的肉体。珠胎暗结
我是你的生父。我赐予你命!我赐予你手中高擎的法则,人世的黄金!
幼小的母亲听着水声
大水涣涣。你骤然成形。你在水中长出骨头,坚硬的意志
你柔软的肉身里栖居着一匹匹小兽
我教你豢养之术
是的,伟大的诗人身着奇服,正涉水而来
生,是崭新的。只有死,才不断聚集重叠的伤口与眼泪
“只有逝者如斯,居无定所。”


一条河流的死亡

一条河,流到这里,已无路可逃
河床裸露
阳光下,露底的人,在自掘坟墓
水的镜面消失了
所有的幻象,仿佛还停留在空气中
幼小的母亲。父亲。灰白的鱼
地底下,青铜生出绿锈
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时刻了!
他掏出战栗着的心灵,他俯身于黄金之岸
他看到自己的前生,也看到自己的来世
他是一滴清寂的水
他,也是一粒灰尘


一条河流的葬礼

“把成熟的麦稻都收割了吧!”
“把眼泪抹在刀刃上。”
“水莲花一朵一朵盛开;他点燃了高香。”
“夜色在加深,围观的人像鸟一样散尽。”
“把与高德相匹配的崇高的孤独留给一条河流的葬礼吧!”
“把命运的纹路攥紧在你自己的掌中。”

“他哭泣,却并不感到伤痛。”
“他敞开黑暗,并不是为了接纳光明。”
“他养育玫瑰,铸造她青铜的气质。”
“他捧出神秘的祭器。苍壁礼天,黄琮礼地,苍龙、朱雀、白虎、玄武,四灵神兽,瑞仪四方。他手无寸铁,念动咒语,兽赋形其上,他开始舞蹈。他与通灵之人毫无二致。”
“他祭献仓廪之实;他为腐水超度。”
“他终将与时间同体,掌握永生的密令。”


安魂曲

那饮水的人走了
那赐福于我的人,永归夜色
谁盗取了她的马匹?谁又搬走了她身体里的河流与汹涌?
秋天的白露。打湿了饥渴之唇
我一声声地唤你,唤你。娘。娘
我一遍遍地抚摸你的脸。亲吻你。娘。娘
那瞬间闭合的生。那重新构造的封闭的空间已将我隔绝
呵,这自诞生日起裹挟的光荣与宿命
以孝之名

时间,切断了源头
那饮水的人走了。只留下苍凉如水
娘,让我点亮小小的水莲灯给你照路吧
娘,让我用沾满露水的花朵布满你安睡的灵堂。娘,让我将桃枝握在你的手心,尽管你早就拥有驱邪的器物。娘,让我再给你捎上平日里你合体合意的衣裳。娘,此去经年,我将安睡哪里?只能在星光里,静待你回家,顺水路,唤我。唤我。娘呵,尘世多么浩大芜杂,唯你能予我以应答, 唯你能唤回我受惊、迷途的魂魄,唯你能安顿苍茫城市楼群中的家。
娘呵,你熟谙世事,唯你通晓一条河流的经脉与走向
秋天的风吹着我的哀伤
长歌当哭呵。娘
长歌当哭。
长明灯。身着宽大黑袍的道士。超度的道场。我谨行一切禁忌
人子呵,请以一场体面的葬礼,来成全孝顺之名吧。尽管那并非我的本意

那饮水的人走了
冥钱飘飞。哀音切切
沿着河渠,我送你回你的出生地。我一程程送你呵,娘。我是多么害怕,送着送着,你就不见了,你就被秋水带走了
你是有福的人。你的墓地就在老家的菜园。流水逶迤,大野阔广。风水祥瑞
毗邻的墓园长眠的是你的父兄,你的娘与叔伯。终日围绕身旁的,都永是你至亲至爱的人
睡吧,娘。如果你已不想说话。此刻,你神色安详,与梦境相融
灵柩已从高举的头顶放下
呵,娘,这如水涌来的内心的哀戚呵!在一层一层堆涌,而成风暴之象
只一瞬,我们便阴阳相隔。雪落门楣,苍山无言,辞藻之殿猝然坍塌。我四顾而凄怆
这安魂之地!
这安魂之地呵!

那饮水的人走了呵!一条河流死在她体内
她带走了泱泱大水所有的倒影
我顿成无源之人
我从哪里来?又去往哪里?
她将过去连根拔起。她轻轻舍弃了那映现她的一切。白昼。黑夜。爱
我将寂静的祭词、高过心灵的五谷归于她的血脉,归于暮秋永逝之夜
落日下,我或可重新命名一切
我听见娘在说,永逝即是永生
流淌吧,孩子。你是一滴水,你,不可复制
发表于 2018-10-9 13:16:5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优美的散文诗组,欣赏,问好
发表于 2018-10-11 12:52:5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赐稿,精华推荐
发表于 2018-10-12 10:34:56 | 显示全部楼层
精邃好散文诗。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卜老师。学习。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