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在甘南,在舟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0 19:05: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在甘南,在舟曲 
赵正文

1.今夜,请允许我畅想舟曲
时光的喻体上,岁月的胎痕早已脱落。
乘天风而来,抖落时光的尘埃,抖落昨夜黯淡的梦寐,像一只优雅的水鸟,静静栖落。
青藏高原之侧,西秦岭岷迭山系,谁水灵灵的眼眸,盯着这生动的人间?
 光把一切呈现给审美的心灵。长天水阔,翩飞的雁影正消隐于缥缈的桑烟。我必须借助一缕皎洁的月光,把舟曲想象成一粒飘香的茶花。
    长天水阔,三月的舟曲明净、清远。一切澄明得像刚刚做过一场法事。由身到心,伴随着一丝澄明的意念,一个人的心灵在抵达的一刻趋于高贵。
2.泉城
把悠然的云脚从蓝蓝的天空一把拉到怀中的,是清清亮亮的白龙河。
泉城。为水一带,为城一域。我惊奇于一切简洁到极具天然与神性。

一尺水,十丈波。于是有了这辽阔的两岸,草原和村落。
有了这九十九眼泉水,有了龙庙和城池;有了这悠然的白云,和这戳破白云的日脚。
有了光;有了你,有了我;有了这至空至明的蓝天和心路。
有了这陇上的小江南,有了这悬挂的彩灯和楹联;有了这连翠的松棚,和这满街服装各异的才子佳人。
今夜,谁的马蹄会误入时光的河道,惊醒我体内沉睡的蝌蚪?

3.巴寨沟
  “一夜之后,木鱼醒了
  佛的额头晨钟敲响,
  经文沐浴着褐色的山林。”
  而一棵领春木是孤独的风景,两棵云杉是甜蜜的故事,三棵赤桦是苦涩的纠缠。
 先于草木。先于花朵。先于先天之欲。先于逻辑修辞。先于概念和属性。
恰与一缕月光同年。
 我的巴寨沟啊!  林木交错,草甸丰美,裸岩和积雪如千年的睡美人,在季节的转换里翻身,唏嘘。
大地打开经卷,听时光老人为善良的人们虔诚祷告。
    无潮涌而来的喧闹,无奔腾而去的虚妄。
    一缕风把惊醒的喜悦,奔走相告。
        
4.在拉尕山
    一只苍鹰擎起一方神性的天空,擎起红尘白浪的角逐中日渐疲惫的心灵。
    而明媚的水,早淡出江湖。 走进来,尘埃落定;走出去,波澜不惊。
    湖洼,一个比一个简洁;溪流,一处比一处生动。
    像一串清雅的小令,从白龙江的上游摇来,让乘兴而至的游客,闻子规啼,看凤栖梧。
    不必追问谁是谁的江湖,谁是谁的鱼。
   “我和你是两岸,永隔一江水。”
 
    而黄昏即将熄灭。唯一的火种,
    被拉尕山抱在怀里。
    黑夜掩住疲惫的心灵,唯一躁动的是山寨修禊的鼓角。
 
    几簇篝火把神圣的光亮嵌进黑夜。我看见格萨尔王正化雪为墨,为珠牡王妃描画眉心和唇角。
    山光浮翠,树岚倒映。而花非花。雾非雾。朦胧中,勾起一阵明媚的欲望。
    
     羚羊挂角,香象渡河。今夜,
     一个人同天堂的距离,就是他同拉尕山的距离。
 
5.白龙河     
我愿意接受这样的结局:让你做莲花,在转身时盛开,
美丽如初,用你的洁白或鲜艳,对接阳春三月的煦煦日光。
而我,在一座大山抛下的阴影里,独自反刍你遗留给我的
所有罪名。
 
我无疑已陷入这俗世的泥淖!并逐渐习惯这深处的黑
和腐烂。重重泥水之下,没有救赎之道,我已学会闭上
眼睛,屏住呼吸,不与任何鱼交换眼神和词语。
并试着学你,一转身,就是众生怀里闪光的露珠。

白龙河!你有时温顺,有时桀骜。像历史里仗剑直行的剑客,
时或为一句话的真理亮出剑芒。
而今天,我在你明媚的臂弯里,吹箫,弹琴,就着炒米
和梨花的芬芳,唱着仓央嘉措的情歌。
 
白龙河!我愿是你的一朵浪花,并希望最后由你的一滴水,渡我
——到生之彼岸!

6.赛尔布
白云缠头,黑云裹脚。灵身守着时间的大门。
 聚拢人间无边的爱,大地之上,一种吉祥普照人间。
 
东望坪定,南眺拉尕。掩住小小的峪口,我会不会在今夜
找到爱情的火种?

这是黄昏七点钟,黑峪寨已奏响请神的鼓角,燃起祈愿的桑烟。
无法不动情啊!这处子的喻体最沉吟的修辞,在雪原亮出雕花的慈光。玉碎的欲望,抬高村寨和湖水。
 而湖水静止,抑或接近静止。湖水掩起唱歌的喉咙,让内心的情感趋于暧昧,甘愿为每一位游客断流,或沉香。
   
月亮已在昨夜失足,融成浮香的青稞酒。怀抱大爱的赛尔布啊!请接纳敲窗的东风,接纳一首诗的草稿或构思。今夜,你一定要掬我为盏,但不要独酌,不要相思成病。
 我只要你明明郎朗。

  7. 尕海湖:甘南的明眸
一切如此明了,又如此暧昧。
格萨尔盘坐湖边,左手捧着五千年的月光,右手捧着三千年的雪。
中间是一个人敞开的胸膛,和珠牡王妃清澈的眼眸。

巴噶瓦发,我黑头发的君王!
今天,我借着尕海湖的睛光,读你。
18宗,再18宗。我人神合一的英雄啊!
今天,我不要哈达,我只求一件——豹纹的皮氅!

一定有鹰,或者雕,在海子的上空盘旋。
蓝天澄明,湖水澄明。朵朵白云像洁白的羔羊正踏着天梯重返人间。
群鸟落地成花,无缰的野马像闪电掠过我内心的草原。
今夜,我注定会在岸边遇见梦中那位手持牧鞭的少女,遇见
我的源头活水,遇见
我命里的王——

8.在桑科草原
塬举着草,草举着
露珠和苍鹰。苍鹰举着
一个民族铮铮作响的铁骨。

这是一个明媚的下午。阳光正好
适合我打开心灵,曝晒。

我从《诗经》的一隅走来。不骑马,不乘车,
不驾祥云。我靠的是满心赤诚,和三千里脚力。

风卷残云,云生雨。雨滴石穿,石成沙。
而草与草,一棵棵列阵。最卑微的种群
却有着最巨大的阵容和蛮力。

一种洪荒,在马蹄下奔涌,在烈日下起伏,金光闪闪。
风咬着风的耳朵,高呼: 四面都是方向啊——

让我们蹄窝里饮马,草窠里安家。
自然就是法则,季节就是召唤。高举旗帜和号角,
我开来时,你——已是先人!

夜色突来,风乍起。與图辽阔啊!
一个人的眺望正掠过起伏的群山,逼退天边翻卷的乌云。


9.拉扑楞寺:虔诚是一首绝美的诗

我踏入寺门的一刻,阳光正好洒满
倾圮的门轴。

一定有神谕和飘忽不定的磷火,
一定有牛皮鼓和当空抖动的彩绸,
一定有千年的箭镞呼啸成历史的绝响,
一定有无法撕碎的空旷,和苍茫。

一定有鹰,在穹顶之下,
在山脊,在海子的上空。

一定有一面斑驳的墙体,
一定有数不清的足迹,和岁月的齿痕。

而此刻,最虔诚的一节诗文正被一个远道而来的诗人书写。
手叩苍天,足叩大地,以滚烫的五内熨帖岁月痉挛的筋络。

拉扑楞寺。六世活佛守护的神域。
幢幡高张,法轮常转。大智大慧活佛正准备随时赐你福寿,赐你智辩,
赐你万般妙吉祥。

10.在沙滩国家森林公园    
                    (一)
用一只竹筒把清凌凌的月光舀入梦中。
     谁琵琶掩面,玉指拨弄风的琴弦,让一段柔肠在甘南演绎一串珍珠一样的水泊?
 
     一枚青稞隐于夏日的绿荫,沿季节的走向寻觅秋天的码头。
    怀抱梨木琴的少女站在谷底,涧水正漫过她裸露的脚踝。
 
     你说:一滴水便是生命的全部。
我说:是淌过我心灵的那一滴吗?
 
                         (二)
飞!在甘南,在舟曲,
在沙滩森林,做一只凤凰。
   
今日的午餐是三天前的一场好梦。
    “树木离开大地,在新的高度寻找起点......”
   英雄和美人,前生和来世。在一棵连香树下,相约。
 
而我苦苦地奔走,只为寻找自己的灰烬。
    而每一个足迹都如此澄明,像没有染指过的爱 。
 
    我在一只木鱼里,等你花开 。等你
    ——春阳融雪,凫雁满塘。     
          
 11.在同舟园,我们尽量不想那场泥石流

像一个人,骨头断裂,血肉崩塌,全身溃败
如无处萎落的尘泥。

在同舟园,我们尽量不想那场怵目惊心的泥石流,不想
当日的嚎啕与泪眼,不想瞬间坍塌的天空。

用大慈大智的阳光修复生活给我们的心灵磨出的洞。然后,拉开历史的风花雪月,与一只白唇鹿温柔地对视。
     
    仰头看着蓝天上漂浮的白云,我说:朋友,我们没有必要把打在草地上的云影,说成是“寂寞人寰的一坨锈迹”。
     
心底檀郎少,人世凡夫多。嫦娥春心波涌,即使没有牛郎和后羿,我的甘南我们的甘南也依旧会这么歌着,舞着,生动着,梦幻着,璀璨着,期盼着……
     即使你今生不来!                            
                                                 
  

                                                 
  
发表于 2018-10-11 12:45:1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
用一只竹筒把清凌凌的月光舀入梦中。
     谁琵琶掩面,玉指拨弄风的琴弦,让一段柔肠在甘南演绎一串珍珠一样的水泊?

     一枚青稞隐于夏日的绿荫,沿季节的走向寻觅秋天的码头。
    怀抱梨木琴的少女站在谷底,涧水正漫过她裸露的脚踝。

     你说:一滴水便是生命的全部。
我说:是淌过我心灵的那一滴吗?

欣赏
发表于 2018-10-11 12:47:0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赐稿,通联请一并附上
发表于 2018-10-24 12:29:07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赏,祝贺上刊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