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竹影(组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0 19:51: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竹影(组章)
王猛仁

那片久违的土地,总能招惹着了色的诗句,总能掀起心的潮汐。
看天空抖动的云彩,我就知道,季风已将春天雪白的翅膀,悄悄地扇进饱实的秋,在属于我的田野里轻拂着绿草黄花。
曾经被冻结的思绪,陶醉在情人的秋波里。
让一些不可名状的怡悦,让一些圆形的韵律和一些不安宁的色泽,渐次包围我们,浓缩我们。
我们怎能抵挡你灿烂的花香和花蜜?
当躁动的音符被洇染之后,总是十分活跃地将我们简单着,又复杂着。
任何一次闪光的微笑,都会漾及沉重的心事。
七月的雨滴像生命的甘泉冲洗和抚摸着爱情的咏叹调。
从你狭长的叶缝间落下的天籁,将一首诗的意境燃得灼人。
铺在洁白桌面上的层层月光,一定有一双忧郁的眼睛,在暗处瑟瑟发抖。
有了夜的怜悯,失去知觉的大地,在秋风中飘落的竹叶会不会再度重来?
记录在竹叶上的情愫,依旧摇曳不停,鲜明着一个思考者柔韧的形象。
而我,已踏上昔日的荒原,一直向西,只为迎接你陷进长途跋涉里的风影。

暗  语

一抹划破晨晓的霞彩,落在心的栅栏,似一瓣茉莉的幽香,一层一层的,漫过平静的表情,漫过漆黑的丛林,让一块残石,留有当年的凭证。
风,撕扯着日历,拾掇起所有的喟叹,浸湿往日里的温存。
有时,它能拼揍成一首竞放的诗,驱赶残留在荒野里的夜的深潭。
一道目光的漂泊,一朵心灵的颤栗,是季节里的黄沙,是思念里的飞絮。
从九月如茵的草坪上朗读你的诗章,从心之乱石花丛间采一些绿苔。
在今天这个花絮满天的时刻,忘却全部文字的含蓄,等待属于你的深谷,作最后一次告白。
你不就是那一个匆匆而逝的歌者么?
我始终揣着一摞泛黄的信札,在空旷的街头偷听他们的情话。
当未完的故事和呆滞的目光永无归期,我便记起你被贬时的芳踪,以及那些看似弱小的,甚至是剽悍的生命,在时隐时现的狡黠里,变幻莫测。
不是所有的寂寞都可以被阳光化解,不是所有的惊骇,都能吓飞一只青色的水鸟。
包括苦涩的、微弱的、不甘憔悴又不甘窒息的欲念。
我没有挣扎。
我愿用苟刻的残梦,窥视你心底的甬道,在脉络分明的叶片上,寻找遥远北方星星的暗语。
颤  声

深夜醒来,却找不到丰腴的说辞。
直到微笑的花蕾从心隅盛开于脸颊,走出雨季的天空,还在阴阴地晴着,泛着微微的甜意。
昔日的恋情没被风化。
然而,轻裂的土地,却意外地感受着雨滴的诱惑,迸发出最后挣扎的闪光。
人生只此一次。我天天蚕食着自己的影子。
那幽幽的低语,以及回流于耳际的轻诉,终于在一个不经意的夜晚,生生地、怯怯地预演着,惊呆似的望着我,呈一帘如兰似的羞涩。
无风无云的天空有一行雁阵,自东向西,时南时北,苍凉如画,试图叩响一个久远的、从梦中惊现的心扉。
时光的背后,往往沉默并埋葬过许多忧伤。
婷婷的鹅黄玉立于你的灵魂之顶,于冷冷心空中驻守,生长。看似一种馨白的蕊情,吐露于浅浅的微风中,无声无色。
一个似乎并不介意的眼光,一个仅仅出于礼貌的微笑,从人生的海洋上依次飘过。
此刻,天空是只能意会的平淡。
我站在平原,不断地采撷诗中流动的韵,啜饮着心灵音符的颤声,在凡人抵达不到的地方,重新梳理曾经失落的梦想和希冀。
窗外的阳光踉跄而下,牵动水天沉沉的魂。
咿咿呀呀,纷纷复沓那支永不褪色的歌谣。




读  秋

葭莩苍苍。
一条悠长的心巷,总有如水的温情,静候着你的跫音。
黑色加重了夜的深沉,灵魂却透明地醒着。
你的背影,覆盖了漫天盖地的光芒,残留在记忆里的微粒,只是你我揉碎了边际的不眠的长短句。
一旦古老的灵歌漫扬开去,我便将种植在心田里的三角梅细柔地捡起,企盼秋去春归时再次繁华。
时光揉走了彩霞,也吹萎了诺言。
唯一一场生根的等待,且无视夜的风雪,敲响每一个新生骚动着的黎明。
季节在无声地流逝中无处可寻。
我们不如在季节悬泻的瀑布里一声劲啸,把那些被阳光照耀,被鲜花粉饰的诗句,抒写得更加丰满。
浓黄的秋天告诉我,流失的岁月涂摹着太阳的本色。
一颗不眠的星斗,是我一生难得一见的光明。
重生或自灭,都会在一念之间肃然闪现。
记忆的长河,怎能填平空虚的燃烧的火焰?

假  如

古铜色的阳光,在竹叶落满小院之前盛开,只有一丝折不断信念,镀着父辈们弯曲的记忆。一幅风景画,被风吹得锃亮,左摇右晃,从沟壑纵横的掌纹间经过。
那场风雨,将秋天堆积在两岸。一条粉红色弧线,漫过林间少女颈脖的洁白,在看似略显湿润的目光里,陶尽永恒的雨香。
静默的月光,跃动着野性和青春的话语,我不忍心把那么多的狂热与痴迷,压缩为最终的几声鸟鸣。
此刻,颤抖的手指,怎能画出飘飘逸逸的霞云?
往事零星的片断在脑海中闪闪而逝,惊呆了那些顽固的岩石。
颤音与回响像尘埃一样荡去。
我天天寻觅的足迹与沧然的身影,如同深埋已久的醐酿,布满行走的途中,点亮心的幽空。
久别的蛙鸣,似故乡的一眼清泉,不断地打捞起轻柔碧绿的凝想,在暮色中抚慰溢满白日里的秋波。
一切关于泪流如溪的梦魇,均会有一柄无形的锋刃,在辛苦辗转的当途,刻下椎心泣血的记忆。
刹  那

夜,携着曙色,披着面纱,趁我尚在怀念一棵老树的日子,破门而入;一组词语,着一身黑衣,明眸忽闪,腰肢袅婷,只为远方一支鸟的精神飞扬。
不知何时,你已嗜上了芨芨草的风骨,用另一种形式与生命,为一襟孤凄,永久嘶鸣。
那一刻,月亮念起旧伤,无垠的雪地,才是我向往的大海的辽阔。
一位失眠者开始浮动在淡蓝色的窗口,在傍晚展开的章页里,望着闪动的桔黄色灯光,嘲笑不再斑驳的童年。
梦中总是一步一蹒跚……
你已触到一朵花的光芒。那怕以隐形的力量,簇拥着,耸立着,蜿蜒向东。
为虚幻的面孔,为嘎然而止的曲子,找到一个理想的飞翔之夜。
路灯下,数着细碎的光阴,常常用笔为自己呐喊。
试图滋润一种燃烧的渴望。
有时,也用含泪的眸光去染红低飞的雁阵。
我的双眼早已布满灰尘。
既然往事已击穿纯洁的本质,我希望久合的苦涩与哀愁,沿着扭曲的水珠与叶苞,在大地与圆月之间留下思考,直到我的生命里只剩下飒飒风声,只剩下鸟声余韵。

晚   唱

这些时日,有一条从眼睛里流出来的信息,总在缤纷天地间怂恿着,让我的文字显得有些短促,有些苍白,有些瘦弱。
透过一张又一张即将收笔的作品,你依稀可见的姹紫嫣红,不时地蓄满诗潮的黄昏,天天控诉我不言自语的贪婪。
阳光被你抖动的躯体分割着,好象挑灯看剑,力举一颗沸血的心。
今天,我愿默默地移开凝滞的目光,感受月光下被风化的语言,以及由此滋生的严峻、冷酷与无知。
我喜欢八月的秋风被你第一个阅读。
我把自己看成是一种飘乎不定的风景,终日厮守在虚掩的门扉里。
山的影,仍然是我忠诚的无忌的梦境;花的形,仍然是我童年里难得一见的暗哑的琴音。
不论身居何方,总有唤不起沉沦的绝望,既便我的思念被烤得焦黄焦黄。
记忆的野马,在心中无边地奔腾着。
只有那些失落的星辰,满山闪耀。
天空已张开湛蓝的欲望,一双神灵的眼睛栖于枝头,对着上帝顶礼膜拜。
林子传来几声鸟叫,我牵你的手,在画,在画……
暮色,在温柔的眸子里流淌。
两条影子被死死钉住,将一些光芒,一些纯粹的暖,在彼此的脸上擦亮。
从此,每一声叹息,每一种惬意,全都隐入了夕阳的滑落中。
随着某种特定的旋律,在颤动……

诗之花

我从黄昏的语言中醒来,请让我这样静静地看着你吧!
等待没有冻破花容的日子,把你的欢笑与明亮的心,写进一部永不生锈的诗典。
不知不觉,我们穿越季节的时空,点点滴滴,丝丝入扣。
秋天,正伸出光洁的手指,为春之浪漫,为夏之繁华,写下一篇篇厚重的笔记。
在你斑斓巨翼的庇护下,我无意去捕捉灵感的火苗,也不愿在素洁如雪的彼岸停靠,更不会坐在一个没有墨香没有诗意的河边,选择缄默地歌唱。
我的心是一面海,是一张张被你鼓胀的诗帆。
只能在黑夜的冥想里,倾听音色的神秘,畅想思想的热流,让诗歌在心灵上开出美漫的花朵,用你温柔的海沙,撞响我的明天。
曾是这段风雨兼程,让我收获诸多最可信赖的诺言。
以至在倦怠无助的夜晚,聆听浪花跳动的音符,去体味夏日里那一次永恒的缱绻。
徐徐的风送来了你的温存和细语,我的心头,诗之花在上面灿灿地开放,两只蝴蝶,在翩跹飞舞。
此刻,丝丝甘甜,渗透了一个男人如铁的胸膛。

然  后

目视沧然而去的流水,犹如一种自责一种不安,扰乱了自由的心境。
遥望残阳,面对轻抚生命地低语浅唱,我有了一次雪浪潮的冲动。
从一个故事的开头到结尾,被湿漉漉地写上巍峨起伏的山峰,波澜壮阔,如同成熟的心之汹涌,在秋风里沙沙作响。
已经多日了。
是阴云化雨前忧郁地倚栏远眺么?
为何只闻翅声阵阵,不见微风颤栗的叹息,不见绮丽欲飞的诗行?
沉默是最后的一场晚风。
在行走的路上,搁置虚幻与谎谬,用勇敢和锐眸去辨认。
圆月,最终会栖在归鸟的巢里,追逐或阻隔着遥远且清晰的往事。
当你狂热的翅膀飞行了一天,我遗失的斑斑银丝,顷刻间会从你视野里消失,不留皱痕。
总有花一般的暗语,滴在受伤的心口。
也有不安和焦灼,在我晚归的门口伫立,轻轻地呼唤,从喷浆的心底,从桃花开,雪花飘,一直飞向远方……
很想融进那片灿烂的夜色,不声不响地,柔和地轻吻着你的全身,让金色之旅,涉过时空,拥抱漫山遍野的清香。
然后,一遍一遍放着,听着,让你的歌声载上我的心魂,驶向海蓝色的你。

海  浴

在你盛开的沙滩上,我端坐着,对着你,一如往日。
我有各种不切实际的幻想,喜欢用各种痴狂虚妄的称谓,把你比喻,把你丈量。
天空,晴朗如初。
在喧腾的海滨浴场,在我湿漉漉的瞳孔里,你玲珑清爽,仿佛枕着一块七彩云霞安然入眠。
今天,你就是这里的主人。
是你,导演着黄金海岸夜的狂欢。
鸢飞。鱼跃。鸟声。雁鸣。全都成了欲燃的画面,全都成了雨后的彩虹。
这生命,这精灵,像空气一样,散布着欢乐,表达着爱情。
微风里,有波浪起伏,有光影摇曳。
一只只不知疲倦的海鸟还在飞升,时而东,时而西,让斑斑霞光与闪闪浪花洒在它头上。
它畅快淋漓的曲调,可是对远道而来的回敬?!
是谁,赐我以欢乐与温良的品性?
发表于 2018-10-11 12:48:42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手笔,请附上通联
发表于 2018-10-12 10:37:21 | 显示全部楼层
王老师,好诗!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王老师好。祝贺。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