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醉酒(短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26 09:47: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醉酒(7500字)

杨俊富

裤兜里手机突然“呜呜呜呜”地吼了起来。

这是谁这么不识趣,人家正忙着砌砖呢?我埋怨道。今天,因为一堵墙的中轴线分错,造成返工,我心情一点都不好。太阳马上就要落山了,几个工友们也都闷葫芦一样,加劲干活,誓要把误工损失夺回来。因而,我随意的一句埋怨,也没有人搭腔。不过,埋怨归埋怨,我还是放下瓦刀,将手在屁股上擦了擦,掏出裤兜手机,点开显示屏,心里一阵窃喜,这个电话我可是盼了几个月了。

来电话的是响石板村的王玉凤,一定是喊我去领她家修房欠下的工程款吧?

五个月前,经熟人介绍,我承包了邻乡王玉凤家的房建工程。完工那天结算工资,王玉凤略带歉意地对我说:“不好意思,杨师傅,钱不够了,得等几个月,我老公把钱打回来,就一分不少地给你们结清。 ”

王玉凤本来与老公都在广东那边一家厂里打工,老公是个带班组长,家里修房时走不脱,就只好让王玉凤一人回来,买建材、请匠人等一切事务都由王玉凤操办。 这女人也挺能耐的,不仅长相风姿绰约,办事也利索,建新房那么繁杂的事,都办得扎扎实实。

乡下村民修房,欠工资款是常事,至今我都还有四、五家的工程尾款被拖欠。想到都是乡土相连的,等下就等下吧。我和工友们又转战到了现在的这处工地。



一接听,正如我心所料,王玉凤开口就说:“我老公把钱打回来了,你快点来,我做好晚饭等你。”这个王玉凤,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到她的热情,声音充满激动和欣喜,与我此时的心情一样。

王玉凤是我在乡村搞房建见过最漂亮的女房主。给她家修房那段日子,一会给我递茶水,一会儿给我发香烟,真让我过了一段被高抬的爽心爽肺日子,惹得工友们很是嫉妒,以至于背后说她在迷恋我,甚至还不时地提醒我:“别中了美人计,惹出事端,拿不到工程款,我们可要问你要。”

工友们的提醒也不是空穴来风。我师兄宝哥去年给邻居修房,结账那晚,喝了酒,就与女主人睡到了一张床上。男主人是个长途司机,很多时候不在家,偏偏那天晚上回来了,逮个正着。不用说,协商私了,工程余款全泡汤。

工友们那么说,我淡然一笑:“我去,怎么可能呢?”

一直到工程干完,我与王玉凤之间真没发生过什么绯闻,尽管我也感受到了王玉凤对我的过分热情。也许是工友们的好意提醒,让我有了戒备之心;也许是王玉凤仅因为我是工头,对我的好仅仅是希望我保质保量把工程做好。

接过电话之后,我的心情一下子好起来,立马跳下脚手架,对正闷头砌砖的几个伙计吩咐:“你们把地上的砂浆砌完就收工,王玉凤叫我去结账呢,明天,大家可以拿到她家的工钱了。”

听我这么一说,工友们都来劲了,瓦刀敲击声更加清脆响亮。小工王二武边往脚手架上砖边回转头长声喓喓地提醒我说:“老板,天就要黑了,你一个人去王玉凤家,千万要提高警惕,别中了美人计哟。”
     我骑上摩托车,在大伙儿一阵哄笑声中,甩下一串“突突突”的响声驶出了工地。

一口气跑了20多里弯弯扭扭的山路,到王玉凤家门口时,天已经麻麻黑了。王玉凤大概是听到摩托车发动机响声,早已出门相迎:“哟,杨师傅,咋这时才到呀,我做好饭菜都等你好一阵子了。”

“去劳神干啥呢?结账不就几分钟的事么?”我说话时,王玉凤已经转身进了厨房。

正是初秋,王玉凤穿一件黄*色长袖紧身体恤,那对本就丰满的乳房更显得坚实挺拔风姿绰约,走起路来,还是那样风摆柳,脸上那对酒窝儿,笑起来深深地迷人。
      我把摩托车架好,刚取下头盔,王玉凤就笑盈盈地端来一盆洗脸水,说:“先洗把脸,就吃饭。 ”
      我说:“饭就不吃了,结了钱,就回。你看,这天都黑了,我还得骑20多里山路呃。 ”
      “慌什么慌,不会差你一分钱。村里人都说,你给我家修的房子质量好,美观漂亮,还没浪费建材,人家表示一下感谢的心意,你就不给面子?再说,这饭菜我都煮好了,你不吃,我一个人哪吃得完。”王玉凤边说边往厨房走去。
     “ 可我家老婆也把饭煮好了的哦,你快把钱给我结了。这山路,路弯坡陡,晚上骑摩托危险。”我对着她的背影,想起临来时王二武敲的警钟,为不在她家吃饭找理由。
   “ 你不吃晚饭,就别结账。”王玉凤娇嗔道,回头白了我一眼,似乎有些生气了。
   “ 哟呵,要挟呀。好,我怕你了,有啥好东西快端出来,我吃。”我无奈地一笑,故意说得洒脱一些,缓解气氛。
     坐进亲手修建的新堂屋,我四处望望,房屋已经装修一新,添置了新家具,大彩电。四方桌上摆了一碟炒花生米,一碟凉拌猪耳叶,一碟青椒炒肉丝,一碗红烧肉,一海碗豌豆尖煎蛋汤。
    王玉凤把一只斟满酒的玻璃杯放到我面前,又给她自己斟满一杯。玻璃酒杯挺大,适合喝啤酒。
     “ 你,还敢喝这么大一杯酒?”我惊讶地问,给她家修房那段日子,从没见她喝过酒。
     “舍命陪君子呗。”王玉凤撩我一眼,举起酒杯说,“这杯酒,感谢你和你的兄弟伙给我家按质按量把新房安安全全修竣工。我先干为敬哈。 ”
    我正要申辩说:“我要骑摩托车,不能喝酒。”可是话还没说出口,她已经把杯子底朝天举到我面前了,一双好看的画眉眼定定地盯着我,几分挑逗,几分柔媚。
    我受不了她的那种眼神,仿佛我不喝这杯酒,就是她眼里的窝囊废,我若喝下,才是英雄。我不要被她看不起,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就那一个眼神,我的兴致完全被王玉凤激发出来了,接着又是两杯落肚。 我感觉到我的脸发烧了,心也加快了跳动。我看了一眼王玉凤,她脸微红,酒窝儿依旧深深的,荡漾着迷人的笑意。 她夹了一坨红烧肉到我碗里, 说:“别只管喝酒,吃点菜。”

王玉凤又提起酒瓶,要给我斟酒。 我忙用左手盖住了杯子,连连摇头:“不能再喝了,再喝,今晚我就走不了呐。 ”
     “走不了就不走,这么多间房子,还能把你凉拌在外面?喝就要喝个痛快。 ”王玉凤脸上已经飘起两朵红云,起身来到我身后,抓住我按住酒杯的手,抢我的酒杯斟酒。我不让,王玉凤不依不饶。我感觉到王玉凤柔软的身子已经扑在我身上了,海绵样的乳房在我的肩头摩挲着,秀发也在我脸上扫来扫去,痒痒的,让我的心更加地狂跳起来。她身子散发出来的茉莉花香水味与酒香味混合一起,热热地扑面而来,很是好闻。

我实在执拗不过王玉凤,我只得让出杯子。因为她已经全身伏在了我的背上,我的头完全陷进她那对饱满的乳房之间的乳沟了,这难免让还算正人君子的我有点尴尬。
     王玉凤坐回自己位置,眼皮一番,瞟我一眼,端起酒杯,挑战式的伸到我面前,似笑非笑,却不说话。

我端起杯子,毫不犹豫地与她碰了一下。  我的突然好爽似乎很令王玉凤满意,她伸出大拇指:“杨哥,表现大大的好,这才像男子汉嘛。”

“切,咋一下子又变成杨哥了呢?”我看着王玉凤酡红的脸,说。

“难道你当师傅当上瘾了么?”王玉凤扬起下巴,几分调皮。

“当然好呃,当哥关系不是更亲近了一层么?”我嬉笑着说。

“那就好。杨哥,来,干杯。”王玉凤举起了酒杯。与她碰杯时,我用力过重,把酒洒到了她的隆起的胸部,立马湿了鸡蛋大一块。我有点难为情,忙说了声“索瑞”,抽出纸巾要替她擦拭。我的手刚触摸到软绵的胸部,王玉凤倒挺大方,没有阻挡。我却立马清醒过来,赶忙刹住,尴尬地将纸巾塞到她手里。


     一瓶酒完了,王玉凤起身又去拿酒。这时,小工王二武的话又在我耳边响起:“别中了美人计,惹出事端,拿不到工程款,我们可要问你要。”

不能再喝了,酒能乱性。我给自己敲警钟。其实,面对这样一个30多岁风姿绰约的女人,我已经有些把持不住了。我还感觉到,王玉凤今晚对我,是心有所图。为色?为财?不得而知。已经喝下那么多酒了,今晚注定是不敢骑摩托车了,也回不了家了。为了不再喝酒,我索性装醉,爬在了桌子上。我想,扔一个醉汉在她面前,或许能探出王玉凤今晚灌酒的真实意图。即使发生了什么事,也不能全怪罪于一个醉汉。

王玉凤提酒回到座位上时,见我醉趴下了,摇动我肩膀,喊了两声“杨哥”,我没搭理,她自言自语地说:“切,才喝了多少啊,就趴下了。”

我缓慢地抬起头,抓住她搭在我肩上的手。那手,细腻柔软。我说:“王……玉凤,我不能再喝了,你把工钱付给我,我要回去。”

说着,我缓慢地撑起身子,做出要走的样子,故意打了一个响亮的酒嗝,身子往旁一偏。

王玉凤赶紧扶住我:“都成你这样子了,你还能骑车?给你工钱你数得清楚吗?真是。”

“我能骑,我的摩托就在院坝头,你松开我,我要回去了,我老婆在家等我呢。”我知道王玉凤不会让我走,也不会在这样的情况下给我结算工程款的,今晚是特定要在她家过夜了,但我嘴里必须嚷嚷。

其实,我潜意识里,也想在她家留一宿,想与王玉凤发生点什么。而最好的办法,就是装醉。这样,即使像我师兄那样,被人发现,也是情有可原。我想到还没给妻子打个电话告诉一声,下意识地去裤兜摸手机,又觉得不妥当,怎么对妻子说呀,难道说自己在王玉凤家过夜?以前只要稍微晚一点回家,妻子都会打电话来问询,今晚咋啦?我才记起在接王玉凤电话时,手机就快没电了,一定是死机了。

王玉凤搀着我往寝房走,边走边在我耳朵边说:“你放心,杨哥,等你酒醒来,我会一分不少地把工程款付给你。你都这样子了,我能放心让你走吗,路上出了事,那个负责?我也舍不得你出事。”

她把我扶到床上,轻轻地放下,为我脱鞋、解衣、盖被,我闻到枕巾上淡淡的发乳香味。

王玉凤放下我后,走了出去,我听到堂屋里碗碟碰撞的清脆声,我知道王玉凤在收拾桌上的碗筷。

王玉凤再次进来时,把我的头扶起,说:“杨哥,喝杯蜂蜜水解解酒。”

我故意把眼睛睁开一条缝,说:“玉凤,不要再给我灌酒了。”

“嘻嘻,就要给你灌酒,灌醉了就是我的人了,想怎么着就怎么着。”说话时,蜂蜜水已经灌进了我的嘴里。

“这酒好喝不?”王玉凤问。

“好……好喝,比先前的酒……好喝。”为了装得更像,我结结巴巴地说,“你……你有好酒,还藏着,真不够……义气。”

说完,我又把眼睛闭上,头一歪,打起了呼噜。

一阵窸窸窣窣之后,王玉凤柔软细腻光滑的身子钻进了被窝,紧紧地贴在我身上,让我的心“砰砰砰”地狂跳起来。我除了妻子,还从没与第二个女人睡过,今晚,居然以这样的方式,与一个柔情万千的女人同床共枕,这道德吗?我在心里追问自己。

王玉凤的鼻息吐在我脸上,热热的。她的嘴唇在我脸上轻轻地吻了一下,接着又压在我的嘴唇上,把湿润滑腻的舌头探进我的嘴唇,在我的嘴里翻搅。我既然是醉了,就不能配合回应,只得任由她摆弄。她的手也开始在我身上游走,先是揉搓我的乳房,慢慢下滑到腹部,到大腿,到根部……她的身子好烫,像在冒火。我听到王玉凤轻微的呻吟和粗重的喘息。

我忍不住了,挺了起来。王玉凤翻身骑在我的身上,嘴里娇喘着。

“嘭嘭嘭”,这时,外面响起急促的敲门声。我心里一紧,糟了,真被王二武言中,师兄曾经遭遇到的事就要发生在我身上了,这可咋得了!

我感觉到,王玉凤的身子也激灵了一下,似乎瞬间僵硬了,如火如荼的激情一下降到了冰点。我微微地将眼睛罅开一条缝,床头柜上的台灯亮着橘红色的光,亮度调到了最小,尽管灯光微弱,却能看清王玉凤那对离我眼睛仅一尺之遥的浑圆乳房,只要我稍微一抬头,就能含住那樱桃般晕红的乳头。我吞咽着口水强忍着,不能主动,更不能挺进,这很难受,甚至是一种折磨。我还看到了王玉凤脸上僵硬惊慌的表情。

“嘭嘭嘭”,敲门声还在继续。

“这大半夜的,是哪个梦游鬼来吵扰……”王玉凤小声地自言自语道,接着把头扭向门

口外,没好声气地问:“哪个?”
    “我,村长。”外面人回答。

听说是村长,我心里更紧张了。难道王玉凤扶我上床后,出去洗碗时已经与村长通电话约好了,今晚要来捉奸,要联起手吃掉我那两万多元的工程款?我后悔自己没有定力,耍小聪明贪色,结果聪明反被聪明误。现在要是王玉凤放村长进屋,正好捉奸在床。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紧张得心脏就快要蹦出来了。

在我心惊胆战之时,王玉凤已经从我身上翻了下去,边穿衣服边迎合着村长:“村长呀,什么急事,这么晚了还来敲门?”

“我们巡夜到你家门口,发现了非正常情况。”村长说。

“村里治安这么好了,你们还在坚持巡夜?啥子非正常情况嘛,我这里很正常的呀。明天再说吧,村长,人家一个女人在家,深更半夜给你开门,被别人知道了,添油加醋一说,对你影响多不好?”王玉凤说。

“废话少说,快开门。”村长像是在下命令。停顿了一下,又听到他在发号施令,“你们几个继续往椅子湾去巡逻,小心一点。”

“好。”几个人回答的声音,接着响起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王玉凤下床踢踏着拖鞋拐进了堂屋,我听到开门的“吱嘎”声。

“你们也太大胆了,夜里摩托车还扔在外面?丢了咋办?”村长说。

“哪会丢呢,自从村里组建了巡夜队,都可以夜不闭户了。”王玉凤说。

“外面也别绕圈子了,快说吧,王玉凤,这摩托车是哪来的?”村长的声音明显压低了,

像怕刚离去的其他巡逻队员听到似的。

“这是我表哥的车。他今下午回家骑到我家门前,车坏了,就放我这儿,说明天推回街上去修。”很明显,王玉凤在撒谎。她的声音也压低了。难道,她怕村长知道她家里留有一个的男人?难道她没有与村长事先勾兑捉奸的事?真要这样,那就太好了。

“别撒谎了,王玉凤。你表哥在场上修电视,哪个不认识?我今下午亲眼看到他骑摩托车回去的。嘿嘿……嘿嘿……”村长的笑声像一柄阴森森的刀,刺王玉凤的软肋,让她一下子无言以对。我能想象王玉凤这时的难看,她一定在后悔忘记把摩托推进屋。其实,我也在后悔,但是,当初我就根本没打算在她家过夜。

“要我替你保守秘密不?”村长一定猜到屋里有人了,不知他葫芦里要卖什么药。

这时,我坐了起来,想逃走,但窗子开在通往院坝的方向,一跳出去,还不被村长逮个正着。既然他们没有打合牌,王玉凤定会极力维护我的。
    “说吧,你想怎样?”王玉凤声音很小,这时一定像犯错了的学生一样,低下了头。她这样说,等于承认屋里有人了,这让我又担心起来,这个傻女人。

“陪我爽快一次。”村长赤裸裸地说。

“别碰我!”王玉凤严厉地低吼了一声。我猜,村长对王玉凤动手脚了,一定摸向她那对颤巍巍的乳房了。我一骨碌坐了起来,要是他再进一步强行对王玉凤施暴,我就随时准备冲出去,教训这个色狼村长。

“哟,还想在我面前立牌坊!不干,那……就只有破财消灾了!”村长在要挟王玉凤。

“好多?”王玉凤咬牙切齿的声音,听得出她的无奈。
      “一吊。”村长说。乡里人说的一吊就是1000元。
    “呃,村长,你还巡夜保护老百姓的财产呢,咋比黑社会还黑?”王玉凤这时似乎又有了底气。

“这是两码事。你在家里藏汉子,伤风败俗。你男人回来晓得了,看怎么收拾你!”村长还在对王玉凤要挟加恐吓。

“我家里刚修了新房,没那么多。只有五百,你爱要不要!”一串脚步声后,我听到拉抽屉的声响。“拿去!”王玉凤冷冰冰的声音。

“折半啊?那你得让我再摸摸……嘿嘿……”

这么不知廉耻,还村干部?我心里升腾起一股怒火。

“不要脸的老东西……回去摸你老娘去!”王玉凤居然敢骂村长。

老东西?村长有多老了?咋还这么色?我猜测着,也愤怒着。

“好好好,不摸了不摸了,就摸这一下,嘿嘿。走啰,巡逻去……”村长似乎得手了,得以地说。

一串口哨声响起,村长的脚步渐渐远去。我听到王玉凤重重的关门声,赶紧躺下打起了鼾声。

王玉凤轻脚轻手地上了床,把她的头埋在我的胸脯上。我听到她在嘤嘤啜泣,有热泪滚落在我的胸膛,冰凉的身子不停地抽动着。

我真是难受死了,我最怕听到看到女人哭了。面对王玉凤的哭泣,我不但不能给予安慰,还得假装熟睡。我感到我的眼睛也潮湿起来,像有蚂蚁在眼眶上爬。但我心里很开心,刚才王玉凤与村长的一番对话,证明她没有出卖我,还在极力维护我,这是我最大的庆幸和欣慰。我是不是应给对这个留守女人付出一点感激的真情呢?我纠结着。



也许在我假寐的鼾声感染下,王玉凤啜泣了一阵后,身子渐渐停止了抽动,发出均匀轻微的鼾声。我动情地把她拥进怀里,闻着她头上发乳的香味。

不知何时入了梦乡,等叽叽喳喳的鸟鸣把我唤醒,王玉凤已经不在身边了。我感觉到太阳穴很胀痛,鼓劲睁开惺忪的眼睛,窗外已经麻麻亮了,我赶紧穿衣服起床。昨晚没回家,不知老婆会焦急得什么样子。我惯性地摸出裤兜里的手机,真的没电死机了。

王玉凤进屋来了,浅浅一笑,又是那一对摄魂的小酒窝。

她说:“你再睡会吧。看来,你喝酒还真不如我,昨晚醉得不省人事。”
“还睡呢!我心里焦急死了,回去怎样向老婆交代啊?”心里这样想,嘴上却说:“不好意思,昨晚给你添麻烦了。”

“没有没有,昨晚看你不能走了,就把你扶上床让你留在我家,你不会怪我吧。”依然浅浅的笑,酒窝儿深深,对于昨晚发生的事,她只字不提。

王玉凤转身出了门,很快,捧一只碗进来,说:“我给你煮了红糖蛋汤,你趁热喝,酒后养胃。”

她这么一说,我还真想喝了,因为感觉到口里苦渴得厉害。 我头都没抬就把一碗红糖蛋汤喝了个精光,王玉凤就那么一直看我喝,那眼神很复杂,欣赏、幽怨、爱?

等我把碗放在床头柜时,王玉凤变戏法一样,将两叠橡皮筋捆扎的钱递到我面前,说:“这是你们的工资款,我食言了,还差五百,等下个月,我再补给你。”

“没关系,我记得写合同时给你承若过,保3年房屋维修,那500元就做维修款抵押吧。”我是知道那500元被村长诈去了,怕点明了让她难为情,只得一装到底。

王玉凤没再说话,眼睛扑闪着,水汪汪的,有亮晶晶的液体滚出。

我慌神了,忙问:“怎么啦?”

王玉凤突然抱住我,迎上我的嘴,疯狂地吻起来,像对久别的恋人。我任凭她一阵狂吻之后,推开她,说:“我该走了。天大亮了被熟人看到,对你对我,都不好。”

我急匆匆地来到院坝,摩托车上落了一层夜露。王玉凤拿来一块抹布,把露水擦干之后,默默地垂手站立一边。我跨上车,骑出两丈远后,回望了一眼,王玉凤依旧站立原地,眼巴巴地看着我,那眼神,让我难受。

我不敢再多看她一眼,一溜烟地跑了,像做了贼似的。一路上,我急切地想着回去怎样向老婆交代昨晚的去处,还有那少去的五百元钱。我读书少,不太会算账,工程款、工人的工天、工资都是老婆在管记管发。突然听到一声狗叫,摩托车把拐了几下,我心里一惊。原来,前轮从一只半大狗身上碾压了过去。反光镜里,我看到那狗翻身往路边逃窜,嘴里发出一串“汪呜汪呜”的叫声。

我突然为那五百元钱的去处和昨晚没回家找到理由了。回到家里,老婆埋怨我不回家也不打个电话,她打电话又打不通。我把手机给老婆看,告诉她没电了让她赶紧拿去充电,然后拿她的手机,给工地上的工友打去电话,把拿到王玉凤家的工程款的喜讯告诉工友,说我马上就上工地,然后对老婆说:“我昨晚去王玉凤家结了工程款,回来的路上,不小心,碰撞了一个路人,送他去医院检查、照片,观察了一夜,医生说没事,但花去了体检费什么的,正好伍佰元,所以这时才回来。”

老婆不冷不热地说了句:“没事就好。”


简介:辈分名杨俊富,四川罗江县人,农民工。

发表于 2018-10-27 11:36: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次有惊无险的醉酒历程,一次无福消受的艳遇。整篇文章写的生动形象,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实为不错的小说。如果说有瑕疵,那就是王玉凤对“我”的这种浓烈的感情好像没有事实来支撑,显得突兀而又轻浮,只会让人觉得此女人不懂得自尊自爱。如果前文多些铺垫,比如他男人在外有人,比如“我”曾对她有过帮助,而不仅仅是给她盖房子这么点事,铺垫好了,事情会顺理成章很多。
个见,仅供参考。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9 10:30:08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8-10-27 11:36
一次有惊无险的醉酒历程,一次无福消受的艳遇。整篇文章写的生动形象,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实为不错的小说。 ...

感谢指正。好的,在修改
发表于 2018-10-30 10:05:18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8-10-27 11:36
一次有惊无险的醉酒历程,一次无福消受的艳遇。整篇文章写的生动形象,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实为不错的小说。 ...

确实如此,小说里面没有任何暗示的地方,表明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是有原因的,所以这个情节就显得有点突然了。
发表于 2018-10-30 10:06:12 | 显示全部楼层
“ 我的突然好爽似乎很令王玉凤满意”,这里的“好爽”应该是“豪爽”,改一下吧
发表于 2018-11-1 12:59: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文畦 于 2018-11-1 13:02 编辑

文字基础好,用词准确,语句通顺,描写的社会现象也是存在的。
不足之处正如大家提到的,具体说,王玉凤的作为缺乏根由,是家庭矛盾还是移情别恋?她和丈夫的矛盾,与“我”的感情都缺少交待。是生理需求、水性杨花?从她对待村长的态度看,又不像。如果“我”始终不知道她那样做的情由,那么,作者的写作目的就很模糊了。
尽管如此,写一次收账的经过,作为习作还是可以的。
祝进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