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中国网络散文诗赛第二十二期揭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12 07:54: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风行舞者 于 2018-11-12 08:24 编辑

由《散文诗》杂志社和中国诗歌流派网共同主办的中国网络散文诗赛第二十二期于2018年11月11日终评揭晓。经李浔、蔡旭、潘志远、宫白云、方文竹、韩庆成7位终审评委按冠亚季军分级投票,安蓝《空巢娘》以17分获得冠军,沉香《取经人》(9分)、风雨断肠人《姐姐,今夜我不敢抒情》(6分)获得亚军,风扶雨润《父亲的乡土人生》(6分) 、唐鸿南《作雅村》(5分)、阿天一《秋水漫上空寂的黄昏》(4分)、声暗《孤独者》(4分)获得季军。获奖作品将推荐在《散文诗》杂志和《诗歌周刊》发表。
附一 :根据评分规则,19号作品风雨断肠人《姐姐,今夜我不敢抒情》因终审评委投冠军票达一票,故该作品获得亚军。
附二:中国网络散文诗赛第二十二期终审评委会:

主任委员:
冯明德 《散文诗》杂志社总编辑
方文竹 中国诗歌流派网学术委员

委员(按投票先后排序):
张 智 《世界诗人》主编
蔡 旭 中国散文诗学会副主席、海南省散文诗学会会长、高级编辑
夏 寒 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执行主席、《中国散文诗》主编
潘志远 “中国好散文诗”主持人
李 浔 中国诗歌流派网评审委员
宫白云 中国诗歌流派网副总编辑
韩庆成 《诗歌周刊》主编、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副主席



附冠亚季军作品:
冠军作品

空巢娘
安蓝


寂静,穿过堂屋,穿过耳房,穿过空空的院子,穿过光光的麦场。穿过年老的草垛和石碾,
穿过老娘失神的眼眸,爬向山梁。

终于,把孩子们的翅膀都养硬了。他们飞出村庄,飞过黄河,上北京,下海南,甚至飞过边境,到达遥远而陌生的城市,成为电话里很久才传来的那一声飘渺的——娘。

时光把一个沉重的老字,狠狠砸下来。娘的背就驼了,腰就弯了,胸腔像是年久失修的破风箱,再也拉不出来一截完整的风。
耳朵里,每天都是谁在叫娘,睁开眼,相框里曾经的穷日子,多么灿烂而阳光。

锅头是冰的。端起碗,就照见孩子们狼吞虎咽的吃相;被窝是凉的。和衣躺下,就梦见孩子们嬉笑玩耍的模样;睡不着的漫漫长夜里,牵挂像雪一样扑下来:孩子,你在他乡还好吗?

别担心,娘不孤独,还有一只狗作伴,每天到坟院里跟你爹说说话、骂骂仗;别担心,娘不会跌倒,还能拄着拐棍儿站在村头,晒晒太阳,望望山梁;别担心,娘不会怪你们,只要你们幸福了,娘也就幸福了。你们,才是——娘的天堂
  
村庄的天空,咋就越来越高了呢?经常站的那截土梁梁也越来越陡了,日头越来越薄,月亮总是白着脸,寂静像海水淹过来,淹过来……
他爹,你听,村口的那狗
是不是叫了……

亚军作品

取经人
沉香

1
忽略长度和高度,我们只收留风。谁预言九九八十一难?
如烟城堡、驼铃铺陈,饥渴、困顿,诱惑与抵制诱惑。
是什么在大漠的侧畔飘摇,我们不念枯槁、不赌旧痕。
手捧黄沙,看它一粒粒朝向西落。
2
怎奈我们有着无法消解的淤结,在火与砂砾间摩擦。
有着越走越黑的蜿蜒、尽头聆听隐约的梵音。
遥远的震颤不提分秒,借狂风当酒,占据仅有的版图。
捉摸不到的月晕,又将我们推远。
3
不回望,心中久居的执念之轴。
那荒凉,悬挂的尽是悲怆与离声,我们路途干涸、冰冷,却已无措辞可做衬。
一角的罗布麻动用了尘封的细节,苍茫中指认浅浅蹊径。
而我们的和弦,足够附和努力的攀登。
4
我们兀自把瓦片、土木、残垣幻做心田,
衍生的光泽如何不再辜负?如何照直将旗番吹动?
坚壮、沉默,像一棵棵树的行动,生死不悔。
向着远方的菩提画押,平仄至深,我们不祈求重逢,只求奔莲时那干净的脚印。


姐姐,今夜我不敢抒情
风雨断肠人

姐姐。戊戌中秋,无月。或月正圆。
今夜,在一首慌张的诗里,深情凝望故乡。
今夜,骄傲的马儿收起奔跑的四蹄,皈依向梦里温暖的草原。
今夜,饮下回忆的毒,往事被送上断头台。
今夜,秋风吻疼思念,灵魂与苍凉的月亮对峙人间。我不敢
放纵饮酒。亦不敢,在一枚病变的秋叶上写下家书。
姐姐,年年中秋,我总是习惯性回头。为苦难的母亲
写一阕眷恋一世的词,唱一首感动一生的歌。
折一根芦苇,泅渡此岸与彼岸的缘。集一场
缠绵雨丝,缝合思念的伤。
跟随一只翻山越岭的山雀子,歌颂雄鹰。向着梦里的母亲
朝圣。敬献,毕生的虔诚。
是时候将不快的过往翻晒了。
岁月病榻上久治不愈的旧日子。渐次脱落的牙齿。诉说
一只老鹰祈望一只雏鹰,胸怀大海,放眼蓝天的善念。诉说
一个永恒的主题:卑贱并不卑微,如果以爱的名义。
姐姐,今夜,我唯有敬畏,我不敢抒情,不敢放任慌张的俚语,喊疼古老的梦境。
三十年来,我小心吟咏不分行的诗歌,希望能给天国母亲带来温暖。我悉心
经营梦想,像母亲一样,将一生的时光,精打细算。
三十年来,我不厌其烦,在心田播种母亲,收获温暖的回忆与思念。
直到她梦里微笑看着我,迎向烈火,煅烧信仰。咸鱼翻身,与落日同舞。


季军作品

父亲的乡土人生
风抚雨润

一座坟,为父亲的乡土人生划上了句号。我噙着泪水在坟前清理荒草,泥土的颤栗让我感觉到父亲的心跳。
父亲一辈子没有离开过故乡,家里的老屋和田里的庄稼都浸润着父亲的气息。父亲用红砖砌墙用碧瓦苫屋,一块砖一片瓦记录着父亲的汗水与喘息。父亲驱牛扶犁耕耘播种,一株小麦一棵高粱都寄托着父亲五谷丰登的畅想。
父亲热衷稼穑。春耕,父亲播种风调雨顺的诗行。秋收,父亲用果实和种子充实粮仓。收获了颗粒饱满的庄稼,父亲举起酒杯敬天谢地。
父亲喜欢和泥土聊家常。父亲赤脚走进田间,悉心和泥土交流情感。哪一块土地适合点豆种瓜,哪一块土地适合耩小麦植油菜,父亲都了如指掌。泥土需要土杂肥滋养,父亲披星戴月割蒿草挖坑泥造绿肥。
故乡的泥土和父亲息息相通。泥土熟知父亲的喜怒哀乐,悉数收藏了父亲的感慨、父亲的咳嗽还有父亲跑调的歌谣。
父亲在故乡的土地上一天天劳作,父亲在故乡的田野里一天天衰老。父亲拖着病种的身躯巡视完即将收割的麦子,倒在床榻上咽下最后一口气。父亲放心不下他亲手播种的庄稼,父亲放心不下他侍弄了一生的土地。
把父亲葬在故乡的田野里,让泥土和庄稼陪着父亲聊聊天说说话。一座坟,是父亲乡土人生的坐标。思念在故乡的泥土里扎根,我逢年过节为父亲上坟。

29
作雅村
唐鸿南


作雅村,很小。
但这里的黎歌很大,就像一首首黎歌的喉咙那么大。
这个人人都会唱歌的村寨,黎歌会唱黎话,会唱普通话,还会唱海南汉话。
泡在黎歌里的这些黎人,还会喝酒,
喝播种的酒,喝收获的酒,喝开心的酒,喝愁闷的酒,喝敬人敬神的酒,喝谢天谢地的酒......
早在酒里煮熟了的男人和女人啊,唱出的关于白天和黑夜的黎歌,脱口就来,张嘴就唱。
他们说,一个人就是一首歌。要唱就像夜莺的声音那样明朗,要唱就像祖先的天空那般辽阔。
男人和女人并肩着唱,黎话和汉话混搭着唱,四亲调和千家调分合着唱,纯白酒和山兰酒碰撞着唱......
这个被黎歌养大的黎寨,每个人都是黎母山情韵流淌的清晨,每个人都是五指山脚下喷涌的河流......

24
秋水漫上空寂的黄昏
阿天一

眼里躲藏一道影子。呀——我下意识的怪叫一声。
幽蓝于身后溃逃。同一时刻,那水势泛滥成灾,花儿的肋骨在残喘。

我还在等待,观望毕竟是纸上轻松的说辞,怎能描绘如此场景。
无求,或许更直白,如黄昏下无计可施的双手,怎样小心拨动冷酷的时针。
那些衍生的事物,神秘穿过一棵棵树,一扇扇窗,一张张麻木许久的脸。

伫立险恶的水岸,任泥沙翻涌。梦进入了黑夜。灯火已阑珊。
命运被另一种命运俘获,地狱和天堂仅隔一道门槛。

我在倾听远方清脆的雁鸣。而骨节被欲望敲响,默契,虽然略显沉闷。
对于平凡的草芥们,还能祈求什么?
枯竭之水让我大惊失色,无助之事让我埋下病态的胚芽。
果真照不见我现在的模样了,往事模糊一片。

渴望清澈徐缓的源水,洗涤阴郁的倒影,与顽固的沉沙。
我还滚热的血,能否给我带来几分血性啊——

秋水漫上空寂的黄昏,事情远没有结束。
那位局中人站在灯火里垂手赎罪,低矮的眼神被风刀一遍遍刮出黑痧。
对着苍天,我毫无表情的摇一摇头。

36
孤独者
声喑

一、
这是另一天的路,飘在风中。他想把路扶正,让这一天安静下来。
日子在路上:没有浮燥和利益,没有前途不明,看不到未来。
他像风中的战士,在与空气搏斗。
二、
一只麻雀像一片落叶飞到树枝上,冬天张开一双干硬的翅膀。
他有三千万藏书智慧,可是,任何一个字在组合都是孤独。
浩瀚的文字里,他把世道看得真实;真实得那么无耻!文化烂了,信仰失了,呼吸之间全是得失。
他常常通宵不眠,星星是天上的文字,黑夜是他的泪水、药丸、理想国......

三、
戏外的人穿戏子的衣裳,戏里的人着皇帝的新装。舞台配合得恰到好处,你唱罢,他登场。
潜下来的规则,你移动一下,马上又缝合。山还是山,水还是水,只是左口袋与右口袋的定律。
“所有命运赠好的礼物,都暗中标好价格”。
那些的事故包装一下就脱变成故事。深睡的人、装睡的人,他们对于空白与存在,不过是一河的水,打湿沙子。

四、
这一片云是他放牧到天空去的。在城市的上空,乡间的山野,像脑门前一个思想。偶尔抬头的人,也被无穷的孤独碰撞。也有三分清醒。
天际是分水岭,两双眼睛,两种风景,两个梦境。
他只想在风中把一条路走直,让另一天安好。
发表于 2018-11-13 17:46:26 | 显示全部楼层
品读佳作,谢谢诗兄分享!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