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黄河故道,梦与醒的距离(组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3 22:22: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黄河故道,梦与醒的距离(组章)
  
  作者:棠棣
  
  故道,故道,岁月的吻痕
  
  穿过肉体和土地,穿过白天和夜晚,你扭结成大地缝合后又撕裂的伤,在打开与关闭的瞬间,擦亮日月星辰的火。
  黄河在生命的史册中穿行,即便没有水,或者永远不再有水,仍然给人以洞穿岁月的苍茫。
  六百年,弹指一挥,阴文或阳文的“河”贴着大地呈现,以象形文字,诠释出黄河之水的前世今生。日夜不息的奔腾咆哮积淀成豫东大地上灼痛的记忆。
  黄河之水,天上来;黄河之水,心上来。千里故道为缘河而居的子民钤下种族的戳记。浩浩汤汤的大水已随时光而去,但水声却在一代代人的心头喧响。
  长堤蜿蜒,标注着黄河水昔日的流向,六百年后,葱茏的是伤逝与缅怀。一棵棵树,一茎茎草,翠绿的叶片翻卷成风中的浪涛,让岁月沉潜,如脚下的於沙,成为翻页的黄历。
  槐林。羊群。昔日的河床。季节的风里,茂盛着涛声之外的生命形态,让爱与追忆游走于光阴的腹地。
  
  
  黄河故道,缅怀或追忆
  
  水。闪光的水。我梦见大水从千里之外浩浩而来。
  梦醒时分,大水消逝。身前黄沙茫茫,唯有一条河改道的传说润泽着记忆。
  流水已远,水带不走的,是淤积的黄沙和家族的记忆,带不走的,是五百年涛声如吼的狂放,是五百年日日夜夜的祭奠,是五百年缘河而居的爱恨。
  河床上,船夫的号子似乎就在昨夜搁浅。
  梦里,舰船密布,千帆待发,锣鼓齐鸣,龙狮起舞……最后,只剩旱船,以臂代桨,借腿行舟。
  一条干涸已久的河床,再一次横陈我的脚下,用弥望的苍黄和起伏的丘垄。
  梦里涛声已困扰了数十代人。人们在遗忘和被遗忘中,用河流的淤沙夯筑记忆的堡垒,用槐林与麦田接续起一条河的深沉与坚韧。
  
  
  这个春天,所有的花朵都黯然
  
  走进一滴水,走进前世今生的念想。
  在这个春天,我折断自己的双翼,拒绝飞翔。盘桓故道,以内心的虔诚为你献祭,我将带上苫笠和疼痛,赤脚丈量滔滔逝水之后的荒远与沧桑。
  今夜,明月为谁落泪?在一滴水的光晕中,迷失的是记忆,是漫无边际的空。
  我在黄沙的梦中入梦,内心的草地已被砂砾噬尽。燕燕于飞,已成伤逝的美。在你的腹地,我和内心的水声一起行进,走向荒芜的伤。
  在苍茫的黄沙中,我不是出走,而是回归,归向心灵的皈依。
  今夜,我想写信,用自己的羽毛蘸着泪水写下爱的箴言。我就在一滴水中,向你倾诉,把你抱紧。明天,石头一定会开出彩虹的绚烂。
  在这个春天,所有的花朵都黯然。明天,或者今夜,我将走出梦境,坐对沉默的红柳,任惊涛于眉睫之前卷舒。
  
  
  我就是那一粒黄沙
  
  我就是那一粒黄沙,把你方圆千里的曾经,还原成梦中的故园。
  散尽了浊浪滚滚的澎湃,却冷不去我心头灼挚的深情。
  记忆从一棵碱蓬开始,我以四万八千里的跌宕起伏,和你共同修订着命运的册页。
  岁月流殇,我是梦醒之后的彷徨。
  天空,群星闪亮;大地,亲族寂寂。在世人眼中,一粒沙与另一粒沙没有任何区别。只有我们自己懂得,石头与石头的撞击,漩涡与漩涡的磨砺。
  无数个夜晚,我们沸腾,我们呐喊,我们以生命的铿锵节奏醉舞与狂歌。
  雄浑着历史长空的悲壮,卑微着沧海一粟的渺茫。
  我就是一粒黄沙,在风中流浪了几个百年之后认祖归宗,在这个夜晚,以眼角的泪水映亮月色,以生命的悸动回溯涛声。
  听,滔滔大水呼啸而来,从千里之外,洞穿我的梦境。我就静静地坐着,记录着岁月之外一波又一波游走的日子,让泪水润泽身前那一棵稗草。
  
  作者简介:棠棣,本名孟令波,男,1981年生,河南省散文诗学会理事。文字散见于《诗刊》《星星》《散文诗》《青年文学》《山东文学》《飞天》《诗潮》《中国诗人》等多种刊物和年选。
  通联:河南省长垣县一中高中部语文组,孟令波邮编:453400,电话:13633731591邮箱:ylsdt@163.com
发表于 2018-11-25 19:18:38 | 显示全部楼层
黄河之水,天上来;黄河之水,心上来。千里故道为缘河而居的子民钤下种族的戳记。浩浩汤汤的大水已随时光而去,但水声却在一代代人的心头喧响。

铿将有力
发表于 2018-11-25 19:18:42 | 显示全部楼层
黄河之水,天上来;黄河之水,心上来。千里故道为缘河而居的子民钤下种族的戳记。浩浩汤汤的大水已随时光而去,但水声却在一代代人的心头喧响。

铿将有力
发表于 2018-11-25 19:18:47 | 显示全部楼层
黄河之水,天上来;黄河之水,心上来。千里故道为缘河而居的子民钤下种族的戳记。浩浩汤汤的大水已随时光而去,但水声却在一代代人的心头喧响。

铿将有力
发表于 2018-12-7 12:15:52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朋友佳作
发表于 2018-12-7 12: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长垣,离我很近的一个地方
发表于 2018-12-7 12:18:18 | 显示全部楼层
长垣是厨师之乡
 楼主| 发表于 2018-12-8 09: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飞非 发表于 2018-11-25 19:18
黄河之水,天上来;黄河之水,心上来。千里故道为缘河而居的子民钤下种族的戳记。浩浩汤汤的大水已随时光而 ...

感谢兄鼓励。
 楼主| 发表于 2018-12-8 09: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吴茗 发表于 2018-12-7 12:16
长垣,离我很近的一个地方

问好朋友。多交流。远握。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