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事故(短篇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4 16:56: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千里清秋 于 2018-12-5 19:24 编辑

事  故
楚耘

  碧山机务段安全行车999天,再差1天——准确地说,再差15个小时就实现安全行车一千天无事故了,凌晨3点,刘红旗调车作业挤道岔,砸了建段以来第一个安全千日!
  打消了安全千天,职工每人上调一级工资的好事也随之泡汤!纸里包不住火,没有不透风的墙。扼腕叹息之余,人们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运转主任杨齐家和油房靓女刘红霞。
  杨齐家已过“而立”年纪,媳妇在老家,单身一人,睡宿舍与住办公室没什么两样,所以,经常“以办为家”。可能你说了,运转主任办公室一定离火车头很近,没有宿舍里安静,这说明你很了解机务段。实际情况也是这样,运转车间紧挨着整备场,火车头出库入库就在身旁,不光笛声扰人,安全阀喷气,“噗——噗——”的,更是令人惊心,只是经常和火车头打交道的人,习惯了,听而不闻罢了。因此,杨主任虽然有宿舍,但基本不回。
  刘红霞二十多岁,身高1.63公分,身材窈窕,胸突臀翘,极是吸引男人眼球,白净俊俏的鹅蛋脸,在男多女少的机务段特别养眼。她倒三班负责机车油脂发放,是燃料车间的职工。只要她当班,出乘的副司机、司炉像抢钱一样抢着去领油;司机看完车等待出库的极短时间里也要去油房里待上那么一小会儿——油房也是机车乘务员的精神加油站。
  这天晚上,轮到红霞当班。段里大部分职工,家都在40多公里外的城市,每天“跑通勤”。日勤职工坐通勤车上下班,运转倒三班的职工,受通勤车开、到点限制,夜班从16:30分接了班,要到明天8:30分才能换班。
  快零点的时候,杨主任精神亢奋,像打了鸡血一样,没有半点困意,往常到了这个点就上床休息了,今天却是例外。他洗了把脸,拿起刮胡子刀把刚冒出肉皮的胡茬子打扫干净,换了件洗好熨平的白色衬衣,在镜子前照了照,心满意足地走出办公室,沿着整备线东侧的水泥路向北走去。到了油房窗前,不用踮脚,就看见了刘红霞,只见她端坐桌前,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杨主任蹑手蹑脚走进屋里,悄悄来到红霞身后,伸手捂住了她的眼睛。红霞没费什么力气就挣脱了,见是杨齐家,高兴地说,杨老师,你值班呀?杨齐家故意沉着脸说,红霞,你别总是老师,老师的,叫得我好不自在。刘红霞撒娇说,就叫,就叫嘛,你不是老师吗?说着还朝他挤了下眼睛。
  刘红霞认识杨齐家早在10多年前。那年,杨齐家寒假前高中毕业,很幸运被校长看中,没回村修理地球,留到公社中学代课了。刘红霞随父母来到小镇,在社中初二年级就读。不满14岁的刘红霞,听杨老师讲课格外认真。她很是好奇,这么年轻的数学老师怎讲得这样头头是道?比城里的老师水平都高!上初一时没学会的一元一次方程,在杨老师讲二元一次方程组的时候才弄明白——她哪里知道,杨齐家上初中时,学习成绩在年级五个班排名始终第一,高中两个班,仍是第一名!刘红霞上初二这年,一个运动接着一个运动,学生走出校门,学工、学农,开门办学蔚然成风。虽然没学多少文化课,爸爸带回来的几箱子书,她看了个遍。小说看多了,刘红霞把自己弄成了多愁善感的林妹妹。渐渐发育长大的刘红霞心里整天美滋滋的,天天看见高大帅气的杨老师,她心里比喝了蜜都甜。
  岁末,学校传达中央5号文件,全体师生认真聆听。放学后红霞告诉母亲,河南有个中学生因为没有考好英语,在卷子上写了几句顺口溜,受到老师和校长的批评,在水库里淹死了。文件上说是“修正主义教育路线迫害致死”,红霞说,爸爸在大学里工作好好的,都下放农村了,我上学还有什么用?。
  次日,刘红霞就没来上学。一天不来,以为有什么事情耽误了,连着一周刘红霞都没来上学,班主任杨老师不得不重视了。放了学,他来到红霞家里。见到红霞的时候,她两眼红红的,羞羞答答的样子让人无端生出些许爱怜。杨齐家安慰红霞说,你还小,大人的事情你不用管,也管不了。现在学好文化课,将来才能多为祖国建设贡献力量。因为旷课,杨老师亲自来家里,红霞好生兴奋。之前,虽然她喜欢杨老师,可杨老师没有注意到她,更让红霞感激的是,杨老师并不歧视她,这一点与城里的老师有天壤之别。
  大田里学农回来,同桌男生的一个不锈钢圆规不见了,是城里的亲戚给的,在社中偌大的校园里也是个稀罕物件。杨老师说,同学们互相帮着找找,看谁用完了忘了还人家。这事说了好几天了也没有动静。上课时,红霞总是忧心忡忡,心不在焉,她担心同学们怀疑她,因为她的座位紧挨着那个男生。两周下来,红霞人瘦了,眼圈也是黑的。直到那个男生在家里找到了圆规,她才起死回生般地慢慢缓了过来。
  落实政策以后,父母带着红霞姐弟返回城里。刘红霞刚上班的时候,在街道纸盒厂,工作不满意,处对象也没了心思。后来铁路招工,去了机务段。父母催她抓紧对象的事,因心中早有了标准,她见了多少好小伙,挑花了眼,最后找了个吊儿郎当的主,在市制氧机厂上班,厂子不景气,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东遛西窜无事忙。更可恨的是结婚后守着如花似玉的小娇妻不知道珍惜,一而再,再而三地弄出些寻花问柳的桃色事件!刘红霞抑郁了——自己要模样有模样,要身量有身量,怎么就对不住这个人渣了?他找的那些女人要是比自己强也还说得过去,男人嘛,都是喜爱荤腥的猫!没想到他破瓜烂枣,见啥捡啥。人都说,宁吃鲜桃一口,不吃烂杏一筐,她真的想不明白,为此夜夜失眠,死的心都有了!就在这年7月,碧山机务分段独立,调到新段的人,将进山视作 “发配”,刘红霞却主动报名,来大山里躲清静。
  正是好年纪的杨齐家在公社中学任教,工作主动,表现突出,恢复高考的前一年推荐上了铁路司机学校,毕业分到机务段,以最快的速度考上司机,后来提指导司机、车队长直至运转副主任。
  新线开通,杨齐家由外段调任碧山分段运转车间主任,通勤车上刘红霞一眼就认出了杨老师,她怎么会不认识呢?当年的班主任兼数学老师可是她心中的白马王子呀!她也由昔日妙龄懵懂的中学生出落成风姿绰约的少妇。红霞遇到杨老师,如同找回了人生路上失而复得的宝贝,久旱的禾苗遇到甘霖。
  一个电闪雷鸣,暴雨如注的夜晚,杨齐家值班,为提醒职工,高度警惕,确保行车安全,他绕整备场转了一大圈。回来路过油房,脸色惨白的刘红霞如同见到了救星,颤抖着嗓音叫了声,杨老师,我好怕!便一头扎进杨齐家的怀里,他不由自主地抱住了她,红霞青春四溢的身体在他怀里不安分地攒动,杨齐家热血涌流,将红霞抱得越来越紧,不能自已。一个炸雷响过,整备场上的灯光全部熄灭,一片黑暗。红霞于躁动中衣扣脱开,温热的乳房蹭到杨齐家的胸膛,杨齐家再也控制不了自己……
  红霞经常给杨老师带些好吃的,逢年过节,各种各样的应时食品纷至沓来。来而不往非礼也,机务折返点的管理员送给杨齐家的核桃柿饼,一袋袋让刘红霞拎走,吃不了的,送给市里的亲戚。
  后来,红霞的弟弟刘红旗也进了机务段,在火车头上烧火。学徒期满,定职司炉,理论考试不及格,未能过关。补考的时候,红霞和杨齐家说了,杨和教育室宋主任打了招呼——他们是一届的同学,红旗顺利通过,得以定职。后来,红旗晋升副司机,也是顺顺当当的事,真要考司机就难了。上学时,红旗脑袋瓜灵活,鬼点子超多,只因不务正业,学习成绩平平。好歹混了个初中毕业,没考上高中,在家里浪荡了好几年。他平时除了疯跑玩闹,不读书不看报,哪有心思理睬那些冷冰冰的机车理论和死板的规章条条。
  一天,刘红霞下了班,没有回家,出现在“韩马碧”环行线通往贵村方向的铁道边,一袭米黄色连衣裙将红霞勾勒得婀娜多姿,喜兴放松的心情使她更显得风情万种。不一会儿,杨齐家也跟了上来。夏时制的16:30分,太阳还高挂在西南方向的天幕上。两个人兴高采烈地像出了笼的鸟儿一样欢畅。他们沿着铁道线一路向南,越过新石器时代的碧山文化遗址,来到一座大桥上,红霞依着栏杆向下面的河滩望去,好深好远!她不禁颤栗了下。他们拐到一条山间小路,到了前不着村后不挨店的山野里,杨齐家胆子大了,拉起红霞的手疯跑起来。
  杨齐家明天调休,原打算下午乘通勤车回市里,第二天坐长途汽车回家。今儿上午,红霞打电话问他,下午能否出去一下?杨齐家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经历了停电那晚的事情以后,杨齐家很是纠结。妻子是他的中学同学,因为彼此倾慕走到一起。她在家里伺候老的,管着小的,还种着责任田,他怎么就轻而易举地背叛了她?刘红霞虽然真心自愿,考虑到杨老师的前途,还是极力抑制自己。没多长时间,两人都冷静下来,虽然近在咫尺,却似海角天涯。
  他们漫无目的地走过一个小山村,不觉来到钟山脚下,山上是南北朝时期开凿的避隐寺石窟,他们饶有兴致地向山上爬去。
  杨齐家从小在农村长大,上班后从事乘务员工作,常年奔跑在千里铁道线上,身大力不亏。区区登山小事,不足挂齿。相比之下,红霞就差远了,她虽在农村待过,父母视如掌上明珠,没参加过一天生产队劳动。工厂里干活,或在机务段发油也只是动动手而已,一个柔弱女子,脚上穿着高跟鞋——出来的时候也没想走这么远,还要爬山,这会儿露怯了。还没到半山腰呢,就汗津津的了,心跳加速,鹅蛋脸粉扑扑的像熟透了的苹果。杨齐家握着她的手,几乎是拽着她爬山。看到冒着细细香汗,娇喘不已的刘红霞,他兴奋异常。不时附耳低语,红霞,要不要我抱着你上?听了他的话,红霞脸上一阵阵发烧,娇滴滴回了句,你真坏!
  两人近距离的身贴着身,耳鬓厮磨,弄得刚还兴致勃勃爬山的杨齐家心猿意马起来,他眼睛不看山路,也不往山上望,只盯着红霞,在她窈窕性感的关键部位徘徊徜徉。红霞看到杨老师炙热的目光,像触了电一样,手脚发麻,四肢酸软无力,斜依在杨齐家怀里,几乎全靠了他的支撑才能前行。路过一片树林,林中似有一双无形的巨手,牵着二人疾速钻进林中,辗转来到密林深处,杨齐家迫不及待地将刘红霞抱到怀里,嘴唇吸住了她的嘴唇,一个长吻,弄得红霞浑身颤栗,没有了半点力气……
  杨齐家调休回来,心里好不安生。红霞那天说的事让他进退两难。红霞说,本来她不想管,可是弟弟见了面就没完没了地纠缠,见不着人的时候,电话不断。她说,看吧,能照顾就帮帮他,他要是真干不了,就算了!
  一边是关系旅客生命和国家财产安全的司机考试,一边是热情似火的心上人嘱托,怎么办?想起历年来铁路发生的重大客货列车事故——有的因司机处理不当,导致车毁人亡,触目惊心,他愈加纠结。
  当年,杨齐家有幸走出农村,他问心无愧。如果不被推荐,转年就恢复了高考,上个大学也不是没有可能。对于不学无术的人他十分厌恶,可人家红霞说的极有分寸,又是自己心爱的学生,他无法拒绝。
  铁路局调整了货物列车运行图,碧山机务段担当的乘务区段晋煤外运任务每天增加八大列,这次司机考试比以往需要的人就多些。
  据车队长反映,依刘红旗的水平,当副司机,不怕脏累,只要能吃苦,还凑合,即使这样,给他搭班的时候,还要放到司机长班里——副司机弱了,搭班的司机就要强些,跑车也像居家过日子,总得有个操心的人。思来想去,杨齐家还是把这事撂下了,没有和任何人说过。不曾想,晋升司机的大红榜贴出来的时候,刘红旗的大名跃然纸上!疑惑不解的杨主任还没问呢,教育室宋主任就打来电话,老杨,请客吧,红旗考上了!那天晚上,满腹心事的杨齐家没有接刘红霞的电话,在小镇的酒馆里,和宋主任推杯换盏,喝得酩酊大醉。
  刘红旗考上司机后,跟班学习,两三个月下来还不能单独执乘。没上过铁路司机学校,非科班出身的司机多了去了,开火车照样优秀,你可以学呀!可刘红旗天生不爱学习,行车规章不熟悉,除了烧火给油,蒸汽机车这个庞然大物身上的部件什么脾气,他均不知悉,它们好好工作的时候没有问题,哪天“感冒”了或发脾气捣蛋的时候,他可就傻眼了,他心里没有底啊!
  国庆前夕,农村抢收抢种,运转车间“工农户”多,乘务员纷纷请假回家。人员紧张,司机奇缺,没办法了,车队长将刘红旗的牌牌从跟班学习的车上摘下来,挂到了另一台车班的司机位置上。刘红旗忐忑不安地跑了几趟,还好,顺风顺水得过来了,傻子不怕鬼,无知者无畏。他便得意忘形起来,开火车有什么?人不都说嘛,汽门上挂根油条,狗都能开!
  事有凑巧,那天牵引货物列车进山,到折返点本该放单机回来的,因调度机临时故障,需本务机车对原列货车解体。几趟车跑下来,不再像烧火时那样手忙脚乱的刘红旗,往司机位置上一坐,目视前方,窗外青山绿水,鸟语花香,“离地三尺,走南闯北”的感觉超爽!渐渐的,他拿跑车不当回事了,调车作业更是不屑。调车员传达完计划,将十来节货车拉出去放到另一股道上,摘下火车头绕回来,顶着十来节货车往专用线推送。凌晨3点,正是人困马乏的时候,刘红旗迷迷瞪瞪,也不看调车员信号,拽开汽门“哐当哐当”开过去,挤了专用线道岔,道岔还没扳呢——扳道员正要扳道,火车头顶过来的车底已经到了眼皮子底下,好在扳道员年轻,一个箭步闪身躲开,否则,难说能见到天明升起的太阳。
  刘红旗和两个伙计在运转室里还没有坐稳,怒气冲冲的刘红霞就闯了进来——她是听了领油伙计的窃窃私语知晓的。刘红霞指着弟弟的鼻子说,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看你对得起谁?你怎么向全段职工交代?要不是有人拉着,耳刮子早就扇到刘红旗的脸上了!当时,运转室还有其他乘务员,看到眼前的情景,都被惊得目瞪口呆:每次去油房领油,刘红霞脸上都没有任何表情,一副拒人与千里之外的冷漠;平时少言寡语,上班或在通勤车上总是一个人默默呆着的刘红霞,今天怎么像换了一个人?
  这么低级的错误打消了建段以来第一个安全千日,眼看即将到手的一级工资不翼而飞,全段职工痛切心扉,士气低落。杨刘二人自责不已。杨齐家私下里暗忖,在刘红旗司机考试这件事上,虽然没给任何人暗示过,单凭刘红旗的水平,又考理论又考实做,顺顺利利通过司机考试,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定职司炉,因为是早晚的事,杨齐家为红旗说了情,那也是与红霞的师生情分,无法推托,后来,刘红旗顺利考上副司机,他也没多想,时至今日,他才明白,原来都是他种下的祸根。说一千道一万,这事和自己脱不了干系!那天晚上,他和宋主任你一杯,我一杯,喝光了一瓶酒,依他的酒量,才哪到哪?他竟然醉了,他是“醉”悔莫及呀!
  事故处理完毕,刘红旗连降两级当司炉烧火,杨齐家记大过处分,责任者和机车队、车间领导均扣半年生产奖。铁路运输关系着国计民生,火车头出了事肯定要处理重些;安全也是机务人的命!
  人们异样的目光如芒在背,刘红霞好生后悔!弟弟离一个合格司机的要求相差甚远,她还帮着说情!父亲回城后,不久就故去了。红霞也盼着红旗早点开上车,弟弟挣得钱多了总比少了强,孝敬母亲的会多些,她哪想到会惹出这么大的乱子?人们知道她和杨老师的事,无所谓,因为她爱他,为自己心爱的人她甘愿赴汤蹈火,万万没想到还连累了杨老师,她无法原谅自己!
  有人说刘红旗之所以能考上司机,皆因杨齐家与刘红霞的暧昧关系。听到这个说法,杨齐家有口难言。那天,在小树林里,红霞出奇得温柔,杨齐家亢奋不已,哪还有别的心思?缠绵缱绻得筋疲力尽……红霞脉脉含情地望着老师,声泪俱下地说起自己的婚姻,痛断肝肠的诉说使杨齐家的心越揪越紧。思至此,他心烦意乱,不知如何是好!
  一个星期以后,杨齐家上书段领导,主动辞职,要求去出事故的机务折返点工作。深夜两点,天空细雨霏霏,杨齐家背起行李走出了运转大楼,疾步向碧山车站走去,那里,有一列开往深山里的货物列车。
  两天后的一个夜班,时间已过零点,伙计们来领油,油房的门紧紧闭着,门从里面插死了,怎么也叫不开。没办法了,找来燃料车间值班的领导,打开屋门,辗转来到卧室,就见刘红霞从屋顶上悬空垂了下来,身上穿的不是当班的工装,而是一袭米黄色连衣裙。

  字数:6145
      通联:050061 河北省石家庄市新华区滨华路9号滨湖小区18栋2单元402室  楚世英
    手机:13403317761                                                            
                                                                                     2018年12月4日


发表于 2018-12-4 18:08:0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一篇很优秀的小说。语言非常好,娓娓道来,耐品味!好看的小说,有意思的小说!“事故”为题,有多层含义,细品之,必然受益。
 楼主| 发表于 2018-12-4 19: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千里清秋 于 2018-12-4 19:20 编辑
迟庆波 发表于 2018-12-4 18:08
这是一篇很优秀的小说。语言非常好,娓娓道来,耐品味!好看的小说,有意思的小说!“事故”为题,有多层含 ...

        感谢迟老师细读拙作并回帖鼓励,还望多多指教,问好!
发表于 2018-12-4 22:01: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篇小说佳作,推荐高亮。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06:50:30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8-12-4 22:01
一篇小说佳作,推荐高亮。

      感谢冰凝暗香老师鼓励,还望多多指教,问候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06:51: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千里清秋 于 2018-12-5 17:29 编辑

      这么晚了,老师来论坛看帖,辛苦了,感谢老师!
发表于 2018-12-5 18:17:28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8-12-4 22:01
一篇小说佳作,推荐高亮。

确实写得好,支持高亮!
发表于 2018-12-5 18:18:46 | 显示全部楼层
请发文的时候,一定附上通联,方便联系。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19:27:58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8-12-5 18:17
确实写得好,支持高亮!

     感谢张老师鼓励!问候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19:28:49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8-12-5 18:18
请发文的时候,一定附上通联,方便联系。

      通联附上了,谢谢张老师!
发表于 2018-12-8 20:28:25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精美小说
 楼主| 发表于 2018-12-8 21:58:17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老师鼓励,还望多多指教,祝好!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