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零字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4 20:56: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2014年的文艺百花奖让窃窃伤透了心。在这个不到40万人口的乌有县,说实话,能写文章的人很少,他算是其中的佼佼者了。七八年来,在世界各地报刊杂志上发表了不少文章,少说也有四十万字左右。

他知道,他所在的大市三年一评的百花奖评出来了,遗憾的是他埋头苦写错过了参评,也就是说他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内把作品送上去。

他还知道县里也会给一些能涂字的人评奖,当然县里据说从来不用送作品,大家都熟门熟户的,谁不知道谁?说得也有理,这年头大家都忙,谁有时间去看你的作品?问题是,事情过去了好久,却迟迟不见在县宣传部办的乌有文苑公布获奖消息。也就是说这次评奖是在私密下进行的,外人无权知晓。能知道谁是金奖,谁是银奖的只有得奖者!

窃窃有点生气,他先是在乌有网站发帖,询问此事,谁知帖子发出几天都没有人回话。网络里的文人们依旧在那里谈笑风生,打情骂俏,如此,他的帖子很快就沉下去了。气得窃窃动了粗口,这下才有作协主席出来说,有评,你也有奖。并说,其他人的早就领去了,他的给忘记了,不好意思。

又过了几天,才拿到一张铜奖奖状。这铜奖可能是临时去做的,为的就是堵他的嘴!窃窃这样想着,为此,窃窃大动肝火,在网上要求把那些中奖者的名单和获奖作品公布。让大家看看,他们凭什么文得的奖!末了窃窃还无不讽刺地说,想学习学习那些作品!

他的话还是像上一次那样,除了一个外地网友在他的帖子底下回了几句安慰他的话,让他想开些,别为这种奖伤心!那些在本县红得发紫的作家们,对这样的问题好像事不关已似的,一个个噤若寒蝉,一点声音也没有。也难怪,他们凭着各种能量得了奖,且这奖一直都这样评的,从来就没有人敢说个不字。你一个乡下来的窃窃,不过就是乌有县的小丑,在这里跳什么!

窃窃也在心里骂:那些得奖的龟孙子,私下里分奖他们劲头十足,也信心百倍。没有一个人,有点文人的风骨,敢说真话!

于是,窃窃又发帖说:得奖是好事,是体面的事,又不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更不是做婊子,有什么不能公布的?他希望这些狠话能逼出获奖名单来。

谁想这乌有县的文人和文人的官儿,就是沉得住气。管他说什么,就是没人理!

   在这个只讲权利,不讲道理,更不会给公平的乌有县,他一个无权无势的窃窃,说的话不如人家的一个屁,有本事之人的一个屁都比他的话响。再说那些既得利益的所谓作家们,一个个躲在暗处偷偷地笑:你看,写得多又怎样?比得上我用拍马或容貌或势力或手段吗?气死你这个傻子!你能在全国的一些征文比赛中频频获奖,那是你的本事,在本县你别想得到这样的荣誉!连我们作家时不时的吃吃喝喝你都别想参加进来,何况获奖这样名利双收的好事。

窃窃为此很是生气,后来他隐隐地懂得,他们不给他发奖,和不让他加入县作协都是因为他穷,出不起书。为这原因他更气,货真价实地发表了近四十万字的作品,竟然比不上有钱人出一本不三不四,狗屁不是的书?

能出书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多花几块钱吗?他暗暗发誓,一定要争口气,且这口气是可以争来的。但是,要出书,他也明白,他虽然能经常在各地报刊发表文章,但他不是韩寒,也不是郭敬明。也就是说,离出名,离出版商找上门给他出书还差得远,要出书只有自己掏钱。怎么办?自费出书,对于一个打工者来说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但他一定要出一本书,一本让全世界都瞠目结舌的书。为了这,他辞去了那份赖以生存的工作。他不再打工了。而是改租了一套大点的房子,贴出广告,招收学生。开始人家认为他没当过老师,没有学生来报名。后来,他把自己近些年所发表的文章拍了一些图片与招生广告一起帖出去。总算有识货的人了,很快,他就收了20名学生,每人每月六百,周末上一天课。

有朋友说,其实他完全可以边打工,边上课的。但他做事就喜欢专心,要给孩子们上课,就得精心备课,改作业,加上他还要耕耘他的文字……

  一个月下来,收入就是一万二,颇丰的。这工钱是他打工的好几倍之多!这让他觉得离目标更近了些。三个月下来,攒三聚五地,就够出一本书的钱了。

  有了钱,他先是把自己近些年发表的文稿整理出来,看了看,那些文,主要是散文,就是出版了,也引不起轰动效应。小说吧!虽有写过一部《城市隐身人》放在自己的D盘上,与网络上当红作品比起来真是逊色得多。要想靠这出名,也是白日做梦。

正在这时感到走投无路时,有关部门找上门来,说他私下里办补习班,是不行的。要想办班要去某某单位申请什么的,为此,他的实习班被迫停办了。

怎么办?苦思冥想几天还是没有结果。某天他漫无目的地从大街上走过,偶然间,看到路边一商场,亮得能照见人的黑大理石柱子上,自己竟然顶着一头的白发。天哪!自己也像五子胥那样,在一夜之间白了头了?他有点不大相信,就走近几步看了看,还是一头的白发。看到满头白发,和身后城市的繁华,他的心有点酸,自己还年轻,怎么就一头白发了?以后的日子就要靠染发来过了吗?穷人本来就找老婆难,这下好啰!他对着自己的白发,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喃喃而语:得不偿失哪!

  哀怨了一会儿后,问题又回到出书上面来了,现在先把书出了,都到这个份上,已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了。但是,到底要出一本怎样的书才能标新立异?才能一夜成名?就在他苦思蛮想之际。突然心头一动,好像心有灵犀似的,他一下就想到了白头发的“白”字。对!就是白!白他个一片干净……

  当他被这个绝妙的想法而惊呆时,连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有这么聪明!天!我是不是爱恩斯坦转世?高兴得他马上从大街上折回家里来。

 坐在电脑前,窃窃连着在文档里画了三十万个零。谁都知道,画零很快的,没上过学的人都会画。

他只画了一页,后面就是复制,像细菌繁殖一样。不像他小时候听奶奶讲的《财主家的笨儿子》故事里的傻小子,父亲让他写万字,他躲在房间里画了半天,也没画出五百个一来……

做好了这一切后,他在网上找到了那个信誉很好的出版商,之前,他的几个网友都在那里出过书,还不错。他与对方谈了价钱,正式刊号,印两千册,三万六。

出版人让他把稿件发给她时,当那个叫做冬梅的女人收到他的稿件后,大惊失色,忙打电话来问,是不是弄错了?怎么全是零?

窃窃很是谈定地回答:没错,就是零!

对方有些为难和迟疑,窃窃在电话这边都感觉到了,就用了个先发制人的办法:你出不出?不出我就找别人。

对方忙说,窃窃先生,别急,别急。但我不知你的意图是什么?接着话锋一转说:

我看到你的不少文章,都写得相当有特色,很出采的,为什么不出本散文集呢?

窃窃斩钉截铁地说:不!我就要出一本写着三十万个零的书!

那个叫冬梅的出版人,是个聪明人,她明白,顾客就是上这帝这句话的含意。再说出有三十万个零的书,又不犯法。只要有钱挣,为什么不出?连忙说我出我出!生怕说迟了,生意就跑了。

当窃窃问她要多久才能出来时,冬梅说很快,十五天左右就成。末了她还说,书出来后,我们也会帮着宣传一下的。

书出来后,网上一宣传。零字书,闻所未闻!一时间,区区两千册,不到十分钟就出售光光,高兴得窃窃早已忘记了自己是谁。当他回过头来,才发现他的“名著”连自己也没有留下一本做纪念!

出版人冬梅,知道这事后,马上联系窃窃,让他再版,这下窃窃可高兴了,一下子就决定印十万册。这次更快,只两天时间,书就出来了。购买者无数,不到半天,那些书在各网店就被一扫抢而空。没买到的人都纷纷要求再版。这次,在冬梅的鼓励下,窃窃出了一千万册,没两天时间,各大书店又告罄了!

许多认识或不认识窃窃的网友除了大呼洛阳纸贵!洛阳纸贵外!还大大地赞美了窃窃的书是武则天的无字碑,是什么无弦琴,是世上绝无仅有的珍品……

于是《零字书》一版再版!

窃窃成功了,成了名人。一时间,报纸,电台的记者蜂拥而来,做专题,做专版,做专访,忙得窃窃是不可开交……

出版商们也纷纷上门求稿,不到几天的功夫,窃窃之前写下的几百万字文学作品不管是散文还是小说。也不管其质量如何,全部都与出版商签了约。

之后,县宣传部开始宴请他,作协和文联也在春风酒楼请了他一桌,做陪的都是县里的头头脑脑。

之后的之后,是市作协,省作协为他开的一场场作品研讨会。

更让窃窃欣喜的是那滚滚财源,此时的窃窃比诺贝尔获奖者莫言还出名,还要多钱。真是时来运转,连黄土也成金哪!拿到第一笔钱后,窃窃在县城最繁华的地段买下一套一百多万的房子。这期间,还有好多原来看都不看他一眼的美貌女子,向他抛来媚眼!

原来的公司老总也亲自上门来,愿意高薪请他回去,但被窃窃婉拒了。现在有了钱,他想坐下来做自己想做的事了。他要好好地写一本书,一本真正能引起轰动的书……
发表于 2018-12-4 22:06:59 | 显示全部楼层
视角独特,讽刺性极强。好文当赞!
发表于 2018-12-5 12:57:21 | 显示全部楼层
     讥讽时弊,想象丰富,趣文点赞!
发表于 2018-12-5 18:22:40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情节夸张,说得却是实情!!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