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捕龟者【修改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7 23:12: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刘继智 于 2018-12-7 23:15 编辑

                                                                          捕龟者
                                                                                    刘继智

      小时候,我经常见到一个瘸子,他个头瘦小,双手瘦长,颈部也较长,但头往往畏缩衣领里,他的眼睛呢,很有些特别,圆鼓鼓的,眼珠子略微向外突出,眼圈布满血丝,他盯着看人的时候,往往是头在衣领里左右转动一下,而且目光犀利,样子特别吓人,狠狠盯一眼,表情淡然,目光之中却透出一股寒气。

      他一只手拄着一根木拐杖,一只手提着一个蛇皮袋子,那袋子口是用粗铁丝扣住,袋口能松能紧。有时候,袋子也背在后背上,走起路来一歪一歪一拐一拐的,背上的袋子便左右摇摆,发出“拍嗒”的声响,里面装着半袋子物件,仿佛在动,我们便有些好奇,常常围拢去看,前前后后跟着他,叽叽喳喳吵个不停。他开始并不在意,只是我们跟了好长一段时间,他便猛一转身,狠狠地瞪了我们一眼,然后做了一个鬼脸,朝我们“嘿”地吼了一声。我们于是便四散而开,吓得浑身起鸡皮疙瘩,心里惧怕极了。
后来听村里人嘀咕说:他是这一带远近有名的捕龟人,自小跟着父亲练就一套熟练的捕龟本领,方圆几十里,只要哪里窝藏有乌龟,都逃不过他的火眼金睛,往往是一出手,便手到擒来,一天下来少说也能够捕到十几只乌龟,装上半袋子,然后背回家养着,等哪家孩子肾虚,便会主动找上门来买,买者用荷叶包了活乌龟,荷叶外面糊上厚厚一层黄泥巴,放在土灶里烧烤熟,然后给肾虚的孩子吃,据说这东西滋补性强,我没有吃过,不敢妄言。

      但我是认认真真、仔仔细细见过他是如何捕龟的,那一次在湾子后面放马淌的阴沟崖下,我正在此处放牛,见他拄着拐杖、提着蛇皮袋子一拐一拐慢慢地走了过来,我便来了兴趣,悄悄地跟在他身后不远处,他慢慢地走到一处石壁崖下,放下手中的蛇皮袋子,先是歪着头向石窟里看了看,然后,扭了扭头,那只瘸腿便跪着泥水之中,并迅速拿取一根铁勾勾在石窟之中掏了掏,紧接着就是把右衣袖挽起,手慢慢地伸进石窟之中,我看见他的手瘦长而又灵巧,青筋突出,不大一会儿工夫,伸进去的手又慢慢地缩了回来,手中摁住了一只足足有几斤重的大乌龟。只见他的大拇指和中指死死扣住乌龟的尾部,那乌龟的头伸得长长的,绝望地扭过来看,目光里充满哀怜之状,并且不断地奋力挣扎,希望能够挣脱捕龟人的掌控。但是无济于事,顷刻间,那只刚刚捕获的乌龟便被他迅速丢进蛇皮袋里,他表情依旧很漠然,既不惊喜,也非显示出怜悯之心。

      他不但捕龟,还捕鳖,捕鳖有时也掏石窟窿,但更多的时候是潜到水中去捕,冬天水凉,一般是不轻易下水的,只有大热天才能够潜到水中,我也曾经见过他潜水捕鳖的全过程,那是一个骄阳炙烤的大热天,天气特别闷热,正中午时分,他拿了一只木盆,在水塘边“嘭嘭”打水,响声雷动,然后停了击打,静静地站在水塘边朝水面上凝望一阵子,见哪里冒出一连串的水花儿,便毫不犹豫一猛子扎到水中,整个身子便潜入到水底,不大一会儿,水面上露出他的头,他钻出水面,摆了摆头,水珠四溅,手中立马就扣住一只大鳖,他一只手把逮住的鳖举得高高的,另一只手不停地划水,满脸微笑,样子有些喜不自胜,有些得意忘形。遇到水塘里的鳖特别多,一两个小时,他就可以捕到十几只鳖。

      那时,乌龟和鳖的价钱都很贵,据说,他靠这一行当,挣了不少的钱,生活比一般的乡下人要富有许多,日子过得很滋润。

       我一直对他的瘸腿心存疑虑,于是问熟知他的人,告诉说:作孽呢!他因为杀生太多,那腿是让乌龟精给害的!我更加疑惑,世上哪有乌龟精,它们存心害人是根本不可能的。于是刨根问底,熟知他的村民介绍说:他的父亲在小时候,本来腿是不瘸的,自从捕龟之后,就慢慢地变成瘸子了,而且样子也慢慢地变得很像乌龟。他呢,小时候也长得挺英俊的,要模样有模样,要人才有人才,但捕龟太多,自然就成了瘸子啰,样子呢,跟父亲没什么两样!

       那为什么他们不放弃捕龟这一行当呢?我依然还是疑惑不解。

       长大之后,我猜想捕龟人腿脚瘸的缘由,多半是从事职业所致,因为长期与凉水打交道,长期在泥水之中浸泡,不得风湿关节炎的概率几乎为零。他的瘸腿便情有可原,至于模样发生了改变,也许依然还是从事职业所致吧!

      说实在的,我已经是好多年没有见到那位捕龟人了,他几乎在我的记忆之中淡忘,现在在乡下,已经很少有乌龟王八的存在,也就不可能有捕龟者,突然有那么一天,我想起他来,想起有这么一个人曾经存在我的生活之中,于是跟别人打听他的下落,被打听者一脸的惊奇和疑惑,马上回答我说:“你不知道呀,他已经死了好多年了,是非命死的!”

       在我们老家,非命死,就是非正常死亡,死于意外。

       我一头雾水,于是进一步刨根问底。

      “那天天气很闷热,他为了多挣钱,一个人跑到畈中的水塘里捕鳖,木盆在水里敲打一圈之后,便一猛子扎下去,这一次扎下去就再也没有起来,他们湾里的人开始是用网捞尸体,捞了好几遍,依然没有踪影,只好架起抽水机把水塘里的水全部抽干,你瞧怎么着?”

     “怎么着?”

     “原来他上半个身子都扎进泥巴之中,特别是头部,几乎扎进泥巴的底层!真是造孽呀,真是的!那样子很惨的!”

       我感到非常吃惊,又有些不太相信,但这是事实,千真万确的事实。他死之后,据说他的儿子再也不干捕龟鳖的营生,不但不干,提及龟鳖二字就心烦意恼、懊悔不已!


           【432824湖北省大悟县黄站镇中学刘继智   电话:13733414896  邮箱:2579753811@qq.com



发表于 5 小时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结尾有些草率、匆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