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在卫风中,步着四言的节拍渉淇(组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8 09:37: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在卫风中,步着四言的节拍渉淇(组章)

  作者:棠棣

  ⊙淇河:我们在爱的清波中漫溯

  和你一起,从诗的源头舶出。我撑一支青竹,在你潋滟的波光里,让小船唤醒爱与美的记忆。
  阳光在水面写下最初的爱恋。在卫地的风里,把你轻轻掬起,让每一粒文字以起伏的韵律吻你幸福的眼神。
  悠悠流走的时光,连缀起长长短短的诗行。我就在诗行的结尾,步着流水的韵脚,把影子映进你的眼波。
  当晚风苍老了云朵,当草木苍茫了夜色,我就在岸边,以一粒粒爱的文字燃起篝火,坐在火堆旁,和满天星斗一起,看你熟睡的样子。
  我要用北中原的沧桑焐暖你的黑夜。也许,风住之后,风才是永恒的,才会让睡梦更美。你眼角那一滴莹润凝汇的是梦中的醉?!
  桑中。竹下。高高的淇梁。墨韵宕开的流动中,我牵着你的衣袖在诗行中漫步。
  晨曦中,或者暮色里,我以轻柔的笔触描摹爱的形状,你的眉心点出的胭脂是诗歌的句读,让岁月默默守护着一滴水的温润。
  回溯,一河悠远的水。古老的黄土地把爱的执着托起,让我们彼此的邂逅成一行高过岁月的诗。


  ⊙顿丘:烟雨三月誊写时光的虚拟

  清清流水,青青草色,青青的衣襟牵动三月的烟雨。
  烟雨之后,是一个人的天高云淡。
  人生的正午,在烟雨中等待。
  空濛了一个上午的雨线让伞开成一朵守望。一双燕子穿过层层柳丝,把一个人的寂寞装点成凭栏伫立的三月。
  不必在桥头种上杨柳,一树杏花足以烂漫微雨中的孤寂。
  几许遗梦,和叶片一起返青;风中的誓言,硌痛了谁的黄昏?
  一人独立,面前是茫茫的逝水,背后是缤纷的孤寂。
  故地。故人。故去的光阴。
  期待的花朵一夕开放便不再凋零,任思念和伤痛默默相伴,走进岁月的孑冷。
  桥上有旧日相偎的身影,如梦,在樱花树下,清晰着每一次回眸时的凄楚。只是抬手之间,就会看到易碎的往昔,如樱花,飘零满地。
  一声长长的喟叹开出莲的灯盏,移步的时光悄然重构着生命的容颜。
  在一场烟雨结束前,能够从烟雨的尾声里走出,收获的必定是一个人的云淡风轻。


  ⊙淇河,在岁月的上游演绎爱情

  淇河,在岁月的上游演绎爱情。
  光影墨痕。水月涟漪。散落的简牍。清澈的爱恨。
  今夜,漫步水边,再没有任何一条河更能够滤尽情思的毒。
  在岸上,听水声喧响,听草虫幽鸣,你俯身,把润着月光的露珠从草叶移于掌心。一滴莹洁,一抹青碧,一颗滑落眼角的泪水盈满遥望的思念。
  涉淇而过的,是青春,是纯真,是无限的浪漫与憧憬,和桑,和麦,和青青的竹在时光的浅流中镌下风雨的斑纹。
  流水悠悠,清风缓缓。是夜,谁捻竹为箫,明净的月下响起穿越千载的卫风淇韵。乐声里,是一个女子带着泪痕的笑靥。
  岁月如流,烟云聚散。有水的地方就有岸,有岸蜿蜒,就有散佚在光阴流水中的诗行。诗中的那个女子,在季节的风里,如一株昂首站立的麦子,把刚直的芒伸进浩瀚的星空。


  ⊙涉淇而过,相约在桑中

  走下堤岸。
  带着水的清纯,见你。
  桑林中,你挎小小的竹筐,在四月的阳光下浅浅笑、缓缓行,时不时采下青嫩的心事,背着风的目光娇羞地藏起。
  溯时光之流而上,今天,我把自己刻在竹简的末端,沿着诗的小径,寻你。
  身边,淇河悠悠流淌,我把惦念融入水,成一脉细细的清流,在诗河的上游,会你。
  相约,在桑中。青青的桑林中,有你盘桓的身影。
  涉水而过,我在林边,在阳光的怂恿下,带着满河思念的甜,走进时光的轮回。
  风里,是你嬉戏的柔语。在相约的桑林,我忘记了来路,只把你的名字轻轻放在我的波心,和你一起欣赏淇河上游的落日,静静地等待着被光阴唤醒。


  ⊙蒲,一袭青衣的女子

  就是那青衣的女子,在水边,秀着自己修美的身姿,静候着踏水而来的风。
  娇笑倩倩,美目妍妍。修颀的身影,或挺立,或斜倚,或旋转,或顾盼……清扬婉约,优柔窈窕,让四月的云朵醉卧水湄,漾出梦一般洁白的涟漪。
  三千年光影轮换,风情依旧,清丽依旧,静雅依旧。蒲,立于水边,像《诗经》中的女子,完美得不枝不蔓,隽永得不折不扣,任时光流转,逝水苍茫……
  有水的地方就有俏丽的倩影,有风的过往就有幻美的舞姿。
  淇水边,那从诗的源头走来的女子,历千载岁月,依然青春如昔,依然无邪如初。
  蒲,把纤柔的身影清丽成水的灵润,笑意盈盈,舞姿翩翩,如清纯的少女,用青春的韵致,在四月的水边,诠释着天地间最为诗意的美。


  ⊙子午莲,凝在水中的记忆

  深一脚,浅一脚,散落的蹄印留下了几多欢情与悲歌。
  紧贴水面的,是冷凝的伤;深陷水中的,是结痂的痛。
  落花风里,谁独守着水边的清寂?马蹄声远,内心的惆怅渐近。错杂的蹄印,乱了一湾心水。
  来或者不来,一样的落寞。自哒哒的马蹄声碎了暮色下的平静,已记不得内心的欣悦在等待中经历了几度荣枯!
  那个徘徊良久最终打马而去的人,带着暮云上路。自别后,空阔的春色留给了水,清透的孤寂交给了心。
  荏苒的光阴在幽寂的水面开放。散乱的蹄印间,薄薄的水气里,梦幻般的花朵美丽着夏日的孤独,也孤独着夏日的美丽。
  风中,长长的叹息在水面萦回。马蹄远去,花自开落,唯有散落于水的蹄印保鲜着美丽的记忆。


  ⊙涉淇,与一条河丈量时光的纯度

  与一条河对语,借带着体温的动词切入水的深部。目光如水中的鱼,尝试着适应三千年奔流不息的温度。
  有多远都是可以回溯的。逆流而上,循着岸边的草木标记时光的远近。
  在淇河,做一粒沙也好。在波涛汹涌中,经历过生命的起起落落,最后像一个念旧的名词一样,静卧水底,遗忘岁月的苍茫与厚重。
  你有你的方向,我有我的眷念。与一条河相遇,在光阴的纵深里,我们把不能舍弃的通通舍弃,只留下对水的挚诚与虔敬。
  在一条流淌了三千个春秋的河前,没有人能够泅渡自己的内心。以一生做赌注,在回望烟云之际,我们才真正意识到,作为一个虚词,我们所具备的魅力和意义。
  而流水,用粼粼波光为我们诠释着爱的幻与真。
  在草木茵茵的堤岸与滩涂,我们一步步回归内心。掀开历史的面纱,我们在流逝的悲悯中读到永恒的意蕴。
  是啊,近距离感知一条河,其实就是以旁观者的身份再次检视我们的生命本身。三千年的诗风流韵里也深蕴着我们内心的爱恨与歌咏。


  ⊙淇河,心灵回溯的原乡

  淇河,千百年来流淌着爱的隽永、情的温暖,三千年不涸的河床孕育出诗的音节。
  在岁月的浩瀚里,一条河蜿蜒成诗的故乡。
  云水苍茫,把桨的手换了又换。而音韵的节拍合着橹的欸乃声,划过水面,缘着堤岸,响彻在时光的始终。
  诗如淇水,清漪无邪。拍岸的诗韵涵咏着中原大地的阜盛丰茂,更内蕴着中原子民的淳厚朴质。
  路上,时空交叠的记忆中,我们有很多想要倾诉的心声,但张口说出的只有还乡。淇河,在时光的回溯中,以悠远的音韵诠释着诗的清雅与纯净。在岸上,我们完成的是心灵的归程。
  清泉。淇奥。桑园。淇梁。行进的脚步踏响生命的音律。在心灵的原乡,我们沐浴于原初之风的洗礼。


  ⊙顿丘,回溯三千年前的诗意

  等雨,等烟花的三月。
  在汤汤的淇水边,即便被数千年的时光模糊成弥望的草木青黄,但你的内心依然是柔软的。
  涉淇,涉水而过的期许就叫顿丘。在一首诗的最深处,以两个节拍的心声等风,等风中的音信,等牛车吱呀吱呀走过的影子。
  门前的桃花开过,门前的李花开了。在雨的尽头,墙上的苫笠蓑衣和缤纷的花瓣一起推开心扉。淇水悠悠,绽放的涟漪中有一朵叫做思念,在高出岁月的背影里,为一个女子描摹甜蜜与感伤。
  顿丘,在对岸,必须高出淇水奔流的涛声。
  沿着堤岸走下,是扑朔迷离的岔路和藤蔓绞缠的枝柯。就在等待的花香里,作为一个地名,顿丘被暖在心口,成少女怀春的隐喻。
  在时光的回溯中,曾经的岸边,田园风光在广袤的大平原摊开嫣红的心事,如那个痴情的少女,把内心的秘密呈现在微微翘起的嘴角。


  ⊙淇奥:写在初秋月夜的思念

  只是,那水边的芦苇刚刚把花穗伸进风中。白露为霜的日子还在彼岸,遥隔一河清碧的思念。
  今夜,我就在水边,佐着星火独饮,饮嫩嫩的秋风和弯月。
  任星光与灯影在逝水中销黯,只留浓茂的竹影和无边的夜色伴我,等待。
  你看不到我堤岸一般的憔悴。随水漂给你的一行行文字,挟着苇叶的青绿和晨露的晶莹。
  一只水鸟被夜风摇醒,鸣声里驮着沉沉的悸动与牵挂。它看不见我,我也看不见它,我们都隐没在流水一样滔滔的夜色中。
  西楼可安静否?你正酣眠还是独醒?
  此刻,楼头的弦月应该正坐在屋脊的琉璃瓦上,痴痴地,听侵晓的风,遥响檐角的铃铛。
  对岸似乎有曙色在蠕动,我感觉自己的鬓已先于芦花苍苍了。
  岁月的酒坛已然见底,再控不出一滴酡红。
  往事随水载浮载沉。隔岸,一丛芦花在薄凉的风中轻抚着朝阳红润的脸庞。


  ⊙淇源,守护最原初的爱情

  从一条河的源头开始,放牧最原初的爱情。
  在流水的影子里,寻觅前世。骊歌。鹤鸣。淙淙水声在阳光里还原成邻家小妹,挎着柳编的篮子走进诗行。
  三千年光影斑斓里,淇河,让卫地的风在简牍上镌下粉色的记忆。水里的故乡。堤岸上的童年。青梅。竹马。斑鸠鸟在桑中清甜的欢唱。
  我是迷失于故乡的少年,在摇曳的苇丛边,寻觅合辙的音符,只为押准符合乡音的诗韵。
  时光,推开诗行的栅门。岸上,落满呼唤的韵脚。在长长的河堤,我把三千年的出走与归程,揉进每一个汉字的笔画,让爱与皈依在平平仄仄的诗行中,触抚原初的淇水。
  歌声唤醒水中的云朵和睡莲。爱在波光里翘首,让目光步着诗韵溯流而上,在刀笔的凹痕中,是隽永了三千年的底蕴。
  淇水潺潺,淇水湲湲。一行行诗句在水声里往复。那洇湿的韵律中有着故地的明与暗。风起于青萍,一涡涡思念,在淇河的波中破译成云影和星光。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细细品读,写得真好。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一条流淌了三千个春秋的河前,没有人能够泅渡自己的内心。以一生做赌注,在回望烟云之际,我们才真正意识到,作为一个虚词,我们所具备的魅力和意义。

细腻温婉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