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匠人笔记(三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13 16: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谭喜爱 于 2018-12-13 16:25 编辑


裁缝师
       桂姑娘是我村的缝纫师傅,她一生未婚,面容白皙清瘦,驼背。不过只要一坐在缝纫机上,就堂堂正正,容光焕发。她手艺精湛,附近几个村的村民常来光华堂,进出那藏在幽深弄巷里的缝纫土屋小店。
       那时,我尚年少,每近年关,大队发下布票,母亲就急匆匆上佘田桥街上供销社为全家扯来新布(当时主要是蓝色或者青色的粗麻布劳动布,好一点有的确良、咔叽布)。一回家,就领着我们姐弟到桂姑娘家,老远,听到铿锵的缝纫机的歌唱,如粗犷的放排号子,在湍急的河流上空飞扬。走近光华堂,在弄巷口,就闻到店里人声鼎沸。
        一间狭窄的小店,挤满前来定制衣物的村民,这年关时节,是桂姑娘最忙碌的日子。客人逐一量身定制,我坐在板凳上耐心等待。好不容易等到我们姐弟,桂姑娘拿出软尺,迅速度量腰围、肩宽,在本子上记下尺寸,然后拿一块划粉在布料上划出轮廓,算是完成初步工作,最后桂姑娘收好布料,嘱咐我们一个星期后来取缝制好的衣物。
       有时,母亲走啦,我还会赖在店里。看着桂姑娘如何缝制衣物,希望得到剩下的碎布料啦、线圈啦。桂姑娘看出我的心思,往往不等我开口,她就微笑着从缝纫机抽屉里拿出准备好的碎布、空线圈送给我。我开心拿着意外收获,乐颠颠回家用碎布条扎紧在木棍上做抽陀螺的布条;有好看精致的布条,留给姐姐做头绳。那几个空木线圈,就用来做玩具赛车的轮子。
更多时候,我会被桂姑娘的那台神奇的缝纫机所吸引。
       看着她调制机器,上线圈,穿针眼,加润滑油。最后踏动踏板,看到机器一切如常,她便摆好事先准备的布料,按着原先画好的样子,按部就班地缝制衣裤。从衣袖到衣领再口袋,最后锁边、缝扣眼。做起来总是轻车熟路,一气呵成。
你看,她一手摁住布料缝口处,双眼紧盯着针脚,手脚配合默契,时疾时徐。
       缝纫机如一架摆在她面前的风琴,她就是一个高明的琴师。起伏的踏板如跳动的音符,踏出一串串雄浑粗犷的进行曲。她一手牵动布料的天空,针脚如棒槌敲出一个个灵动优美旋律。丝线和着韵脚踮起脚尖在布料上翩翩起舞,如一排天鹅鸣叫着划过蔚蓝的天空。
一曲终了,桂姑娘从沉醉中醒来,端详着那件作品,犹如怀抱自己新生的婴儿,紧绷的脸上露出天使般的微笑。
       这被桂姑娘演绎了无数遍的独奏,在光华堂小弄巷里时而飘扬,响彻山村。老远,放学路上,我就被它深深吸引。悠扬的“琴声”伴和着门前石坝溪的欢唱,如天籁萦绕在故乡那片多情的天空。
       桂姑娘在上世纪驾鹤西去。她侄女嫦婆继承了她的手艺,在上世纪末曾在大队部旧电影院招徒授艺。我村的大姑娘出嫁前都曾向她拜师学艺。我二姐也从嫦婆那学得一手缝纫绝技。家里缝缝补补的旧衣裤、书包,添置的被单,全家的穿着,乃至我们家族的需缝制的活计,二姐一手包揽。那些破旧的,缝补创伤,重新焕发青春魅力;新的布料,轻轻勾勒,成了精妙绝伦的写意素描。
       那针针线线,流淌着爱的韵味的穿着,总让我感到有股暖流吻遍周身,如此温暖绵绵。

钉秤匠

       每当母亲把磨制的豆浆倒入大锅,总招呼我:“拿秤杆来”,这时我飞快从门角落拿来秤杆,洗净,稳稳递给母亲,母亲慢慢地搅拌起豆浆,我就在不断添柴烧火。后来,看到新郎也用秤杆挑起新娘子的红盖头,我才慢慢明白,原来他们都是为讨个好彩头,寓意“称心如意”。俗话说:“不识秤花,不配当家”。秤在人民日常生活中占据重要地位,因此,我每当看到家里摆放的木杆秤,我就觉得特亲切。
   曾方法是我的大姑爷(我们家乡称父亲的妹夫或姐夫叫姑爷),他家是杨桥乡有名的秤匠世家,他继承祖传的钉秤手艺,农闲时外出钉秤谋生。
   小时候,我常看到他们钉秤,十分好奇,有时,要看到把一杆秤做完才罢休。小姑爷手艺精湛,钉秤的好手。他的工作台上摆满林林总总的工具:各种刨子、锉子、木钻、锤子、削刀、墨斗等。制作木杆秤先要物色上好的木材,像柞木、梨木致密,适合做秤杆,当然楠木、红木最好,不过家乡很少。原材料风干一年,锯成均匀的一米多长的细小的条状,再用刨子刨,凭手感和多年经验刨成一头粗一头细的秤杆。还需不断打磨,抛光,直至油光可鉴,宛如苗条舞女的细腿。
   之后,只见他拿出一墨斗,用黑乎乎的细线轻轻在秤杆一弹,留下一条脊线,又一弹,印出一条侧线。画好了线,又拿出自制的圆规,刻下等距离的记号,像我们画数轴。
   接着他手握木钻,只见钻杆中横木飞转,缠绕的麻绳时紧时送,细小如绣花针的钻头,就像舞女旋转的脚尖,在舞台跳跃,看到我们眼花缭乱。一袋烟功夫,秤杆上留下了上百个密密麻麻的小孔,我们正好奇。紧接着,姑爷又一手拿出一根纤细的铝线,在每个细孔中穿插腾挪,一手快速削切,其动作如蜻蜓点水,又如小鸡啄米,手法娴熟,一气呵成。秤杆上霎时留下一排银色的足迹,如蚕卵排开,似星星闪烁,像明眸顾盼。木讷迟钝的秤杆一下子有了神气,仿佛会说话。
   姑爷用一枚细小的锤子,在每个秤花上轻轻敲打,如打击编钟,天籁之音似从遥远的星空传来,叫人陶醉。我也想那枚锤子敲敲,把秤的灵魂敲醒,把心中的歌儿敲出。
   该为秤头设置机关啦,锉子派上了用场,凿出三个凹槽,像秤头的眼、鼻孔。像牛鼻子插栓一样,插上三根钢制的横针,做鼻梁。挂上秤钩,装上提钮,绳索。为了美观,还得在头顶戴个铜皮帽子,脚上穿上铜靴子,就像古代身着盔甲的将军,威风凛凛啦!
   后来表弟也跟着小姑爷学会了钉秤,走村串户,到过不少地方。直至上世纪九十年代。
   姑爷老啦,电子秤大肆横行,木杆秤逐渐隐退,如今,在农村不少家里还保存木杆秤,她仍在称量人民的生活。
   看到木杆秤,我总感到像久违的乡亲。她那敦厚、公平、正直、朴拙,宛若钉在夜空的星星,时时在我心头闪烁。

錾碗匠

       恒升五爷是村里唯一的錾碗匠,纯洁亮白的碗底一经他的点化,主人的大名便永留碗底,亦留在乡亲们的记忆里。
      上世纪六十年代,在石板堂院子,住着几十户人家,大家朝夕相处,宛若一家人。逢年过节,乡亲们常上佘田桥街买回一叠新碗。每当谁家有红白喜事,几十桌酒席,自己的碗筷忙不过来,就东借西挪。为了便于区分,村民常在桌凳下用毛笔署上自己的大名,但碗是不能写的,錾碗匠恒升五爷就显得生意兴隆。
        不时有人拿来白花花的瓷碗,崭新的碗张着大口,似乎在等待有人给他取名。这时,恒升五爷就会摆出他的家当:一个铅笔似的錾子,一把小巧的铁锤,再配上一副老花镜。接着,只听见“叮叮当当”,似小溪在流动,啄木鸟在啄食虫子,那节奏明快欢畅,又如花鼓戏那抑扬顿挫的鼓点。不一会功夫,洁白的碗底烙下青铜的胎记。每一个碗主人不过沧海一粟,一旦碗底坐禅,灵魂从此有了皈依。
      那欢快的敲击声在整个院子萦绕,总惹得我们小孩子心痒痒的,也想拿着那“鼓槌”击几下过过瘾,但五爷是绝不允许的。每个碗在他眼里是他的宝贝孩子似的,弄砸啦,可不得了。
       錾碗讲究力度,非得练上几年把握不了火候。用力大了会把碗錾破,用力小了有点轻描淡写,浮光掠影,怎能碗底留名。
       他不许我们小孩子錾,我们也照样看得出神,虽不识字,但见碗底像有小蚂蚁在蠕动,又宛若春天的蚕蛾在排卵。我们正看得有趣,一眨眼,一个苍劲有力的黑色汉字蹦跳出来,好像石猴被菩提老祖取了姓名,不再是个野孩子。五爷看着自己心爱的孩子一个个有名有姓,脸上荡漾着开心的涟漪,如吹皱的一池春水。我们兴奋而又小心翼翼地帮着他把一个个嫩白的“孩子”叠成罗汉,然后等待他们的主人前来认领。村民每每想给点报酬,他总是谢绝,只要听到一声赞美,他就会心满意足。
       这些碗一经留上主人的芳名,在酒席后就不会认错。若有谁家孩子在酒席哭闹,不小心打坏了碗,主人必定另买一个新碗补上,事前还需请五爷再錾上碗主的芳名。
       热闹的酒席过后,接着是锅碗瓢盆的交响。邻里勤快热心的女人,或闲不住的客人会主动帮忙清理碗筷。熊熊大火上一口大锅,烧热,碗筷一起下水,像给孩子搓澡。一通悉悉索索的刷洗,碗筷纷纷上岸。然后,迅速瞄一下碗底,把不同名字的碗分别码起,叠成整整齐齐的一座玲珑宝塔。女人们一边干活,一边说笑,碗筷清脆的击打声,小狗小猫争抢剩菜的厮闹声,响成一片,这是酒席后的短暂狂欢,随着最后一叠碗焕然一新,而渐渐沉寂。碗们带着乡亲们的余温又回到主人身边,一切尘埃落定。
       錾碗匠恒升五爷的生意一直做到上世纪八十年代,虽随着他的西去,这门手艺被他一同带入了天堂,但那錾子“叮叮当当”的天籁之音似从古朴的家乡石板路上跫然传来。
       夜晚,我突然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拿着的笔倏地变成了一枚錾子,正对着晶莹剔透的月碗,錾去······

(作者:湖南省邵东县火厂坪镇二小    谭喜爱)
(邮编:422819  )
( 电话:15526076792)
(微信txa15526076792)


发表于 2018-12-15 18:41: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三篇短文的组合,显了文章厚重。至于作者对底层人物的描述以及匠人们的特写细节都足见笔力!荐读~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5 19:40:50 | 显示全部楼层
情系平民 发表于 2018-12-15 18:41
三篇短文的组合,显了文章厚重。至于作者对底层人物的描述以及匠人们的特写细节都足见笔力!荐读~

谢谢平民老师抬爱,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