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18-12-23 21:25: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冬至
文/月若初见


夏尽秋分日,春生冬至时。
多好的重合。爸妈生日,今年刚好是冬至。
一眼缘起,二眼天定,三眼姻成的父亲母亲,一起渡过了55个生日。再过五年,就钻石婚了。
当祝福的音乐响起,燃烧的蜡烛,再次映照出55年前,两个同月同日生的姑娘小伙脸上羞涩而又灿然的光。
那一年,母亲十八,父亲十九。

邻居说,怎么几十年没见你们吵过架。母亲笑笑对我说,你爸心好,善良,没什么好吵的。于是我看见,就算爸偶尔发点脾气,妈只是笑笑,或沉默不语。
儿女孙辈的身体,生活,学习,工作,是父母亲牵挂的全部。近几年,孙辈的喜悦接二连三,中考、考大学、考研、就业考试......一连串好成绩的喜悦填充抚慰着父母历经磨难的内心。

冬寒终究逼人。所有美好的回忆与笑声,在母亲说到大哥的离开时,嘎然而止。
空中飘来的情绪,如一场没有任何预告的雨,突然潮湿了空气。
电视只剩下画面,仿佛等待大哥如往常一样,从电话另一端传来问侯与祝福。
此时此刻。看着忽来的微风轻易掀开父母心里虚掩的坑洞,我无能为力。除了陪伴,除了祈祷。

都说冬至大如年。过了这一天,春声开始隐现。但我知道,冰屑的棱角依然锋利,梅上的雪花依然厚沉,冬天的雾岚不会在一瞬间全然消退,任一角落都可能不经意迷漫。
我只是深深祈愿,如自然节气的转换,爸妈心头的暗影,随这一日的临界,能开始慢慢缩小变淡,心里的白昼越来越长,可以积聚更多能量,一点一点穿透深渊的寒凉。

发表于 2018-12-28 10:58: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散文诗的味道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